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72话:想成为你第一个女人(含群号)
    江阳蓦地缩进瞳孔,微微张嘴:“小知了……”

    这个丫头,在玩火!

    喉结略紧,江阳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大手力道恰好的握住了梁知圈在他脖颈上的手臂,他微微侧身,另一只手环上梁知后背,顺势站起身。

    动作利落的将沙发背后半伏在他背上的女人懒腰一提,江阳一气呵成的将梁知从沙发后抱到了自己跟前,摁坐在左边大腿上。

    梁知因为他的动作,已然伸手圈住了他的脖颈。

    身子被揽入男人怀中时,梁知的心跳忽然加快,依偎在江阳的怀中,一时间不敢妄动了。

    江阳此刻正凝着她,深渊般望不见底的眸锁着她聋拉的脑袋,他腾出一只手,轻柔缓慢的抬起了少女的下颌。

    没有说一个字,江阳倾身垂首,温凉的唇压了过去,在梁知嘴角辗转了片刻,便深深的吸附着她的唇,纠缠不休,甚至挑开了少女的牙关。

    长驱而入的吻,将梁知侵占。

    她一颗心剧烈的膨胀收缩,速度快得惊人。

    两条藕臂紧紧地缠绕着江阳的脖颈,张着小口,不断迎合着。

    房中的氛围骤然暧昧,江阳只感觉自己像是被点燃的干柴一般,火势凶猛,瞬间从小腹窜上心尖,搂着梁知纤腰的手紧了紧,他倾身,有一种想要将她顺势压倒在沙发上的冲动。

    可最终,理智战胜了一切。

    在梁知快要喘息不过来时,男人松开了她的唇,转而轻柔的吻了吻她的唇角,然后彻底退开。

    染了红晕的俊脸,映入梁知那双魅惑迷离的双眸,江阳清楚的看见她瞳中的自己,满眼的欲望。

    伸手,轻柔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温热的指尖流连在她的发间,隐含不舍。

    “小知了……别这样看着我。”男人艰难的开口,声音已经暗哑到极致:“我爱你,我不会轻易的碰你欺负你,但是我也是个男人。”

    他说“我也是个男人”时,眸中划过亮光,情欲更浓。

    梁知睁着迷离的眸瞧着他,听了他的话后,只是眨了眨眼。

    紧接着,她非但没有像往日那样害羞的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还兀自伸出手搭上了江阳的胸口。

    青葱玉指,挑开了江阳衬衣的第一颗纽扣。

    男人诧异的睁大眼,垂眸瞄了一眼自己松开的领口,以及少女那双造作的手。

    梁知没有听,素手下挪,继续解第二颗。

    直到她解到最后一颗,江阳那宽广健硕的胸膛彻底袒露,他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伸手握住了梁知的手,阻止了她的动作。

    抬眸,江阳张嘴正要说教,谁知那丫头仿佛预料到了一般,在他抬首之际,嫣红的唇凑过来,彻底封住了他的口,将那些未出口的话也全都封住了。

    这次梁知很主动,也显得很强势。

    但是她的吻很生涩,一昧强攻没什么技巧。但恰巧是这份生涩,撩得江阳内心涟漪轻泛,像是猫抓一样挠心挠肺的。

    几经压抑的欲望迸发,汹涌决堤。

    江阳猛地翻身,将怀中的少女放倒在沙发上,跟着欺身过去。

    吻接憧而至,将江阳的理智迅速清空。

    他的大手掌着少女的腰,吻翩跹辗转到梁知唇角,接而落在她脖颈间。

    江阳再次停下,迷离的眼,目光温柔缱绻的包裹着身下的少女:“小知了,你今天……怎么了?”

    怎么格外的热情,格外的胆大,就敢挑逗他了。

    是喝了酒的原因吗?她还醉着吗?

    如果是因为酒醉,自己欺负了她,回头梁知若是后悔了怎么办?

    所以在一切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之前,江阳要问清楚。

    梁知伸手,抚上他的俊脸。

    指尖轻轻划过他的眉梢,满目爱怜,柔美一笑:“江阳哥哥,我们做吧。”

    “我想成为你……第一个女人。”

    女音柔且媚,她所说的每一个字节,都重重的敲击着江阳的心墙。在梁知话落的一瞬,他的理智彻底泯灭,俯身便狠狠的欺上她的红唇。

    大手随之挑开了她身上那条浴巾……

    房间里的灯不知亮了多久,大床摇晃了多久,等江阳倾泻完爱意时,梁知已经累得睡着了。

    搂着她的手收了收,他俯身深情的吻了吻女人的眉眼,目光迷离的滑过她的脖颈,欣赏着自己种下的一颗颗草莓印。

    其实江阳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从小就有一个愿望,有朝一日,能吃掉小知了。

    今夜,终归是实现了。

    ……

    一夜春宵后,天未大亮,梁知便醒了。

    她睁开眼,想翻个身,却发现四肢酸痛,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刺痛感。

    昨晚发生的事情,如流水一般流淌过她脑海。小心翼翼的拉开腰上那只大手,梁知转头,借着床头的灯光仔细打量江阳俊逸的脸。

    他的呼吸清浅,即便梁知拿开了他搭在她腰间的手,也丝毫没有吵到他。

    看上去昨晚应该很累,所以他睡得很沉。

    伸手,指尖轻轻抚过男人的俊挺的眉眼,梁知笑着,抿着唇,胸腔内的苦涩上涌,她控制不住,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在枕间。

    闭了闭眼,梁知轻轻吸了口气。

    落在男人鼻梁上的手依依不舍的收回。

    舍不得,舍不得这个男人。

    内心叫嚣着,但梁知却还是艰难的坐起身。

    薄被滑落,她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爱痕,嘴角的笑意深了一些,也更加苦涩了。

    算了,足够了。

    她已经如愿以偿,得到了这个男人,这辈子足够了。

    去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梁知感觉身体舒畅了些。

    外面的天刚亮,她便留了一张字条,开门出去了。

    房门关上的一刹,梁知眼中露出决绝。

    嘭——

    门关上了,隔绝了屋里的一切,仿佛也隔绝了她和江阳的余生。

    ……

    早上九点多,苏暖萌被手机铃声吵醒。

    她艰难的掀开一条眼缝,在枕头底下摸了半晌,也没摸到手机。

    无奈之下,只好彻底睁开眼,往床头柜一看,终于找到了她的手机。

    “喂……哥。”

    迷蒙的声音,让电话那头的苏棠微微一愣:“你还在睡?人在哪儿?”

    因为知道苏暖萌跟着来东华市是找宋孽的,所以苏棠昨晚压根儿没有管她。

    今天要回老家,所以他才打个电话问问苏暖萌那边好了没有,确定一下时间好订车票。

    谁知道,苏暖萌居然还在睡觉。

    打了个哈欠,苏暖萌抱着手机翻身,埋头往被子里钻了钻,“这就起了,昨晚好像喝断片了。”

    “喝酒了?”苏棠略讶异,“和宋孽一起?”

    不对吧,宋孽那小子应当会阻止苏暖萌喝酒才是,怎么可能允许她喝到断片的?

    “你在三江梨园?”

    苏棠这话说出口,苏暖萌终于从被窝里探出脑袋,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房间。

    起初,她还以为这是酒店房间。

    昨晚喝断片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还以为是沈佳歆或者梁知把她带到酒店来开房了呢。

    可是眼下苏棠这么一说,苏暖萌仔细看了看。

    视线触及这熟悉的环境后,苏暖萌蓦地坐起身,睡意全无。

    妈的!这里真是三江梨园?!

    苏棠提了宋孽,苏暖萌选择了忽视,权当没听见。

    可是此刻,她却震惊了。

    甚至没心思再和苏棠讲电话,把电话直接挂断,人已经赤脚跳下床,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里真的是三江梨园,但是昨天晚上……她明明记得宋孽在楼下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

    他拒绝了,郑重的拒绝了自己。

    明明那么决绝,怎么自己一觉醒来,又在他的房子里?!

    揣着满腹狐疑,苏暖萌去了客厅,看见餐桌上放着热腾腾的早餐,苏暖萌皱起眉,下意识的往厨房看去。

    厨房里有声响,想必宋孽应该在里面。

    可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苏暖萌却顿住了。

    她内心徒然忐忑起来,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他。

    被拒绝之后,说不伤心是假的,甚至还有点生气。

    毕竟她苦苦追求了三个月,而这三个月期间,宋孽不曾一次的给她希望。

    很气人,气得她昨天控制不住自己打了他一巴掌。

    可喝了酒,睡了一觉醒来,苏暖萌却又有些怅然。

    她到底在生什么气?

    宋孽不喜欢,她能强求嘛?自然不能。

    这三个月来,自己所有的付出,所有的喜欢,不也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么。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不管这三个月时间里,宋孽是何种态度,自己都会坚持追求他三个月吧。

    既然结果已经是这样了,去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深吸一口气,苏暖萌告诫自己一定要平静,不要被宋孽看轻了。

    就算做不成恋人,做个普通朋友也是好的嘛。

    她一在给自己心理暗示,可是却还是抹灭不了心中的那一丝丝不情愿。

    有的人,做不成恋人,还真就做不成朋友了。

    怎么可能心平气和的面对自己曾经那么那么喜欢过的人啊,根本不可能的!

    苏暖萌在厨房门口一再纠结,内心戏十足。

    丝毫没有注意到从厨房里出来,手里还端着蛋炒饭的少年。

    看见苏暖萌站在门口后,少年也是一愣:“大萌萌你醒了啊,我还在想要不要去叫你呢。”

    这声音……

    苏暖萌抬起头,惊诧万分的瞪着面前的樊轻夜:“你?!怎么是你啊!”

    怎么会是樊轻夜啊?!

    这货怎么会在这里,这不是宋孽的房子嘛?

    樊轻夜也懵逼了,端着炒饭默默的绕过苏暖萌,走到餐桌前坐下:“怎么了?怎么就不是我了?”

    他有些心虚,坐下后便赶紧拿勺子吃饭。

    桌上还有鸡丝粥、小笼包,是宋孽今早离开之前买回来的,让樊轻夜等苏暖萌醒了以后打热让她吃。

    可樊轻夜自己饿了,打算先炒饭吃的。

    没想到苏暖萌醒了。

    暗暗吁了口气,还好宋孽十分钟前走了,否则就被苏暖萌撞个正着了。

    半晌,苏暖萌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

    她转身,走到了餐桌前,在樊轻夜对面的位置坐下。

    坐下以后,苏暖萌并没有去动桌上的早餐,而是两手搭在桌面,目光眨也不眨的紧盯着对面的少年。

    那眼神有些犀利,盯得樊轻夜心虚得埋下头去。

    但是一想到宋孽叮嘱的事情,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抬起头来,目光故作镇定的对上苏暖萌审视的双眼:“怎么了?看着我干嘛?”

    苏暖萌眯眸,视线挪开,扫了扫四周:“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昨晚你和小知了还有沈佳歆喝醉了,疯子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所以打电话给我了。”樊轻夜端坐,不紧不慢的开口:“没办法啊,我只能跟孽借一下这房子了。”

    他的话让苏暖萌皱了皱眉,显然她对他所说的,将信将疑。

    不过以郑绮风的性子,知道她不愿意联系宋孽,给樊轻夜打电话也是正常的。

    但是樊轻夜刚才说,宋孽知道她喝醉酒的事情,还把房子借出来了?

    “小良知和佳歆呢?”

    “小知了被江阳带走了,沈佳歆嘛,有疯子照顾呢。”樊轻夜那语气,仿佛在说,就苏暖萌没人要,所以他才大发慈悲把她捡回来似得。

    苏暖萌略不爽,但实际她自己不爽的,其实是宋孽。

    那人明知道她喝醉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暖萌伸手,撑着额头:“喂,樊学长……”

    她犹豫着开口,支支吾吾半天才接着道:“知道我喝醉了,宋孽他……什么反应?”

    心里多少还是有希冀的,毕竟苏暖萌也是个普通女生。

    要想决然的放下,而且就隔了一晚上的时间,是绝对不可能放下的。

    尤其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在三江梨园。

    “反应?”樊轻夜皱眉,故作深思,“没反应,我问他拿钥匙,他什么没多问一句。”

    苏暖萌:“……”

    好吧,果然是她想太多了。

    那人昨晚态度那么决绝,怎么看都不像是演戏,怎么可能睡一觉就反悔了。

    更何况,苏暖萌昨晚还说了那么一句话。

    嗷!

    伸手猛拍了一下自己脑门,苏暖萌懊恼的咬住唇。

    该死的!昨晚干嘛要抽风说什么后悔就是猪那种屁话!

    对面稳坐的樊轻夜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心里不禁唏嘘,看起来自己似乎是骗过去了。

    但苏暖萌这反应是不是太奇怪了些?难道他的话还说的不够狠?

    “那什么,其实昨晚我去找孽的时候,他正和一妹纸在一起。”樊轻夜冷不丁开口。

    正懊恼的苏暖萌忽然顿住,抬头时,双眸闪过冷光。

    樊轻夜被吓得不轻,差点被饭噎着。

    再看苏暖萌,猛地一拍餐桌,气呼呼的站起身去:“关我屁事!”

    爆了句粗口,她径直去玄关处换鞋。

    昨晚宋孽没有给她脱衣服,所以苏暖萌衣服都不用穿。气呼呼的换了鞋,推门出去,洗漱都不想在这里,打算回宿舍去洗漱。

    樊轻夜坐在餐桌前,伸长了脖子往门口看。

    看见苏暖萌推门出去,再重重的甩上门,他浑身一松软,正打算舒口气。

    谁知房门蓦地又被推开,苏暖萌进来,将手里的钥匙狠狠往鞋柜上一拍:“这钥匙,你帮我还给那个烂人!”

    话落,她转身又出去了。

    嘭——

    房门被甩上,樊轻夜的身心也跟着震了震。

    等了几秒钟,确定苏暖萌没有再回来后,他才颓废的靠在椅子上,拍着胸口吁了口气。

    麻蛋!演戏太累了!

    撒谎也累!为什么这么累的事情,非要落在他身上!

    单身狗就该这么苦逼嘛?!

    扭头看了看桌上热腾腾的粥和包子,樊轻夜叹了口气,默默掏出手机,给宋孽发了消息过去。

    将苏暖萌早餐没有吃,直接离开的事情报告给他。

    ……

    从三江梨园出去时,苏暖萌又遇上了昨晚那个门卫大叔。

    门卫看见她,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早啊!跟男朋友和好了吧。”

    “也是,小两口吵架,也是稀疏平常的嘛。和好了就好,和好了就好。”

    苏暖萌以为大叔说的是樊轻夜,不由脸色沉了沉:“他不是我男朋友,我单身。”

    一样的口吻,却有点赌气的味道。

    昨晚门卫大叔可是亲眼看见宋孽把苏暖萌抱回来的,虽然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少年,但这不影响他们的感情嘛。

    没想到刚换班,他就遇上这小姑娘了。

    不过小姑娘这话似乎有气,门卫大叔讪讪的闭了嘴,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苏暖萌从三江梨园离开后,便径直回了学校。

    她这一大早的,还没有洗漱,更没有吃早餐,还是先回宿舍比较好。

    可就在苏暖萌回到宿舍刚洗漱完,准备出去觅食时,她接到了郑绮风的电话。

    “喂,疯子。”这小子忒不仗义,昨晚居然只带走了沈佳歆。

    苏暖萌腹诽着,开口的语气自然也不太好。

    不过电话那头的郑绮风却没有时间顾忌这些,只是语气略急:“老苏,我和佳歆先回三江县了,她母亲好像出事了……”

    沈佳歆的母亲出事了,今天一早沈佳歆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然后在郑绮风的陪同下,坐车回去。

    这件事情沈佳歆本不打算告诉苏暖萌的,毕竟昨晚苏暖萌心情也不好。

    但是郑绮风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跟苏暖萌打了声招呼。

    ------题外话------

    宣群:387477485

    进群烦请第一时间把信息页面截图发给管理确认身份。

    521福利领取,烦请上交全订截图给管理【沧海文学网—栀语】or【沧海文学网—二叔家的小喷子丶】,谢谢配合。

    +++

    因为停电的原因,今天二更可能晚点,见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