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宁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九点了,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眼前昏昏沉沉的,以为自己眼睛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窗帘都是合上的。

    纯云锦的窗帘将阳光遮挡住,她当时发现窗帘是云锦的时候在心底骂了一声,价值连城的艺术平,居然就那么被用来挡阳光了,不是应该房子保险柜里头供起来的吗,真是奢侈的家族。

    麻药的劲头过去之后,背上的疼痛感明显,她不敢动,头偏了一下才发现身旁睡着一个妖艳绝伦的男人。

    于宁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厉冥熠熟睡的脸。

    两人挨得很近,他的呼吸能够温热于宁的脸颊,近距离看来,原来厉冥熠的睫毛这么长。

    五官精致迷人,挑不出任何的缺点,低沉的眼帘遮住了原本带着戾气的双眸,让他充满柔和。

    于宁动动脚,这才注意到,好像有点什么不对劲。

    她因为是趴着的,她轻轻揭开被子,头颅往下,就看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难怪她觉得轻松。

    想要起身的于宁不小心扯到背上的伤口,“嘶……”

    她的老天爷啊,好久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了,于宁也是无奈,真是马失前蹄,居然能被伤成这样,苏西西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嘲笑她呢。

    于宁动了动,男人向来浅眠,被她这么一动也马上睁开眼睛。

    看到她的表情,男人起身,伸手按住她的屁股,“不要乱动,伤口还没有愈合。”

    于宁这下连彻底红了,这是怎么回事,不能动就算了,为什么要按住她的屁股,这样很尴尬的好不好。

    这样想着,她尴尬的扭扭身体。

    “说了不许动。”男人轻轻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皮肤滑嫩,手感不错。

    于宁算是头顶冒烟了,“你,你放开。”

    男人丝毫没有觉得不对劲,当着于宁的面掀开被子,看到厉冥熠也是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于宁赶忙闭上眼睛。

    “你就不能注意一点吗!”

    有谁是会裸睡的,真是再让人尴尬不过的了。

    “这是我的屋子。”男人回头理所应当的说了句。

    他的地方,所以想怎么穿就怎么穿。

    “那我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厉冥熠拿起架子上的丝质睡袍穿上,系着睡衣带子走到她身边,“该看的都看光了,没什么好害羞的。”

    “是你脱得?”

    看到女人脸通红的模样,男人身心愉悦,眉梢染上笑意。

    走了两步到她身边,半蹲在床前,“醒了就起来,昨天你没吃什么东西,我让他们给你做点东西送进来。”

    那声音,温柔的于宁差点把身上的杯子掀了起来摸他额头。

    没发烧吧,这态度,简直跟以前判若两人。

    “如果还是不舒服就先睡会。”男人说着低头在她额头上轻吻。

    于宁这下真的要疯了,这是怎么回事。

    “你你?你?”

    是不是被狼把脑袋咬坏了,还是被狼给踢了。

    “你什么?我先过去洗漱,你听话。”说完男人起身走向浴室。很快就有佣人推开门将干净的女士服装送进来,干净宽松居家服。

    于宁难得居然见到了女佣,这里不是没有女人的吗。

    她不知道的是,昨天晚上,男人连夜吩咐特地找了女佣过来照顾她,当时说出来的时候,莫寒差点没吓坏了。

    当家居然愿意让自己的住所出现女人。

    就连衣服和日用品都是斯凌安排管家连夜空运过来的。

    不过一夜的时间,绝岛上所有的人都确定了一个事实,当家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是整个绝岛上独一无二的存在,是当家的心头宝。

    在照顾的时候,绝对马虎不得。

    厉冥熠洗漱完毕后从更衣室出来,看到一脸迷茫的女人坐在床上,他提起脚步走过去。

    “怎么了,不喜欢这衣服?”

    于宁摇头,她现在感觉后背痛的没有办法抬手,女佣细心将衣服折叠好,取了内衣裤放到床边。

    “小姐,请让我帮您更衣。”

    厉冥熠能看得出来女人的不悦,不等她说,就自己主动离开,“我还有事情要忙,就先过去,等一下会过来和你一起吃早餐。”

    一直到厉冥熠离开,于宁才放松从被子里出来,但是她又觉得不对经,按照前两天两人的相处模式,这情况厉冥熠绝对是把她按在床上不管她意愿给她穿衣服的,怎么这么安静的走出去,她好不习惯的说。

    “小姐,现在可以更衣了吗?”

    佣人的声音将于宁拉回现实,她甩甩头,将脑袋里的想法甩出去,这两天真的是被虐的,厉冥熠难得正常一回她还不习惯了,真是贱皮子。

    “当家对小姐真是温柔体贴呢。”女佣给她扣上内衣扣子,羡慕开口。于宁没有答话,她向来不喜欢跟别人多接触,更加何况是被别人穿衣服这样的事情。

    没有听到回答,女佣也没在开口,看的出来这位小姐不怎么喜欢跟人相处。

    好不容易结束这样的煎熬之后,女用扶着她去浴室洗漱,于宁挡住要陪她一起进去的佣人。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可以。”

    她还没开放到能够让别人看着她上厕所。

    “但是……”

    女佣有点为难,管家吩咐过要一万个小心照顾这位小姐的。

    “我看上去像是半身不遂的人吗,这点小事我自己能够解决。”说完于宁将门关上。

    苏西西第一次见到于宁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女人是属于外冷内热型的,刚刚认识的人她态度向来是不冷不热的。

    与其说是不冷不热,不如说是不知道怎么跟人相处的原因,毕竟她不像其他人那样热络,少时的经历让她的心理产生变化,或者是说,缺乏安全感。

    于宁隔着浴室镜子,豪华的洗漱台上不光光摆着男士的洗面奶和护肤品,还有没有开封的各大品牌的女士护肤品。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到她在梦境里头想起来的,被她选择性遗忘掉的东西。

    真是可笑,她跟厉冥熠算不算是孽缘,小时候他去过席家一次,害的当时的她被扔进席家地牢,然后被赶出来。

    这算不算是孽缘。

    经过这段时间的刺激,她精神衰弱,在睡眠中就将那段记忆想起来了,能够这么完整,也算是记忆深刻。

    外头的女佣见到主人起床之后开始打扫房间,刚才帮于宁穿衣服的小姑娘整理沙发的时候将上头的一本书拿起来。

    “这本书要归纳在哪里?”她自言自语的说。

    怎么俘获女人的心。这样的书籍,书房里头也没有这个类别啊。

    身后拿了吸尘器进来准备吸地的佣人看了眼,“就放在那里吧。”

    想来是当家看的,今早上管家说昨夜当家房里的壁灯一直亮着,让她们伺候的时候小心一点,想来是一夜未眠,就看这本书了吧。

    小女佣羡慕的看向浴室,当家真的对这位小姐很宠爱,居然会为了她看这种书。

    几人忙碌打扫的时候,阳台上跳进来一只黑色的猫咪,墨绿色的眼睛如同宝石那样璀璨。

    管家吩咐过,这位小姐有一只黑色的猫咪,见到的时候不要大惊小怪的。

    于宁推开门就看到进来的默默,小家伙看到她清醒很是高兴,一直黏在她脚边。

    于宁笑笑,看样子让它担心了,这段时间,她想想离开的方法吧,看得出来默默在这里呆的也不是那么习惯。

    ------题外话------

    这两天在推介都不涨收的,有些扎心了,都不想码字,呜呜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