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沉寂的深海下,缓慢航行的潜艇上,装修简约大方的卧室里,原本就适合不发出声音的空间里很安静。

    女人的喘息声在卧室中回荡,显得暧昧至极,不大不小的床铺上,身材健美,脸颊惊艳的男人将衣着暴露绝美的女人压在身下。

    两人唇齿相合,气息紧凑,两人身上本来就穿的冰凉,现在直接是贴在一起的,恨不得皮肤上的纹路都能彼此清楚。

    气息灼热,男人身上的龙涎香将她紧紧包围起来,在她口中翻滚的舌尖搅的她口腔发麻。

    厉冥熠黑眸紧盯着身下女人的表情,媚眼如丝,他脑海里闪现这个词语,从来不愿意接触女人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她第一面的时候,就记住了她那双眼睛。

    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眼睛,没有丝毫杂念的美,极致的美。

    也就是这双眼睛,让他一次又一次的能够记住她,能够找到她。

    “唔……”于宁不由自主的发出嘤咛声。

    听在男人耳朵里,就像盛情邀请的语调那般让人把持不住,男人帮她揉捏淤青的指尖越来越烫。

    原本按压在伤口上推开药膏的手指,顺着女人美丽的背脊,慢慢往下滑。

    于宁感觉到慢慢滑进她腿间的手指,男人虎口上的老茧触及在她滑嫩的腿间,让她昏沉的大脑开始清晰。

    “不……要……”她嘴里挤出这两个字。

    厉冥熠薄唇微勾,眼底一片清灵,没有染上欲望的痕迹。

    “味道不错。”

    男人起身,舌尖暧昧的舔过唇上的湿润,收回在她身上的手指,这算是一点福利。

    于宁睁开迷离的双眼,男人的突然抽身离去,并没有让她觉得高兴,反而有点空虚的感觉。

    她真是疯了,疯了。

    “给我准备吃的。”

    男人往后一倒,直接坐在沙发上吩咐道。

    于宁身上的淤青被厉冥熠这么一动,虽然推开了,但还是很疼,她两只手盖在滚烫发红的脸上,不想移动。

    她刚才居然有感觉了,这要是让苏西西知道的话,肯定会嘲笑她这个灭绝师太都能起反应。

    这个死男人,刚才肯定是在逗她。

    看到女人没有动,沙发上的男人眉眼染上笑意,“怎么?还在回味?”

    听到这话,于宁霍然起身,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翻身下床。

    拖鞋都没穿,直接踩着地毯往外走去。

    厉冥熠看到她这副样子,不自觉的轻笑出声,这小东西果真有趣极了。

    半响后,他起身走到床头,拿起方才被他放在上头的微型摄像头,看着那枚小小的机器,男人脸上,嗜血之意乍现。

    ……

    青城别墅。

    苏西西算着时间下楼,几乎是下头的男人关上客厅门的同一时间,苏西西走下楼梯。

    青姨眼中恢复神采,不像方才那样无神无感,看到苏西西下来,她笑着出声,“刚才耽误了点时间,饿了吧,我马上去准备。”

    “青姨,刚才那是?”苏西西状似不明的问道。

    青姨往厨房走去,打开放在餐桌上的锅盖,“是席家的上层,你也知道我原本是席家的人。”

    搅动锅里头开始变温的粥,浓郁的香味开始泛滥在空气中,青姨的手艺向来很好。

    乖乖的将碗递过去,苏西西看着青姨将粥盛出来,“青姨,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嗯,你说。”

    苏西西接过碗,拉开椅子坐下,“您说过您不认识宁宁的母亲,就连一次都没有见过吗?”

    “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青姨笑了笑,“没有见过,我以前也是在外头跑任务的,一直到宁宁一岁的时候,我才被席家召回来照顾她的。”

    “哦。”苏西西喝了口粥。

    看到她好奇的模样,青姨心口头也是觉得不是滋味,连苏西西都这么奇怪,别说于宁了,自己的母亲,她却一无所知,这样的感觉真是不舒服。

    “不过我听席家以前的老佣人说过,宁宁的母亲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笑起来倾国倾城。”

    “这个看到于宁就知道了。”苏西西说了句。

    青姨眉眼带着温和的笑意,如同宠溺孩子的母亲那样,“也对,但是她们说过,宁宁的母亲虽然是个美人,但是却并不是一个柔弱的需要保护的女人,相反的,她很独立,很坚强,曾经打理席家内务的时候,也做得井井有条,上下称服。”

    苏西西认真的听着,原来于宁真的挺像她母亲的,或许性格也很像。

    “那,您知道她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吗?墓地在哪儿?”

    青姨手上的动作一滞,紧跟着回道,“不太清楚。”

    苏西西知道,青姨记忆被覆盖了,但是别人肯定跟她说过什么,所以她才会这样啊不好言语。

    “青姨,您也知道,我不喜欢打听别人的事情,但是这是宁宁的事情,这段时间她对自己的母亲的事情很在意,也让我帮忙调查,我是怕……”

    后面的话,苏西西没有说出来,既然青姨不想说,席家也有意隐瞒,那她只能抛砖引玉,让青姨自己说出来。

    “你说的是真的?宁宁真的让你调查她母亲的事情?”

    “嗯。”苏西西肯定的点头。

    青姨心里头乱七八糟的,那些事情,不能让于宁知道,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她害怕那孩子会因此受到伤害。

    苏西西喝着粥,眼珠子不经意的瞟向青姨,她知道,快上钩了。

    “西西。”

    像是做了很大决定那样,青姨看向苏西西。

    “嗯。”

    “我告诉你我知道的,和我这些年打听到的事情,但是你不能告诉宁宁。”

    “为什么?”

    青姨眼里透着难过,“因为她肯定接受不了,会受到伤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