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宁慢悠悠的走入大厅,席慕挽着席夫人正准备休息,看到她走过来,席夫人心里头发堵的厉害。

    这个女孩子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活下来,这么多年她派出去的杀手都被挡了回来,如果不是家里头那个老太太的话,这女人也不会活着碍眼。

    陪着席慕走过去,席夫人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宁宁,怎么样,还习惯这样的场合吧。”

    “大妈,父亲。”于宁叫了声。

    席慕看着自己这个女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面对于宁的时候,就会有种说不出来的可怕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面临黑暗吞噬的感觉,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什么时候挑时间回去一趟,你奶奶这段时间念叨你。”

    于宁点头,席慕的母亲今年也是快八十岁的年级了,小时候于宁对这个老太太没什么印象,只知道她那张年老慈祥的脸在面对席媛的时候才会是笑着的。

    但是在她面前,不是板着脸就是有脾气的,后来于宁被扔出席家,却又是这个老太太派人暗中保护她,才让她在羽翼未丰的那些年能够好好的活着。

    于情于理,于宁都应该去看看她。

    “见到沈辰了吧,是个不错的孩子,你跟他也算是相配,找个机会好好相处。”席夫人说了句。

    慈母一样的口吻,不知道的就以为这个继女和她是多么的亲昵,上流社会的人都是很会演戏的,尤其是这种家庭和睦,父慈子孝的戏码,是最常见的。

    于宁看着席慕,这个所谓的父亲可真是会给她找麻烦,能够嫁进沈家,他们恐怕以为于宁自己就会感恩戴德,人这东西,真的不能一概而论。

    “我知道了。”于宁低头温顺的答了句。

    听到她的回答,席慕满意的点点头。

    “媛媛呢?这丫头跑哪儿去了?”席夫人看看四周,没有见到自己女儿。

    身后的佣人上前,“小姐刚才说累了,上楼休息去了。”

    “也是,今晚她也累了。”席慕说了句。

    “那这样的话,你这个爸爸可要好好补偿她呢,咱么一块上去叫她回家吧。”席夫人亲密的说了句。

    “她休息了就不用了,让她睡着,明天早上让人过来接她。”席慕跟所有疼爱女儿的父亲那样。

    商芸一行人走过来,他们和沈辰是比不了的,沈辰是沈家的当家人,晚宴的时候不能和席慕坐在一起,现在好歹得过来敬杯酒。

    “席伯伯,席伯母。”商芸率先开口叫道。

    身后的人一一叫过。

    “你们好啊。”席夫人看着这些孩子。

    席媛曾经跟她说起过,都是人中龙风,但是各有各的追求,到底和席媛不是一样的人,也不会是一样的命。

    席媛的未来已经是规划好了的,就得按着这个轨迹走下去。

    “席伯伯,祝您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祝您长乐安康,越活越年轻。”

    席慕笑着点头,“谢谢你们。”

    十二家各家的孩子有些多到十几个,席慕不可能个个认识,但是这几个常出来晃悠的他还是认识的,都是各家主已经选好了以后能够继承家族的孩子,所以自然是需要多多磨合的。

    “沈辰呢?刚才不是还和你们在一起吗?”席夫人问道。

    “我们正要去找他呢,刚才他上楼休息去了,这会说好了一块走的。”风则答道。

    贾爵盯着于宁,一样是席家的女儿,这区别真的不是一般的大,从刚才的对话里头都知道,席慕明显更加倾向于席媛。

    “媛媛也上楼休息去了,你们不是要出去走走吗,让她送送你们。”席慕道。

    “这样的话你们上去吧,连着媛媛一块带过去,你们大家好好聚聚。”

    商芸看看这边面无表情的于宁,总觉得把她一个人晾在一旁有点不好。

    “不如,席宁也跟我们一起去吧,正好趁这个机会大家好好聊聊。”

    于宁低头沉默,这时候就是去看戏的了,她本来觉得无聊想回家了,但是她忙活一晚上,好歹得见见成果吧。

    本来以为于宁会拒绝的众人没报多大希望,没想到她一口应答,“好啊。”

    多交朋友多开路,这是自古不变的定律,就算她再怎么讨厌,难保以后会有需要互相来往的时候,毕竟这群人以后的身份在道上不会太低。

    席媛在梦里想到的都是刚才那般的翻云覆雨,缠绵恩爱,这个男人终于还是属于她了,这样想着,她在夜色里的唇瓣微抿。

    被褥下是两人未着寸缕的肢体,毫无顾忌的交缠在一起,屋内没有开灯,视线昏暗,只有床头上的壁灯发出昏暗的光芒。

    她手臂交缠在男人的脖颈上,感觉到男人毫无防备的将她裹紧时,席媛睁开眼睛。

    原本笑的春意盎然的唇角,在仰头看清楚男人的面容时刹那间变得僵硬无比。

    席媛用力揉揉眼睛,在看清楚那张脸的确不是自己魂牵梦绕的那张脸时,她松惺的睡意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啊!”

    席媛叫着一把将身上的男人踹下床去,用力裹紧身上的薄被。

    “沈辰,你对我做了什么?!”席媛苍白着脸叫道。

    这怎么回事,这未免太离谱了,怎么会变得这么荒唐。

    沈辰皱眉睁开眼睛,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他的睡意全部跑的无影无踪,脑袋胀的好像快要炸裂开来一样。

    在看清现在的情形时,也是一愣。

    “这怎么回事?”

    他不过就是喝了两杯酒就感觉头疼,让人送他上来休息,怎么会变成这样,席媛为什么会光着身子躺在他床上,身体上的感觉清楚的告诉沈辰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还问我!沈辰,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娶不到我就出这样的损招,真是卑鄙无耻!”席媛咬着牙,拳头捏的咔咔作响。

    “你不要冤枉我,这事儿怎么回事,我自己都还是一团乱,你不要随便揣测。”

    沈辰起身,拿起地上的衣裤准备穿上。

    席媛刚想破口大骂,门口传来敲门声。

    “媛媛,你睡醒了吗?”席夫人的声音隔着门传进来。

    门这边,席媛满脸煞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