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83话:他想打人怎么办
    因为她啊,就是在那个时候,对苏棠动情的呢。

    “不客气。换做是谁,都不会放任不管的。”苏棠如实回答,“更何况你和萌萌年纪相像,我看着你,就仿佛看见她。”

    一想到换做是苏暖萌这样流落在家门口,他就心疼不已。

    显然,苏棠的话让沈佳歆有些讶异。

    不过这份讶异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她很快回神,并有些自嘲的勾起了唇角。

    当时她觉得苏棠对她真好,是这个世上第一个对她这般好的男人。

    那种仿佛被人疼惜,找到了依靠的感觉,让沈佳歆动了心。

    她喜欢苏棠,喜欢他带给自己的温暖,更喜欢他带给自己的安全感。

    当时沈佳歆就在想,这个男人要是自己的男朋友就好了,能一辈子呆在他的身边就好了。

    “苏棠哥,你知道吗?在那之前,从没有男人对我那般好过。”沈佳歆转头,继续眺望夜空,嘴角的笑意舒坦,悄无声息的叹了口气:“我啊,就在那一刹那,就喜欢上你了。”

    女音平静,以叙述的口吻,在不经意间,就把自己的心思,明确的告诉了苏棠。

    苏棠的反应,自然是愣了愣。

    即便他早就从郑绮风那里知道这件事情了,但是亲耳听见沈佳歆说出来,心里还是震撼了。

    这个丫头……

    苏棠侧身看着她,薄唇动了动,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自从上次公司年会后,他以为沈佳歆已经放弃自己了。没想到,直到这一刻,她还怀揣着念头。

    难道是自己在不经意间,又给了她希望?

    苏棠心里狐疑,一时间想不明白,为什么沈佳歆还没有放弃。

    就在他狐疑沉思之际,少女又开口了:“你知道吗?我从一出生,就没见过我的亲生父亲。”

    “我妈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我拉扯长大,一路走过来,不知道受多少人指点。”

    沈佳歆说着,眺望远方的目光幽深,似是陷入了回忆中。

    沈母是未婚先孕的,从乡下来,遇上的那个男人,据说是个杀人犯。

    虽然这么多年来,母亲从没有将这些透露给沈佳歆,但是她长大了,有能力找人调查。

    她曾经怀揣着梦想,一直梦想着自己的父亲,兴许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迟早有一天,会回来接她和母亲,一家团聚。

    当然,那都是小时候的梦想。

    可现实并非如此,现实残酷至极。

    她查到亲生父亲,是个杀人犯。当年是在逃亡的途中到乡下,强迫了她的母亲。

    那个年代,乡下人的思想比现在封建多了。

    大家都知道沈母年纪轻轻,被人强暴,未婚先孕。家里人都劝说着让沈母打掉孩子,还要和沈母断绝关系。

    最终,沈母拖着怀有身孕的身子,从村里跑了出来。

    在陌生的城市里,顶着个大肚子打工。

    即便她恨沈佳歆那个亲生父亲,却从未想过憎恶沈佳歆。

    对于她,沈母是爱的。

    沈佳歆出世的那天,似乎恰好就是她那个亲生父亲行刑的那天。

    母亲这些年吃的苦,从未跟沈佳歆提及过。

    但是随着自己长大,沈佳歆也越来越明白母亲的苦楚。

    在她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跟那个男人结婚时,她的心里比谁都高兴,以为母亲辛苦了这么久,终于有了善终。

    谁曾想……

    “大概是从小就缺乏父爱的原因,所以我啊,对同龄的和年纪比我小的男生,都没有感觉。”沈佳歆徐徐说着。

    她的神情比较哀伤,在说到母亲的过去时,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不过她忍着,始终没有让泪水掉下来。

    苏棠就站在一旁,听着她讲述这些,看着她悲伤的模样,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一直都知道,沈佳歆很苦。只是她今天说的这些,却让他对她悲惨的过往有了新的认知。

    对沈母的敬佩,也油然而生。

    一个女人,有沈母那样的遭遇,还能坚强活下来的,怕是少之又少。

    所以苏棠佩服她,“沈阿姨的付出和努力,没有白费。现在的你很出色,对她而言,就是最好的回报。”

    苏棠轻声开口,声音有些低哑,大概是因为方才抽了烟的原因。

    沈佳歆扬唇,点头:“谢谢你苏棠哥。”

    “我有时候觉得,你仿佛有一种魔力。”她清浅笑着,含着泪的目光转向苏棠:“每次只要你开口,我就会觉得无比的安心。”

    “只要是你说的话,即便再不可思议,我也愿意去相信。”

    “苏棠哥,我喜欢你。”沈佳歆微笑着说,眼中盘旋的泪晶莹明亮。

    苏棠的呼吸滞了滞,也转目对上少女温柔深情的眼眸。

    他轻叹了口气,伸手搭上沈佳歆的脑袋,轻轻揉了揉:“谢谢。”

    谢谢这份喜欢。

    算是苏棠对沈佳歆的心意,最好的答复。

    “不过佳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的声音温柔,揉着沈佳歆头顶的动作更温柔。

    看向她的眼神是大哥哥看妹妹时流露出来的那种怜惜。

    短短的两句话,却让沈佳歆一直盘旋在眼眶中的泪决堤而出。

    她吸了吸鼻子,咧嘴无声的抽泣着。

    五官揪成一团,哭得甚是难看,眼下即便在苏棠面前,沈佳歆也顾不得自己的仪态了。

    明明早就知道他心里有人了,明明早就料到这结果了,明明已经一再的给自己打过预防针了。

    可是……

    她还是难以自控的哭了出来,还是当着苏棠的面。

    苏棠瞧着她哭得梨花带泪,有些手足无措。

    他揉着她脑袋的手收回,从兜里掏出纸巾,递给沈佳歆:“别哭了,好吗?”

    沈佳歆接过纸巾,连连点头。

    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点头答应,眼泪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对不起……对不起,我想不哭来着……”沈佳歆连声道歉。

    苏棠有些难以应付了。

    如果换做眼前的人是温婉,他肯定想也不想,直接伸手把人揽入怀中,温声安慰。可对方是沈佳歆啊,虽然他对她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一直以兄长自居。

    可是要是他现在把她搂在怀里安慰,怕是她和旁人都会想多的。

    索性,沈佳歆也瞧出了苏棠的为难。

    她抿唇,吸了吸鼻子:“苏棠哥你先回去吧……我、我一个人冷静一下就好了。”

    苏棠犹豫了片刻,点头:“那你……早点回来。”

    他知道,自己站在这里也是无能为力,不如回去帮忙叫一下郑绮风。

    眼下这情况,正是需要郑绮风出马。

    退出露天阳台,苏棠转过角,蓦地看见靠在墙壁上的少年。

    眸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后却又是了然。

    郑绮风也没想到苏棠突然出来,想躲来着,却没来得及。

    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他埋下头。

    苏棠却是舒了口气,笑笑:“交给你了。”

    他的声音很低,说完便直接从郑绮风身边走过,还不忘拍拍他的肩膀。

    苏棠一走,郑绮风犹豫了一下,探头朝阳台看了一眼。

    他看见沈佳歆愣在原地许久,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最后更是无力的蹲下身去,将脑袋埋在膝盖间,大哭出声。

    那哭声撕裂着他的心脏,疼极了。

    他想出去,想将她拥入怀中。

    但是却没有资格。

    踟蹰了片刻,郑绮风才迈步走出去。

    许是听到了脚步,将脑袋低埋的沈佳歆不由抬头,朝他看了一眼。

    哭声也一瞬止住,在看见是郑绮风后,她扁扁嘴,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栅栏,埋头哭得更凶猛了。

    郑绮风:“……”

    他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沈佳歆这丫头在他面前,似乎什么都不在乎似得。

    哭也好笑也好,不在乎郑绮风会如何看待她。

    轻叹了口气,少年在她旁边的空地坐下。一条腿屈膝,一条腿笔直伸展,他的手肘搭在膝盖上,抿了抿唇。

    挪了挪屁股,靠近了沈佳歆些许,把自己另一边肩膀往下压了压:“那什么……肩膀借给你靠。”

    正哭得汹涌的少女,蓦地顿住。

    随后抬起头,她诧异的看了郑绮风一眼。

    “你别误会啊,我只是恰巧路过,然后就看见你在这里……”

    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左手臂蓦地被抱住,随即,沈佳歆的脑袋一歪,便实实在在的靠在他的左肩肩头。

    那一刹,郑绮风的心脏颤了颤,浑身绷紧。

    他甚至连呼吸都滞了滞,屏息不管喘大气。

    沈佳歆的哭声盘旋在耳际,让他很是心疼。可是他眼下却多么希望,她能多哭一会儿,这样她就可以一直靠在他的肩头了。

    夜风拂过,郑绮风搭在膝盖上的右手,不由抬起。

    在半空悬放了许久,最终小心翼翼的落在了沈佳歆的发顶。

    他动作生疏的摸着她的脑袋:“乖啊,乖……”

    语气颇为僵硬,本想说点什么安慰一下沈佳歆的。

    可他一张嘴,就只有“乖”这一个字。

    气氛略尴尬,沈佳歆哭着哭着,竟然破涕而笑。

    挪开脑袋,直起身,她一巴掌拍在郑绮风后脑勺,“乖个毛啊!当老娘是小孩子啊!”

    郑绮风被她这一拍,脑袋微微前倾。

    随即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侧目看向已经笑了的沈佳歆:“你不哭了?”

    “都怪你,破坏气氛。”沈佳歆嘴上说着,但心里却是感激的。

    扯着袖子抹掉了眼泪,她狠狠吸了吸鼻子,又朝郑绮风摊手。

    郑绮风懵逼,眨了眨眼,不解的看着她的掌心:“干、干什么?”

    “纸巾啊!你特么……”沈佳歆气结,又吸了吸鼻子。

    郑绮风恍然,赶紧伸手在兜里一通找,最后满脸无奈的看着她:“我没有……”

    沈佳歆:“……”

    是她期望太高了,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跟苏棠一样温柔体贴,会随身备着纸巾的。

    啧!郑绮风这小子,活该找不到女朋友!

    正暗暗腹诽着,沈佳歆忽然看见那少年扯着衣袖,递到了她面前。

    “干嘛?”

    “纸巾我是没有,不过衣袖可以借给你。”

    沈佳歆愣了愣,“我想擤鼻涕,你确定?”

    郑绮风:“……”

    还以为她要擦眼泪,没想到是擤鼻涕。

    妈的!他现在把手收回来还来得及吗?

    沈佳歆一把推开他的手,就着刚才苏棠递给她擦眼泪的纸巾,擦了擦鼻子:“你不介意我还不乐意呢,那么恶心人的事情,我可干不出来。”

    郑绮风暗暗松了口气。

    别说,他也觉得挺恶心的。

    不过对方是沈佳歆的话,兴许他还真的能克制一下,愿意把自己的衣袖献给她。

    “不哭了吧,不就是表白失败了,没什么的。”郑绮风转移了话题,试图安慰一下沈佳歆。

    沈佳歆看他一眼,没说话。

    心道,这小子不懂,她大气,不跟他计较。

    谁知郑绮风接下来却道:“其实我喜欢的人,也不喜欢我。”

    沈佳歆:“!”

    “真的?你有喜欢的人?!”她惊诧,甚至有点好奇,郑绮风喜欢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

    不对,这货喜欢的人是女生不?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喜欢女生的人啊!

    沈佳歆扭头,目光审视的落在他身上。

    郑绮风被她看得心虚不已,急忙别过脸,耳垂泛红:“我没骗你!我喜欢的人,真的不喜欢我。”

    是的,他没有撒谎。

    他喜欢沈佳歆,而沈佳歆喜欢的人,是苏棠。

    本打算牺牲一下自己,用自己的痛苦,却换沈佳歆开心。

    谁知那女人却咂咂嘴:“看不出来啊,你居然也会喜欢人!是谁啊?男的还是女的?”

    郑绮风:“……”他想打人怎么办。

    什么叫男的还是女的啊!

    “劳资性取向非常正常好吧!”他吼了一句,撇嘴依旧不敢看沈佳歆。

    “你方才说,你喜欢的人,也不喜欢你。也就是说,对方喜欢别人咯。”沈佳歆到没在意他忽然拔高的分贝,反正郑绮风一惊一乍的,她早就习惯了。

    此刻,她俨然已经抛开了失恋的伤痛,摸着下巴认真的思考着郑绮风刚才的话:“该不会……你喜欢的人是大萌萌吧!”

    她猛地一拍大腿,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大秘密似得,万分惊恐的看向郑绮风。

    那眼里,满满都是怜惜和同情:“我就说嘛,青梅竹马的梗,怎么可能会过时啦!”

    “不过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宋学长你是绝对战胜不了的。”

    郑绮风:“……”

    他还没开口呢,这女人怎么就自己把整个故事都圆满了!

    靠!

    特么的,这尼玛都是什么思绪!

    他什么时候喜欢苏暖萌了!能不这么疯狂YY么!

    “不是,我喜欢的人才不是老苏!”郑绮风嘟囔着,声音极小。

    沈佳歆以为他是不好意思,还豪气的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哎呀不用伤心,输给宋学长,也算是你的荣幸了。”

    “看来我们都是同病相怜。要是将来到三十岁了,你要是没娶,我也没人要,不如就凑合一下过下半辈子得了。”她说这话时,笑得璀璨。

    那语气很随意,明白人都能听出来,是为了安慰郑绮风才说出口的玩笑话。

    可是郑绮风本人,却是愣住了。

    原本还想解释什么,此刻却也是忘记了。

    他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沈佳歆,半晌才温吞的问了一句:“真、真的吗?”

    原本是玩笑话来着,但真被郑绮风这么一问。

    沈佳歆摸了摸下巴,歪头想了想:“似乎还真的可以,不过到时候还得看你妈答不答应。”

    三十岁啊,还有好些年呢!

    郑绮风悄悄扬唇,郑重的“嗯”了一声,心情像云一样,漂浮在空中。

    “好了好了,我们回去吧。”沈佳歆站起身去,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

    她知道郑绮风的母亲,不是很喜欢她。

    所以啊,三十岁那个约定,肯定是不可能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