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95话:双胞胎了解一下
    江阳踉跄,被推坐在马桶上,后背被硌了一下,有些疼。

    可再疼也比不上心上的疼。

    “我们已经结束了!”梁知低吼,胸口起伏着,因为愤怒和悲恸。

    坐在马桶上的男人徐徐起身,双眼爱怜的看着梁知,大手略抬,想要去摸女人的脸颊。

    可梁知却是侧头,轻易避开他的手,抿着唇,一脸倔强。

    江阳只愣神片刻,便伸手落在了她的下颌处。轻轻捏住,再扭向自己。

    四目相对,他垂下眼帘,欺身靠近。梁知绷紧了身体设想着如果江阳继续乱来,她将如何应对。

    而那男人却只是俯身在她额间轻柔印下一吻,音色沙哑的道:“我知道。”

    他知道的。

    所以回答的时候,语气那么悲凉,充满无奈。

    可即便知道这一点,江阳还是忍不住想要问梁知一句:“小知了,你愿意等我吗?两年。”

    他跟宋孽一样,需要花费两年的时间。

    只是宋孽开不了口让苏暖萌等,他却不得不开口。他没有宋孽那般自信,他害怕自己一松手,梁知就飞走了。

    他承认自己在感情里,比许多人自卑。

    梁知听见他的话,浑身一颤,显然有些讶异。

    没想过曾经让她觉得如远山一般不可触碰的男人,有朝一日会用这么卑微的口吻问她。

    是否愿意等他两年。

    可时间于他们而言,有什么用呢?

    等待,只不过是耽误彼此,荒废时间罢了。

    “我不会等你的。”女音很轻,但语气却很强硬:“我不会等你的,江阳。”

    梁知又重复了一次,她没有动弹,就被男人圈在怀中,像是一尊木头。

    “我们之间隔着万丈深渊,永远也迈不过去的万丈深渊。”梁知叹了口气,声音薄凉:“两年的时间,与其用来等待,不如用来忘记。”

    “我相信自己可以,也相信你可以。”梁知抬起头,认真的看了江阳一眼,那男人神色呆滞,眸中一片死寂。

    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手拉开他拦路的臂膀,反手打开了隔间的门,倒退出去。

    侧身面向洗手间出口处,梁知艰难的咽下唾沫,压下哽咽:“从今天起,在外人面前,我就要称呼你一声哥哥了。”

    “江阳哥哥,放弃挣扎吧。”

    现实就是如此残酷,越挣扎越受伤。

    她唯一的念想,就是希望江阳早日从苦痛中爬出来,重新开始他本就该璀璨美满的人生。

    转步,决然的离开。

    梁知走出女厕后,看见门口放置的“打扫中”告示路障,这才明白为什么洗手间里会没有人。

    想着江阳还在里面,她便没有挪动路障,转角出了洗手间径直往长廊左边走去。

    就在梁知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沈佳歆从右边转角处过来,一溜小跑跑到洗手间门口。

    瞥见女厕“打扫中”的告示牌,她下意识的捂住小腹,双腿夹紧。

    该死的,水喝多了,她尿急啊!

    转眸往左边的男厕看了一眼,沈佳歆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走到男厕门口,扯着嗓子轻喊了一声:“有人吗?男厕里有人没?”

    她喊完,半晌没人回应。

    再加上沈佳歆感觉自己要尿崩了,当下扎头便钻进了男厕所。

    路过便池直接进了隔间,慌忙解决。

    人有三急,真是能急死人。

    上完厕所,沈佳歆只觉得浑身轻松,通体舒畅,忍不住吁了口气。

    开门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瞄了一眼,发现没人,她这才猫着腰迅速的往男厕出口去。

    谁知道刚到门口,低埋的脑袋撞上一堵肉墙,步子后退,被挡住了去路。

    沈佳歆抬头,目光顺着男人的剪裁得体的西服往上看去。

    恰巧,男人也顺势下看。

    四目相对,两人皆愣。

    沈佳歆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没能捡起来,天啦噜!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项廷会出现在这里?!

    “那个……那个、女厕打扫中。”

    她说着,抬手指了指隔壁女厕门口的那告示路障。

    男人眯起眼眸,视线慢悠悠的从她身上挪开,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

    女厕门口空空的,哪有什么告示路障。

    这女人……

    沈佳歆自然也看见了,她直起身,朝前走了两步,转悠了一圈:“奇了个怪了,刚才真的有个告示写着工作中的!”

    伸手挠了挠后脑勺,沈佳歆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患了什么眼疾。

    最后,她只好尴尬的回身,看向项廷:“那个,我想大概是工作完了,所以告示撤掉了。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走啊!”

    她话落,灰溜溜的拔腿逃跑。

    头也不敢回,实在是无法面对那个男人意味深长的眼神。

    妈的!那家伙本来对她的印象就不好,眼下不会再把自己当成死变态吧!

    ……

    市中心,罗曼蒂克甜品屋。

    苏暖萌急打车在路边下,急匆匆的付了钱便往甜品屋冲刺。

    眼下正好中午,甜品屋里的客人不算多。苏暖萌进去后也先放慢脚步,视线将店内扫了一圈。

    偌大的店里,总共就五桌客人。

    一桌是十五六岁的小情侣,一桌是和睦的一家四口,还有一桌是一对老年夫妻。

    另外两桌则分别是两个女孩子,与一个女孩子。

    苏暖萌的目光集中在靠着落地窗的那名单独的女生身上。

    那女生穿着一条黑色的针织连衣裙,一头齐腰长直发,此刻正垂着脑袋玩手机,面前放了一杯原味珍珠奶茶。

    稍稍吸了口气,苏暖萌舔了舔唇。说不紧张是假的,那可是她的责编呢!

    嘶——

    耸耸肩,苏暖萌快步走过去。

    她在圆形玻璃桌前面站定,两手捏着单肩包的肩带,神色紧张:“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清晰朗润的女音,从头顶传来。

    一直玩着消消乐的孟甜抬起头,下意识的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视线聚焦在跟前身姿窈窕,巧笑倩兮的女孩身上。

    她愣了愣,却迅速反应过来,这女孩就是今天跟她约了见面的“给朕跪下”。

    眸中划过惊艳,孟甜站起身,“萌萌?”

    虽然心里已经确定了,但是语气还有些犹疑。

    她设想过苏暖萌很多种模样,却没想到她长得这么漂亮,身材脸蛋都是一绝。

    上帝未免也太偏爱这女孩子了,给她一副好皮囊不说,还给了她一身才艺。

    “是我,我是苏暖萌。”她唇角的笑意越深,已经张开手,倾身过去拥抱了孟甜一下:“好紧张啊,感觉像见情人一样。”

    孟甜被逗乐,抬手也拍了拍她的后背。

    方才那一层隔阂感,瞬间因为这个拥抱被打破了。

    两个人相对坐下,孟甜的视线还没从苏暖萌身上收回来:“你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这么漂亮?”

    苏暖萌笑出声,抛了个媚眼:“双胞胎了解一下。”

    “啧,不正经。”孟甜抿唇,笑意不绝。

    苏暖萌点了一杯玛琪雅朵,又点了一份提拉米苏。甜瓜则另外要了一份芒果慕斯和原味芝士。

    两个人一边吃东西,一边闲聊。

    期间苏暖萌说晚上请她吃火锅的,但是甜瓜拒绝了,说是晚上公司聚餐。

    “对了,我今天来见你,是给你带好消息来的。”

    “什么好消息?”

    如果是抄袭那件事情,网站都已经解决了不是么?

    甜瓜放下勺子,用餐巾擦了擦嘴:“之前我跟你提过的,出版的事情。”

    苏暖萌愣了愣,眸中划过讶异。

    虽然出版挺累,因为需要不断的修文甚至删减全文字数。可以说等同于重新撰写一本新的书了,比她每天连载要累。

    可是又有哪一个作者,不希望自己的书能够出版,成为实体书籍呢。

    所以苏暖萌心里是很开心的,却没有急着接话。

    甜瓜擦了嘴角,两手叠放在桌上:“已经有三家出版社联系主编了,我的意思是等谈完了稿酬,看哪一家利润好,再决定签约哪家出版社。”

    “我没问题,这些事情都要麻烦你了。我只会写文。”苏暖萌眨眨眼,眸中有感激。

    她知道的,甜瓜对她的事情很上心。

    在她写文这方面,帮衬她不少。

    是一个十分可靠且有能力的编辑。

    “安啦,你专心写文就好。这些琐事交给我。”

    “对了,之前弱柳扶风的事情。详情我还是跟你说一下吧,据我所知,是她本人主动联系总编,表示要删文退圈,向你道歉的。”在那之前,公司内部还一直讨论着该如何取舍。

    毕竟,弱柳扶风也不是真的没有能力。

    她自身能力也是不错的,就是一朝棋错,走错了道。

    苏暖萌点头,“这件事情我知道。”

    “你知道?”甜瓜略讶异,毕竟这里头的情况,她可没有告诉苏暖萌。

    苏暖萌用勺子剜了一勺提拉米苏喂进嘴里,咽下后才开口:“实不相瞒,这个弱柳扶风,是现实生活中我认识的一个人。”

    这次换甜瓜惊呆了。

    她半晌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直呼,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那她有脸见你吗?”

    苏暖萌抽了抽嘴角,“大概没有,因为她退学了。”

    说起苏暖萌学校,甜瓜又想着吃完东西去东华大学逛一逛:“我听说东华批量生产帅哥美女,以前还不信,现在我信了。”

    “你说的大概是表演系的吧。”苏暖萌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嘴角的笑一直挂着。

    她跟甜瓜说话时,始终注视着她,眸光很温柔。

    甜瓜真名叫孟甜,长相也很符合名字,很甜美。摘掉眼镜,也是活脱脱的一枚美女。

    皮肤特别白皙,十指纤纤,修长如玉,很好看。

    她吃东西和咖啡的时候,一动手,苏暖萌总忍不住被她的手吸引。

    是真漂亮,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手,有点像医生和钢琴家的手,美得像是艺术品。

    吃完东西,喝完咖啡,闲聊完,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苏暖萌起身去洗手间,顺便悄悄把单买了。甜瓜就坐在位置上等她,单手托着香腮,正埋头刷着微博。

    店内很安静,悠扬的曲子洗涤心灵,让人浑身松软,心情安逸。

    门外又陆续进来了客人,其中有一双男女,在进门后,其中那女人便扫了一圈店内的环境。

    不经意间瞥见了落地窗前的孟甜,女人秀眉一挺,便挽着男人的手臂,扭着腰肢缓步走过去。

    孟甜听见高跟鞋踩着地板靠近的声音时,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却在看见迎面而来的那对男女后,面色一沉。

    “哟,真巧啊!”

    女人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微扬着下颌,低垂着眼帘,睨着孟甜,挽着男人的臂膀,身子贴近了一些:“亲爱的,你说是不是很巧啊?”

    她身边的男人,孟甜也是认识的。

    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虽然不是一间办公室,但遇见的频率,也不算低。

    但即便遇见,也都如陌生人一般,擦肩而过。

    这女人,是玉公子,也就是弱柳扶风的责编,真名叫林玉。

    长得不算惊艳,但是耐看。最重要的是那对36D的大胸,往任何一个男人跟前一站,都能立即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林玉和孟甜是两种类型的女人,一个甜美可人,给人的感觉很乖巧;一个走的性感路线,举手投足,风骚妩媚。

    这两人类型,都颇受男人喜欢,可以说不分上下。

    但是林玉身边那个男人,明显更喜欢后一种,所以他投入了林玉的怀抱。

    那男人,是孟甜的前男友,也是暗香浮动网站的副主编,叫秦商。

    秦商身高一米八零,不胖不瘦,诱人的古铜肤色,五官英俊,长得倒也帅。尤其是在女频网站编辑群中,那更是万花丛中一点绿,颇受女编辑们喜爱。

    其实秦商和孟甜是青梅竹马,打小两家人就住对门,从幼稚园到大学,一直都是同校,没有分开过。

    就是大学时两个人谈恋爱,也是顺其自然,理所应当的。

    而且两方家长都非常的支持。

    可是自从进了暗香浮动,秦商就变了。他被女同事们追捧着,越来越心高气傲,且他和孟甜之间的距离仿佛也越拉越远。

    直到两年前情人节那天,男人跟孟甜说分手。

    和平分手,孟甜没哭也没闹。

    因为她也深知自己心里,其实也没多喜欢这个男人。

    只是这么久以来,两个人一直都在一起,形成了习惯。忽然分开了,说一点也不难过,是不可能的。

    可是两年的时间,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包括在一年前,在秦商的生日聚会上,秦商和林玉高调宣布在一起时,她内心也丝毫没有波动。

    更别说现在林玉带着男人在她面前晃悠了。

    孟甜微微挑眉,没说话,只是不懂声色的收回目光,端起咖啡又浅尝了一口。

    她仿佛把那两人当成了陌生人一般,不想去理会。

    林玉却脸色铁青,咬了咬下唇,她转脸看向秦商:“亲爱的,你这个前女友可真真是小气呢。跟她手底下那个叫‘给朕跪下’的作者一样小气。联手逼走了咱们站一个大神,我听说网站为此损失了不少利益吧。”

    之前抄袭事件,秦商身为副主编,虽然在外出差,但也是略有耳闻的。

    具体情况他不了解,但是林玉说的,想必都是在理的。

    “主编和总编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对她们这种所作所为一点反应都没有。亲爱的,我听说主编要离职了,你要扶正了。到时候你可不能像他们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家作者逼走哦。”

    那娇嗲的声音,与浓妆艳抹的脸蛋,实在是不符。

    孟甜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再看秦商,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心中不由赞他一声好汉。

    ------题外话------

    双胞胎饲料了解一下啦~23333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