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夜幕降临,一天的喧嚣归为沉寂,忙碌后的人褪去一身的疲惫,安然的躺在家中舒服的观看晚间节目,但是,那仅限于很普通的人而已。

    敬峰市最大的私人领域,整齐修剪的草地,周围茂密的梧桐树林呈半圆型将广阔的地界围起来,空出的草坪中间高大的耸立着一栋欧式城堡。

    复合式的结构配上广阔的地界,但凡敬峰市的人,都知道这里是哪里,从来没有人能够没有邀请就进入这里。

    但是足够撼动整个敬峰的人,这片令人膛目结舌的土地的主人,此时正带领着一批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和耳机的保镖,呈两排直线沿着剪裁一直的石板铺成的路上立正站好。

    那架势就跟迎接国家领导人前来视察一样,后头城堡内的探照灯已经全数打开,明亮耀眼的光线直直的从地面直射到天上,在黑暗的空中形成明亮的光圈。

    连带着白色城堡的墙壁上都反射出光线。

    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中年男人低头看了看腕上的金表,打了发油的头发服帖的呆在脑后。

    “爸,这都快半个小时了,当家怎么还没到?”男人身边的蓝色西装青年不耐烦的问了句。

    欧阳明听到自己儿子的口气,冷着脸开口,“给我注意点你的态度,当家来了你得给我收敛点,不然没人救的了你!”

    欧阳辉不屑一顾,一张脸往左边看了眼,脸上的表情不像欧阳明那样严重。

    不就是个毛头小子吗,年龄还没他大,有什么好担心的。

    看到自己儿子这副样子,欧阳明脸上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他虽然没有见过当家,可是身为厉家直属的分家,怎么能在听过那些传闻之后还敢这么轻蔑。

    他这个儿子,肚子里没装半分墨水,每天就只知道惹祸玩女人,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偏偏还是一副居高自傲的模样。

    “等会儿当家到了你给我小心拘谨点,不该说的话别说,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扒了你的皮!”

    欧阳明话音刚落,空中传来轰隆隆的螺旋桨的声音,众人仰头一看,一排黑色直升机在空中以绝对嚣张的队形排开。

    而在直升机中间,一架纯黑色的私人飞机

    地面上的植物浮动的弧度越来越大,城堡后头的树林随着螺旋桨的转动疯狂的摇曳,欧阳明伸手挡住扑面而来的气流,再回神时,数十架直升机已经平稳落地。

    最中间的黑色私人飞机降落后,暗沉的机舱门自动滑开,一架自动梯从内部落到地面上。

    欧阳明赶忙整理整理自己的领口,带着一波人围上去,当家本来是要到W市的,路过这里,临时决定过来看看,吓得他连夜安排人准备安全防卫,一直准备了大半夜。

    当家驾临是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问题出现的。

    直升机上下来几十名身材高大的保镖呈半圆将私人飞机围起来,欧阳辉跟在自己父亲身后,有些不耐烦的往机舱门看去。

    一双黑色短皮靴踩在自动梯上,往上看去,男人笔直修长的双腿隐在服帖的黑色裤子下面,英伦风的外套穿在男人健硕劲瘦的身上。

    一股气势压迫而来,欧阳辉看到男人深邃的眼睛,睥睨天下的气势,额上下意识的冒出冷汗。

    明明才是个不过二十五岁的男人,怎么就让他莫名的起了鸡皮疙瘩。

    厉冥熠踩着随意的步伐走出机舱,宛如鬼斧神工一样的完美脸上一副淡然,黝黑的眸子随意的扫过走上来的欧阳父子,毫无情绪波动。

    “当家!”

    “当家!”

    欧阳明和欧阳辉九十度鞠躬,身后的一堆保镖皆是如此,洪亮的声音从他们口中发出,如排山倒海之势。

    莫寒和斯凌跟在主人身后,看着面前卑躬屈膝的一堆人,并无丝毫讶异,身为厉家的掌舵人,他们的主人厉冥熠受的起这样的接待。

    于此同时,欧阳家别墅后头的树林里,位于茂密林中心的古树上,粗壮的树杈沿着多年生长的古树杆延生,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松开面前的树杆,动了动刚刚因为用力抱住树枝而发麻的手指。

    她扭扭脖子,一张白皙娇小的面容暴露在月光下,亚麻色的长发被束在脑后,编成干净利落的丸子头,一张小巧精致的脸颊羡煞旁人。

    她皱皱秀气的鼻子,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打转,整个人宛若坠落凡间的精灵那样美丽,只不过那张美丽的脸,透着不真实的感觉。

    “宁宁,你没事儿吧!”

    还没等她坐直身体,隐在耳蜗里的微型耳机内发出尖叫声,吓得她脑袋一震,赶忙身后勾住树枝,差点没掉下树去。

    “我说你悠着点,没被狂风打下去,差点被你给震下去。”于宁咬着牙动动耳麦,对着那头的女人埋怨道。

    那头的女人听到她的话,知道她没事松了口气。

    “你没事儿就好,你说咱们那么多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偏偏被直升机引起的风涡给拍死了,那多亏啊。”那头的女人状似安慰的说了句。

    于宁脸一黑,整个人气的发抖。

    她按照这两天规划好的路线图,轻松的越过了欧阳家的几道防护,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紧挨着城堡后门的树林里,结果她屁股刚刚在树杈上落定。

    空中就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她仰头一看,隔着叶子的缝隙看不清楚,但是多年来的经验告诉她,那是螺旋桨的声音。

    而且听着直升机的配置都是顶级的,有钱人啊。

    还没等她感叹完,一阵狂风袭来,头顶上的树叶被吹得稀里哗啦的,整个人在风中摇摇欲坠,她定住冲击赶忙随手抱住身后的树干。

    几十驾飞机的威力有多大,她此时算是亲身体会到了,不远处稍微细一点的树木直接被吹得断裂,树木的残骸直直的往她脸上招呼过来,于宁心里头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不带这样的,人有多种死法,她要是活活被风吹死,简直是不要太丢脸。

    “谁来了,这么大的排场,你调查这两天欧阳家不是没有外客吗?”于宁靠着树干,伸手解开长发重新固定。

    耳麦那头的女人,是她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苏西西,国内外知名的电脑黑客,没有她进不了的系统,解不开的程序。

    曾经因为误闯某国最高情报局而被追踪了很久,不堪其扰的她直接反弹回去,黑了几十台电脑,并且还在屏幕上放了密密麻麻的王八图案,硬是将当时的情报局局长气的吐血。

    过硬的技术,神龙不见首的神秘,让许多IT界的精英崇拜的火热。

    但是只有于宁知道,这货其实就是个爱财如命,见钱眼开的贼女人一个,年纪偏偏还很小。

    “再等等啊,我进欧阳家的监控系统看看。”苏西西回了句,手下开始马不停蹄的敲打键盘。

    于宁固定好头发后,慢慢的往前方高大的城墙那边走去,她脚步轻快,踩在地上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如同迅捷的野生动物那般,和林子产生毫无违和的相衬感。

    “宁宁。”那头的苏西西叫了声。

    “嗯?”

    “来了个帅哥,惊天地泣鬼神的帅哥!还有,这帅哥好有钱!城堡前头停满了几十架飞机!”

    于宁揉揉耳朵,她忘了,这家伙除了爱钱,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花痴颜控。

    “苏小西,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再这么一惊一乍的,我扣你工资!”于宁说完这句话,顺着高墙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为什么今晚上巡逻的人感觉上更加多了。

    “所以说,到底谁来了?”

    能有这样排场的,不会是普通人,如果身份贵重的让欧阳家敬重的话,今晚上的安保会更加严谨,本来能进欧阳家就不是容易的事儿,现在更加难了。

    “查不到他的资料,看上去二十五六岁左右,长相俊朗,欧阳家父子看上去很怕他,卑躬屈膝的。”

    于宁一愣,脑袋里迅速打转。

    欧阳家直属厉家,属于厉家的分支,背景强大,在道上也算是横着走的人,能让他们收敛的,就只有厉家的人。

    厉家前任家主五年前被人暗杀,以后不过二十岁的厉冥熠接手厉家,以绝对狠厉的姿态重组厉家,用鲜血的方式硬生生将厉家版图扩张一辈,那短短的三个月,被道上的人称为梦魇,再不愿意回想。

    而厉冥熠也被奉为厉家的神,道上绝对无人敢直视的主儿。

    “是厉冥熠。”于宁说出自己的猜测,语气却是肯定无比。

    苏西西盯着屏幕上的一堆人,“你说的是厉家家主?妈呀!你的大Boss来了!”

    于宁收拾好自己以后,站在墙角,抬起纤细的手腕,按下按钮,一根黑色的细长丝线从她手腕上的黑色手表内发射出去,紧紧的粘在高耸的墙头。

    “要不还是回来吧,咱们把这单子退了。”苏西西说了句。

    厉家,她们惹不得。

    于宁熟练的顺着丝线攀爬,气息平缓,“你觉得可能吗?既然接了,就得做完。”

    况且厉冥熠过来,欧阳家的防卫肯定是放在他的安全上,对于其他地方,肯定是会有相应的松懈,对于她们来说,不是坏事。

    苏西西沉默了一会儿,于宁从来不是不知死活的人,不然也不会蛰伏这么多年,看样子她有她自己的考量。

    “好,按原计划来,你脸上的药水时间不多了,速战速决。”

    “知道。”

    没人看到,乌黑的城墙壁上,一个娇小的女人慢慢顺着墙壁而上,步步稳如磐石。

    ------题外话------

    咳咳,跟大家解释一下啊,因为回家签约不方便,所以依然就先占坑了,等到御少主线差不多清楚的时候再开始更新,大家喜欢的就先收藏吧,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