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宁回头看着沙发上一脸悠闲的男人,她都不知道是应该夸奖他镇定自若还是将生死置之度外。

    也对,厉家的当家人自然是看过大风大浪的人,怎么会被这么吓到。

    莫寒一看这样就急了,走到男人身边,“当家,请赶快撤离。”

    斯凌指挥手下做好最坏的打算,没想到沈傅居然这么决绝。

    “没用的,厉冥熠,今天你必须死在这里,我们一起去给慧颖陪葬!”沈傅平静的开口。

    他要做的已经做完了,只要厉冥熠活不了,他也算是死得其所,他活着的目标就是给那个女人报仇。

    于宁无言以对,又是一个因爱生恨的痴情种子,但是拜托这种桥段只发生在电视剧里好吗。

    厉冥熠起身,修长的身形挡住洒在于宁身上的灯光,他低头,额前的碎发挡住深邃的眼眸。

    “我向来没有给谁陪葬的习惯,也没有谁有资格让我陪着他一起死。”

    一句话说的不屑一顾,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

    于宁差点没一脚踹上去,老大,这时候就不要再激怒他了好不好。

    斯凌看到男人的样子,有些焦急,“当家,直升飞机已经准备好了,可以随时离开。”

    “没用的,这东西从一开始就定好了的,只要厉冥熠跨出这个房间就会爆炸,就跟长了眼睛似得。”沈傅一盆凉水浇过来。

    欧阳明脑袋里开始思索,沈傅到底什么时候安装的控制器,后生可畏啊,如果不是栽在一个女人手上,这小子以后会大有作为的。

    于宁脑袋里开始快速闪过一些结构图纸,当时这东西的设计就是这样的,考虑到它的意外性,所以控制器和引爆炸弹的地方相隔的会有点远。

    这东西的好处就是,没有时间限制,只要目标人物待在他应该在的地方就可以。

    “厉冥熠,当初你既然不爱她,就不应该让她进厉家,不让她有希望,她就不会绝望自杀,你这个刽子手。”沈傅说着,眼前浮现出那个带着温柔笑意的女子。

    如果她还在,该多好。

    莫寒一脚踹在沈傅脸上,“当初不是你求情的话,当家也不会让那个女人进厉家当女佣,虽是当家唯一的破例,但却从来就没有将她特殊对待,如果不是她不自量力,也不会被逐出厉家。”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怪他自己吗。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跟我没有关系!”沈傅急忙反驳。

    于宁也听出个大体来了,只不过差点被当成Gay的;厉冥熠也破过例,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斯凌看着于宁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这女人没发现她自己才是最奇怪的吗。

    “厉冥熠,你有没有对那个尽心尽力照顾你的女人,有过一点点的动心?”沈傅像是在确定答案那样的问道。

    男人冷着脸,毫无感情波动,直接了当,“没有。”

    一丝迟凝都没有,沈傅苦笑,他到底是在问什么,这个男人,怎么可能有感情。

    于宁猛然瞪大眼睛,妈呀,难不成这沈傅,喜欢厉冥熠?

    真是痴情的爱啊!

    看到她惊愕的表情,男人眉眼一沉,走过来,修长的手指轻佻的抬起她的下巴,“你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于宁赶忙解释,“我在想怎么办。”

    厉冥熠一动不动的盯着她,黑眸里看不清楚情绪,“你有多少把握解决?”

    于宁低头,“百分之四十。”

    “哦?”男人语调上扬,“解决后答应你的所有要求。”

    “百分之百!”于宁几乎是脱口而出,这么好的机会,就算没有可能性,她也能抠出来。

    “但是我要求,你们的人都停止手上的动作,否则会对我有干扰。”

    “好。”

    厉冥熠眉梢染上笑意,看的人心花怒放,能笑得这么好看的人,真的不多见。

    “当家!”

    “当家!这恐怕……”

    众人赶忙劝阻,厉冥熠的命怎么可能交给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绝对不行。

    男人打了个手势,所有人立刻闭上嘴巴,没有出声。

    斯凌和莫寒相视一眼,当家这是要将自己的命交给这个女人,就这么信任她。

    于宁偏头,“在此之前,希望厉当家不要走出这间屋子半步。”

    “一言为定,只不过解决后你必须回来。”男人笃定的说道。

    于宁沉默了一会,“好。”

    阳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来一只黑色的猫咪,通体全黑的颜色让人只在黑夜里看的清楚它墨绿色的眼眸。

    而那两只眼睛怎么看怎么诡异,看的人毛骨悚然。

    “喵……”

    猫咪发出呼唤一样的叫声,听到声音的于宁看过去,对着它伸出手。

    “默默,过来。”

    “喵呜……”

    它能出现在这里,就说明苏西西一定已经在附近准备接应她了。

    于宁走到阳台,套上刚才自己解开的绳索,准备从阳台上往下去,按照直线距离寻找的话,不会太难。

    还没等她跨出围栏,身后突然受力,她斜眼,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按在她的肩胛骨上,将她整个人往后拽去。

    “厉当家,时间紧迫,你还有什么事吗?”她赔笑道。

    只见男人从自己外套口袋里掏了一把镶满宝石的匕首出来,慢悠悠的用指腹推开剑套。

    一看到那把刀,莫寒大惊失色,莫非当家想……

    于宁皱眉,“你要干什么?”

    厉冥熠仰头,手腕反转,刀尖直接就往她左手手腕上刺去,不深,但是却立刻见了血。

    于宁看着自己手腕上落下的鲜血,这点疼她还没放在心上,不明白意思的女人下一刻却被男人吓得半死。

    只见长相出色的男人低下头,温润的舌尖划过她的肌肤,将差点滴落的鲜血吮入口中,痒麻的感觉差点没让她条件反射的踢出去。

    抬头时,他舔过唇上的血迹,整个人如同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吸血鬼那般,邪魅放肆,危险却诱惑。

    “记得回来,别跑丢了。”说完这句话,厉冥熠从口袋了掏出一支手机递给她。

    这边莫寒和斯凌已经全部明白了,那个女人已经打上了当家的烙印,再也剔除不掉了。

    对于他们这些担心当家性取向的人来说,真的是天大的好消息,原来当家真的是喜欢女人的,不是Gay。

    “去吧,别忘记回来,我在这等着你。”男人拍拍她的脑袋。

    像对宠物狗那样的语气让人十分不爽。

    于宁咬咬牙,纵身一跃,跳上阳台后,顺着窗台往下爬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