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71话:在玩火!
    目光轻轻的划过少女姣好的容颜,宋孽垂下眼,伸手将毛巾拧干,替她擦脸。

    擦拭的时候,宋孽拿捏好力度,尽可能不把苏暖萌吵到。

    只是,温热的毛巾拂过她的眉眼时,那眉梢还是几不可见的皱了皱。

    宋孽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等苏暖萌的眉舒展开了,他才接着擦拭。

    直到樊轻夜煮好面,敲门叫他。

    宋孽这才将苏暖萌的手脚擦拭完,起身将水盆端去了卫生间。

    “孽啊,吃点么?”

    樊轻夜将声音压得很低,说话时还不忘看一眼床上的苏暖萌。

    宋孽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

    无奈,樊轻夜只好自己去吃。

    折腾了这一晚上,他是真的饿了。

    哧溜哧溜喂了两口面,樊轻夜被烫得吐着舌头直呼气。

    宋孽又回到了床边的椅子,两只手肘置放在膝盖上,两手交握,他倾身,一双深眸紧紧的凝着床上的人。

    就那么看着她,仿佛一辈子也看不腻似得。

    “孽啊,时间不早了,还不去休息?”樊轻夜吃碗面,把厨房收拾了一下,回来发现宋孽还坐在那里。

    似乎,连姿势都没有分毫改变。

    宋孽摇头,“你去休息吧。”

    “可你从老宅跑出来起就一直没闭过眼……”樊轻夜还想说什么,却见宋孽扭头看向他。

    “我想多看她一会儿。”

    那双眼布满血丝,眼神却还一如既往的坚定,深沉。

    樊轻夜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至今为止,还不懂什么是爱情,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自然也不会明白,宋孽和苏暖萌即将分别两年,意味着什么。

    接下来的两年里,他不能正大光明的去见她,不能向她表露自己的心思,甚至是见面的机会都会很少很少。

    这种感觉,樊轻夜是不会明白的。

    宋孽今晚就没打算睡觉,只想一直看着苏暖萌,能多看一会儿便是一会儿。

    “去休息吧。”宋孽再次开口,目光已经重新落回了苏暖萌身上。

    樊轻夜抿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退出去,带上了门。

    房间里恢复寂静,宋孽伸手,替苏暖萌掖了掖被角,而后顺势爬上床,在她身侧的位置躺下。

    棉被松垮的搭在他身上,宋孽单手支着脑袋,侧身面向苏暖萌,一手落在她腰上,就那么垂着眼帘,满目柔情的看着她。

    ……

    凌晨快四点左右,郑绮风搀扶着沈佳歆,江阳抱着梁知,一行四人终于在海滨路那边找到了一家酒店。

    因为圣诞节的关系,学校周边的宾馆酒店都满人了,还好海滨道这边还有房,否则今晚他们说不定都得去宋孽的三江梨园挤一挤了。

    “抱歉先生,只有一间房了。”前台小姐的目光在江阳和郑绮风身上来回游移,“请问你们二位,谁要?”

    不管是郑绮风还是江阳,身边都还带着一个醉酒的姑娘,这种情形,酒店的前台小姐早就看多了。

    没等郑绮风开口,江阳便抱着梁知转身:“你和沈佳歆住,我带小知了去对面看看。”

    好在海滨路这边酒店不止一家,就在这家“风华”对面,就还有一家“新兴”。

    江阳丝毫没有犹豫,抱着梁知就往对面去。

    好在,新兴还有一间套房,虽然价格贵一些,但对于江阳而言,根本无所谓。

    开了房间,拿了房卡,江阳将暂时搁置在大堂沙发上的梁知抱起,便寻着房号,上了五楼。

    52013号房,江阳将怀中的小丫头轻轻放下,拿卡刷开了房门,这才将她抱进去。

    将梁知轻柔的放在了柔软宽敞的床上,江阳轻轻呼了口气,转身去洗手间里洗了把脸。

    屋里的灯昏黄暖软,轻裹着床上的女人,如梦似幻。

    江阳擦着脸出来,恰巧看见床上的梁知不安的翻了一下身子,侧卧着蜷缩成一团。

    她似有些难受,辗转了几次。

    江阳转身回洗手间,拧了热毛巾打算帮梁知擦一下身子。

    这丫头估摸着是生平第一次喝酒,醉酒的滋味不好受。

    江阳将毛巾刚搭上梁知的额头,那丫头便睁开了眼。

    一时间,握着毛巾的手僵直状,江阳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话还没说出口,床上的梁知已经坐起身,翻身就跳下床,往洗手间跑去。

    呕——

    江阳推开卫生间的门跟进去时,梁知正跪坐在地上,扶着马桶呕吐。

    随着呕吐的动作,梁知的身体微微颤抖,那声音听着就觉着非常难受。

    江阳赶紧走过去,在她旁边蹲下身,一边伸手轻轻拍打着梁知的后背,一只手拿过纸巾,递给她。

    “吐出来就好了,吐出来就舒服了。”男人蹙紧了眉头,虽然嘴上说着安慰的话,但心里却担心极了。

    不过江阳的话倒是没有说错,吐完了之后梁知觉得舒服多了。

    不仅如此,吐了之后,她的酒醒了一半,回头时,已经能认出眼前人了。

    “江阳……”女音轻微无力。

    江阳的手轻轻顺着她的后背,温声应下:“我在,我在的。”

    梁知唤了他一声后,便一直凝着他没有说话了。

    那目光微醉,潜藏着一丝忧伤,梁知没敢让江阳发现。

    “怎么了?”男人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语气宠溺:“是有什么心事吗?怎么跑去喝酒了。”

    他将心中的疑惑,小心翼翼的问出口。

    视线锁定梁知,想从她脸上瞧出端倪来。

    可梁知没说话,只是伸手,措不及防的环上他的肩膀,抱住了他。

    身体略微僵硬,江阳愕然,眸中难得浮起诧异。

    一闪而逝后,他伸手,回抱着她:“傻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江阳,我爱你……”梁知的声音很轻,但她的唇瓣就凑在江阳的耳际,所以她的话,他听的异常的清楚。

    我爱你……

    这三个字,其实江阳从未亲耳听到梁知说过。

    当初表白的人,是他。

    至于梁知对他的心思,也是靠感觉,亦或者从别人的嘴里听说的。

    这丫头,平日里牵个手都很腼腆害羞,叫他哭笑不得。

    江阳也不曾指望过她能对自己坦白的说出这样一句话,然而……今晚,喝了酒的梁知,竟然主动拥抱了他,还对他说了这三个字。

    说不震惊,自然是假的。

    江阳的心砰砰狂跳,拥着梁知身体的手不由收紧力道,他埋首于她的脖颈间,深深吸了口气,笑了:“借酒壮胆了吗,嗯?”

    他的声音沉闷低沉,潜藏喜悦。

    梁知微微红脸。

    也算是借酒壮胆了吧,但更多的大概是……为了有个圆满的结尾。

    抱着男人脖颈的手收紧,梁知闭上眼。

    舍不得呢……真的真的,舍不得。

    她的江阳哥哥,为什么偏偏就是他……

    梁知咬唇,落在江阳后背的手,指节蜷缩,握成拳头。

    她心里有多不甘,此刻的拥抱就有多紧致。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江阳感觉自己快要被梁知勒得喘不过气来时,那丫头蓦然松了手。

    身子微微往后靠了靠,梁知松开了江阳,温婉的扬起了唇角:“江阳哥,我想洗澡。”

    江阳愣住,被梁知那一声“江阳哥”喊得小腹燥热。

    其实,之所以让梁知换个称呼,并非是江阳不喜欢她叫自己“江阳哥”,而是每次梁知这样喊他时,声音都软软糯糯的,非常动人。

    他怕自己哪天控制不住,把她扑倒吃掉了。

    “小知了,你犯规了。”男人沉声,嗓音暗哑。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站起身去:“我就在外面,有事就叫我。”

    男人说完,伸手将梁知扶起,再三叮嘱后,才退出了浴室。

    其实他还是有些担心梁知,虽然那丫头酒醒了,但怕她身体机能还没恢复过来,不小心摔倒什么的。

    “好。”梁知点头,乖巧的模样,让江阳只能默默的退出去。

    其实孤男寡女出来开房,任谁知道了都会乱想。

    更何况梁知和江阳现在也算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情侣开房,不发生点什么,总让人不可思议。

    但江阳丝毫没有那方面的意图,并非他不想,只是在江阳的心里,梁知那丫头太过腼腆害羞了。

    他一直克制着,不敢擅自在她面前暴露自己的兽性,害怕吓着她。

    那丫头,在他眼里,就像只小白兔。柔柔弱弱的,生怕自己的狼性一旦凸显,就会把她吓跑。

    若真是吓跑了,那可不划算。

    可即便江阳心里再三告诫自己,此时此刻,此地此景,他仍旧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想入非非。

    尤其是浴室的门,隔音不太好,而且门还是玻璃半透明的。虽然具体看不清里面的光景,但是轮廓却是能看清的。

    江阳出来后,带上了浴室的门。

    哗啦啦的水声不断的洗涤着他的心灵,却勾得他情欲高涨。

    来来回回在房间里踱着步子,江阳试图用这种办法,让自己停止胡思乱想,就此镇定下来。

    可是水声不断,他的思想也跟着飘远。

    无奈之下,江阳只好走到沙发前坐下,伸手卷起茶几上的一本杂志打开。

    极力收回自己的视线,让目光落在杂志上。

    但是江阳却是连杂志上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原本以为能稍微平静下来的心,却在浴室里的水声停下的那一刹,提到了嗓子眼。

    下意识的,他想转头朝浴室门看去。

    可是强大的自制力,让江阳停止了这不安分的举动。

    因为珍视,所以不想侵犯,即便是视觉上的。

    江阳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

    他努力的让自己去想别的事情,比如,小说情节。

    也就是在此时,浴室的门悄然打开了。

    倩丽的身姿在微光里勾出凹凸有致的轮廓,梁知出浴,周身热气腾然,肌肤白里透红,十分水嫩。

    她身上就裹了一件浴巾,圆润光洁的双肩,完全裸露在空气中。

    眼镜也摘掉了,那张清秀怡人的俏脸,在热气中浮起红晕,一双漂亮的眼睛晶莹明亮。

    梁知小心翼翼的捂着胸口,微微朦胧的视线,锁定沙发上背对她坐着的男人身影。赤脚踩着地毯过去,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响。

    本打算构思一下小说里某个打斗场景的江阳,不知道为什么,越想越偏,竟活生生的想了一出……

    该死的!

    他懊恼的伸手捏了捏鼻梁,正打算去揉眉心,谁知肩上忽然搭上柔软的手。

    没等他反映,梁知已经从背后探手,圈过他的脖颈,俯身将自己柔软的身子贴上他的后背。

    空气忽然凝结,江阳全身僵硬,像是做坏事被抓了个正着似得,俊脸蓦地一红。

    他伸手,轻轻握住了梁知纤细的手腕,“你、你洗好了……”

    难得的,江阳口吃了。

    他的声音轻,略微暗哑。

    梁知听了只轻声“嗯”了一下,偏头,樱唇似有意又似无意的拂过男人的耳际:“江阳哥哥……”

    娇柔甜腻的女音,听得江阳心都快酥了。

    他周身一颤,抓着梁知手腕的手紧了紧:“嗯?”

    应声时,他微微侧首,却蓦地发现,梁知身上居然只裹了一条浴巾。

    目光落在她圆润的香肩上,江阳再次愣住,感觉自己的呼吸一滞,心脏也跟着空了空。

    该死!

    小腹似有一团火烧起来了似得,越来越旺,让他心头一热,略有些口干舌燥。

    动了动唇,江阳艰难的将视线从梁知裸露在外的香肩移开:“洗完澡,就上床休息去吧,你喝了酒,不早些休息,明日起来极不舒服。”

    梁知收了收手臂,舍不得放:“可是我的头发还没有干。”

    “那我帮你吹干。”男人笑笑,终于松了口气。

    他话落,便伸手拉了拉良知的手腕,想要让她挪到自己身边坐下。这样他才方便帮她吹头发。

    可梁知却没动,反倒是又收了收手臂,温热的呼吸,随即拂过江阳的后颈。

    没等男人再说什么,轻柔的吻悄寂无声的落在江阳左边耳背。

    那轻柔的触感,让江阳浑身的神经跟着颤了一下。

    一吻之后,温热香甜的呼吸复又掠过他的耳廓,顺势而下,辗转到他的脖颈。

    江阳蓦地缩进瞳孔,微微张嘴:“小知了……”

    这个丫头,在玩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