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有句话说的很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都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就不要强加在别人身上,到最后恶心了自己,也得罪了别人。

    席媛现在面对的事情,就跟她要对于宁做的事情是一样的,但是有些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能够把所有的错推到别人身上去。

    门外乌泱泱的站着一堆人,倒不是都是来找席媛的,商芸一行人走到对面的房间门口,二九七,这就是沈辰休息的房间。

    “沈辰,到时间了。”这边的贾爵敲门道。

    里头自然是没有人答应的,风则和商芸对视一眼,继续敲门。

    于宁靠在一旁的墙上,手指在墙上滑动,这怎么把自己那只黑毛球带回来,是个很大的问题。

    厉冥熠那样子摆明了是不会放掉默默的,真是不明白,都黑成那样了他还能认出来,回去得好好闻闻,默默是不是有狐臭。

    门内的席媛慌忙起身,打算从阳台上离开,但是这里可是三十层,没有绳索器具的帮助,一旦摔下去,会粉身碎骨。

    但是这个样子绝对不能让门外的那些人看到,否则的话,她的梦不仅会碎成粉末,她以后就真的没有面子在见人了。

    “已经这样了,你也不用再扭捏了,不如直接开门面对。”沈辰扣着扣子说道。

    无论这是因为什么,他跟席媛成这样的话,他也就不用娶席宁了,不是什么坏事,相比起于宁,还是席媛对她有帮助。

    “你倒是想,我告诉你沈辰,我席媛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不会嫁给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沈家那样的地界,我看得上?”席媛咬着牙说道。

    男人的大男子主义,有时候真的是不能小觑的,都被别人小看成这样了,沈辰如果不发火的话,也算是个人才。

    “这样啊,行,那咱们就看看,你席媛的路会怎么走。”

    说着沈辰就打算去打开门,这边的席媛一看到就急了,直接一拳过去,两人都是练家子,这边的沈辰自然也不会吃亏,反手将席媛两只手控制住,将她压在门板上。

    “你想被人看到这样子?”

    听着门内的动静不对,席夫人一下子急了,“媛媛,快开门,是妈妈!”

    席慕叫来侍应生拿来房卡,于宁看着这边的商芸也是叫不开沈辰的房门,自然的跟在所有人身后的位置。

    等他们闹得差不多她再说话。

    席媛光着身子被沈辰按在门上,在房卡插进去的一瞬间,沈辰将她一抛直接扔在床上,一手利落的将被子往她身上一蒙。

    被脚刚刚落在床上,这边门就打开了。

    席慕夫妇进门,在看到门口的沈辰的时候,那边的贾爵一愣,踩着脚步过来。

    “你怎么会在这?不是说喝多了在那边休息的吗,怎么会在席媛……”

    在见到门内的情形时,贾爵瞪大眼睛闭上嘴巴,吞下了接下来的话。

    “你,你怎么会在这?!”席夫人叫着跑进去。

    房间内一片凌乱,床下的散乱着女人的衣裙,卫生纸捏成团一张一张的丢在地上,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味道告诉所有人,刚才发生了什么。

    在看到床下女儿今晚上穿的红色礼服时,尊贵的脸上变得狰狞,“媛媛!”

    她的女儿怎么了,才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怎么就会变成这样。

    席媛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脸,委屈的泪水耍的一下就下来了。

    “妈……”她哭着钻进席夫人怀里。

    那场景,就跟沈辰强迫了她一样,看到的人都为之愤怒。

    “沈辰,你做了什么?”风则质问道。

    他们这些人当然都不是什么良家男孩,外头玩女人往往很疯,出点什么事儿也是常有的,但是席家的女儿,谁敢动。

    他不会是因为席家对这婚事的处理态度不满意就做了这档子事吧。

    “啪……”

    席慕一个耳光打在沈辰脸上,力道用的很大,打的沈辰背过脸去,就连席慕手臂都震的发麻。

    “你这个畜生!”

    吼完这句话,他直接掏出手枪就要冲上去。

    于宁冷笑,如果她真的着了席媛的道这么躺在这里,恐怕席慕的开心成什么样都不知道。

    商芸和贾爵赶忙上前拉住席慕,贾爵挡在沈辰面前,两家就这么出事,道上会是多大的风云。

    “伯父,您先听听沈辰的解释,也许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沈辰偏过脸,舌尖舔过破裂的嘴角,眼神阴霾。

    “伯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就跟您道个歉,但是我保证我会负责,不会让席媛受委屈。”他说的诚恳。

    “沈辰,我以为你好歹也是沈家的当家人,你跟我的大女儿订了婚,却轻薄了我的小女儿,你是当我席家好欺负是吗?”席慕中气十足的吼道。

    经他这么一提醒,众人这才想起来席家大小姐也跟在他们身后,这未婚夫还没几个小时就这么变成妹夫了,简直是头顶青青草原啊。

    于宁在众人的视线里头走跨进房内,席媛靠在母亲身上,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女人,弄成这样,肯定跟她脱不了干系。

    一定是于宁捣的鬼,肯定是她。

    “父亲不用顾忌我,如果妹妹和沈家主真的两情相悦的话,我没什么意见。”于宁落落大方的开口。

    “对,席媛还什么都没有说,这事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都冷静冷静。”f风则劝道。

    “你想让她说什么?!”席夫人吼道。

    席媛抬头,目光含恨,“爸爸,是有人害我,一定是有人害我的,有人图谋不轨!”

    她视线紧紧的盯着于宁,被盯上的女人对着她勾唇一笑。

    “是她!一定是她!于宁,肯定是你!肯定是你联合沈辰来害我,是你在我的酒里给我下了药!就是你!”

    看到她癫狂的样子,所有人皱眉,这算什么,席媛什么意思,这就变成席家人自己的内斗了。

    “真的跟你有关系?”席慕看着于宁问道。

    于宁抬头,两只手摊开,“这话怎么说的,不说我是第一次见沈家主就算了,他好歹是父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我定的未婚夫,我做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处?”

    这话说的挺有道理的,况且,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谁不会难过,犯得着这么对自己。

    “老公,这件事情必须好好查查!还我女儿一个公道!”席夫人盯着于宁说道。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会出幺蛾子,没想到真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她真后悔没有一刀结束了她。

    “家主,当家找您有事。”沈辰的助理走进来说道。

    这时候商芸出声道,“伯父,您要处置沈辰的话,我们当然是不能插手的,毕竟他是沈家的当家人,还得问过当家的意思才行。”

    厉家十二家的人,要动当然得看过厉冥熠的意思。

    “对对,当家在这,这事就交给当家定夺。”贾爵赶忙说道。

    听到这话,屋子里的两个女人脸色齐齐一变。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