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夜色越来越浓厚,时针指到凌晨三点钟的时候,欧阳家还是一片灯火通明的景象,地牢内,欧阳辉陪着几名男子焦急的等待消息。

    “你说这女人到底行不行?我怎么觉着会坏事儿啊。”欧阳辉盯着面前的男人问了句。

    银灰色西装男打了个响指,身后的保镖便递上一杯酒,猩红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泛出光泽。

    “你可别小看了这夜媚,她三年前开始名声大噪,接受的委托更是零失败率,这也就是为什么她的委托费会高的吓人。”

    当年于宁刚开始出道时,曾经在黑市的门户网上放出,一千万美金,接受任何难度的委托,如果失败,十倍退换。

    很多人不屑一顾,一个刚刚出道的雇佣特工,怎么就敢给自己开出这么个高价。都觉得她是自找难堪,后来有人付了这一千万美金,委托的任务就是要求A国国家级领导人的首级。

    那个名字很多人都认识,臭名昭着的贪官污吏,但是就是权力过大,平均每天都有杀手会去找他,但都败在他的王牌雇佣兵上,后来不过五天的时间,夜媚就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寄到了委托人手里。

    但是诡异的是,委托人并没有透露出自己的住址,甚至于连电脑IP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

    从那以后,夜媚就开始成为道上神话级的存在,之后她完成的一项又一项S级委托更是将她推上了一个让同行仰望的高度。

    “真这么厉害?”欧阳辉不可置信,“还不是这么轻易就栽在咱们手上了,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

    “呵?轻易?”西装男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你知道为了布这个局我准备了多久吗?光是设置委托人这关就准备了两个月,如果不是风吹骨控制住了她,你以为她当时会轻易放过我们?”

    他明白了为什么欧阳明对于自己这个儿子有多么不知好歹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欧阳家在他手上迟早会败的一塌糊涂。

    像是想到当时于宁架在自己脖颈上的那把冷刀一样,欧阳辉只觉得脖子上的伤口更加疼了。

    “那她拿到东西以后你打算怎么做,不会真的想放了她吧?”

    男人将酒杯放到一旁的矮桌上,眼里闪过一丝嗜血,“这事儿当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杀人灭口这事儿不用我多说了。”

    “你自己也说了那女人不是好惹的,万一真的控制不了怎么办?”

    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被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真他妈不爽。

    “明着来当然是不行的。”男人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说完这句话,欧阳辉跟着笑起来,却在偏头时看到一道光影,他如同惊蛰一般从皮沙发上跳起来,“谁!”

    被他这么一喊,周围端着冲锋枪的保镖立马将枪口对准门口,气氛一致剑拔弩张。

    在欧阳辉严阵以待的时候,对面优雅扥走过一只黑色的猫咪,它晃动着尾巴如同高贵的女王那样,两只墨绿色的眼睛偏过来看了一眼黑压压紧张的一群人后,慢慢离开。

    欧阳辉低头,看到一脸鄙视的西装男,有点尴尬的咳了声,身后的保镖亦是如此。

    门外三百米的地方,于宁蹲在花园里,原本从地牢慢悠悠走出来的黑猫在看到她的时候,如同离铉的箭那般冲到她面前。

    于宁伸手将它接过来,抚摸它毛茸茸的脑袋。

    “默默,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

    默默闭上眼睛惬意的在她掌心里磨蹭,不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于宁将一一个黑色的竹简挂在它脖子上,“把这个送到西西那里。”

    默默抬头,绿色的眼睛里像是不解,一人一兽向来是她出任务的标配,并且最后都是一起回去的,怎么就要让它自己回去了呢?

    “喵呜”它像是控诉一样的出了声。

    “听话,先回去等我,不然没有小鱼干。”

    闻言,小小的喵咪耷拉着脑袋,毛茸茸的耳朵垂下去,耳尖抖了抖。

    看到它的不情愿,于宁抿唇,这小家伙很通人性,向来不喜欢跟她分开,但是现在情况紧急,光从厉冥熠带来的那堆顶级特工她就知道,再加上欧阳家这边更是重型武器上位,恐怕连航空母舰都快出来了。

    “去吧。”她伸手推推黑色毛球的屁股。

    默默看了她一眼后,四肢用力,越上了墙头。

    于宁看着它离开后伸手将原本自己绑在手腕上的丝带解开,看着高高肿起的皮肉,她另一只手直接拿起一旁的匕首狠狠的在肿起的上方划了一刀。

    跟厉冥熠过招,怎么可能毫发无伤,看着血迹不断渗透出来直到落在地上,她满意的起身往那边走去。

    还在等消息的两人已经是不耐烦了,在欧阳辉第十次将打火机的火吹灭的时候,黑衣人匆忙跑过来。

    “少主,回来了。”

    两人齐齐起身,“人还活着?”

    “对。”

    还没等男人开口问的详细,于宁就已经被带进房间。

    “你们要的东西在这里,要做的事情也已经完成了。”于宁摊开手掌,一枚黑色狼头戒指躺在她掌心内。

    欧阳辉两眼放光,伸手往前碰。

    于宁合起手掌,“解药呢?”

    欧阳辉身边的男人看着面前满身血污的女人,虽然她现在的样子很是狼狈,就连头发都是凌乱的,但是身上那股冷气还是摄人心魄,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时候就觉得这女人,真他妈的帅气。

    “这就是厉家的狼戒,能够号令整个厉家的信物?”欧阳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很多大家族因为管理的人员居多,光是各分支就已经是庞大的体系,而且不可能数十万的人都见过厉冥熠,在这样的机构下,当然就需要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信物。

    厉家的狼戒是从厉家创立之处就传承下来的,能够号令厉家的,至高无上权利的象征。

    这也就是欧阳辉想要的东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