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56章 青姨的记忆
    青姨从小就是个孤儿,为了填饱肚子,她常常在垃圾堆里头捡东西吃。

    有一次她偷了一块面包被人抓住,那个时代,人们忙于生计,自然是没有多少同情心的,她被打的半死,奄奄一息的躺在垃圾桶旁边。

    后来有人走到她身旁,伸手递给她一盒饼干,她看不懂盒子上的文字,但是却知道,那是外语,不知道为什么,青姨记不清楚那张在蕾丝边阳伞下的脸,但是却很是记得那只干净纤细的手指,和那股子花香。

    那人问她,要不要跟她走,虽然会衣食无忧,但是不会比现在轻松。

    十四岁的女孩子紧紧抱住手上的铁盒子,脏兮兮的脸上泛出光亮,她坚定的点点头,哪怕前方是地狱,也会比她现在的处境安生。

    后来她被扔进一个训练营,哪里都是和她差不多大的孩子,男男女女,身上的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

    第一天,她们饿着肚子,第二天,她们还是没有食物,一直到第七天,外头的人扔进来为数不多的面包,里面的人开始疯狂争抢,打的头破血流。

    等到所有人气息奄奄,食物被尽数吞进人腹,黑色的暗门打开,一个身穿紧身衣,短发的干练女人出现在光亮的地方。

    “看样子是吃完了。”女人将屋内的情况尽收眼底,跟着吩咐下头的人,“把躺在地上的人处理掉。”

    跟着就有两三个男人走进屋来,将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人拖出去,血迹被拉扯的满地都是。

    “你们给我听着,现在你们还剩二十一个人,马上就会有人对你们进行训练,记住,你们之间只会有三个人合格,这三个人会留下来,至于其他的人,只有一个字,死。”

    后来发生了什么,青姨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她只记得,她手上握着匕首,刀尖上染得,是她最好朋友的鲜血。

    “也许是人老了吧,总会想起来一些过去的事情,你别介意。”青姨从回忆里头走出来,机械的女声慢慢说道。

    苏西西摇头,“不会,正好也听听您的故事,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后来青姨打败了所有人,成为了那三人中的一员,接受到了最严格的训练,学会了不计其数的杀人方法,也为席家除去了不少仇敌。

    不过几年的时间,青姨成就斐然,最后接受到的任务,就是席家老太太发出的,来到席家,成为刚出生的席家大小姐席宁的贴身保姆。

    手染鲜血的女杀手,自然是眉眼含血,青姨现在还记得她当时第一次将小小的于宁抱在怀中的感觉,是这辈子难以忘记的,小小的初生婴儿,将她那颗冷硬的心化解的柔软。

    为了于宁,她第一次学习做饭,慢慢学着过上了她以前不敢想的生活,恬静安然,其中除了一些骚扰外,倒是安静。

    初次去到席家,她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一味的执行上头的任务,慢慢的她才发现,席家的人,对于于宁的母亲,是闭口不谈的。

    后来在席家年长佣人的述说下,她知道了一件事情。

    于宁的母亲是个孤儿,无父无母,长大后结识了席家的当家人,并且成功的得到了席慕的爱,虽然两人并没有结婚,但是席慕对她视若珍宝。

    甚至在席家谁都不能动的的地界给她种了一片银杏树林,只为她一句夏天时想要乘凉的地方。

    那个女人一度成为席家的主宰,而在于宁出生后三个月,席家经历了一场最大的打击,近乎崩溃瓦解,幸好厉家施以援手。

    而当时为席家争取到厉家当时当家人帮助的,就是于宁的母亲,也因此,她得到了老太太的喜欢,地位巅峰一时。

    在风波平息一段时间后,于宁的母亲却被确认偷人,甚至被席慕抓奸在床,接受不了打击的席慕近乎癫狂,但是出于对她的爱,席慕选择默认这件事情,将苦水咽下去。

    一切虽然归于平静,但是于宁的母亲心里头却一直没有忘记那个男人。

    听说于宁的母亲很爱那个男人,为了他,自己烧炭自杀,死的时候,席慕就守在门外,却没有推开门去救她。

    佣人上来的时候,见到他跪在门口,痛哭流涕。

    也许他并没有那么不在意,男人的自尊,最终胜过了他的爱情。

    然后除了席家年长的佣人之外,知道这件事情的佣人全部被辞退,不过一年的时间,席慕就娶了席媛的母亲,而当时,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

    之后席慕就不待见于宁,像是深仇大恨那样的存在,席家的人说过,席慕拿了于宁的头发去做鉴定,证明了她是自己的骨肉,老太天下了命令,不许任何人在于宁面前,乃至整个席家提起她的母亲。

    那个女人,也因此成为禁忌。

    苏西西面色凝固,确实,于宁如果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这样的人的话,她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我相信,这世界上没有狠心的母亲,我也坚信,她在死之前,一定挂念着于宁。”青姨低头,在平板上写下一句话。

    “那您知道她的名字吗?”

    青姨走到自己床头柜前,拉开柜子,拿出里头落底积压的一本笔记本,泛黄的纸张翻开,拿出一张照片。

    “她叫于珂,是个很美的人,有个很美的名字。”

    苏西西接过照片,那个年代,席家用的已经是最好的相机,能够清楚的拍摄下她的美丽。

    “这是被佣人处理掉的时候,我悄悄留下的,机缘巧合,我只是想让宁宁以后最起码能够知道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子。”

    苏西西明白,青姨在做特工的时候,就已经拿掉了自己的子宫,断了后路,这辈子不能有孩子,所以她将一手带大的于宁当做自己的孩子。

    看着青姨清澈的眼眸,苏西西知道,青姨没有说谎,但是,她隐藏在自己大脑里的部分,她自己都不清楚。

    也许,这就是席家当初找到青姨照顾于宁的原因,能力够强,但是不会说话,就算知道什么,也能守口如瓶。

    如果不是于宁配的这款发声器,青姨也只能用手语表达自己的意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