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69话:妈的!身材真好!
    可是到底心里放心不下,郑绮风等苏暖萌她们走得快要没影的时候,又极其猥琐、隐秘的跟了上去。

    跟上去之前,郑绮风摸出手机给宋孽打了个电话。

    不管怎么说,就凭苏暖萌和宋孽的关系,他也该跟他知会一声。

    起初是跟苏棠打电话的,不过对方没接,郑绮风以为苏棠睡着了。结果宋孽却说苏棠还没有回宿舍,临时被召唤,回公司加班了。

    于是他只通知了宋孽,自己则悄悄跟在苏暖萌她们身后。

    就在小吃街,就有一家酒吧,叫青春的。

    瞧着酒吧名字挺文艺,于是苏暖萌她们直接进去了。

    谁知门内门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因为圣诞节的关系,酒吧门口两边各放置了一棵圣诞树,上面挂满了装饰品和彩灯,还有两个迎宾的店员。

    挺安静的。

    但进去以后,动次打次的音乐震耳欲聋,烟味酒味混淆在一起。

    迎着清风扑来,苏暖萌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和鼻子。

    酒吧装潢心潮,场地也算开阔,还有二楼。

    除了中间偌大的舞池,四周皆摆放了桌椅,左手边则是一眼到尽头的长吧台。

    今晚人的确很多,大部分还都是东华大学的学生,也有一些是上班族。此时舞池里挤满了人,大家随着音乐扭动着身躯。五彩斑斓的灯光闪烁折射,晃过人们身上,颇有一种奢靡暧昧的氛围。

    四周也几乎满座,来的情侣似乎也不少,但总体来说,来泡吧的男性居多。

    苏暖萌她们三人进门后,径直去了吧台。

    吧台比较空,因为客人都去嗨了。

    “我去下洗手间。”苏暖萌打了招呼,便询问了一位女服务员,往拐角处去了。

    沈佳歆和梁知在吧台落座,一名三十岁左右,留着长发扎成辫子的调酒师笑着迎向她们:“两位美女,喝点什么?”

    梁知坐下后略显局促,因为她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沈佳歆则显得随意一些,坐下后,两手往吧台上一搭:“一杯玛格丽特,一杯红粉佳人。”

    玛格丽特是她自己喝的,红粉佳人是给梁知的。

    红粉佳人这款酒口感略酸甜,是传统标准的鸡尾酒,专门为女人而调配的。

    “稍等。”调酒师勾唇一笑,眉目间满含风情,笑容则平易近人。

    调酒师就有这样的魔力,一个陌生人到了酒吧,在他的招待下,也不会有陌生感。

    沈佳歆支着下巴,心不在焉的四下打量。梁知则觉得好奇,一直盯着那位调酒师。

    这位调酒师气质较儒雅,采用的是英式调酒方法,举止优雅,动作慢条斯理,不似花式调酒那么华丽。

    梁知看着他在调酒的时候加这加那,心里好奇。眼看着那杯酒在男人的手下变得色泽艳丽起来,她觉得神奇又倍感震惊。

    将调制好的红粉佳人,稳当的推到梁知面前,男人温柔浅笑:“小姐是第一次来酒吧?”

    梁知微颔首,视线却没有离开那酒。

    调酒师笑笑,让她慢品,便转身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约莫是因为吧台前坐着沈佳歆和梁知两个美人,三五个三十左右的男人,从舞池里退了出来。

    “走,过去跟美女聊聊。”其中一个身穿粉色衬衣的男人,邪恶的勾了勾唇,便招呼着自己几个朋友往吧台走去。

    沈佳歆正端着酒杯细品,梁知则两手捧着下巴欣赏,两人身侧以及中间给苏暖萌留的位置,全都被那几个男人霸占了。

    没等沈佳歆和梁知反应过来,那个穿粉色衬衣的男人开口了,“美女,一个人啊?”

    沈佳歆皱眉,被男人身上浓烈的烟味和酒味熏的。

    她掀起眼帘,将酒杯放下,眉眼轻蔑的扫过去:“你瞎啊?”

    是啊,这人瞎吗?没看见她隔壁的隔壁还坐着梁知吗?

    “啊?”酒吧内动次打次的音乐声很吵闹,男人装作没有听清沈佳歆的话似得,微偏脑袋,凑到沈佳歆面前:“你说什么?”

    男人凑近的一刹,沈佳歆已经侧身,往后靠了靠。

    谁知背后一只手却搭上了她的右肩:“美女,喝醉了吗这是?”

    话里带着笑音,语气轻挑痞气。

    心情本就不好的沈佳歆,已然毫不客气的抖开肩上的手,起身就要走:“小良知!”

    她还不忘朝梁知看去,心里有些焦急,伸手就要去抓梁知的手。

    “欸别走啊美女!酒还没喝完呢。”另外两个男人已经围了过来,彻底将沈佳歆和梁知隔开,并且围在了吧台前。

    方才为她们两人调酒的调酒师见状,不经意的皱了皱眉,放下了手里的活,便朝沈佳歆她们所在的方向过来。

    谁知人还没过去,那两个伸出咸猪手搭在梁知和沈佳歆肩上的男人,吃痛的叫出声。

    调酒的男人抬眼看去,只见两个高大男人中间,不知何时站了个少女。

    少女一身浅灰色套头毛衣,下着一条深色牛仔裤,一头俏丽短发,趁着那张五官精致的脸,此刻英气逼人。

    “啊啊啊疼……”

    “谁特么敢动老子,还不赶紧松开!嘶——”

    两个男人吃痛,原本笔直的身躯因为疼痛而佝偻弯曲。

    苏暖萌两只手各扣住了两个男人一只手,恰好拿捏着男人的食指指尖,狠狠掐着,不断的往反方向折去。

    所谓十指连心,即便是男人,也疼得龇牙咧嘴。

    两个男人随着苏暖萌手下的力道别扭的屈下膝盖,更顾不上梁知和沈佳歆了,只疼得直叫唤。

    “萌萌……”沈佳歆急忙拉着梁知跑到了苏暖萌身边,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这才落回了原位。

    苏暖萌也松了手,只是松手时,右腿一伸,狠踹了一下右手边那男人的后腰。

    男人一个趔趄差点撞在吧台上,另一个男人却是顾着去搓揉自己被掐疼,甚至差点被掰断的手指。

    另外两个男人急忙将两人扶住,这才看向刚出现的苏暖萌。

    看见少女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时,男人眸中划过惊艳,却在触及少女冷若寒霜的双眼时,心里怵了一下。

    “哟!又来一个!”粉色衬衣的男人邪笑,露骨的目光扫过苏暖萌的脸蛋顺着她下颌滑落,拂过脖颈、锁骨、肩窝,忍不住咽唾沫。

    妈的!身材真好!

    苏暖萌被他那双眼盯得心里直犯恶心,两眼一眯,伸手将梁知和沈佳歆往后护着,然后自己上前半步。

    酒吧里的音乐换了,依旧震耳欲聋,节奏明快。原本舞池里跳舞的客人们,以及周围吃东西喝酒的客人,全都被吧台这边的情况吸引了目光。

    自然也包括了藏匿在人群中的郑绮风。

    刚才他进来就看见沈佳歆和梁知被四个男人围着,拼命挤过人群想过去,没想到才挤了一半,苏暖萌就出现了。

    苏暖萌也是没想到,就上个洗手间的空档,都有男人盯上她的女人。

    她上前了半步后,不疾不徐的挽起衣袖,面若寒霜的俏脸上浮起一抹冷笑,“谁先上来?”

    酒吧里的音乐被调小了一点,大家显然对苏暖萌他们这边发生的事情更感兴趣。

    但大部分人都是看戏的,少部分人是被吓傻了,只是错愕的看着苏暖萌。

    郑绮风一听她这话,心下暗暗叹了口气,目光同情的扫过方才那四个男人,若不是还被挤在人堆里,他估摸着要在胸前画个十字架,为那四个男人默哀三分钟。

    开什么玩笑!跟苏暖萌打架,想死还是想残啊!

    然而,当事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为首的那个粉色衬衣的男人嘴角一勾,“哟,还是这妹子上道啊!”

    显然,他误会了苏暖萌话里的意思。

    刚才吃过苏暖萌苦头的两个男人此刻心里又怨气,却又有点怵她,一时间不敢妄动。

    倒是那个穿粉色衬衣的男人,咧嘴一笑,便阔步悠哉的朝苏暖萌走去:“啧啧,瞧瞧这脸蛋,可真是漂亮!”

    说着,伸手就探向苏暖萌的脸。

    咸猪手逼近的一瞬,苏暖萌双眸一紧,盯着男人身上那件粉色的衬衣,蓦地想起了当初第一次看见宋孽的时候,他似乎也是穿的粉色的衣服。

    只是,那时候苏暖萌只觉得非常好看,哪像眼前这男人穿出来给人的感觉,一个字,娘!两个字,骚气!三个字,MMP!

    真是恶心人!

    麻蛋!为什么会想到那个烂人!

    苏暖萌神色一晃,蓦地回神,却见男人的指尖已经快要触到自己的脸了。

    左手一抬,精准无误的扣住了男人的手腕,并阻止了男人的意图。

    粉色衬衣的男人一愣,想挣扎,却发现少女的力道出奇的大,他挣扎了两下,愣是没挣脱。

    “艹!”男人爆了句粗口,伸出另一只手就要抓苏暖萌的右肩。

    苏暖萌却是眼疾手快,右手一抬,扣住男人另一只手。没等男人反应过来,她右脚一抬,两记快踢,分别踢在男人左右腿弯。

    啊——

    男人痛叫,底盘不稳,双脚叉开身子也跟着矮了一截。然而最致命的,却是苏暖萌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最后一脚。

    duang!

    纤长的腿慢悠悠从男人胯下收回,苏暖萌松手。

    她对面那男人一脸僵硬,五官痛苦的纠结在一起,仿佛被点了穴道一般,好半晌才张嘴嚎了一声,身子不稳往地上摔去。

    众目睽睽下,苏暖萌那一脚,踢在男人的裤裆。

    空气凝结一般,周围死寂一片,只隐约能听见大家的抽气声。

    看着就疼,更何况当事人实实在在受着那种痛苦了。

    “臭、臭女人!”男人深呼吸抽着气,一张脸惨白惨白的,瘫坐在地上,靠他身边两朋友扶着,双腿都不敢合拢。

    一只手捂着裤裆,两只眼睛瞪得铜铃般大小,狠狠的望着苏暖萌:“你、你特么……你特么知道老子是谁不!”

    “老子、老子可是……妈嘞个巴子!”男人一激动,身体一颤就扯到了蛋,真JB疼!

    随后,男人身边两个朋友起身,朝苏暖萌冲了过去。

    看那架势,显然是今晚打算给苏暖萌一个教训的。

    酒吧的DJ有点调皮,适时切了一首《霍元甲》。苏暖萌出手的时候差点一个趔趄,受到不小惊吓。

    不过她动作如行云流水,击打、擒拿,动作精辟准确,身姿利落,一曲没完,那两个人就被她撂翻在地。

    等苏暖萌直起腰时,最后一个男人碎了个啤酒瓶,举着尖锐的玻璃瓶就朝苏暖萌冲过去。

    惊得沈佳歆和梁知忍不住大呼:“小心!”

    苏暖萌却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身都没转,抬腿就是一记侧踢横甩九十度,一脚踢在男人高举的手臂上。

    啪嚓——

    酒瓶掉在地上,彻底碎成了渣渣。

    苏暖萌则顺势两手擒住男人方才举着酒瓶的手,弯腰借力,将男人狠狠往前翻去。

    一个过肩摔,男人的臀部完美着地,就势倒下。

    苏暖萌上去抬腿就是一脚,踏在了男人胸膛,徐徐直起身,昵着前面靠着吧台壁的粉色衬衣男人。

    她眯起眼,冷光锐利射去:“刚才你说什么来着?你说你是谁?嗯?”

    她刻意压低了声线,嗓音略暗哑,迷人得不行。

    再加上此刻她因为一番打斗后,香汗淋漓,衣袖上挽,一脚踏在地上一男人胸口,那姿态,怎一个帅字了得!

    在场的女性全都看痴了,男人们个个抹汗。

    其实刚才有不少男人在看见沈佳歆和梁知坐在吧台前,都动过念头,想上去搭讪的。

    现在想想,还好当时没有过去!特么的,怪不得人三个女生敢单独跑来这酒吧里嗨了,这尼玛长得最漂亮的那姑娘,战斗力也太他妈惊人了!

    人堆里的郑绮风暗暗松了口气。

    方才看见那人拿着碎了的啤酒瓶从苏暖萌背后冲过去时,他是真的吓了一跳,现在后背还湿漉漉的。

    火急火燎赶到现场的宋孽三人,也恰好看见了苏暖萌最后那一记漂亮的过肩摔,将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人摔在了地上,痛得直抽抽。

    樊轻夜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PP。

    啧啧啧,大萌萌这么暴力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呢。

    ------题外话------

    推文《第一夫人:你好,总统先生》/疏影斜月

    国民没想到,总统先生在29岁这一年,没有迎娶A国第一名媛,反而娶了一个灰姑娘。

    当某天,记者采访阁下的时候,问道:“请问阁下,您和夫人如此相爱的秘诀是什么?”

    总统阁下眉眼荡漾着缱绻柔情,“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记者一头雾水。

    阁下笑而不语。

    在家看到采访的夫人阁下面色黧黑如墨,咬牙切齿,眉宇间隐含娇羞。

    “这个流氓!”

    记者一定想不到,尊贵优雅的总统阁下,说的是房中之术。

    夫人如果闹脾气,在床上教训一下就好了。如果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之后,夫人阁下绝对如猫咪一样乖顺。

    这篇是一篇治愈系宠文,真心希望每位读者都能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