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宁的身世也算是显赫,她生于席家,是厉家上席十二家中实力不俗的家族,也是正儿八经的黑道豪门。

    她是席家长女,大了自己父亲席慕那个女儿一岁半,从小她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甚至连照片都没有见过,在席家,她的母亲像是不允许存在的人那样,被抹掉了所有的存在感。

    除了她这个女儿以外,就没什么母亲存在过得证据。

    于宁是随着自己母亲姓的,除了知道自己母亲姓于以外,她一无所知。

    一个没有母亲,又得不到父亲宠爱的孩子,在那样的豪门世家,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地,可想而知。

    后来于宁六岁那年,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被遍体鳞伤的扔出席家,如果不是清姨不顾死活的护着她,她会怎么样都未可知。

    所以这些年,她回席家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二十四小时。

    席慕的生日宴会,必定是名流集聚,各路豪门相会的,以席夫人的性子来说,她怎么会希望自己去破坏他们全家的幸福亮相。

    不仅没有出来阻挠,居然还派人过来接她,这天不会平白无故下红雨的,所以,肯定有问题。

    于宁坐在宾利上,她身后的位置坐着两名保镖,而这两个人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

    这算怎么回事,监视吗?

    车子穿过一条条人满为患的街道,而后在青城最豪华的造型会所停下。

    司机下车后跑到后面打开车门,“于宁小姐,到了。”

    于宁解开安全带下车,盯着门上偌大的SDJUE几个英文字母,她认识这里,苏西西那个爱财的女人是最舍得给自己花钱到这儿来做脸的。

    她从来不在乎这些东西,所以从来没有陪苏西西进来过。

    “请跟我进来。”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侍应生走过来,恭敬的对着于宁说道。

    跟着她走过辉煌琉璃的长廊后,到了一个房间门口停下,今天这里都被席家包场了,就是为了让席家母女能够享受到至高无上的服务。

    这也是每年都会发生的事情。

    在侍应生推开门的时候,于宁就看到了一个坪数大到可怕的房间,里头装潢豪华,寸金寸土都不为过。

    穿着浴袍毛巾包裹着头发的席媛坐在沙发上,手上随意的翻动着一本奢侈品杂志,纤细笔直的双腿搭在茶几上。

    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跪在地毯上,认真仔细的帮她修剪脚上的指甲。

    被养护的很好的女人没有抬头,随意的问了句,“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很有骨气的拒绝。”

    于宁走到她对面坐下,“席夫人盛情邀请,怎么会不来。”

    席媛抬头,眼角的泪痣明艳动人,美丽的脸在看到于宁身上的裙子时皱眉,“穿成这样,你就不怕丢了席家的脸面,爸会找你算账。”

    “你放心,如果丢的是我自己的脸,我可能还会顾及,但是丢的是席家的脸,跟我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她对席家,是没什么感情的,甚至是厌恶的。

    “我也懒得跟你计较。”席媛说了句,对着旁边的人开口,“带她去处理处理,不要再是这副穷酸样就可以。”

    这样的豪门争怨,在这里工作的人都见多了,良好的工作教养让她们脸上并没有浮动。

    “小姐这边请。”

    于宁低头,如果把自己这张脸交给她们揉捻,那么她上的妆就会掉下来,会惹来不少麻烦。

    “不用了,嫌我穿的穷酸,给我条裙子就算了。”她连忙开口。

    一旁的房门打开,穿着浴袍的女人走出来,从门缝见透出来的蒸汽一眼就看的出来,这是一间桑拿房。

    “不好好打理打理的话,就你那张脸,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讽刺的口吻说出来。

    于宁偏头,盯着一脸轻蔑的席夫人,席家的主母,从小到大,她身上那股子市侩一直就没有减弱过,就算用了再多的金粉粉饰,也还是抵挡不住。

    一家主母的雍容华贵和大气端庄,在她身上完全没有看出来。

    “我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有自知之明,既然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的话,那就不用穿了,也比不上有些人硬是撑着穿上了,却惹人笑话吧。”

    席夫人听出里头的意思,马上起身,“你说什么?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席媛伸手拉住席夫人,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席夫人扭曲的脸变的平和,看了于宁一眼后,压下怒火。

    “算了,不跟你计较了,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犯不着跟你置气。”

    于宁眯起眼睛,看来这是有什么事情要用得到她的了,不然以席夫人那种气度,恐怕早就动手了。

    侍应生从外头推进来一排排衣裙,这是席家专门请设计师操刀制作的。

    “你自己选一条,然后进去换了,至于你这张脸,再怎么化也变不出花来,就算了。”席夫人趾高气昂的说道。

    她完全有这个资本,席夫人不仅只是市侩,能让席慕娶进门,她当然也有过人之处,比如她的美貌的确万中挑一。

    就连她生下的席媛也是绝对的美人胚子。

    相比之下,于宁给自己化的这张脸,在席媛的对比下,就是不堪一击。

    于宁耸耸肩,随意挑了条裙子递给侍应生,在她的引领下走进更衣室。

    席媛看着于宁行云流水的动作,自在的宛若天生就应该被服侍那样,举手投足的优雅让人折服。

    看的她心里头一点也不舒服。

    “妈,您得对她态度好一点,尤其是等一下在宴会上,沈家的人过来的时候。”

    席媛一见于宁走进更衣室,赶忙拉着母亲说道。

    席夫人点点头,“我刚刚也是被这小蹄子激的,等一下一定不会了,你放心啊。”

    她拍拍自己女儿的手,安慰道。

    “这事儿反倒是于宁占了便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沈家虽然不比从前,但也是她高攀不起的归宿了。”席夫人对着女儿说道。

    席媛笑了笑,陪着母亲一起挑选衣裙。

    今天的晚宴,她从小就一直喜欢的人会来,她绝对要惊艳全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