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青城,城北别墅。

    青姨从那天被席慕踢了一脚摔下去撞到头后就一直感觉脑袋不舒服,体贴人的青姨在于宁面前强压着不舒服。

    毕竟于宁一年到头也没几天有空的,自己如果表现的很憔悴的话,于宁是不会放心出海去的,那孩子太需要休息了。

    每天清晨都会给于宁做早餐的青姨,颓然空闲下来反倒觉得不适应了。

    给自己泡了杯花茶,青姨走到阳台上,拿起放下一旁没有合上的书本继续翻看,茶杯里头热腾腾的冒着热气,这里是独栋别墅,邻里之间相隔得很远。

    不远处能够看得到青山绿水,环境很好。

    翻完最后一页纸张,青姨起身放下茶杯,准备去收晾干的床单,原本就快接触到茶几的手指一松,杯子直接掉在地上,杯里的茶叶残渣掉在地毯上,看着狼藉一片。

    青姨身形一晃,险些一头栽在地上。

    刚刚上楼的苏西西看到这景象,扔下手上的包赶忙走过去,“青姨您怎么了?”

    苏西西自己一个人住,闲来没事就喜欢过来于宁这边蹭点饭吃,一来二去的也就将钥匙拿到手了,青姨自然也就将两个女孩子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

    于宁临走前不放心,说了让苏西西过来几天看着,没想到她刚进门就看到这出。

    “您怎么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苏西西说着就扶着她准备往楼下走。

    青姨摆摆手,示意她没事。

    “真的没事吗?”苏西西不相信。

    她点点头,打了个手势,“就是绊了一下,年纪大了,眼睛总是花花的。”

    “那您哪儿磕着没有?”

    “没有,你放心吧,还没吃饭呢吧,我刚好熬了粥,下去给你盛。”青姨比着手语道。

    苏西西还真是饥肠辘辘过来的,被家里头那个野男人祸害的她两天没好好吃饭,真是够悲催的。

    “那我先去洗个脸,马上就下来。”苏西西拿起沙发上的包包,“您下楼的时候小心点,别再磕着了。”苏西西离开后,青姨原本慈祥的脸上一片凝重,她刚刚为什么脑袋里头会闪过她自己跟一个女人对话的模样,那模样是她很年轻的时候,但是她明明从出生开始就是哑巴。

    这画面,跟做梦很不一样。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个画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西西进了房间,打开衣柜换了身衣服,因为隔三差五就会过来,于宁就直接将她旁边的卧室给她留着了。

    刚刚系上连衣裙的带子,被她扔在床尾的手机屏幕亮起来,苏西西看了看,讨厌鬼三个字跳动在上头,她利落的将电话挂断。

    青姨在厨房里头将保温的熟肉粥盛出来,正好门铃响起来,她擦着手往门口走去。

    看到门口站着的人,青姨习以为常的请他们进门。

    席家每个特工都会有这样的一个时间段,就是每三个月会接受一次席家的盘点,但是由于她已经不算席家的特工,也没有再接任务,但是却还是席家的人,所以时间就改为半年一次。

    “请坐。”青姨手上的平板电脑出声道。

    穿着长款大衣,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走进屋内,他是半年前开始过来给青姨做盘查的,这是第二次过来。

    “小姐呢?”男人抬头看了眼楼上。

    就算再怎么不受宠,席家的人都得称于宁一声小姐,这是规矩。

    青姨低头输入,“小姐出门度假了,现在不在。”

    “好的,那就开始吧。”男人将随身带进来的皮箱打开。

    青姨在他面前端坐,就那么看着男人拿出来的一块金色怀表,拨动好时间之后,他按下按钮放在一旁。

    半响后,青姨原本看着男人的眼睛一顿,跟随着他的话意识慢慢模糊,陷入半梦半醒的阶段。

    苏西西下楼的时候正好脚上换了棉拖鞋,踩在地毯上没有声音,还没走下两节台阶,苏西西往下就看到坐在沙发上呆滞的青姨,和看上去纯良无害的男人。

    她皱眉往下走了两步,就听到男人的话。

    “你不会说话,你从小就不会说话……”

    苏西西慢慢往后倒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男人没有注意到苏西西近乎无声的动作。

    于宁以前跟她说过席家每隔一段时间会来人审查青姨,可是没有人跟她说过是这么个审查法的。

    “现在,你想起了什么?”男人柔声开口,如沐春风般让人放松。

    闭着眼睛的青姨慢慢出声,“我想起了小姐的母亲,很美,很善良的女人。”

    苏西西竖起耳朵,脸上惊愕,青姨说过,她没有见过于宁的母亲,是她的母亲死后,青姨才被老太太调过来照顾年幼的于宁的。

    可是现在,这是怎么说。

    “不,你没有见过她,你见到的不是小姐的母亲……”男人的声音慢慢响起。

    楼上的苏西西咬牙,她算是明白了,这是催眠术,她曾经见过的,以催眠覆盖一个人的记忆,以达到控制一个人,或者是篡改记忆的作用。

    席家,真的好手段。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