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80话:我们已经分手了
    思及此,樊轻夜有些犹豫,他要不要把苏棠学长查到自己的事情告诉宋孽呢?

    就在他出神之际,宋孽的眸光已经挪到他身上,眼中划过锐利:“怎么?”

    “那个……”樊轻夜莫名紧张起来。

    因为当时宋孽再三叮嘱过,他做的这些事情,不能让除了他和江阳之外,第三个人知晓。

    可是樊轻夜也没有想到,苏棠会顺着暗香浮动论坛的ID查到他身上,他可是用虚拟IP登录的。

    到底是学长,到底是IT精英,这种实力上的悬殊,他实在是控制不了。

    “你让我去论坛发帖的事情,被苏棠学长知道的。”樊轻夜用最快的语速,将事情简单叙述。

    正倒茶水的宋孽动作一顿,而后眉头蹙起。

    樊轻夜见状,赶紧解释:“苏棠学长太厉害!我那些小伎俩,他只需要费点时间就能解决了,顺藤摸瓜摸到我也是很正常的……”

    “嗯。”宋孽沉吟一声,算是同意樊轻夜的说法。

    苏棠的手段,的确是比樊轻夜高明。

    若不是有些事情,他不想让苏棠知晓,也不用找樊轻夜帮忙了。

    “他找你了?”

    “是的,不过我什么都没说,我让他联系你。”当时樊轻夜就把锅推给宋孽了。

    本就是他的指示,苏棠自然要让他去面对了。

    宋孽点头,打算晚点,主动联系一下苏棠。这件事情,他不打算让苏暖萌知道,所以须得想办法让封住苏棠的嘴巴。

    见宋孽脸色没有异常,樊轻夜暗暗松了口气,转目看向靠窗的江阳。

    微微倾身,樊轻夜的脸凑到了宋孽耳际:“孽啊,你说江阳和小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其实我老好奇了。”

    自从那天晚上,苏暖萌她们宿舍三人喝得酩酊大醉,江阳带走了梁知。听说是去开房了,不过开了房两个人的感情不该是更好么?

    为毛梁知就此失踪了?!

    江阳整天心不在焉的,像丢了魂儿似得。樊轻夜问他什么,也都是无果而终,不得劲,他便不问了。

    听樊轻夜这么说,宋孽的视线也移到了江阳身上。

    他看上去有些萧索,这两天不修边幅的,下巴上冒出青黑的胡渣,看上去沧桑了些。

    沉眸,微微蹙起眉头,宋孽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江阳,你想吃点什么?”

    许是是因为宋孽开的口,一直望着窗外的男人终于将目光收了回来。

    淡淡的瞥了宋孽一眼,又施舍的扫了樊轻夜一眼,他回到桌边坐下。

    脑袋低垂下去,沉默了大概四五分钟,男人才抬头,轻缓的吐了一口气:“那天晚上,我和小知了发生了关系。”

    男音平静,略带忧伤。

    樊轻夜:“!”

    宋孽:“……”

    雅间内的气压徒然高涨,两个男人直勾勾的盯着目光平静的江阳,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没听错吧!江阳刚才说……他和梁知,发生了关系?!

    咳咳咳——

    樊轻夜干咳了两声,明显因为唾液分泌太多,猛地吞咽,呛到了。

    面对两人的打量,江阳淡定的伸手,推了推眼镜:“嗯,你们没听错。”

    这话,无疑又是一记重击,敲在樊轻夜和宋孽心头。

    他们,一个万年单身狗,连女生的小手手都没签过;一个虽然牵过手也拥抱过,甚至接吻也有体验过,但是发生关系……

    咳——

    宋孽脑中稍微勾勒了一下和苏暖萌滚床单的画面,立马可耻的起了反应。

    伸手扶额,他掩饰似得端起旁边的茶水,急忙喝了两口降火。

    江阳和樊轻夜丝毫没有注意到宋孽的窘迫,只是前者接着道:“发生关系的第二天,她留了字条说分手,然后消失了。”

    前一秒还燥热的氛围,此刻宛如被浇了一盆冷水,彻底凉了下来。

    樊轻夜伸手,重重的拍了拍江阳的肩膀:“不然……我帮你黑进小知了的手机,查下她现在在哪里?”

    事后江阳自然发了疯的找梁知,但那丫头一直在家里,明显躲着他。

    即便江阳亲自上门去找人,那丫头也是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不肯出来见他一面。

    这让江阳颇为无奈,甚至在梁旭云问起来时,他都不知如何开口。

    梁知没有告诉梁旭云他们的关系之前,他不会冒然开口,怕惹梁知不开心。

    眼下听见樊轻夜的话,江阳那死气沉沉的眸子里,终于升起一抹亮光。

    看他这眼神,樊轻夜自觉摸出自己的手机,查找到梁知的号码,接着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是带连接的短信,里面嵌入了小程序,只要梁知点开连接查看,他立马就能侵入她的手机。

    然而,短信发过去很久,对方也没有上勾。

    席间,江阳一直心不在焉的吃饭,注意力全然集中在樊轻夜的手机上。

    最后还是宋孽看不下去了,用自己的手机把樊轻夜那条短信,转发过去。当然,在链接前面,他还加了点内容。

    内容很简短,就是两个字——必看。

    “你这么简单粗暴,小知了怎么可能上勾啦!”樊轻夜哭笑不得。

    然而就在他话落之后,手机有反应了。

    垂眸一看,居然成功侵入了梁知的手机!

    啊嘞!

    樊轻夜抽了抽嘴角,看怪物似得看了宋孽一眼。总觉得宋孽这货,威慑力真的很强。

    侵入了手机,樊轻夜花了十几分钟,查看了梁知的手机里短信、QQ消息等近期动态。

    没什么异样,但他发现了一条短信。

    是登机提示短信。

    “江、江阳!”樊轻夜仔细看完了短信内容,急忙把手机递给江阳:“小知了要出国?!”

    江阳愣住,下一瞬接过了樊轻夜的手机,查看了他说的那条短信。

    的确是东华市国际机场的登机提示短信,航班、座位、时间,全都有记录。

    今晚十点的飞机!

    下一瞬的,江阳看了一眼腕表。现在九点,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这次航班的目的地是F国,梁知真的要出国!

    意识到这一点,江阳腾然起身,拿着樊轻夜的手机便往外跑。

    “喂喂!”樊轻夜起身,却没能抓住江阳的衣角。

    转眸看向宋孽:“孽,我们……”

    “走吧。”宋孽起身,两人先后跟出去。

    梁知要出国,这件事情太突然了。如果不是今天他黑进梁知的手机,也许她就悄无声息的走了吧。

    江阳只要一想到这个结果,心里就抽抽的疼。

    他直接打车就往国际机场赶,心里惴惴不安,恨不得车能飞速前进,恨不得现在立马就见到梁知。为什么要分手,为什么要出国,为什么他们之间,一夕之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太多的疑惑,需要亲口去问,江阳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看向窗外的目光越发慌张。

    有时候,人其实并没有外表看着那么坚强。

    这两天来,梁知的拒之千里,已经将江阳内心的防线,一点点的击溃。他虽然是个男人,但此刻却也忍不住心里泛酸,想落泪。

    出租车抵达机场时,已经快九点四十了。

    江阳下了车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顺着樊轻夜手机上定位的梁知的位置跑去。一路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他甚至都没有时间去说一声对不起,只满心都是梁知。

    想要快些找到她,留下她。

    机场人山人海,若非樊轻夜的定位,江阳真不知道自己要找多久才能找到梁知。

    当他气喘吁吁的停下脚,视线里,赫然出现了那个仿佛三秋不见的女人。

    她身穿鹅黄色的呢子大衣,下身搭了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套了一双短靴,头上戴着一顶米白色的针织帽。腰板挺直的坐在候机厅角落的椅子上。

    肩上挂了个单肩包,脚边放着行李箱,独自一人坐在人海中,却能让他一眼就辨认出来。

    静谧安然,恬静美好。

    江阳急速的喘息着,两手撑着膝盖,狠喘了一会儿气,那颗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慢慢的落回了原位。

    等呼吸平复下来,江阳直起身,迈步朝不远处正垂眸看着手里机票的梁知走去。

    哒哒——

    板鞋踩在光洁的地板上,很快走到了梁知跟前。

    女人自然听见了声音,微微抬眸,目光透过镜片,最终锁定了一步开外站住脚的男人。

    眸中迅速划过诧异,慌乱接憧而至,梁知站起身,下意识的抓住行李箱的拉杆转身就想走。

    江阳眼疾手快,一步跨过去,拦住她的去路,也伸手,抓住了梁知的手腕。

    外边很凉,江阳的指尖也很凉。

    梁知被他抓住手腕后,忍不住颤了颤,继而抬头担忧的看了他一眼。

    因为赶得急,江阳的外套落在水煮三国的雅间里,此刻他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灰色套头羊毛衫。

    脸色倒还红润,额头有细汗渗出,仿佛是一路跑过来的。

    看了他半晌,确定他身体无恙后,梁知被他抓住的手腕挣了挣:“你放开我。”

    男人不动,抓着她的手紧了紧,却在看见梁知皱起眉头的瞬间,不忍的松开了。

    抽回了自己的手腕,梁知别开脸,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平静开口:“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找你。”江阳开口,声音暗哑,悲切:“你呢?你为什么回来这里?要去哪里?”

    梁知不知道江阳为什么会找到自己,因为她出国的事情,谁都没告诉,包括父亲。

    明明是想悄悄离开,等到了F国安定下来后,再告诉父亲,再告诉沈佳歆他们……可是没想到竟然会被江阳抓个正着。

    这次离开,她最不希望的,就是被江阳知道。

    然而,命运弄人,越是不想让他知晓,偏就让他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江阳见她不肯说话了,伸手又一次抓住了她的手腕,想要将她拉入自己怀中。

    可是梁知仿佛早有预料似得,在他拉扯的时候,用力后缩。

    江阳没能如愿,两人就此僵持。

    广播里已经通知登机了,梁知动了动唇,终于转头,正视江阳的双眼:“如你所见,我要出国。”

    “为什么?我不许。”他不许,不让她走。

    江阳难得霸道的口吻,让梁知心悸。

    可此刻,这份心悸,却让她越发觉得悲哀。

    被抓住的手腕狠狠挣了一下,她甚至松开了行李箱,伸手去扒开江阳的手。

    因为慌乱,因为焦急,更因为痛苦,梁知咬唇哭了。

    她不说话,就只是掉眼泪。

    那模样映入江阳的眼里,简直痛彻心扉。

    心到底是不忍的,不忍梁知掉眼泪,江阳踟蹰了一下,在想要不要松开她。

    就在此时,梁知终是绷不住哭出声,朝他大吼:“放开!你放开我!”

    “我们已经分手了,你放开我!”

    她声嘶力竭,这两日压抑的情绪顷刻爆发了一般,一边哭喊着让江阳放手,一边伸手捶打他坚硬有力的手臂。

    江阳略松的手重新握紧,紧接着他挪步上前,另一只手蓦然抬起,欺身而上将女人抱个满怀。

    梁知的眼泪来势汹汹,被男人揽入怀中,却还不忘挣扎。

    纤细瘦小的拳头被禁锢在他胸前,梁知呜咽着,不断的重复“分手”两个字。

    分手了,她已经跟江阳说过分手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要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还要来干扰她的情绪!

    大手轻柔的抚着她的后背,随后又落在她的后脑勺,揉了揉:“一张字条就想跟我分手?我不答应。”

    他不会答应分手的。

    梁知咬唇,止了哭声,终于再一次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她不能沉浸在这个男人温暖的怀抱里,“那么……我现在就再说一次。”

    “小知了,我爱你。”江阳开口,打断了她的话:“我相信你也是爱我的,我能感觉到。”

    “告诉我,为什么要说分手?”

    梁知愣住,浑身僵硬的靠在男人怀中,鼻息间都是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这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如果可以,她希望时间就此定格,就停留在这一刻,直到永远。

    但是现实却让她不得不清醒过来,“江阳哥哥……”

    她唤他,声音很是轻柔,“江阿姨要嫁给我爸爸了。”

    这件事情,梁知知道,迟早是瞒不住江阳的。

    她也清楚的认识到,如果不好好的把话跟江阳说清楚,他绝对不会放自己离开。而她之前留下字条说分手,似乎也的确太草率了。

    这对他们这段感情来说,不够尊重。

    既然如此,既然必须要面对……那好,她不逃避。

    伸手,轻轻的推了推江阳的胸膛,“你先放开我可以吗?”

    江阳愣了愣,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松开了。

    樊轻夜和宋孽赶到时,恰好就看见两个拥抱的人分开。那场景,仿佛就此断绝了关系似得,让人觉得悲伤。

    两人在不远处站住脚,并没有过去。

    因为他们都知道,现在不该过去打扰。

    ……

    梁知吸了吸鼻子,扯着袖子擦去了眼泪,这才抬头,直勾勾的对上江阳的双眼。

    她眸中的坚定刺痛了江阳的心。

    眉头轻皱,他动了动唇:“小知了……”

    “江阳哥哥,看来你知道。”

    江阳的神情一点讶异都没有,可见江琴和梁旭云的事情,他早就知晓了。

    不知道为什么,梁知竟觉得轻松不少。

    她起初一直担心,在告诉江阳后,他会接受不了。

    但现在看来,她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抱歉,我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你。”江阳没有解释的意思,因为这件事情,他的确一开始是打算瞒着梁知的。

    但是梁知现在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

    “所以,你是因为这件事情,才跟我分手?”江阳顿时想通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梁知跟他提分手,也就说得过去了。

    当初他决定隐瞒梁知,也是因为知晓她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可能会结束。

    果然,他猜对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