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85话:劳资还能挨!
    薄唇轻抿,他眸中燃起一窜火苗。

    满脑子想的,都是苏暖萌那条短信。

    ——再见,宋孽。

    不仅如此,他方才换衣服的时候发现,苏暖萌把他拉黑了。电话、QQ、甚至是微信,全都拉黑了。

    她决绝得,仿佛要将他这个人,彻底从她的生活中、记忆中抹去一般。

    心里堵得慌,一团火噌的燃起。

    他现在极度需要发泄一下,而最好的发泄方式,就是跟人打一架。

    换句话说,曲子玑来得正是时候。

    对方说礼让三招,宋孽挑了挑眉,一个箭步跨过去,右拳砸向曲子玑那张俊朗的脸。

    “啧!你他娘的还真不客气!”曲子玑抬手接下,手腕格挡住了宋孽那一拳,正想嘚瑟。

    谁知左边拳风袭来,他双目不由睁大,下意识的抬起右手截住,不料宋孽右拳立时改了方向,狠狠砸中他的腰侧。

    嘶——

    曲子玑抽了口冷气,被打得退后了一步,痛感遍袭全身。

    真他娘的大力!

    这是曲子玑唯一的感想。

    他没有想到宋孽看上去长得妖孽柔美,身板还纤瘦,力气却特么的这么大!

    不仅如此,那人完全没有给他讶异的时间,逼上来又是一阵暴揍。

    出拳的力道、速度,直接让台下一干人等刮目相看。

    原本大家还有点担忧宋孽来着,毕竟他是新人,不知道曲子玑在格斗方面的厉害。没想到这宋孽不仅枪法好,体术也好。

    亏得曲子玑那小子还说礼让三招,这三招下来,他人已经被揍得单膝跪在了地上。

    三招过后,曲子玑以为苦尽甘来,终于可以反击了。

    谁知宋孽却根本没有给他还击的机会,一拳比一圈迅猛,他只能不断的阻挡不断的后退。

    原本兴致昂扬看戏的众人,在注意到宋孽浑身发散出的暴戾气息后,一个个屏住呼吸,偌大的训练场内鸦雀无声。

    “咳咳咳——马勒戈壁!”曲子玑再次被撂翻在地,胸口痛得猛咳嗽,嘴里还忍不住冒脏字儿。

    一次次倒下,一次次站起。

    这一场自由搏击,吸引了不少人,就连一些老兵都跑来围观。

    曲子玑最后一次倒下,宋孽收拳。他的火仿佛彻底发泄完了一般,周身的戾气一下子消散,仿佛刚才胖揍曲子玑的人不是他,又或者刚才的他是被鬼上身了似得。

    平静无波,又深不见底的双眸淡然的盯着地上挣扎着,还想要再次爬起来的男人。

    他悠然脱掉拳套,“我认输。”

    清晰冷冽的男音响彻,台下的人再次惊愣,就连陆习眸中也划过愕然之色。

    只看见宋孽脱掉了圈套,洒脱下台,转身离开时,一点不带犹豫的。

    这个男人……

    陆习眯起眼眸,不禁觉得有些意思。

    字他入伍以来,就经常听人说他厉害,后来一起打过枪后,陆习算是见识到了他的厉害之处。没想到这人不仅枪法好,格斗术也如此过人。

    陆习却不然,他格斗术尚且打不过曲子玑,只是枪法颇为精妙,一直是被当成狙击手训练的。

    曲子玑听见的那些传闻,陆习自然也听过。

    若说当时他心中也有那么一丝不服气的话,此刻却已经是心服口服了。

    有些人,真的天生就该是军人。

    而眼下,宋孽明明处于上风,亦可以说是单方面碾压了曲子玑,却决然脱掉手套,认输离去。

    这份随意,让陆习对他的兴趣更浓烈了。

    “别……别走……劳资、劳资还能挨!”曲子玑刚爬起来,看见宋孽抽身离去的背影,便“咚”的一声又倒在了地上。

    陆习忍不住扶额,修长的手摸了摸鼻梁,他最终上台,将曲子玑扶走。

    今晚这一场决斗……不,应该说是单虐吊打,估摸着明儿就会传遍整个连队甚至是整个团了。

    身为当事人的宋孽,却是丝毫没有感觉一般。

    陆习扶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曲子玑回到宿舍时,在看见宋孽的那一刹那,曲子玑全身的肌肉的抖了抖,神经反射缩了缩。

    这是一个人的身体,对另一个人惧怕时,产生的本能反应。

    陆习清楚的感受到了,不禁觉得好笑。

    他认识曲子玑两年了,这小子一向猖獗到上天,与太阳肩并肩的地步,就没怕过谁。

    现在倒好,被宋孽揍了一顿,身体已经开始本能的害怕了。

    约莫是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反应,曲子玑故作镇定的大声道:“哼!今天是劳资状、状态不佳!改、改明儿劳资再揍死你!”

    宋孽正坐在桌边休息,听见曲子玑的话,他抬头朝他看了一眼。

    这一眼,曲子玑那小子的身体又缩了一下。

    妈的!

    陆习隐忍着笑意,将他扶到他自己的床位坐下。

    宋孽淡然收回目光,起身拿了毛巾脸盆、牙刷什么的,出去澡堂洗漱。

    等他回来时,曲子玑已经累得睡着了,其余三名战友也都睡熟了。

    陆习正端坐在桌前看书,听见开门声,便抬头朝宋孽看去,嘴角噙着笑:“今晚,你只是在拿子玑撒气对吗?”

    男人眸中闪着明锐的光,嘴角的笑意浅淡,但那双眼却仿佛看清了所有事情似得,一副了然模样。

    宋孽扬眉,嗯了一声,倒也没有反驳。

    对于他的直白,陆习又笑了,是发自肺腑的笑意:“宋孽,我开始觉得我们能成为朋友了。”

    宋孽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搭话。

    他将碎发擦干后,便从抽屉里拿出手机,看见有一条新短信。

    发件人是樊轻夜,是来向他汇报苏暖萌抄袭事件的情况的。

    并且想要咨询一下宋孽的意思,看如何处置明若柳。

    打了一架,又洗了个澡,宋孽已经冷静下来了。此时的他思绪清晰,也找回了理智。

    在樊轻夜提到明若柳时,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苏暖萌文下那些辱骂的字眼,以及那丫头接连的沉默。

    不过经过苏棠的口,他也知晓了苏暖萌当时并没有坐以待毙。

    既然她找了苏棠出手,那想必弱柳扶风的真实身份,她也是知晓的。

    不管怎么说,他宋孽绝不会允许苏暖萌被人欺负,更容不得她吃一丢丢的亏。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他可能都没办法在苏暖萌身边护着她。为了防患于未然,这个明若柳,得清理掉。

    思及此,宋孽回了樊轻夜的短信。要他在开学之初,就确保明若柳离开东华大学,且走之前必须找苏暖萌诚恳道歉。

    不仅如此,还得保证将来不许再出现在苏暖萌面前。

    十分直白的要求,却让樊轻夜有些难办。

    好在最后宋孽补了一句,如果有难处,可以去找宋煜帮忙。

    其实来部队,向爷爷妥协,这些事情,都是宋孽和宋煜商量之后决定的。

    而且,老爸也表示,愿意助力。

    宋孽知道,宋煜之所以会答应助力,完全是老妈的功劳。

    将手机关机,放回抽屉里,宋孽眯起眼眸沉思了许久。在进部队之前,他已经跟江阳、樊轻夜商量好了创业的事情。

    三个人出资,江阳占最大的份额,樊轻夜最少。

    创办的公司类型,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每周休息时间,宋孽会抽空跟他们视频,商讨创业细节问题。宋孽因为身在部队的原因,只能动动脑子,其他事宜还是要靠樊轻夜、江阳去做。

    大概也是因为忙碌的原因,樊轻夜说江阳最近的情况还不错,至少没有再死气沉沉,了无生机。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几乎所有人都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新年过后半个月,便到了东华开学的日子。

    短短半年的时间,偌大的校园却总让苏暖萌觉得,有一种物是人非的错觉。

    梁知出国了,苏棠也出国了,前往学校的时候,就只剩下郑绮风和沈佳歆与她一道。

    由于大学是一年报道一次,上学期报道的时候,一年的学费、住宿费就已经付过了。所以苏暖萌这次到学校后,便和沈佳歆直接回了宿舍。

    这次没有绕路,也没有经过操场,更不可能看见那个靠坐在老榕树下,看书的少年。

    “哎呀,累死我了!”沈佳歆刚推开414宿舍的门,就将行李一放,直接在桌边坐下不想动了。

    苏暖萌帮她把行李箱挪到了床下,自己放下了包,也在电脑桌前坐下。

    暗暗舒了口气,苏暖萌侧目,看了一眼旁边梁知的床位。

    空空如也,仿佛那过去的半年时光,只是她和沈佳歆的一场梦似得。梁知这个人,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显然,沈佳歆也正盯着梁知的床位。

    一手托着香腮,她眯起眼:“大萌萌,你说小良知在国外过得好吗?吃得饱不,穿的暖不?”

    梁知胆子小,性格柔弱,在F国会不会被欺负啊。

    “既然是她自己的选择,大概就是她认为的目前对自己最好的方式。”苏暖萌启唇,目光有些缥缈。

    沈佳歆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小良知和江阳学长,也是挺悲催的。”

    两个相爱的人,偏偏因为双方父母的关系,不能在一起。

    若是父母反对也就罢了,偏偏是双方父母要结婚。

    “你说小良知出了国,就真的能放下江阳学长么?”沈佳歆换了只手托腮,脑袋一偏,目光盯着苏暖萌。

    仿佛想要从她那里,得到一个答案。

    可这个问题,苏暖萌可回答不了。

    “换个问题问吧,你和宋孽学长,真的……就这么掰了?”

    提到宋孽,苏暖萌的脸色就沉了沉,不过比起之前,心里已经好受太多了:“是啊,他拒绝我了。”

    “那你们这学期见面怎么办?会不会尴尬,还是不打算再见了?”沈佳歆眨眼,显然是不知道宋孽入伍参军的事情。

    苏暖萌却是知道的,苏棠告诉过她。

    唇角抿了抿,她垂眸,盯着自己的手:“不用担心,他已经休学了。”

    “休学?!”沈佳歆一下来了精神,“啥意思啊?”

    “听我哥说,去部队服役两年。”

    “我去!宋学长拒绝你不会是有什么苦衷吧?”

    “管他呢,干我屁事。”苏暖萌起身,赶紧转移话题:“别叨叨了,咱们赶紧收拾行李,然后把宿舍打扫完出去觅食吧。”

    之前来的时候,去宿管那里问了一下。414宿舍,似乎不打算再补人了,所以这个宿舍这学期似乎就她们两个人住。

    等她们大二,大一的新生来校了,再行安排。

    “对了,我听宿管阿姨说,陆秀秀那个小姨似乎离职了。据说是回家开店去了,看来没少从陆秀秀她妈那里捞钱啊。”沈佳歆一边用湿毛巾擦拭着衣柜、书桌,还有床沿,一边跟苏暖萌八卦。

    苏暖萌笑笑没说话,对别人的事情,不做评价。

    她将衣柜擦完后把门敞开晾着,这才动手擦床和书桌。

    等擦完了,也不急着放行李,先把公共区域的餐桌椅子都擦干净,然后是落地窗。

    到底一个寒假没住人了,四处是灰尘。

    苏暖萌该擦的擦了,该拖的拖完,宿舍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来啦!”沈佳歆正好在打扫卫生间,离门近,便探头出来,顺手开了门。

    房门一开,她看见门口站着的明若柳,呆了呆:“你……找谁啊?”

    明若柳是学生会文学社社长,上学期可没少给苏暖萌使绊子,沈佳歆对她印象还算深刻。

    此时站在门外的明若柳,脸上全然没了往日的嚣张和趾高气扬,神色十分平静,脸色有点暗沉的看着沈佳歆。

    愣了愣,她略有些干涸的唇才动了动:“你好,我找一下苏暖萌。”

    苏暖萌正打算铺床,听见门口的谈话,不由走了过去。

    房门被彻底拉开,苏暖萌拍掉了衣服上的灰尘,这才抬眼看向门外的女生:“找我有事吗?”

    明若柳啊,假期里还打了一场硬仗呢,她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她。

    而且至今关于抄袭那件事情,网站还没有下决定。甜瓜说她们明天就恢复上班了,她明天再去催问一下领导。

    苏暖萌没有催她,也没有着急。

    因为现在她文已经恢复更新了,而且还吸纳了不少的读者。每天逛一下评论区,看着那帮小姑娘们为她笔下的男女主疯狂、感动、欢喜……她觉得很满足了。

    只是,苏暖萌没有想到,明若柳会来找她。

    “方便出去聊一聊吗?”明若柳说话时,目光浅淡的看了沈佳歆一眼。

    苏暖萌微蹙了一下眉头,应下了。沈佳歆本想说什么,但看苏暖萌都已经应下了,便闭好嘴,目送她们两人一前一后的往长廊今天的阳台走去。

    一直走到空旷的阳台上,前面的明若柳才停下脚步。

    她此刻就站在栏杆处,两手交叠在小腹前,徐徐回身看向苏暖萌。

    眼前的女生看上去有些憔悴,有很浓的黑眼圈和眼袋,看上去昨天晚上似乎没有睡好。

    苏暖萌打量她一番后,轻轻吸了口气:“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你说吧,什么事?”

    她的话落,明若柳抿了抿唇,眼帘拉下,身子前倾,朝着她90度深深鞠了一躬。

    这突如其来的大礼,让苏暖萌呆愣原地。

    瞪大眼,看着直起身去的明若柳,她张了张嘴,想问,却没能问出口。

    “对不起。”女生徐徐开口,语气真挚:“对不起苏暖萌,不管是之前在学生会里的刁难也好,还是我对你做出的所有无礼的行为、说过的话也好,我在这里郑重的向你道歉。”

    “还有……暗香浮动书院,抄袭的那件事情。”说到这里时,明若柳脸上闪过一抹羞愧,极其不自在的别开脸去,没敢再看苏暖萌的双眼。

    直到她提到暗香浮动之前,苏暖萌的脸色都还算平常。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