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70话:你自己的女人
    樊轻夜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PP。

    啧啧啧,大萌萌这么暴力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呢。

    宋孽提着的心落了回去,看着英姿飒爽的苏暖萌,他暗暗叹了口气。

    这丫头,看来离开的这两年里,他犯不着担心她会被谁欺负了。

    郑绮风看见宋孽他们进来,便艰难的从人群中挤过去,跟他们汇合。

    “你们来了,赶紧过去领人吧。”郑绮风开口,语气里是唏嘘和后怕。

    他真是被吓坏了,现在只想把那三个女人带回去。

    而此时,吧台那边,苏暖萌将人打跑后,便悠哉的坐下了。

    她有些热,伸手扯了扯领子,看向眼前一脸惊愕看着她的男人:“帅哥,来杯冰水,谢谢。”

    话落,那位调酒师才回过神来,转身给她倒了杯冰水,加了片柠檬,舀了一勺蜂蜜。

    苏暖萌接过,仰头牛饮,根本连味道都没有尝出来。

    她就是口渴,想先解一下渴。

    梁知和沈佳歆左右落座,两个人倾身靠在吧台上,全都看着苏暖萌。

    “大萌萌,你说说像你这种优秀的女人,还需要什么男人啊?”

    品学兼优,长得还好,不仅如此还打得过流氓。

    “难怪宋学长那么优秀的人,会喜欢你了。”沈佳歆嘟囔着,俨然不知道今晚苏暖萌和宋孽之间发生的事情。

    她说完,还叹了口气,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大萌萌,怎么办……苏棠哥他啊,好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沈佳歆说着,已经侧头趴在了吧台上,那声音很小,在嘈杂的音乐声里,险些没能传到苏暖萌耳里。

    隔壁的梁知自是没有听见的,不过苏暖萌听见了。

    端着酒杯的手顿了顿,她侧目,深深的看了沈佳歆一眼。

    张嘴想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苏棠有喜欢的人了,这件事情苏暖萌是知晓的。

    而且她甚至知道,苏棠喜欢的人是温婉。

    身为闺蜜,她本该将这件事情告诉沈佳歆的。但是她开不了口,狠不下心,不想让这么残忍的事实由自己传达给沈佳歆。毕竟,她曾经满怀期望的希望自己帮衬她不是吗。

    “大萌萌,你说我是不是没戏了。我都还没有表白呢。”沈佳歆闭了闭眼,满脸沮丧。

    苏暖萌还是没说话,只是微微侧首,看了看右手边的梁知。

    约莫有了刚才那一出,梁知已经不再盯着酒看了,也端着酒杯试着品尝。

    说起来,今晚提议出来喝酒的人,还是梁知呢。

    沈佳歆有心事,所以才会答应出来喝酒。苏暖萌自己也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想借酒浇愁。

    那梁知呢?

    根据苏暖萌的了解,这丫头和江阳的感情,应该发展得很顺利才是啊。

    “小良知,你今晚是怎么了?”

    看她一口酒下肚,苏暖萌支着脑袋凝着她。

    梁知侧目,视线与她对上,有些苦涩的笑了笑:“大萌萌,我想哭。”

    她其实超级想哭,一想到自己和江阳,心就刺痛不已。

    苏暖萌微愣,片刻后才皱眉:“江阳欺负你了?”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毕竟,梁知一颗心都扑在江阳身上。

    能让她哭的,也只有江阳了。

    梁知却是摇头,呼了口气:“他没有欺负我,是我……”

    “大萌萌,佳歆姐,我要跟江阳分手了。”梁知说这话时,语气无力且无奈。

    但是她的神情很镇定,左右是思考了许久,才做出的决定。

    苏暖萌讶异,隔壁的沈佳歆却差点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你说什么?分手?!”

    沈佳歆下了高脚凳,走到梁知隔壁的空位:“为什么?江阳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

    在梁知和江阳这段感情里,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梁知是深爱的那一方。

    她乖巧,不是那种无缘无故会提出分手的人,必定是受了什么委屈。

    梁知却是一脸无奈,继续摇头:“不是,是我的原因。”

    江阳没有欺负她,没有不爱她,只是她没有勇气,继续这段感情。

    沉默了很久,也酝酿了很久,梁知再次喝了一口酒。

    将酒杯放下后,她目无焦距的看向前方,唇瓣动了动:“是我爸爸,三个月后他要和江阿姨结婚了。”

    “……”苏暖萌再次惊呆。

    沈佳歆反应了半晌:“什么意思?!你爸和江阳的母亲?那他们结了婚,你们俩……”

    不就是名义上的兄妹了?

    后面的话沈佳歆自然没有说出来,她只是抬头,越过梁知和苏暖萌对视了一眼。

    两人都不再说话了。

    这种事情她们都没遇到过,不知如何出口安慰才好。

    不远处的角落里,郑绮风四人找了张空桌坐下。

    看着梁知一口口的喝酒,江阳本想上去阻止,如郑绮风所说的,把人领回去。

    可是宋孽却阻止了他:“梁知的心情看上去也不太好,让她们喝点酒发泄一下。”

    这话听得江阳皱起眉头。

    小知了的心情不好,他之前就隐约感觉到了,可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见了她父亲?

    江阳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皱着眉,遥遥看向吧台前的梁知。

    梁知他们三个,很快把杯中的酒干尽。因为嫌弃鸡尾酒调配太慢了,苏暖萌直接让调酒师上了一件凯旋1664啤酒。

    抱瓶吹,一人一瓶。

    自方才苏暖萌把人打跑以后,酒吧里的人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该尬舞的尬舞,该唱歌的唱歌,该喝酒的喝酒,喧哗依然。

    最重要的是,她们三个身材样貌都非常出彩的女生坐在吧台前,竟也没有人敢上去搭讪了。

    苏暖萌接连喝了两瓶啤酒,明显酒力不行,已经埋头趴在吧台上了。

    梁知和沈佳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倒还喝得多一些。

    “大萌萌,你又是为什么要跑来喝酒啊?陪我们俩?”沈佳歆忽然想起了什么,转眸看向趴着的苏暖萌。

    苏暖萌虽然趴了,但是脑袋还清醒。

    她又抬起头,两眼迷蒙的看向沈佳歆,忽而咧嘴:“才不是,我啊……我被宋孽甩了。”

    “哈?”沈佳歆不信,隔壁的梁知也是一脸惊诧。

    “宋学长……不像是……”

    “什么不像!那就是个混蛋!”苏暖萌气氛的将酒瓶往吧台上一掷,愣是将调酒师吓了一跳。

    毕竟,她刚才一个人撂倒了四个男人不是。

    沈佳歆和梁知对视一眼,也不敢说话了。

    苏暖萌自己又喝了一大口酒,然后离开高脚凳,摇摇晃晃的往舞台上去。

    因为是酒吧,自然也请了歌手驻唱的。

    而此时,台上的那位驻唱男歌手,唱的是一首节奏感很强的歌曲,正是之前DJ调皮,放的《霍元甲》。

    苏暖萌脚步虚浮的上台,那男歌手看见她时,眸中划过惊艳却还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

    对于他的闪躲,苏暖萌没有在意。

    只是越过男人,走到了话筒面前。

    乐队的人都停了下来,底下的客人也都朝舞台看去。

    只看见苏暖萌往方才那位驻唱歌手的位置一坐,两手落在麦克风上,她抬起晕红妩媚的脸,眉眼弯弯的笑了笑:“我想唱歌。”

    她直白的语气,让驻唱的那位男歌手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男歌手往吧台看了一眼,得了老板首肯,这才抱着吉他下去,将舞台让给了苏暖萌。

    喝了酒的苏暖萌,爱唱歌。

    宋孽他们都是知道的。

    “完了,大萌萌要开始唱H歌了。”樊轻夜托腮,望着那舞台上的女人,忍不住咂嘴。

    之前就有过经验了,苏暖萌唱的那些歌,他可是记忆犹新的。

    可是樊轻夜没有想到,那丫头这次并没有唱什么歌词造作的曲目。

    她一开口,乐队老师便猜中的曲目,大家伴奏跟上。

    “不要谈什么分离,我不会因为这样而哭泣。”

    “那只是昨夜的一场梦而已……”

    “不要说愿不愿意,我不会因为这样而在意。”

    “那只是昨夜的一场游戏……”

    苏暖萌的嗓音低沉微微泛亚,由麦克风扩开,声音传到了在座的每一个人耳里。

    她开口的那一瞬,不少客人都惊艳了。

    不管是调子还是声音,都非常的到位,这一首《一场游戏一场梦》,也算挺老了。

    在场许多年轻人都没有听出来,就只是纯粹的觉得好听,而且隐约感受到唱歌那人此刻的悲伤。

    苏暖萌一首唱完,便又开始唱第二首。

    完全没跟乐队打招呼的意思,尤其考验乐队老师的听歌辨曲能力。

    “我终于知道曲终人散的寂寞,只有伤心人才有。”

    “你最好一身红,残留在我眼中,我没有再依恋的借口。”

    “原来这就是曲终人散的寂寞,我还想等你什么……”

    “你紧紧拉住我衣袖,又放开让我走……”

    每一首,调子都是低沉哀婉的。

    苏暖萌拿捏的很好,声音婉转,感情到位,偌大一个酒吧,已然没了平日里的喧哗吵闹。

    客人们都全神贯注的看着舞台上唱着歌的少女,听着她的歌,感受着她此刻的悲伤。

    “大萌萌唱的,都是伤心情歌啊。”樊轻夜算是听出来了,忍不住叹了口气。

    坐在他身边的宋孽又何尝没有听出来。

    只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舞台上尽情的唱歌发泄,仅此而已。

    苏暖萌一首接一首,直到将心里的压抑、悲伤,全都凭着歌声发泄了出来,她才停下来。

    声音落定的一瞬,酒吧里悄寂无声。

    一直垂拉着眼帘,捧着麦克风,面色深沉的苏暖萌,徐徐抬起头。

    头顶的灯光倾泻而下,笼罩着她,仿佛将此刻脆弱的她保护起来了似得。

    苏暖萌抬眼的一瞬,悲伤缱绻,不知道撼动了现场多少人的心,无关性别。

    宋孽的感触最深,他从苏暖萌那眼神里,看出了决绝、坚毅。

    今晚,似乎是她为过去画上了一个句号。

    心里抽疼着,宋孽却只是端起桌上的酒,沉寂的喝了一口。

    接下来沈佳歆和梁知也分别上台唱了两曲,约莫是受了她们的感染,酒吧里不少客人都上台献唱去了。

    而且大家都默契的挑选的是伤心情歌类曲目,愣是把今晚酒吧的圣诞节主题给篡改了。

    一直嗨歌喝酒,折腾到了凌晨三点左右。

    三个女人都醉了,苏暖萌醉得最厉害,趴在吧台上动也不动。

    梁知也趴着,昏昏欲睡。

    只有沈佳歆,还残存一丝理智。

    “老板,结账……”她将包往吧台上一放,便伸手去摸钱包。

    方才为她们调酒的那位调酒师上来,瞧着沈佳歆歪曲扭八的站姿,和她探进包里摸索的动作,男人勾了勾唇:“今晚免单。”

    “啊?”沈佳歆扬起头,有些迷茫的扫了男人一眼。

    男人笑笑,看看她左右趴在吧台上的苏暖萌和梁知,“你一个人能行吗?”

    毕竟另外两个都醉了,剩下这女孩子,看上去也挺瘦弱的。他有些担心她能不能把两人带回去。

    “行、嗝——行的。”沈佳歆打了个嗝,将包往身上一挂,便伸手去扶右手边的梁知。

    她将人扶起后,踉跄两步,梁知身子一歪,便要摔倒。

    吓得沈佳歆酒醒了不少,赶紧伸手去接。

    不过,在她的手伸过去之前,梁知已经落入了旁人的怀中。

    沈佳歆顺着男人的手臂看上去,看见江阳阴沉不定的俊脸上时,沈佳歆愣了愣:“江阳学长,你……”

    怎么会在这里的?

    江阳接住了倾倒的梁知,抬眼不咸不淡的看了沈佳歆一眼,抿唇不语。

    沈佳歆咽了口唾沫,拍了拍自己难受的胸口,“你来了也好,那小良知就拜托你了。”

    话落,沈佳歆转身打算去扶苏暖萌。

    谁知她转身回头时,只看见长身而立的宋孽,弯腰将苏暖萌打横抱起。

    那丫头窝在他怀中,两条手臂已经无意识的缠上了宋孽的脖颈。

    见此情形,沈佳歆的心又扎了扎。

    好吧,宋孽和江阳都在,看样子苏暖萌和梁知都不用她担心了。

    也好,这样她就可以……

    “诶诶喂!”樊轻夜一声惊呼,就看见沈佳歆两眼一闭,往后倒去。

    他一喊,郑绮风已然下意识伸手去接。

    如此,三个女人都醉了过去,没一个清醒的了。

    樊轻夜将手揣在裤兜里,看看抱着苏暖萌的宋孽,又看了看揽着梁知的江阳,最后目光落在扶着沈佳歆的郑绮风身上。

    特么的,都是一块儿出来的!怎么最后就剩下他一个人单着了!

    樊轻夜伸手抓了抓头发,便听见吧台前那位调酒师开口:“你们和这三位姑娘是认识的?”

    “嗷认识。”樊轻夜点头。

    调酒师眯了眯眼,将四人打量了一番,朝樊轻夜伸出手:“那麻烦把她们的单买一下吧。”

    樊轻夜:“……”

    靠之!

    宋孽抱着苏暖萌先走了,江阳和郑绮风也相继带着人离开。只剩下樊轻夜,苦哈哈的掏钱包买单。

    等他追出酒吧时,门口只剩下宋孽和苏暖萌了。

    “他们呢?”

    “去找酒店了。”男人沉声开口。

    梁知和沈佳歆醉成这副模样,回宿舍是没可能的。所以江阳和郑绮风组队,带她们去酒店开房间。

    樊轻夜了然的点头,目光兜了一圈,落在宋孽和他怀中的苏暖萌身上:“那你呢?大萌萌怎么办?”

    宋孽皱眉,垂眸看了看怀里的女人,犹豫了好一阵才抬眸,深沉的看了樊轻夜一眼:“苏暖萌交给你,送她去三江梨园。”

    他说着,便将怀里的人小心翼翼的放下。

    樊轻夜惊恐的瞪大眼:“我?不不不,我可照顾不好她。”

    他一边摆手一边后退。

    天知道苏暖萌喝醉了是什么鬼样子,反正郑绮风说苏暖萌醉酒后很难伺候,他才不要照顾她。

    再说了,真照顾苏暖萌,宋孽虽然眼下这么说,一副没关系的大气模样。回头等他忽然想起来,自己指不定怎么死都不知道。

    所以这重任,樊轻夜打死也不会接的。

    宋孽:“……”

    他刚把苏暖萌轻轻放下,樊轻夜那小子却已经往后退出十几步远了:“我就先回宿舍了啊!你自己的女人,你自己照顾去吧!”

    樊轻夜拒绝得非常干脆。

    宋孽面色凝重的站在原地,怀中靠着苏暖萌,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重新将她打横抱起。

    然后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樊轻夜:“你跟着我,打掩护。”

    樊轻夜:“……”

    虽然心里百般不情愿去做电灯泡,但是宋孽都已经开口了,他自然不敢拒绝啊。

    于是,宋孽抱着苏暖萌走在前面,樊轻夜跟在后面,三个人一路无言的去了三江梨园。

    将苏暖萌放在了她之前常睡的那间客房里,宋孽抽了一条椅子在床边坐下。

    樊轻夜按照他的吩咐,去接了一盆热水,然后还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

    “孽啊,大萌萌就交给你照顾了,我去煮点面吃。”樊轻夜说完,便去了厨房。

    他才不想蹲在那房间里,吃狗粮。

    樊轻夜退出去后,还不忘带上了房间的门。

    宋孽微微倾身,两手随意的搭在膝盖上,就那么垂眸仔细的打量着侧卧在床上的苏暖萌。

    今晚的她,倒是特别的安静。

    没有闹腾,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唱歌。

    约莫是醉得太沉了,这才没有闹腾。

    目光轻轻的划过少女姣好的容颜,宋孽垂下眼,伸手将毛巾拧干,伸手替她擦脸。

    ------题外话------

    请妞儿们自行加群,领取521的福利哈~

    进群后烦请截图给管理叔叔们,谢谢配合!

    群号:387477485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