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92话:你怎么这么重!
    今天参加宴会的人,除了刚才那个女人,沈佳歆似乎没有熟识的。所以项廷料定,她是来找自己的。

    既然是来找他的,想必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经他这么一提醒,沈佳歆才想起来今天自己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她舔了舔唇瓣,打了下腹稿,这才开口:“项先生,我今天是代表暮光娱乐过来找您的。”

    暮光娱乐?

    项廷眯起双眼,视线不动声色的从女人凹凸有致的身体移向她的头部,落在那张略显紧张的俏脸上。

    沈佳歆不停的舔舐着唇瓣,那动作勾人得紧,那女人却丝毫不自觉似得。

    还继续张开小嘴:“我们穆总让我过来,是希望您能够高抬贵手,放过暮光娱乐。”

    办成了这件事情,沈佳歆以后在暮光娱乐,就不会有人再为难她了。而且那个穆总,想必也不会再对她有什么不轨之心了。

    所以沈佳歆心里还是很希望能够劝服项廷的。

    然而,那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却只是微微抬手,漫不经心的摩挲着下颌。那微微上扬的俊脸,简直摄人心魄。

    沈佳歆不禁吞咽,仿佛眼前的男人是什么美味佳肴似得。

    “你是暮光娱乐的艺人,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们公司的穆总正纠缠于你。还是屈旻阳那小子从他的魔爪下救出了你。”

    这才过了多久?沈佳歆就跑来他的面前帮那个穆总说话,难不成那天晚上的事情,是她自导自演的?

    亦或者说,这个女人已经被那个穆总吃掉了?

    项廷略有所思,目光有些涣散。

    半晌后,他才重新聚拢视线,定定的看着对面的沈佳歆:“你们家穆总的算盘倒是打得不错。”

    “容我猜猜他为何要派你前来。”

    男人说话时,已经起身,两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笔直的大长腿,缓慢而有目的性的朝沈佳歆迈进。

    一边靠近,一边启唇:“看你姿色不错,你们家穆总的意思,是希望你适当的时候用美色勾引我。”

    “他让你来,也并非是真的不愿意卖掉暮光娱乐,不过是我把价位压得太低,他想再挣扎一下。”男人徐徐说着,人已经走到了沈佳歆面前。

    他身姿笔挺,两手揣在裤兜里,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沈佳歆。

    女人的脸蛋的确精致艳美,再加上她眸中清澈,大概是因为新入娱乐圈,所以那双眼睛还没有被污染。

    沈佳歆很漂亮,但和屈旻阳喜欢的那丫头相比,却还差之甚远。

    项廷这些年在国外,遇过的碰过的女人都不少,什么样的女人他没见过。

    一个沈佳歆,暮光娱乐的那个穆总未免也太小瞧他了。

    女人嘛,尤其是混迹娱乐圈,且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女人。进入这个圈子,无非就是谋财、谋名,想要借此获得进入高端场所的机会。

    在项廷的眼里,女人只分两种,他想睡的,和不想睡的。

    沈佳歆属于后面那种,不想睡的。

    之所以不想睡,是因为在她身上,他一时间还没有找到任何吸引自己的地方。身材和脸蛋在他见过的女人中也只算得上中等,况且很可能还不是处。

    “项先生为何要收购暮光娱乐?”

    “喜欢,钱多。”男人轻启唇,语气轻浮。

    沈佳歆错愕的盯着他,眸中满是狐疑。

    这些年沈佳歆见过的男人,也不算少数了。但是像项廷这样难以琢磨的,甚至是根本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的男人,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他有时候很随性风趣,有时候又严肃冷沉,变化多端,让人捉摸不透。

    “那么项先生要如何才愿意放弃收购?”沈佳歆换了个问题。

    项廷勾唇,睨着她:“放弃?我项某人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

    蓦地,心头沉下一块石头。

    沈佳歆觉得自己这次的任务是完不成了。

    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强势,不给人一点余地,她实在是拿不下。

    难道真要这么回去,跟公司解约,然后赔偿违约金么?!

    她的娱乐圈生涯,还没正式开始呢,难道就要这样结束了?

    满心忐忑的沈佳歆,绷紧了脸,神色异常严峻。

    就在这时,项廷又开口了:“不过看在美人相求的份上,我可以再跟你们公司的穆总见上一面,提提价。”

    沈佳歆蓦地像是活过来了似得,脸上浮起笑意。

    太好了,能争取一个再次谈合作的机会,想必穆总就不会再为难自己了。

    心里正欢喜,身前的男人挪步离开,走出一段距离后,却忽然站住脚。

    他微微侧身,视线满是不屑的落在沈佳歆身上:“回去转告你们穆总,下次别打歪主意再给我送女人来了。”

    “真要送,也稍微挑一挑。你这种我是不会碰的,脏不说,也许还有病。”

    项廷冷语,话落,人便回到了沙发前,重新坐下。

    不远处直立的沈佳歆却是蓦地僵住,脸上的笑容像是冻结了一般,身体不由发寒。

    她呆愣在原地,脑子里不停的回荡着项廷刚才的那番话。

    你这种我是不会碰的,脏不说,也许还有病……

    这话什么意思,是说她沈佳歆不干净?有病?!换句话说,就是指她跟很多男人滚过床单是吧?呵!

    叩叩——

    房间的门被敲开,一个酒店的服务人员拿了瓶红酒和甜点进来,恭谨的走到项廷的面前,为他倒酒。

    红色的液体刚灌进高脚杯里,服务员身边蓦地多了一道身影,上来便夺走了托盘中的酒杯。

    刷——

    红酒泼了那西装革履的男人一身,旁边的服务员愣住了,忍不住哆嗦的将视线挪向始作俑者沈佳歆:“这、这位小姐……您、您这是做什么?”

    搞什么啊?

    怎么这女人居然拿红酒泼项总,是不想活了吗?!

    可是服务员在看见沈佳歆眼中盘旋的泪花时,却是愣住了,还有点懵逼。

    这女人怎么回事啊?自己泼了人一身酒,咋还哭了?

    难道是后悔了,或者吓哭了?

    服务员的话,沈佳歆自然没有回答。

    她只是浑身气得发抖,双眼直勾勾的锁着沙发上靠坐的男人。

    红酒泼在他脸上,男人轻合眼帘,酒汁便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滑过唇角,凝结在下颌处。

    沈佳歆咬唇,强忍着眼泪和心里的悲愤,故作镇定的开口:“大萌萌果然没有说错,你根本不是个好人!”

    话落,她眸中的闪烁的泪光抖了抖,眼眶红润,被热泪浸湿了:“你跟我道歉!”

    语气强势,带着怒意。

    旁边的服务员再次懵了,错愕的看着沈佳歆,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慢悠悠睁开眼的项廷。

    天啦!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居然、居然敢吼项总,还要项总跟她道歉?!

    一定是疯了!一定是疯了!

    项廷的脸色暗沉难看,铁黑一片,只那双眼睛冷的锐利,泛着光。

    斜昵了一眼还愣在旁边没有出去的服务员,男人清冷的字眼从齿缝间蹦出:“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滚出去!”

    服务员这才醒过神来,浑身颤了颤,麻溜的转身出去,还十分友好的带上了房门。

    太可怕了,老总发威了。

    房门被带上后,沈佳歆咬唇,恶狠狠的盯着男人,又重复了一句:“跟我道歉!”

    项廷伸手,抹了一把脸,舌尖顺势舔过唇瓣,那姿势魅惑诱人,沈佳歆此刻却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和花痴。

    她满心想的都是项廷刚才的话。

    说她脏,说她有病。

    这个男人到底知道她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么说她!

    “怎么?生气了?”项廷的声音清冷,神色平静。

    但是那双闪烁着寒光的眸子却透着杀意。

    他慢条斯理的擦拭着脸上的酒渍,不急不恼似得,反倒是勾起了唇角:“我说错了?”

    “当然错了!”沈佳歆蓦地吼了他一声,气得跺脚:“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想着爬上你的床是吗?”

    “你把我当什么?鸡吗?”沈佳歆将手里的酒杯狠狠往茶几上一放,握拳:“你今天必须跟我道歉。”

    “我若是拒绝呢?”

    “你!”沈佳歆气结,恨不得拎起旁边的玻璃酒瓶,上去敲死他算了。

    可是她不敢,“项廷,别因为你自己是个种马,就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是鸡。”

    沈佳歆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甚至还直呼了项廷的名字:“大萌萌说你不是好人,还真没错。亏得我还满心愧疚,觉得大萌萌误会了你,觉得你是个好人。”

    毕竟项廷救了她不是吗?

    而且两次酒醉,在她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这个男人都没有趁虚而入,欺负她。

    之前沈佳歆以为,他是正人君子,所以才没有那么做。

    现在她算是知道了,这人心里压根儿就是觉得她脏,根本不够格爬上他的床。

    呵!真可笑!

    “暮光娱乐你特么爱收购不收购,我今天之所以来,是因为心疼我的违约金。现在无所谓了,赔钱也比见你强。我一看见你我就恶心,跟吃了屎一样恶心!”

    对方不吭声,那模样实在是欠揍,还让沈佳歆更气恼。

    她一通乱骂,分贝一波高过一波,足足骂了十分钟,才因为嗓子有点疼停了下来。

    沙发上的男人原本黝黑,深不见底的眼眸里划过亮光,脸上的戾气消散了一些。

    直到沈佳歆停下来,扯着衣袖抹了把泪转身跑走,他才从她的骂声中回过神来。

    搭在膝盖上的手指动了动,男人蹙眉,有些怪异的摸了摸自己的左胸。

    他这是怎么了?被人泼了一脸酒水,本该很生气才是。

    怎么被沈佳歆骂了一通,心里的火反倒是熄灭了?

    难不成,自己是个抖M不成?!

    项廷烦躁的抬手揉了揉眉心,脑袋里却回荡着方才沈佳歆说的那些话。

    说他是种马?

    呵,对于换女人如换衣服一般寻常的项廷来说,种马这个词语倒也算贴切。

    可他也不是一般的种马啊,不是什么女人都碰的好吧。

    不过,这丫头被他说了一句脏,反应就这么大,难不成还是个处?!

    ……

    酒店长廊另一头,被黑衣保镖们拦下的郑绮风,此刻正惆怅的来回踱着步子。

    忽然听见长廊传来迅疾的脚步声,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去,便看见沈佳歆迎面飞奔而来。

    一边跑还一边抹泪,那模样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似得。

    “佳歆!”郑绮风想上前,那些保镖见沈佳歆出来了,也没再阻拦。

    可郑绮风迎上去时,沈佳歆却是里也没理他,直接越过他朝酒店外面跑。

    一边跑一边哭,心里更是一边骂着项廷。臭男人,死种马!居然敢说她脏!

    下台阶时,沈佳歆抹着泪没注意路,脚下一踉跄,踩空一台阶,整个人便向前扑去。

    索性是最后一级,她虽然摔在了地上,但只是手肘擦伤以及脚踝扭伤了而已,倒是没有伤筋动骨。

    “佳歆!”郑绮风追上来时,恰巧看见沈佳歆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她左脚踝扭伤了,不得劲,使不上力,站起来的时候疼得龇牙咧嘴的。

    洗了洗鼻子,沈佳歆被郑绮风搀扶着,满目委屈的看着男人:“疯子……哇——”

    轻喊了一声郑绮风,沈佳歆大哭出声。

    这一幕恰好被走出酒店来的项廷看见。

    男人站在高高的台阶上面,颔首看着台阶下的少男少女。

    看见沈佳歆嚎啕大哭,毫无形象可言,项廷忍不住蹙了蹙眉。

    他没下去,沈佳歆只顾着哭也没注意台阶上有人。而郑绮风则满心担忧沈佳歆,更没有注意到。

    “怎么了这是,别哭了好吗?是摔疼了吗?”郑绮风一手握着她的手臂,扶着她站好,一边还弯下腰伸手去探看沈佳歆左脚踝。

    沈佳歆哭得汹涌,实在是难得一见。

    连之前跟苏棠表白被拒绝时,她都没有哭得这么厉害过,这让郑绮风心里紧张,担忧。

    还以为她是真的摔得很惨,痛成这样的。

    “叫你跑这么快,让你不等我!摔着了吧!”郑绮风一边嘟囔着,却是背过身去,在她面前蹲下:“脚崴了,我看你也走不动路了。”

    “上来吧,我背你回去。”

    沈佳歆哭得凶,泪眼朦胧中看见郑绮风在自己面前蹲下身去,不由心里一暖。

    吸了吸鼻子,她弯腰俯身,两手绕过他肩膀圈住他的脖颈,跨腿爬上他的背。

    沈佳歆不算重,但好歹也有好几十斤,郑绮风背着故意往前倾了一下,两只手撑着地:“妈哟!你怎么这么重!”

    哭声戛然而止,沈佳歆后知后觉的猛地拍了一下郑绮风的肩膀:“再多话,信不信我把你头发给拔了。”

    鼻音浓重,声音还有些暗哑,但总算是没哭了。

    郑绮风暗暗吁了口气,一鼓作气将她背起,两只手扣着她的腿弯,便转身徐徐朝街边走。

    要不是这里离东华还有好长一段距离,他真的想就这么背着沈佳歆走回去。

    两个人嬉笑怒骂,身影被路边的灯光拉长,映入台阶上的男人眼中。

    项廷皱眉,伸手从裤兜里摸出一盒香烟,兀自点上。

    目光始终追随着逐渐远去的沈佳歆和郑绮风,他不禁勾了勾唇。

    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因为女人的眼泪,就不顾身上被酒浸湿的衣服,追出来?

    那个叫沈佳歆的丫头,大概真的是个处。至于她身边那个少年,八成是对她有意思的。

    一向不会思考太多太深的项廷,此刻竟有些想知道沈佳歆和那个男生,是什么关系。

    看他们之间,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是男女朋友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