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73话:你怎么不去抢!
    这件事情沈佳歆本不打算告诉苏暖萌的,毕竟昨晚苏暖萌心情也不好。

    但是郑绮风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跟苏暖萌打了声招呼。

    得知这一消息,苏暖萌连早饭也顾不上吃了,一边往公寓门外走,一边摸出手机,给苏棠打电话。

    电话通了,她正要开口,前面的路却蓦地被人拦住。

    苏暖萌抬头,看见微喘着粗气的江阳,她愣了两秒:“江阳学长?你……”

    看他脸色有些红润,气息不稳,似乎是一路跑过来的。

    “找小良知么?她不在宿舍。”苏暖萌如实相告。

    其实她也想问一下昨晚不是他将梁知带走的嘛?

    可眼下却没有闲工夫去过问:“我有急事要走,抱歉啊。”

    她说着,便越过江阳。

    给苏棠打电话终于通了:“哥,赶紧的,西门见!”

    苏暖萌的声音远去,一路狂奔过来的江阳终于平复了呼吸,

    垂在腿侧的手攥紧,掌心里那张字条,俨然被他捏变了形。但是里面的内容,却清晰的浮在江阳的心尖。

    那是他在酒店房间的茶几上看见的,梁知留下的字条。

    内容很简短,却是字字珠心。

    ——江阳,我们分手吧,别找我。

    梁知留字条,是因为她实在是没有勇气当面亲口说出“分手”两个字。她怕自己会在江阳面前泣不成声,怕自己会临阵脱逃,怕自己舍不得放不下。

    所以才选择了如此草率,却最为简单直接的办法。

    最简短的内容,却引得江阳胡思乱想。

    他疯狂的给梁知打电话,可对方已经关机了。所以江阳才会跑回学校,想要在女生公寓楼下等着,实在不行冲进去看看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他没有想到,苏暖萌却说梁知不在宿舍里。

    那丫头昨天晚上那么主动,而且……昨晚明明,明明说了爱他不是吗?

    为什么一夜过去,她留了一张字条说分手,然后就消失了呢?

    果然是昨晚他的所作所为伤了她的心吗?果然昨晚梁知是因为喝醉了,所以才会跟他发生关系,所以才……

    可是为什么?就算自己真的做错了,真的惹她生气了,为什么一次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直接消失了呢?

    江阳的脑袋很乱,他孤零零的站在女生公寓楼下,不论路过的行人投来多少目光,他都丝毫不在意。

    只是英俊的面容,满布颓废。

    ……

    沈佳歆和郑绮风是在下午四点多,抵达三江县的。

    早上她在酒店醒来后,发现郑绮风躺在房间里的沙发上。本来还有点狐疑,想问一下昨晚的情况。谁知道一个陌生电话打来了。

    沈佳歆刚接起,便听见对面传来母亲的哭声。

    她听得出来,是她妈妈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说是沈佳歆的养父因为借了高利贷,还不上钱,就把她妈带去抵债了,还说联系沈佳歆,他们就一定能拿到钱。

    沈母毕竟是个妇人,虽然姿容不差,但到底徐娘半老,根本不值几个钱。

    所以那些人这才联系沈佳歆,要她筹钱赎人。

    “佳歆,我们先报警吧。”下了车,郑绮风便掏出手机,打算报警。

    沈佳歆却慌忙伸手拦住他:“不行!不可以报警,他们说了,报警的话我妈会没命的!”

    她眼里是惊慌、焦急,含着泪。

    郑绮风只好将手机放回了口袋。

    对方要三十万,沈佳歆有三四万存款,而郑绮风也把自己的小金库拿了出来。

    凑了凑,十万块。

    钱虽然不够,但是沈佳歆打算先过去,跟对方商量一下,剩下的二十万缓一段时间。

    她眼下最关心的就是沈母,所谓关心则乱,此时的沈佳歆已经没有理智可言了。

    倒是郑绮风,关键时刻还联系了苏暖萌,把事情告诉了她。

    既然眼下沈佳歆不让他报警,便只好将希望寄托于苏暖萌了。

    沈佳歆的任何要求,他实在是拒绝不了。

    再者,郑绮风心里也有点担心那些放高利贷的人,会真的对沈母不利。

    根据对方提供的地址,沈佳歆和郑绮风打车前往了郊区一处废弃工厂。

    下车时,郑绮风把定位发给了苏暖萌。

    冬季的夜晚来得快,虽然才五点多还不到六点钟,天色却已经暗沉下来。

    落日余晖下,沈佳歆和郑绮风站在大公路边上,远远眺望过去,倒是能看见那座废弃工厂。

    周围很荒凉,一户人家也看不见。

    如果不是身边有郑绮风陪着,沈佳歆一个人心里不知道会有多害怕。

    “抱歉疯子,让你陪着我趟这摊浑水。”沈佳歆走在前面,腰板挺得笔直,声音略低沉。

    她此时的心情,郑绮风大约是理解的。

    满腹担忧,却还要表现得镇定。

    沈佳歆心里,此刻不知道有多害怕。

    轻轻叹了口气,郑绮风快步上去,与她并肩。左手措不及防的抓住了沈佳歆攥成拳头的右手。挪了挪,他绅士而礼貌的握住她的手腕。

    “别怕,有我在。”郑绮风开口,难得一本正经:“那些人要的只是钱而已,你妈妈不会有事的。”

    沈佳歆点头,侧目看见郑绮风那郑重的神色时,心神一怔。

    一直以来,在她心里郑绮风从未正经过,即便最近他改变了很多,但是心里的印象不是那么容易颠覆改变的。

    在沈佳歆看来,他和苏棠就是两种类型的男人。

    郑绮风是少年,小屁孩的感觉,不够成熟,也不够稳重,看着他没什么安全感。

    反之,苏棠是那种沉稳可靠的男人,让人觉得很温暖。

    于她而言,苏棠那样的男人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她从小就缺少父爱,约莫是有些恋父情结的,想找个能像父亲一样把自己视若珍宝的男人,年长自己几岁最好不过。

    所以沈佳歆能清楚的知道,自己喜欢苏棠。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看着郑绮风,却恍然觉得这少年其实也挺可靠的。

    嘴角勾起一抹笑,她心里安稳了一些,看向前方的眼神,也坚定了些。

    “疯子,谢谢你。”

    沈佳歆的语气分外真诚,郑绮风浑身一愣,脚步却没有停。

    这一声感谢,不是他想要的。

    但是他想要的,沈佳歆是不会给的。

    郑绮风知道。

    即便知道,他却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

    这个废弃工厂很大,若非对方指路,沈佳歆和郑绮风要绕很久才能抵达目的地。

    在工厂正中位置的厂房里,亮着几盏昏黄的灯。

    凌冽的寒风一吹,四面透风,寒意袭人。

    郑绮风走在前面,将沈佳歆护在身后,直到看见那昏黄灯光下被捆绑在椅子上的沈母后,沈佳歆惊呼一声。

    “妈!”她撒开了郑绮风的手,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

    “佳歆……”郑绮风想叫住她,但是沈佳歆此刻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满心满眼都是沈母,根本没听见他的声音似得。

    沈母被绑在椅子上,双手被捆绑在椅背后面,周身用绳子缠绕着,嘴巴用胶带封住,在沈佳歆他们到来之前,她一直低垂着脑袋,陷入昏迷之中。

    沈佳歆冲过去后,便赶紧伸手小心翼翼的撕去了沈母嘴上的胶带。

    而沈母,也因为疼痛醒过来。

    她抬头,目光触到沈佳歆满含担忧的双目时,瞳孔蓦然缩紧,眸中闪过慌乱:“佳歆……你怎么来了?快跑!快点跑!”

    沈母仓皇开口,说话有气无力的。

    她想告诉沈佳歆,让她赶紧离开这里。

    因为这一切都是设下的局,是她那个禽兽不如的丈夫,联合那些放高利贷的设下的局。

    目的就是为了利用她,把沈佳歆骗到这里来。

    沈佳歆却不急,反倒出声安慰沈母:“妈,您别担心,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我和疯子一起来的。”

    有个男人在,对方想必也不敢做什么。

    郑绮风此时已经走到了她们母女俩面前,而不远处,也传来了铁棒拖在地上的声音,略微刺耳,也让人胆战心惊。

    举目看去,郑绮风看见对面出口进来一行人。

    十一个人,全是男的,而且其中还有三个身材特别魁梧。

    郑绮风一眼就锁定了其中最为眼熟的那个男人。

    “海哥,你看我没有骗你吧,这小妮子是绝对放不下她妈的,肯定会来。”男人嘴角带笑,谄媚的看着为首的那个黑衣男人,嘴里满满都是讨好的话:“我这闺女细皮嫩肉的,长得也好。一定能卖个好价钱,我欠你们的账,不用多久肯定能还清的!”

    那说话的男人,郑绮风记得,就是沈佳歆那个禽兽不如的继父!

    听了他的话,郑绮风真是后悔上次没有把他打死!

    为首那个叫“海哥”的男人,长得肥头大耳的,戴着墨镜,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威严。

    轻蔑的瞥了沈佳歆的继父一眼,海哥嗤笑:“能不能卖好价钱,那也得等爷验过货了才知道。”

    说着,海哥扭头,朝沈佳歆看去。

    不过郑绮风微微挪步,将人挡住了。

    海哥皱眉,嘴边的香烟掐灭,“靠!怎么还有个男的?”

    这话是对沈佳歆的继父问的,语气里满满都是不悦。

    沈佳歆那位继父一听,这才朝郑绮风看去,看清郑绮风的脸时,他脸色一变:“你、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

    上回发生的事情,他多少还记得些。

    本是借着酒壮了胆子,才对沈佳歆下手的。所以他当时还有些意识,自然也记得郑绮风这张脸。

    当时就是这小子把他打进医院的,似乎还有一个小丫头片子!

    “海哥,这小子有点能耐,您……”

    “滚开!”海哥呵斥一声,抬腿便将碍事的男人踢到旁边,然后便径直朝沈佳歆和郑绮风那边走去。

    沈佳歆终于将沈母解救下来,小心翼翼的将沈母护在身后,而自己也被郑绮风护在身后。

    即便如此,她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因为她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有十来个人。

    而且看他们一个个手里还拎着铁棒,来者不善的感觉。

    下意识的,沈佳歆伸手,从背后拉了拉郑绮风的衣袖:“疯子,我们……”

    她想问,该怎么办。

    可是想了想,这件事情本就是自己的事情,怎么可以让郑绮风站在前面。

    于是拉着他衣角的手松开,沈佳歆抬手拨开他,示意他帮忙扶着沈母,自己走到了前面。

    微扬下颌,沈佳歆故作镇定的开口:“你们不是要钱吗?我带来了。”

    她说着,将银行卡掏出来,手略往前一伸:“这里面有十万。”

    “余下的二十万,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一定筹够。”

    约莫因为工厂里太安静,沈佳歆的声音虽然不算大,但在站的人都听清楚了。

    十万!

    沈佳歆的继父眼前一亮,转瞬却又恶狠狠的瞪着沈佳歆。

    那眼神仿佛在说,小贱蹄子,有钱居然也不知道给老子!

    沈佳歆视若无睹,只是佯装镇定的看着那个叫海哥的男人。

    男人瞧着她手里握着的银行卡,看了好一阵,才失笑:“十万?打发叫花子呢!”

    “你老子欠了我三十万!拖欠了两个月了,算上利润,怎么着也该有四十万了!”

    “你现在给我十万,让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凑剩下的?”海哥挑眉,“三个月后,再算上利息,可就不止三十万这么简单了!”

    沈佳歆的脸色一变,她恨不得那个男人去死。

    “那你要多少?”心里憋了一口气,沈佳歆说话的语气也有些不善。

    海哥并不在意,只是漫不经心的开口:“少说也得一百万才够。”

    “一百万?!”沈佳歆惊诧,随后暴怒:“你怎么不去抢!”

    是啊,三十万三个月翻到一百万,可不就是等同于抢劫嘛。

    可是没办法,人家本来就是放高利贷的。

    怪只怪沈佳歆的继父,欠下了这笔债。

    海哥嗤笑,视线在沈佳歆身上几番流连:“还不起啊?没关系啊,看你长得这么漂亮,陪爷睡一觉,爷可以给你打折啊。”

    “本来也没指望你能还上。是你老子说你能卖好价钱,能抵账,爷才答应他先验货的。”海哥说到这里,顿了顿:“现在看来,你这丫头姿色是不错。卖两个月,想必欠我的钱就能还回来了。”

    他满嘴都是卖啊货啊,俨然没把沈佳歆当人看待。

    这让沈佳歆气得发抖,她虽然经历过许多旁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还是平生头一次遇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