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青城,今天比以往还要炎热,晒的人都能化掉,苏西西大早上就送青姨到席家去,今天是沈家过来商量婚事的日子,据说两边的家长都会在。

    作为席家的主母,一大早的莫凌就已经安排人过来接于宁,说是席家的重大场合,她当然是得在的,但是于宁正好已经出海好多天了,谁都联系不到,怕席夫人搞出什么幺蛾子,青姨决定过来向老太太解释解释。

    苏西西将青姨放下之后,就打算离开了,她答应了帮那个人查到绝岛的位置,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厉家的老巢,是哪儿那么容易就被你找到的。

    当真是黑道两大家族会面,大老远的就能看到从那头摆到这头,近乎百米的豪车摆放在一起。

    苏西西的火红色法拉利敞篷从正门往下的时候,就看到那边几辆跑车停在一起,鲜红靓丽,颜色一看就不像是年长的人会用的。

    果不其然,车子距离滑进的时候,苏西西就看到三四个俊男美女靠在一起,那些男的,虽然不是长相多俊俏。但是放在人群中,也绝对不会被埋没的类型。

    这次虽然对外说的是沈家过来商量婚事,但是他们这些内部人知道,沈家这次过来,就是下聘的,所以作为沈辰的朋友,贾爵,风则,商芸是女孩子,这样的场合不适合过来,所以来的倒是商芸的哥哥,商洛。

    前头的车子行不出去,堵在进出的道路上,苏西西戴着墨镜,正好就被堵在她们隔壁的位置。

    “这都快到半个小时了,不说沈辰是和自己长辈一起进去的,这席家虽然派出了人招呼,但是我听里头的人说,席媛闹脾气,一直没下楼。”贾爵靠在自己的宝蓝色保时捷上,看着前头忙碌搬东西下来的人说道。

    白潇肃上次席家晚宴的时候到国外办事了,一直到回来才知道事情有了戏剧性的变化,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席家大小姐,真是充满好奇,在那样的场合,被抛弃还能那么气定神闲,真是个奇人。

    “他们俩的闲事我是不想管,我就是好奇那个席家大小姐。”

    一听这话,原本面无表情的商洛倒是赞同,他也是挺好奇的。

    “有什么好见的,又不是什么美人,我倒是打听了,从小被抛弃在席家别院的孩子,你说女人要是被这么弃了,长得漂亮点的,还有资本翻身,毕竟这年头,长得好看的女人过得不会太差。”贾爵不以为然的说了句。

    一听这话,白潇肃倒是更加好奇了,“怎么,长得不好看?”

    不应该啊,席媛也是数一数二的美人,整个十二家里头难得意见的美人胚子,当初还是得到老当家的夸奖,甚至开了玩笑要让她当下一任厉家当家主母的。

    她的姐姐,应该不会长得太差吧。

    “呵,他要是算作美人的话,这世界就没遍地都是美人了。”

    贾爵这张嘴,认识人他的人都知道,就是损了点,没什么坏心眼。

    “你也别这样说,就是长相普通了点,其实没什么。”风则温和的圆场。

    “怎么,你这么护着她,难不成想成为第二个沈辰?”

    风则无奈的不说话,这人有时候真的挺聒噪的。

    商洛看了眼这边的贾爵,这人,永远都是这张嘴巴惹祸,就是学不乖。

    “小心点,这好赖是席家的地盘,让人听了不好。”

    议论的人闭嘴,一样听他们这么说,倒是让白潇肃越来越好奇,真是想知道这个小姐长什么样子。

    车上的苏西西推推鼻梁上的墨镜,菱唇抿成一条线。

    真是不好意思,她已经听到了。

    苏西西这人吧,护短护的不是一星半点,单是这么说吧,席慕踢了青姨那一脚,她就黑了席家系统半个月,硬生生毁了自家几亿美金的生意,还是青姨无意间发现的,要不然她还不放过席家。

    虽然贾爵这几句话说的有那么一点点事实的成分在里头,但是她就是听着不爽,她跟于宁这样的过命之交,当然容不得别人在身后说坏话,尤其说坏话的还是个男人,更加把她心里的不爽凑到极点。

    “几位少爷,这边需要你们将这些金银器物挑进去。”那头的管事小心翼翼的说道。

    贾爵回头,看到铺满地上的像是编制蓝的东西,上头都是满满的黄金首饰,堆得都快掉到地上。

    他嘴角一抽,“这些东西,都要我们搬上去?”

    这少说也有几十筐,还不算上现金和其他的礼盒之类,沈家这聘礼下的气派,倒是满足了息夫人的额虚荣心。

    管事人擦擦额头上的汗,赶忙解释,“不是的,爷,您们几位只是拿上前头几筐,后头的都有人抬得。”

    他有那个胆子敢使唤这几位,恐怕是不想活了。

    “这还差不多,拿上走吧,事儿办完了赶紧走人。”白潇肃说了句。

    几人蹲下身将几十斤的东西挑在肩上,风则盯着那边的动静,国外长大的他不了解传统的婚姻习俗,看着这边密密麻麻的人。

    “给张卡不就行了吗,真的不是一般的麻烦。”

    商洛走在前头,“沈家倒是答应给卡,但是席夫人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众人默然,席夫人那种小家子气的人,自己嫁女儿当然要求男方办的有要多气派就有多气派。

    这边几人刚刚走出下斜坡,席家的老宅子就在这片山里头,他们车子听得地方正好就是一个坡上,低头走路的几人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慢慢走到他们那几辆车子旁边。

    手指一拉,顺利的将车子拉开,她就料到,他们这些人都是目中无人的,出门都不见得锁车的。

    苏西西三下五除二的拉开车子刹车,原本就停在斜坡上的车子由于惯性开始慢慢往下滑去,方向正好对着那几个男人的屁股。

    这几个人出来都没有带保镖,本来就是目中无人的时候,也见不得谁敢动手的,这边沈家带来的人都在专心整理聘礼,也没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白潇肃动动肩膀上绑着红丝绸的扁担,不经意的往后一看,几辆车子犹如幽灵那般开始向他们冲过来。

    “后面!”

    听到吼声的几人往后看去,脸色未变,但是开始挑着东西狂奔起来。

    见到这样情况,所有的随从都开始跟着那几辆车子撒丫子狂奔,那几位主儿可是动不得的啊!

    “少爷!把东西扔了!”

    “来人,快挡住那辆车!”

    苏西西坐在车子上,看着那边混乱的景象,笑的没心没肺,不得不说,那几个人的动作挺滑稽的,好像搞笑电影里的小丑那样。

    正在奔跑的商洛突然偏头,往那边关着车窗的法拉利看了一眼,黑眸凝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