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话:是得病了吧!
    项廷一直看着她,见她局促不安,脸色泛红,不由勾了勾唇角。

    旁边的文然却是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我之前听说,林导这部剧的投资商撤资了。”

    一部剧没有了资金来源,还怎么拍?

    这样一来就算沈佳歆依然是女一号,没有启动资金,没法拍摄,这个女一号又有什么用?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项廷挑眉,抬手看了眼腕表,“为了收购的事情,我连早餐都没吃。”

    “那您赶紧去。”现在项廷是暮光娱乐的BOSS了,沈佳歆就算再不满,也得恭谨点。

    谁知项廷却是直接拽过她的手腕,朝文然道:“这个艺人我就先借走了。”

    文然点头,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文然身为旁观者,自然看得出来项廷对沈佳歆那点心思。或许那个男人自己还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当然,沈佳歆也没有察觉到她那悄然而的心。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文然脸上的笑意逐渐淡去。她想起了以前,宋煜和温谡谡两个人在一起时的场景。

    林霜元的电影被撤资,本该处于水深火热中。

    樊轻水本以为不出半日,林霜元就会联系她,出演女主角。

    谁知一天过去了,那人也没打电话过来。

    “怎么回事?不是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嘛?”樊轻水怒瞪叶朵,心里实在觉得她这个经纪人没用。

    叶朵颤了颤身子,埋下头:“听、听说……是有新的投资人了。”

    “谁这么大胆子?敢和樊家作对,敢和我作对,敢和宋氏集团作对?!”

    樊轻水伸手一挥,她面前梳妆台上的名牌化妆品全都被挥落在地上。妆容精致的脸蛋气得泛红,可却没有办法。

    能想到的方法都用过了,甚至不惜唆使了老爷子动用了宋氏传媒的名头。

    叶朵也很无奈,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樊轻水一个劲冲她发火有什么用啊。

    “新的投资商……好像是暮光娱乐公司和一个叫创视传媒的新上市的传媒公司。”叶朵小心翼翼的回答,生怕自己再说什么,触怒了樊轻水。

    暮光娱乐,樊轻水记得是沈佳歆签约的那个小公司。至于创视传媒,更是闻所未闻。

    这样两家小公司,怎么会有资金给林霜元投资拍电影了?

    “那个暮光娱乐,不是说去打过招呼了吗?”

    “是打过了,可是……可是暮光娱乐的老板好像换人了,换成了项氏集团的总裁,被纳入项氏集团名下了。”

    “就是那个刚迁回国的项氏集团?”樊轻水皱眉。

    如果是项氏集团的话,事情似乎有点难办了。

    她要想搞垮项氏集团,是绝对不可能的。

    项氏集团在国际上就颇有名气,虽然刚迁回国内,但商圈内不少人想要上去巴结。

    “怎么办轻水,林老那部剧拍定了,你还要出演吗?”

    虽然只是一个女二的角色,但是林霜元剧中的角色,哪怕只是一个配角,那也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

    樊轻水如果不演,还要很多人排队等着演。

    即便网上不少人说这部电影拍出来也不去看,但……时间会淡化今时今日的所有矛盾点,将来等电影上映,这波热潮肯定已经过去了。

    “演!”樊轻水咬牙切齿。

    话落便扭着腰肢离开了化妆间,今天她要拍一组写真。既然事情已经到了无法再前进的地步,那她放弃便是。

    ……

    东华大学,女生公寓414宿舍。

    上完课的苏暖萌一直窝在宿舍里,对于网上不断发酵的那件事情,她不闻不问,甚至连手机都关机了。

    因为之前有人人肉了她,连手机号都爆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黑掉了对方的帖子,现在已经无法查阅了,但是之前看见的人,还是有不少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

    打过来就冲着苏暖萌一阵怒骂的。

    听得出来,那些人字字句句都是维护樊轻水的,想也是樊轻水的粉丝。

    不过苏暖萌已经淡定了,傍晚的时候林霜元发了邮件过来,跟她说了一下眼下的情况。

    林霜元的意思是希望她能过出演剧中三年前的女主。

    对于网上的风言风语,与其现在花费时间去跟网友们撕骂,不如安安静静的等势头过去。

    当然,也并非是要忍气吞声的意思。

    林霜元希望苏暖萌出演《谁谋杀了爱情》这部剧,是想要在将来电影上映的时候,再将今日的事情翻个底朝天。现在的舆论误会多深,将来真相大白的那天,苏暖萌的人气就会相应的高涨。

    那些诋毁她写的剧本的人,也终究会承认她的确是天才编剧。这对苏暖萌将来的编剧路,很重要。

    苏暖萌答应了。

    她明白林霜元的意思,真正的勇士,得能屈能伸。

    《谁谋杀了爱情》这部剧,资金很快筹备到位,接下来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做准备工作。

    最终敲定开机时间在7月1日,也就是暑假期间。

    大一下学期,因为之前上热搜的关系,苏暖萌起初在学校总会被人指指点点。

    但随着时间推移,那件事情在人们脑中淡去,苏暖萌的学业生涯还算平顺。

    转眼进入暑假,到了七月,电影开机的日子。

    拍摄的地点就在东华市,苏暖萌是和沈佳歆一起抵达剧组的。因为她不是正规艺人,也没有经纪人,文然便暂时性的担任她的经纪人。

    开机仪式结束后,林霜元示意主角们先化妆换衣服,拍宣传照。

    拍宣传照的地点在酒吧里,沈佳歆他们已经去后面的休息室化妆了,苏暖萌却被屈旻阳拉住。

    “一会儿咱们要不要对一下戏?嗯?”

    对于苏暖萌能出演这部剧,屈旻阳是高兴的。

    他始终记着当初苏暖萌和宋孽演绎的舞台剧,他们两个人看上去那么合拍,站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刺眼,那种仿佛他们是天作之合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这次他跟苏暖萌有对手戏,一定要好好演绎,让全国的观众,都觉得他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好。

    苏暖萌点头应下,被他抓着的手挣脱:“屈大明星,这里是剧组,人多眼杂的,你能不能检点一些,克制一下?”

    这家伙从认识到现在,就一直对她热情不减。

    苏暖萌倒是不排斥他这份热情,只是觉得有点招架不住。

    “怕什么?反正你未婚我未嫁的,再说了我还巴不得跟你传出点绯闻呢。”之前苏暖萌跟林霜元被闹出绯闻的时候,屈旻阳差点气个半死。

    真不知道现在的网友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能把苏暖萌这么个小丫头,跟林老联系在一起。

    与其让苏暖萌跟林霜元传绯闻,不如和自己。

    也许传着传着,就成真了呢。

    苏暖萌翻了个白眼,要不是碍于现场还有一些工作人员,她就伸脚踹那家伙了。

    摆脱了屈旻阳,苏暖萌往休息室去。她也需要换衣服,方便一会儿拍照。

    谁知道刚推门进去,就看见沈佳歆被推搡在地。

    梳妆台前,翘着二郎腿,优雅靠坐的樊轻水垂眸,淡漠的睨了她一眼:“我这衣服可是高级定制的,现在被你扯烂了一角,你说吧,该怎么办?”

    “就是啊,这衣服一看就是出自着名设计师弗莱卡之手。价值不菲,你给学姐弄坏了,不赔可不行。”陆秀秀在一边抱着双臂,嘴角勾着笑,竟说些风凉话。

    弗莱卡是国际着名设计师,许多艺人喜欢穿他手工制作的衣服,每一件都价值千金。

    眼下樊轻水的经纪人叶朵怀里正抱着那条连衣裙,是樊轻水打算在拍完定妆照后,去参加一个粉丝后援见面会穿的。

    结果现在裙角被扯烂了一条口子,沈佳歆从地上徐徐起身,神色略有些慌张。

    裙角的确是她不小心扯坏的,当时那裙子搭在她椅子的椅背上,沈佳歆不过是想将它拿开,谁曾想刚拿起,裙角就勾住了,紧接着哗啦——

    裙角撕裂了。

    她不是故意的,当时也没注意这裙子是樊轻水的,更没有注意品牌。

    苏暖萌走了过去,休息室的门关上。

    陆秀秀和樊轻水,以及她们两人的经纪人,几乎同时看向苏暖萌。

    她径直走到了叶朵面前,眸光深沉的落在她怀中抱着的那条连衣裙上:“坏了?”

    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声,倒是让在场的几人愣住了。

    叶朵看了看樊轻水,重新将目光落在苏暖萌身上,点头。

    她本来想强势点,更有气势的,但是一对上苏暖萌那双深沉如墨的眼眸,便感觉到一股压迫感,以至于她没敢开口。

    “要赔偿是吗?”苏暖萌又接着道,语气依然云淡风轻。

    旁边的樊轻水敛了笑,冷哼一声:“怎么?你要替她赔吗?你知道这条裙子多少钱吗?”

    一条裙子,30万。

    苏暖萌她赔得起吗?

    樊轻水嘲弄的一笑,目光鄙夷的看着她,仿佛等着她回答。

    苏暖萌也勾唇,慢条斯理的伸手,从叶朵的手里接过了那条连衣裙。

    两手拉展开,仔细欣赏了一下。

    料子手感不错,裙角的那条口子也的确毁了美感。

    樊轻水和陆秀秀都看着她,苏暖萌双眸忽然凛冽,抓着裙摆的手前后一撕。

    嘶啦——

    连衣裙上顿时又多了一条口子,比沈佳歆刚才弄的那条更长更宽大。

    原本好整以暇准备看戏的樊轻夜蓦地从椅子站起身,半是讶异半是恼怒的瞪着苏暖萌:“你干什么?”

    苏暖萌干了什么?

    将手里的裙子扬了扬,她似笑非笑的仰起下颌:“不是要赔吗?我赔。”

    这裙子贵她知道,但苏暖萌还赔得起。

    她写文的稿费也不少,最主要的是为几个月之前的事情出口气。

    看得出来,樊轻水很喜欢这条裙子。

    喜欢就好,看着她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苏暖萌心里就爽。

    她并非是那种很能忍耐的人,憋了口气这么久了,虽然还不能彻底让自己舒畅,但能争一口气也是好的。

    就在她撕烂了裙子,休息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屈旻阳走了进来,一眼就锁定了苏暖萌手里那条连衣裙。

    刚才他在门口都听见了,虽然没有料到苏暖萌会这么任性,做这种有些幼稚的事情。但不得不说,这才是他认识的苏暖萌。

    长腿阔步过去,男人从她手中接过连衣裙。

    在苏暖萌茫然的目光下,屈旻阳伸手将裙子暴力的扯成了两半。

    樊轻水的脸色又黑了几分,“你!”

    她等着屈旻阳,却除了一个“你”字,再说不出其他话来。

    唇瓣发抖,胸腔起起伏伏,显然是气的不轻的。

    屈旻阳也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大概是随后进来的项廷。

    那男人看了一眼咬唇站在一旁的沈佳歆,直接叫人拿了一把剪子过来,示意屈旻阳将裙子和剪子递给了沈佳歆。

    “剪了,高兴怎么剪,就怎么剪。”男人沉声开口,目光宠溺的落在沈佳歆身上,嘴角一勾:“雪莉,给弗莱卡打电话,让他把最新定制的那批衣服给我空运过来。”

    沈佳歆错愕的看着他,一手拿着连衣裙一手拿着剪子,不知所措。

    项廷的目光转向不远处的樊轻水:“没想到樊小姐如此喜欢弗莱卡的作品,既然我家艺人把你心爱的连衣裙弄坏了,理应要赔。”

    “那也不用赔一批……”沈佳歆小声嘟囔,握着剪子的手紧了紧,心里倒也是畅快了。

    她的声音虽然小,但是项廷却听清楚了。

    他伸手,温厚的大掌落在沈佳歆发顶:“你不是喜欢撕吗?等樊小姐挑完,剩下的你想撕多少撕多少,我倒要看看谁敢说你不是。”

    扑通扑通——

    沈佳歆的心跳再次加快。

    她面红耳赤的偷瞧了男人一眼,微微侧头避开他的手掌。被他摸过的发顶很烫,整个人像是被放在热锅上蒸煮了一般,热得不行。

    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心跳加快。

    得病了吗?是得病了吧!

    该死!

    许是瞧出了她的心不在焉和躲避,项廷微微皱眉,却是收回了自己的手掌。

    偌大的休息室里,因为他方才的话寂静无声。

    有项廷站出来撑腰,樊轻水和陆秀秀都不敢再说什么。

    屈旻阳咂咂嘴,偏头凑到苏暖萌耳边小声道:“你那个朋友,八成是跑不掉了。”

    苏暖萌嘴抽,“什么意思?”

    “喏,项大爷看上的女人,还跑得掉?”

    苏暖萌了然,目光又重新落在项廷和沈佳歆身上。

    左看右看,都觉得项廷对沈佳歆不是一般的好。而之前沈佳歆还骂项廷是种马来着,可眼下看他们两个人相处,她怎么觉得沈佳歆那丫头有点害羞啊?

    是错觉吗?

    以前看她跟苏棠相处的时候,似乎也没这么害羞过。就只是腼腆和小心翼翼。

    可是面对项廷时,沈佳歆是不一样的。看着她,苏暖萌只想到一个词——少女怀春。

    心头闪过郑绮风的脸,苏暖萌不由叹了口气。

    似是惋惜。

    就眼下这情况来看,郑绮风跟沈佳歆之间怕是没可能的。

    有的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即便离的很近,也看不见。

    但有的人,即便只是第一次见面,感觉也是可以到位的。

    沈佳歆和项廷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两个人现在的情况来看,在一起不过是迟早的事。

    苏暖萌思虑着,要不要把这一发现告诉郑绮风。那小子心里一直装着沈佳歆,一年了,那份感情没有间断过。

    他就像是飞蛾一般,扑向沈佳歆。

    那义无反顾的模样,苏暖萌这个旁观者看着,实在是心疼。

    “想什么呢?你闺蜜跟我兄弟在一起,不好吗?”

    “你那位兄弟不是种马吗?他对佳歆,能真心吗?”

    苏暖萌到不在乎沈佳歆喜欢谁,不喜欢谁。

    她在乎的是,对方能不能给沈佳歆幸福。

    ------题外话------

    新卷开启~

    很快就会把宋孽放出来溜了哈,莫着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