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84话:再见,宋孽
    所以啊,三十岁那个约定,肯定是不可能的。沈佳歆自己,权当玩笑罢了。

    可是她没有注意到随后跟上来的郑绮风面色有多凝重,落在她身上的眼神温柔至极,连嘴角都忍不住上翘。

    沈佳歆和郑绮风先后进的包房,郑妈脸色微变,看了看沈佳歆,又看了看一脸春风的郑绮风,心里五味杂陈。

    她家儿子怎么看都像是中毒已深,且一时间无药可救的那种痴人。

    再看沈佳歆,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又或许,她察觉到了,假装不知道而已。

    落了座,沈佳歆没有看苏棠一眼。

    从她神情来看,苏暖萌倒是看不出有多悲伤。

    之前苏棠独自回来时,苏暖萌就猜到了沈佳歆这次表白肯定黄了。

    当时心里还有点担心,沈佳歆那丫头会很难受。

    没想到回来的时候,看上去状态还不错。思及此,苏暖萌转目看了一眼眉目飞扬的郑绮风一眼,心下有些狐疑。

    ……

    一直到吃完火锅,赶在晚上十二点前回到家。

    临别时,苏暖萌拽着郑绮风到小区楼道里那露天阳台单聊了几句。这才知晓了他们的三十岁约定。

    “老苏,你知道吗?我恨不得马上就到三十岁。”郑绮风说这话时,倚着栏杆,神色温柔认真。

    苏暖萌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喜欢极了沈佳歆,才会如此期盼三十岁的到来。

    按理说,郑绮风能有个念想也是不错的。

    但是苏暖萌当他是朋友,朋友之间,除了要顾虑对方的感受以为,真诚也是最重要的。

    所以她思忖之后,开口唤醒了沉浸在幸福幻想中的郑绮风:“疯子,你有没有想过,三十岁之前,佳歆要是跟别人在一起了。你怎么办?”

    等到三十岁,对他是否太残忍了点。

    果然,苏暖萌的话刚说完,郑绮风脸上的笑意就浅了。

    片刻后他面色凝重的看着苏暖萌,眉头皱了皱:“我……”

    说了一个“我”字,后面半天也不知道该接什么。

    说真的,他完全没有考虑。

    因为在听见沈佳歆说三十岁的约定时,他整个人就已经起飞了,直到前一秒都还飘在天上。结果现在被苏暖萌一句话,给拉回了深渊。

    他知道,苏暖萌这么说,也是为他好。

    只是……有时候面对残酷的现实,人会下意识的选择逃避。

    至少此时此刻,郑绮风的内心是想逃避的。

    他不想去思考,那所谓的如果。

    “我的意思是,不要因为佳歆这番话,你就完全做好当备胎的准备。幸福是需要自己争取和追求的,就连佳歆都向我哥表白了,你呢?”

    “你一个大老爷们儿,难道连一句‘我喜欢你’都说不出口?”苏暖萌满眼严肃的瞧着他,希望自己的话,郑绮风能听进心里,记在脑袋中。

    可那小子,在说到这个话题后,脑袋耸拉下去,秒怂。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苏暖萌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啊,平时看着挺嚣张挺勇敢,要草天草地无所畏惧的一个人,关键时候怎么就不行了呢?”

    郑绮风:“……”

    他什么时候要草天草地了!

    什么时候不行了啊喂!

    苏暖萌重重的在他肩上拍了两巴掌,然后便叹息着,转身走了。

    时间不早了,该回家守夜了。

    郑绮风在阳台也没站几分钟,就回去了。

    回了家里,苏暖萌先去洗了个澡,毕竟一身的火锅味儿,不洗澡可睡不着。

    等她洗完澡出来,已经十一点五十五分了。

    还有五分钟,新的一年就要来临了。

    苏暖萌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端着手机在书桌前坐下。

    客厅里隐约传来电视里,春节联欢晚会的声音。苏暖萌心不在焉的听着,划着屏幕,翻看那些回复短信。

    叮——

    又是一条新的短信,她指尖没来得及收住,点了进去。

    短信内容十分简短,只有两个字:同乐。

    嗯?

    这简单明了,略显寡淡的风格,怎么那么像……

    苏暖萌下意识的抬了抬目光,看向发件人那一栏。

    瞥见“大妖孽”三个字时,苏暖萌的心和手皆是一抖,手机摔在了书桌上,啪的一声——

    同乐……啥意思?

    苏暖萌愣了好久,再看来信上面的记录,猛然发现自己之前群发祝福短信的时候,竟然没有避开宋孽。

    所以,这人现在回复她这两个字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简单的,对她的祝福短信,做出的回复而已。

    礼貌、生疏,真是宋孽的风格。

    可他其实可以不用回复的,毕竟,他们之间现在的关系状况,也没有好到必须回复的程度。

    反之,现在的她和他,说白了连陌生人都不如。

    心情一下郁结了。

    苏暖萌擦拭头发的动作顿住,半晌才将毛巾搭在了白皙的双腿上。她低下头,两手端着手机,神情严肃的思虑了片刻,最终赶在零点到来之前,给宋孽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随后,她果决的将对方的电话号码、QQ、微信,所有一切能用手机联系上的联系方式,全部删除,并且拉黑。

    苏暖萌明确的认识到,自己面对宋孽时,自控力接近于无。

    但只要对方不再介入自己的生活,久而久之,她相信自己能释怀,能彻底放下的。

    所以为了避免自己旧情重燃,她不能等着宋孽对她狠,而是选择了自己主动出击,抹灭了一切可能动摇她决心的因素。

    短信发送成功,正好零点整。

    呼——

    苏暖萌略有些苦涩的勾起唇角,将手机搁在桌上,自己埋下头,将额头抵在书桌桌面上。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新的一年开始了,她也应该,开始全新的生活了。

    ……

    叮——

    零点整,一条新消息。

    宽敞的机房里,只最后那排靠窗位置的电脑还亮着光。

    星辉落在临窗而坐的男人身上,他一身迷彩服,碎发在夜风中摇曳着,神色淡然的操作着鼠标和键盘。电脑界面正是《刀剑江湖2》,而此刻以极快手速做着日常任务打着小怪的,正是宋孽。

    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他的呼吸一紧,三两下杀完了怪,便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拿起手机。

    看见是“苏小妹”的来信时,他有些心慌。

    今天训练完拿到手机时,才看见苏暖萌发的祝福短信。

    从她字里行间,那些特别字眼来看,宋孽揣测到,这条短信是群发短信。因为,上面写着“大家”、“你们”、“共乐”等明确表示群体祝福的字眼。

    看见短信的时候,他多少是有些讶异的。

    一直以来空落落的心,仿佛找到了一点能填充的东西,小小的雀跃了一下。

    踟蹰了很久,在来机房后,他终于忐忑又紧张的,回复了两个字。

    因为眼下的局势,他心中即便有千言万语,也不能向苏暖萌透露分毫。

    所以他克制着,将千言万语,满心的爱恋,化作两个字——同乐。

    换句话说,宋孽的意思就是。

    你快乐,我便快乐。

    只是,他料想得到,苏暖萌必定是领略不到这层含义的。

    满心忐忑的捧着手机,小心翼翼的点开那条回信。

    送你面上的温柔僵住,眸中的雀跃也逐渐冷却。目光反复的浏览了好几遍短信,他握着手机的手不由收紧,力气大得,险些把手机捏变了形。

    苏暖萌的回复很简短,却字字如刀一般,割着宋孽的心,血淋淋的。

    她说,再见,宋孽。

    对了简短内容,满屏都是决绝的气息,清晰的传达给了宋孽。

    痛意通达四肢,他目光虚晃,视线竟有些模糊。

    攥着手机的力道很大,许久之后,才徐徐放松,随手将手机放在了桌面上。

    游戏一时间是无心再玩了,宋孽仰头合上眼帘,背靠着椅背,微微启唇,长长叹息了一声。

    果然啊,那个丫头……一旦决定了放下,就真的会付诸行动。

    就在他心情跌入谷底,不想被任何打扰时,机房的门被人破开。

    一个身材修长,身穿迷彩训练服的男人进来,“宋孽!”

    高喊一声,蕴含满腔斗志:“躲在这里做什么!有种就跟我决斗!”

    来人健步,气势汹汹,斗志昂扬。

    随后,又一个身穿迷彩训练服的男人跟进来,身姿峻拔,自不必说,偏那刀削的五官还俊,比之前脚进门的男人,多一份睿智、沉稳。

    “子玑,你别闹。”

    曲子玑哪里听得进去,天知道刚才在澡堂时,他听见那些人议论说能进特种部队只有两个名额。而这两个名额,若是分配下来,必然是宋孽和陆习两个人时,他胸腔内的火烧的有多旺!

    陆习也就算了,他们是一同进部队的,一起训练了两年了,他对陆习的实力很了解,自己根本不及他一半。

    所以,被陆习比下去,曲子玑心服口服。

    可是另一个名额,凭什么就是宋孽的!那小子不过才来半个月不到,不就是表现优异一些,枪打得好些,跟龙王关系好些么?!在曲子玑看来,不过都是些花里胡哨没有实用的伎俩。

    那些人说特种部队的另一个名额会给宋孽,他一听就火大,满心不服!

    得知宋孽在机房,曲子玑便一路狂奔冲了过来。

    到底是当兵的,天天训练,一遛猛跑,根本不带喘气儿的。

    来人走近,宋孽才坐直身子,微抬眸,目光冷冽的扫了曲子玑一眼。

    从他进部队开始,这男人就一直叫嚣着要跟他比试,大家都是一个班一个连队的。

    宋孽来之前,曲子玑和陆习是整个连队的名人,更是龙王跟前的红人。

    宋孽来之后,曲子玑就被挤下来了,名人变成了宋孽和陆习,龙王显然也对这小子颇为喜欢。

    所以曲子玑不高兴,不高兴就要打一架!

    要是宋孽能在拳脚上赢了他,他就服气!

    陆习抄手,目光温沉的扫过曲子玑,又看了一眼眸色冷冽,神情淡漠的宋孽,他开口:“你别介,这小子脾气暴习惯了。”

    宋孽没看他,只是慢条斯理的站起身,与曲子玑举目对视:“好,十分钟后,拳击馆见。”

    清冷的嗓音,捎着不悦。

    陆习还听出了一丝薄怒,再看宋孽想从他脸上寻找蛛丝马迹时,那人已经兀自关了电脑,拿起手机,越过曲子玑离开了。

    反倒是发起挑战的曲子玑,愣在原地半晌,才回过神来:“他、他同意了?”

    陆习温笑,点头。

    他很清楚曲子玑此刻的心情,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挑衅过宋孽了,可那家伙愣是不鸟他,要么回避,要么忽视,反正就是不跟他正面杠。

    这大概也是曲子玑如此执着,非要跟宋孽打一场的原因。

    眼下,对方居然爽快应下了。这反倒让曲子玑有点不敢相信。

    不仅是他,连陆习都有一丝讶异。不过他和曲子玑不一样,曲子玑一向喜形于色,解决问题的方式永远简单粗暴,喜欢用拳头。

    而他,从来不喜欢把自己的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

    他总是温笑,眸光沉浓深邃,叫人捉摸不透。

    见曲子玑还愣在原地,陆习不由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你还有七分钟。”

    至此,曲子玑才猛然回神,看了陆习一眼,便提步往外跑。

    妈的!好不容易宋孽答应了决斗,他可不能迟到让他看扁了自己。

    于是七分钟后,室内搏击训练场里。

    两个戴着拳击手套的男人,出现在靠角落里的擂台上。

    宋孽穿着短袖T,对面的曲子玑则穿的黑色背心,两个人一上台,便吸引了场内其他训练的战友。

    “哟,今晚这是闹什么呢?宋孽怎么和曲子玑对上了?!”

    “开年大戏啊,有没有兜售瓜子花生的。”

    “……”

    陆习站在距离擂台最近的地方,正两手抱臂,眯着眼,一副审视姿态。

    这场决斗是自由搏击,没有裁判,输赢判定方式简单粗暴,谁站到最后,谁就算赢。

    在站的众人,可是都很清楚曲子玑的战斗力的。

    他是优秀的近身格斗战士,招数强势,跟他对上手的人,不出三分钟就被强势压迫,落于下风。

    但在站的人,却没有一个对宋孽是了解的。

    只知道他是东华大学的学生,听说是学表演的,当初来部队里,有暂任过教官。

    见过他的,都知道他长相很妖孽,但性格很冷,一身寒意,仿佛脸上就写着生人勿进的字眼。当教官时倒是挺严苛的,不过那时候没人有空去注意一个教官,便也不清楚他的格斗实力。

    但经过这半个月来的相处,宋孽的枪法在连队里,却是获得全连认可的。

    人教导员龙王都说了,宋孽和陆习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狙击手。

    所以台下不少人起哄,说曲子玑是枪法比不过人家,才想在自己的强项上赢了人家。

    还说他赢了也不光彩云云。

    大家都是心直口快,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曲子玑对此倒也不记恨,只是有气当场就发了:“你们管老子的!老子就欺负他怎么了!有本事你们上来打老子,打赢了老子,老子就放过他!”

    这话一出,下面起哄的人立马怂了。

    谁能上去给曲子玑当沙包练啊,还是看戏得了。

    对此,曲子玑却是嗤之以鼻:“一群狗日的!就他娘的只会叫,叫得还没娘们儿好听!”

    他一向满口脏字儿,猖獗惯了,弟兄们都知道。

    虽然看不惯,可打不过人家也没辙,只得受着。

    见底下人都消停了,曲子玑才扬起两手,握拳用力碰撞了一下,挑眉看向对面慢条斯理将拳击手套脱掉重新戴的宋孽:“来吧!看在你是新兵蛋子的份儿上,劳资让你三招!”

    宋孽戴好了拳击手套,终于抬头,赏了他一个正眼。

    薄唇轻抿,他眸中燃起一窜火苗。

    满脑子想的,都是苏暖萌那条短信。

    ——再见,宋孽。

    ------题外话------

    新角色,望喜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