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68话:三只小羊羔
    给人做后妈这种事情,江琴不曾有过任何的经历,所以在面对梁知的时候,她格外紧张,内心也很忐忑。

    毕竟,和梁旭云结婚以后,这丫头,就是她名义上的女儿了。

    见梁知傻愣着,半天也没个反应,梁旭云不禁轻咳了一声:“小知,明天我跟你江阿姨就回去民政局领证。”

    “三个月后举行婚礼,我们打算让你和江阳担任伴郎和伴娘。届时我们一家人会在媒体面前首次亮相,从今往后,你江阿姨就是你的母亲,江阳就是你的哥哥,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梁旭云简单明了的,将一些重要的点跟梁知讲解清楚。

    那丫头依旧没有反应,仿佛灵魂已经出窍了似得,留下的只是一具空壳在那里。

    “小知?”梁旭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梁知这才回神,眼中的慌乱一闪而过。她抿着唇,没有说话。

    因为这个消息实在让她震惊,再加上江阳的关系,梁知心里现在非常的混乱。

    梁旭云显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心思,只是语重心长的道:“以后你和江阳就是兄妹了,在学校的时候,互相帮衬着点。”

    “我想小知一时半会还适应不了,不然改天抽空,咱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如何?”江琴提议。

    梁旭云自然不会拒绝,当即就跟梁知打了招呼,让她随时等候通知。

    抿着唇没吭声,梁知只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梁旭云和江琴此刻无疑是满心幸福的,相对的,梁知心里确实翻腾倒海,难受至极。

    江阳的母亲,三个月后就要嫁给她的父亲,成为她的后妈了。

    而江阳……也将在那时候,变成她名义上以及法律上认定的哥哥。

    那么她和江阳的关系,如何公之于众?还有告诉父亲的必要么?

    心里惴惴不安,心情更是复杂。

    梁知甚至连面前的咖啡都没有品一口,只是两手紧张的交叠在膝盖上,不停的揪着自己的衣角。

    “爸,您真的决定了,要跟江阿姨结婚吗?”

    趁着江琴去接电话的空档,一直低头搅拌着咖啡的梁知,终于正眼看向父亲。

    梁旭云端着咖啡正要品,却因为梁知的话顿了顿,目光深沉,带着探究看向女儿:“怎么了?”

    “小知是怕你江阿姨对你不好吗?”

    梁知摇头。

    “抱歉,是爸爸没有考虑周到,没有事先跟你商量。”毕竟是大事,他的确没有顾虑到梁知的感受,但是……

    “小知,爸爸能在中年时期,找到你江阿姨这么好的女人,很难得。”

    梁旭云这么一说,梁知心里莫名震撼了一把。

    紧接着,她的脑袋重新垂了下去。

    那些本该鼓足勇气,直接告诉父亲的事实,她忽然间说不出口了。

    因为她的父亲,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孤身一人,独自拉扯她长大。

    一手公司,一手她,这么多年他可以说没有为他自己活过。

    如今他能找到一个心爱的女人,能找到余生的伴侣,身为他的女儿,梁知如何能阻止。

    倘若她现在告诉父亲,她喜欢江阳。父亲会如何作响?

    即便她和江阳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三个月后,父亲和江阳的母亲大婚。

    届时,他们会住在一起,组成一个家庭。在外界所有人的眼里,她和江阳的关系,将变成兄妹。

    法律上认可的兄妹。

    豪门中有太多身不由己,梁知已经被束缚了太多年了。

    父亲辛劳了大半辈子,她不能因为自己和江阳的事情,影响了他和江琴的关系。

    换句话说,梁知所做出的决定,其实就是在父亲和江阳之间做一个取舍。

    最终,她选择了父亲。

    因为他是这个世上,第一个深爱着她的男人。

    “爸,我会好好跟江阿姨相处的。您能和江阿姨在一起,你们能幸福,我为您开心。”梁知轻声开口,悄悄的克制着,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哽咽。

    可说话的时候,她鼻子酸酸的,眼眶忍不住泛红,根本不敢抬头去看梁旭云的眼睛。

    搭在膝盖上的手早就攥成了拳头,因为克制而不断收紧的拳头,她感觉到指甲掐进了掌心里,略疼。

    “好好好,爸爸知道你是乖孩子。”对于梁知的回答,梁旭云自然是高兴的。

    从小到大,梁知都是乖巧懂事的,他知道。

    梁知没吭声,一直到江琴接完电话回来。

    “小知啊,你要不要吃点什么?这家店的甜品听说还不错。”江琴对她很热情,嘘寒问暖,倒是真的让梁知有一种母亲的错觉。

    一直在奶茶咖啡店里坐到了凌晨一点多,因为梁旭云才刚下飞机没多久,梁知便提议让他们先回去休息。

    江琴应下了,还告诉她过几天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席间江琴跟她提到了江阳,问了一下在学校他们俩的状况和关系。梁知只说江阳挺好,很优秀……

    虽然听起来都像是客套话,但却也是梁知的心里话。

    在她心里,江阳就是那么一个优秀的人。

    走出奶茶咖啡厅的时候,梁旭云本意是让梁知一起回家的。

    但是梁知拒绝了:“有个朋友今天状态不太好,我有点担心。”

    她说着,视线在江琴和梁旭云身上看了一圈:“爸,江阿姨,你们先走吧,我打车回学校就行。”

    江琴担心她一个女孩子不安全,便让梁旭云先送她回学校,然后他们两人才一起离开。

    站在宿舍楼下,梁知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宿舍大铁门。

    值班的那位阿姨,只要不是陆秀秀那个亲戚,都会十分好心的放她进去。

    不过这会儿,梁知还不怎么想回宿舍。

    可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就在此时,包里的手机响了。

    梁知摸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时,愣了两秒。

    是江阳打来的,要是换做以往,梁知自然兴高采烈的就接了电话。

    可是现在她却犹豫了,铃声快结束了,她才回神,故作平常的接了电话:“喂,江阳……”

    “你在哪儿?”男音略低,但语气柔和:“我想见你。”

    简单的八个字,两句话,却让梁知一颗心从谷底攀上云巅,转瞬却又重新跌回了谷底。

    江阳啊,她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生。

    当初他表白的时候,梁知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这些日子,她时常会去构想她和他的未来。结婚、生子,共度余生,白头偕老。

    仅仅只是想,那种幸福的感觉就会溢满心房。

    可时至今日,她的梦醒了。

    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梦,而是她和江阳两个人的梦,都该醒了。

    “小知了?”

    许是梁知沉默了太久,电话那头的江阳忍不住唤了她一声。

    梁知回神,将手机挪开了一些,抿唇,“我已经休息了……”

    对方显然愣了一下,肯定是讶异的。毕竟梁知从未拒绝过江阳,即便是如此委婉的拒绝。

    以前只要江阳开口,她就是真的钻了被窝,也会爬出来,兴高采烈的跑去见他。

    可是今晚,她明明没有钻被窝。

    不远处路灯旁边那棵大树后,握着手机的江阳身体有些僵硬。他的视线透过眼镜的镜片,清晰的落在梁知身上。

    那丫头背对着他,接电话的时候,身子站得笔直。

    因为背对着,所以江阳看不见她的神情。

    只是过了半晌,他轻轻吸了口气:“是吗?那好吧。”

    犹豫之后,他没有拆穿梁知。

    之前樊轻夜回到三江梨园时,就跟他说过,说是梁知又向他问过自己,还说梁知离开学校的事情。

    只是那时候江阳在跟宋孽谈事情,便没能顾上,想着晚一点回学校的时候给她打个电话,见一面。

    谁知道,这丫头居然拒绝他,而且还撒了谎。

    “那么我先挂了,你也早些休息。”

    “小知了……”

    在梁知电话挂断之前,江阳再度开口:“晚安。”

    其实他多想问一问梁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最终他什么都没有问,怕问了,梁知给出什么不得了的答案。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江阳总觉得心里头很不安。这种不安让他恐惧,不敢问。

    说了晚安,梁知终于将电话挂断了。

    这还是她跟江阳认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挂断他的电话。

    挂断的一刹,梁知感觉自己隐忍已久的眼泪终于决堤而来,她的胸腔颤抖着,连哭都哭的悄寂无声。

    在公寓楼下站了好一会儿,等眼泪收了势,梁知已经感觉胸口隐隐作痛了。是哭痛的,眼睛和胸腔都哭痛了。

    吸口气都觉得抽痛。

    提步往大门走去,梁知红着眼让管理阿姨开了门。

    阿姨见她神情不对,还关切的问了两句。梁知摇头道了谢,没多说什么,便六神无主的上楼去了。

    推开宿舍门前,梁知犹豫了一下,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希望自己看起来能正常一些。

    “我回来了。”她推门而入,嘴角扬着笑,很浅很牵强。

    宿舍里冷冷清清的,要不是灯开着,看见沈佳歆和苏暖萌都在,梁知还以为没人。

    对于她的话,苏暖萌和沈佳歆皆抬头点了点,算是应了。

    气氛沉闷,梁知一瞬间就察觉到了。

    她将包放下,拉开了餐桌前的凳子,抬头看了看已经上床,却还靠在床头握着手机发呆的沈佳歆,又看了看背后趴在电脑桌上的苏暖萌。

    两个人都没有睡,但是反应和平日里实在是不太一样。

    这种沉闷的感觉,让梁知一点装正常装高兴的欲望都没有了。

    她手肘撑在桌面,伸手捂住额头,轻轻合上眼帘。

    宿舍里重归死寂,沈佳歆端着手机,手机里是她在舞会上,偷拍到的身穿西服,英俊温雅的苏棠;苏暖萌趴在桌面上,其实是因为眼睛哭肿了,不想被发现。

    她是第一个回到宿舍的,沈佳歆和郑绮风学校晃悠了两圈才回来,说是散心,其实心里还是堵。

    就这么静默了十分钟左右,梁知放下手,站起身:“我想……找个地方喝点酒,你们去吗?”

    她这话,宛若平地一声雷,在宿舍里炸开。

    原本还端着手机的沈佳歆蓦地抬头,眸中满载讶异的垂落在梁知身上:“喝酒?”

    苏暖萌也抬起头,上有些泛红的双眼亦是狐疑的打量着梁知:“你?”

    梁知一向都是乖乖女,喝酒什么的,苏暖萌压根儿就不曾跟她联系到一起过。

    而且每次聚餐,梁知都是喝饮料。

    毕竟那么乖巧的女孩子,喝酒倒是有点与她的性子不符了。

    可是今晚这是怎么了?一向最不可能沾酒的小良知,居然提议要找个地方喝酒!

    这么晚了,其实女生出门还挺不安全的。

    尤其是喝酒现在能去的地方,也只有KTV和酒吧而已。

    “去!”苏暖萌只沉思了片刻,便拍案而起。

    那气势,不像是去喝酒,反倒像是要出去干架似得。

    床上靠着的沈佳歆也爬下床来,“去去去,妈的!”

    她爆了句粗口,然后就开始洗漱化妆了。

    三个丫头像是活过来了似得,宿舍里又吵闹起来。

    “去哪儿喝呢?”梁知推了推眼镜,声音和语气又和平常一样了。

    苏暖萌摸了摸下巴,随便换了一身一副:“KTV?”

    “去什么KTV,今晚咱们泡吧去!”沈佳歆一边在脸上张罗着,一边应话。

    这种心情,这种时候,就该去泡吧。

    苏暖萌和梁知没有异议,反正KTV都去腻了。至于酒吧,苏暖萌只去过一两次,梁知则是一次都没去过,就连沈佳歆自己,也只是去那种地方做过一段时间兼职而已。

    半个小时不到,三个人就收拾完,出门了。

    楼下看门的宿管阿姨看见她们三个,鬼使神差的开了门。

    宿管阿姨对她们记忆比较深,因为这三丫头皮相都不错,而且最重要的是,每个丫头回来的时候,眼睛都红彤彤的,一看就是哭过的。

    眼下三人组队出去,宿管阿姨只提醒她们注意自身安全,也没拦着。

    一看就是失了恋的,年轻人失恋出去散散心发泄一下也好,可别憋出病来了。

    只是宿管阿姨万万没有想到,苏暖萌她们几个是要去泡吧的。

    出了宿舍大门,三个人默契的呼了口气,而后四下看了看。

    这才发现学校的装扮挺有圣诞节的氛围的。

    和她们谁也没过好这个圣诞节。

    “走吧,找个就近的酒吧。”毕竟是圣诞节,即便这个点已经很晚了,想必酒吧里的人应该是不少的。

    沈佳歆走在前面,苏暖萌和梁知跟在后面。三个人正往小吃一条街的方向走,还没走几步呢,就看见不远处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

    “疯子?”苏暖萌最先反应过来。

    那人正是郑绮风,把沈佳歆送回来后,他自己一直就没有回去宿舍,而是在这长椅上坐着。

    之前梁知回来是从另一道门过来,没有经过这条道自然也就没有碰上郑绮风。

    郑绮风看见她们三个的时候,也是一愣,“你们这是干嘛去?”

    这么晚了,这三个女人干嘛去?

    郑绮风满腹狐疑,他将已经冻僵的手揣回了兜里,询问的视线最先落在苏暖萌身上。

    苏暖萌耸肩:“泡吧啊。”

    她的语调轻松随意,就好像说“吃饭”一样寻常。

    郑绮风听了却是大惊:“你们三区泡吧?今晚酒吧人肯定不少,你们三小羊羔……”

    他话说到一半,看见沈佳歆和梁知眼神都挺决绝的,便改了口:“我跟你们一块儿去吧。”

    郑绮风知道的,沈佳歆心情不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连梁知都跟着去,但他估摸着是沈佳歆的主意。

    心情不好去泡吧喝酒也不是不可以,但为了安全起见,郑绮风觉得他还是很有必要跟着她们的。

    然而,没等沈佳歆反对呢,苏暖萌已经开口了:“拒绝。”

    “就是,今晚使我们女生专场,不方便带男人。”沈佳歆接话。

    旁边的梁知想了想也跟着点头。今晚的确不想带男人,她还想到了酒吧喝点酒壮壮胆,然后把自己的决定告诉苏暖萌和沈佳歆呢。

    毕竟,这两人是她最要好的朋友、闺蜜。

    郑绮风:“……”

    今儿是怎么了?这三女人抽什么风呢?

    “女生专场,你们把我当成女的不就得了。”郑绮风摊手。

    反正跟苏暖萌混了这么多年,他早就已经习惯做一个妇女之友了。

    然而,苏暖萌又道:“好啊,那你当场剁丁丁,我就承认你是女的。”

    开什么玩笑,说当成女的就能当成女的了?构造都不一样的好伐!

    郑绮风嘴抽,恶狠狠的瞪了苏暖萌一眼:“老苏你特么是不是皮痒!”

    居然连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还是当着沈佳歆和梁知两姑娘的面。

    苏暖萌才不想搭理他,“一边儿去。”伸手拨开挡路的郑绮风,拉着梁知和沈佳歆便越过他走了。

    走出了一段距离后,她还回头冲郑绮风扬了扬拳头。

    眼神里满是警告的味道。

    意思很简单,就是郑绮风再敢上前骚扰,苏暖萌铁定揍得他爹妈都不认识。

    暴力的苏暖萌,郑绮风可是见识过的。

    所以……他缩了缩脖子,愣是没敢去追。

    可是到底心里放心不下,郑绮风等苏暖萌她们走得快要没影的时候,又极其猥琐隐秘的跟了上去。

    ------题外话------

    推荐凹凸蛮新文《军爷宠妻之不擒自来》高能军旅宠文:

    传闻联军第一女教官林倾是个不会痛的怪物?

    别人生孩子鸡飞狗跳,她却问:“那玩意儿真的痛?”

    传闻帝国年少将军沈慕麟是个不能碰的怪物?

    导电、引电、控制电!

    然而某一天却被一个女人惦记上了。

    传闻沈家小三爷呼风唤雨,引雷导电,人人畏惧。

    却不料遇到了一个不怕电的女人。

    传闻沈家小三爷性情冷淡,寡言少语,人人忌惮。

    未曾想到某一天被一个女人逼的狗急跳墙。

    林倾挡住他:“电我!”

    林倾抱住他:“电我!”

    林倾物尽其用,翻窗爬墙:“电我,电我,电我!”

    沈慕麟怒:“爷不是发电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