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屋内凄厉的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厉冥熠身后的莫寒非离等人面无表情,血腥的场面他们见得多了。

    这群人错就错在随意揣测当家的心思,在事情发生的第一瞬间没有人去通知当家,一味地倒向厉安诺。

    并且在出现问题的时候,都是将错误推向于宁,丝毫没有悔过的意思,佣人欺生,分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在厉家,这是大忌。

    只不过因为厉冥熠很少待在绝岛的原因,就让这些人弄错了方向,伤了当家的心头宝。

    别说当家了,他们都是气愤的,好不容易出现当家有兴趣的女人,被这些人一下子折腾没了,遭殃的是他们这些最近的人。“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将她弄成这样!”厉冥熠说着又是一脚下去。

    只差那么一点,那个女人就出事了,只是那么一点,厉冥熠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

    在看到那抹清瘦的背影在树上的无助时,在她血迹斑驳的倒在他怀里时。

    男人险些控制不住自己,把这些人碎尸万段。

    接住从树上掉下来的女人时,看清楚她眼眸里的无助时,他手掌害怕的颤抖。

    管家已经面目全非,看不清楚原来的模样,身上的血迹将原本烫金的地毯纹路染红。

    “给我一对一,好好教教他们厉家的规矩!”

    男人说完这句话,门外走进一批训练有素的保镖,将跪着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拖出去。

    所有人都知道当家的脾气,这时候,不能说话,不能求饶,否则连残废的资格都没有。

    紧跟着外头惨叫声连连,浓厚的血腥味也弥漫在庭院中。

    于宁睡得很不舒服,打了麻药的原因,脑袋沉沉的醒不过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休息过了。

    就算是给自己放假这段时间,她也没有能够好好睡一个觉,席媛的话一直回荡在她的脑海里。

    从她记事开始就相当于不存在的母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身上到底存在什么,招至席慕的厌恶。

    她完全搞不懂,闭着眼睛的女人嘴角勾起苦涩的弧度,看的人心疼。

    梦境回转,于宁站在席家大门前,门口的藤蔓生长的很好,一根一根的缠绕在围墙上,阳光很温暖,很温暖。

    雕花铁门自动打开,她身上穿着简单的连衣裙,沿着石板路上慢慢走进去。

    席家偌大的庭院里头,佣人来来往往的修剪花枝,一只漂亮的蝴蝶犬在草坪上奔跑着。

    门外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一辆豪华轿车停在门口,司机下车后打开后车座的门,一个穿着漂亮花裙子的小女孩从上头跳下来。

    “小姐回来了。”门口的佣人喊了句。

    在花圃里头修剪的佣人赶忙放下手上的工作,越过走进来的于宁,一个个去到门前一排的站好。

    “欢迎小姐回家!”

    九十度鞠躬,洪亮恭敬的欢迎。

    于宁看出来了,那是五岁的席媛,被宠成公主一样的存在,每天昂首挺胸,像只骄傲的小孔雀。

    年幼的席媛昂首挺胸走在前头,身后的佣人拎着她的小书包跟在后头,像是看不见前方的于宁那样,席媛目不斜视的从她面前经过。

    于宁低头,看到自己原本修长纤细的手指变成稚嫩的小手掌,就连虎口处的茧都不见了,变成五六岁孩童的手掌。

    而自己身上的白色连衣裙变成了一件洗的发白的蓝色花裙子,脚上的白色小皮鞋的鞋口能够看到断裂的皮层。

    于宁记忆回转,这是她六岁时的模样,住在老宅里头,那时候老太太常常上山进香,一去就是半年的时间,时常不在家。

    在莫凌的手下,她生活的不是很好,衣服和鞋子常常是破旧的。

    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段不美好的回忆。

    于宁走进大厅,沿着庭院里头那条人工湖上的木桥走进去,就是主厅,她刚刚跨进去,就听到餐厅那边传过来的笑声。

    “是吗?真是厉害呢。”

    席慕充满温柔的声音传进于宁的耳朵,她跨了几步走进去,就看到一家三口和乐融融吃晚餐的画面。

    父慈子孝,和睦极了。

    莫凌拿着餐布为席媛擦干净她嘴上不小心沾上的油渍,回头时看到门口的于宁。

    “你是鬼吗?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吓到妹妹怎么办!”莫凌叫了声。

    席慕回头,手上的筷子拍在桌上,“谁允许你进来的,出去。”

    于宁这才想起来,好像席慕立了规矩,老太太不在的时候,她不能入主厅,不能和他们同桌吃饭。

    如果违反规定的话,就会被打三十棍。

    席慕眼里闪过厌恶,对着身后的佣人说,“把她给我扔出去,今天媛媛高兴,就只打她十棍就可以。”

    佣人马不停蹄的走过去,一只手提起于宁的后颈,就那么直接将她拖出去。

    席媛坐在餐桌旁,小小的嘴巴抿起,妈妈说过,不要跟这个贱种玩。

    她问过,什么是贱种,妈妈说,就是很坏的人。

    画面再次变化,于宁身上的衣服没有变换,但是周围环境已经不一样了。

    天气阴冷,早上出门的时候青姨因为找不到他的厚衣服急的团团转。

    怎么可能找到,每次老太太安排人送过来的衣服,总是会被莫凌安排的佣人拿走。

    她跟青姨的生活,那时候真的窘迫极了。

    床上的人满身是汗,已经换了衣服的男人走过来,看到趴着的女人睡得不安稳,脑门上满是汗珠,闭着眉头紧蹙。

    他走过去,握住她紧扣的手掌,慢慢握紧,“来人!”

    男人的声音从房内传来,一直不敢离开的漉铭马上推开门进去。

    “她这是怎么回事?”厉冥熠瞪着眼睛看着他。

    漉铭伸手试试女人额头,有些发烫,毕竟是野兽伤了,注射疫苗之后会有的正常现象。

    “有些发烧,给她降温就可以。”

    于宁感觉到掌心的温度,原本急促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稳,心脏跳动慢慢变的平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