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5章 夫人派来接你的
    三个月后,青城。

    盛夏的时节,属于这个时令的树木花朵纷纷争艳,干净笔直的马路上人来人往,不时有几对情侣挽手走在两旁的树荫下。

    时间看上去缓慢而安静,这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港口城市,也是最早开发的地区之一,也因此,这里是国内GDP最高的地区。

    世界上有名的消金窟,豪车云集,没有穷人的典型地区,过于舒适的生活注定了这里人们生活节奏的快慢。

    城东,以典雅舒适为主的开发别墅群内,一栋白色别墅坐落在中间的位置,与其他房屋不同,这里的院子的围墙上爬满了蔷薇花的藤蔓。

    如果是在夜晚,恐怕会感觉有点阴森恐怖。

    二楼朝南的房间内,柔软宽大的床铺上,紧紧裹住被子的女人只露出一颗头颅,屋子里的摆设很简洁,书桌衣柜,一张靠坐的乳白色沙发。

    房间内最多的颜色就是白色,看样子屋子的主人是个很爱整洁的女人。

    床头上闹钟的时间动到九点的时候,它紧跟着发出声音。

    叮铃铃……

    床上的人动了动,皱着眉头从被子里伸出一条白皙纤细的手臂,精准的按在闹钟上。

    紧跟着女人闭着眼睛坐起来,抱着被子不知道是睡着还是醒着。

    房门打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走进来,手指按在女人床头的控制器上,遮挡住落地窗的厚重沙曼缓缓往两边移开。

    刺眼的光芒照射进来,正好打在女人身下的床铺上。

    “清姨,是不是你又动了我的闹钟?”女人迷迷糊糊的问道。

    细密的阳光洒在女人脸上,将她每一个细腻的毛孔都看的清清楚楚,此时任由哪个人进来,恐怕都会为床上女人的面容惊叹。

    未经雕琢的美,白皙的肌肤如同璞玉那般晶莹剔透,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一双细长的柳叶眉恰到好处,微微上扬的嘴角,红润饱满的色泽。

    一头凌乱的长发随意的散在脑后,身上白色的睡裙笼住女人曼妙婀娜的身形。

    被她点到名的女人微微一笑,在手上的平板电脑里写下一句话。

    “今天得起早点,你还得去那边呢。”机械的女声将清姨写下的字一一念出来。

    “知道了,我会去的,您不用特地提醒我,我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就是那老头子的生日吗,以往她都是托人把礼物带过去,那边的人也不想见她,她也不想看见那些嘴脸。

    大家双方看着都膈应,不如眼不见为净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今年老头点名要她过去。

    她向来不喜欢那种场合,如果不是清姨,她才不会去呢。

    “生日礼物已经准备好了放在桌子上了,你洗漱后就下来。”机械的女声再次说出。

    她点点头,起身往浴室走去,路过清姨身边的时候,仰头在她脸上落下一个早安吻。

    看到她迷迷糊糊的样子,女人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转身下楼准备早餐。

    镜子里的这张脸漂亮的不可方物,还是镜子里的这张脸看上去舒服,毕竟是自己的脸。

    比起出任务和出门用的那张脸,她还是更加喜欢自己这副面容。

    苏西西那个咿呀呀的女人每次都夸她漂亮。

    没错,这个美到极致看上去不染纤尘的女人,就是于宁,道上鼎鼎大名的夜媚。

    每次她出任务都会改改自己那张脸,用的药水就是苏西西花大价钱买来的。

    在出任务的时候,除了那双眼睛以外,她看到的都不是自己熟悉的五官。

    拿起清姨已经挤好的牙膏,于宁开始刷牙。

    清姨不会说话,从她记事起就是清姨在照顾她,六岁的时候被从那个家扔出来的时候,也是清姨陪着她,这么多年,她从清姨身上感受到的,是缺失的母爱。

    是从那里没有感受过得亲情。

    将擦脸的毛巾扔回架子上,她拿起一旁的粉底开始涂抹,这些年,如果不是靠这样的方法挡住自己这张脸的话,恐怕她早已经身首异处了。

    在她还没有能力挣脱束缚的时候,这些会带来麻烦的东西就先遮住吧。

    半响后,镜子里出现了一张普通不过的大众脸。

    清姨在从厨房端出煎好的鸡蛋时,就看到于宁只穿了一条白色蕾丝裙就从楼上下来。

    她放下东西在围裙上擦擦手,还没来得及拿起平板,就被于宁的话打断了。

    “清姨,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穿什么都一样,不是吗?”

    听到这句话,清姨心里头一阵难过,这孩子,有家就跟没有一样。

    但是席家的晚宴,又是席家当家人的晚宴,来的肯定都是社会名流,小姐穿成这样,肯定是要被老爷责怪的。

    “无论我穿什么都会被找茬,还不如一开始就直接出问题。”于宁不以为然的拉过椅子坐下。

    看到清姨担心的样子,于宁安慰道,“不会有事的,在外人眼里席家只有一个女儿,不是我,也没人见过我,我就是去送个礼物就回来的,放心吧。”

    话是这么说,于宁心里头却有点打鼓,往年那老头子的生日都没有让她去过,为什么今年态度这么强硬,要她一定要过去呢。

    亏的清姨以为那老头子时隔多年后想起来她还有个女儿被他扔在外头,打算接回去好好照顾的。

    于宁喝了两口粥,客厅里走进两个人。

    “是于宁小姐吗?”两人走到餐桌前问道。

    于宁放下杯子,“我是。”

    两人趾高气昂,像是说出什么不得了的大事那样,“我们是夫人派过来接你的,请马上跟我们走。”

    桌上的女人抬眼,“没看到我在吃早餐吗,等吃完再说。”

    “于宁小姐,这是夫人的命令,你可不要让我们为难啊。”男人语带威胁。

    不紧不慢的吞下口里的粥,于宁擦擦嘴后起身,“走吧。”

    两人不屑出声,到底是个小丫头,经不起恐吓。

    于宁慢悠悠的跟在他们身后,跟几个无名小卒计较,没什么意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