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楼餐厅内,十米的豪华餐桌上摆满了各式西点早餐,满满的一桌子旁边还站着三名带着高帽子的厨师。

    厉家的所有建筑都是采用纯欧式风格装修,昂贵的摆设和传统欧式建筑,让整个格局显得如同皇室那样高贵逼人。

    厉冥熠坐在主位上,面前是已经挑选过的,他平常喜欢吃的东西。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规定,向来吃的菜只会夹三筷,饭也只会吃到八分饱。

    这样天之骄子的男人,向来是被人伺候的事无巨细的。

    于宁洗漱过后准备下楼,默默跟在她的脚边像是知道女人不方便抱它一样,没有像平常一样跳到她身上。

    “小姐,我扶您下去吧。”

    见到她出来,女佣赶忙上前。

    “不用了。”于宁拒绝道。

    她伤的是背,不是腿,也不用让人扶着。

    身上穿着灰色宽松的家居服,柔软的面料服帖的贴在背后的纱布上,方便行动。

    于宁眼神一瞟,瞄到书架上的那只钢笔,她走过去,拿起放着钢笔的盒子。

    昨天她随手拿过来,就是想借来用用,当时没有注意到,银灰色的钢笔上刻着浮雕的郁金香。

    线条流畅,单纯放在那里就显出无以伦比的大气华贵。

    “你知不知道那是大哥母亲的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你怎么能碰坏了。”

    脑海里闪过昨天那个灵动的小姑娘的话。

    厉冥熠的母亲吗?

    她曾经听说过,厉冥熠的母亲是厉家当家的正妻,S国亲王的女儿,名真言顺的公主。

    听说面容是S国第一美,但从厉冥熠身上就能够看的出来,他继承了多么优良的基因。

    就算是那样的身份,美丽的面容,也是没有能够将老当家的心留住吧,厉冥熠的父亲有十个夫人,七个孩子。

    算是真正的风流成性,所以也要求了厉家当家主母的大气端庄。

    听说他的母亲去世的很早,算是在最美的年纪香消玉殒。

    “小姐,当家还在下面的等着呢。”佣人看着发呆的女人提醒道。

    于宁回神,指腹碾过钢笔上的郁金香纹路,动作小心的将笔放回去。

    她明白那种感觉,既然是母亲的遗物,厉冥熠不让人动也是应该的。

    跟她不一样,最起码他还有可以感念的东西。

    厉冥熠看到第三次钟表的时候,于宁正好下楼。

    男人身后的莫寒和非离松了口气,当家第一次等人,真的生怕当家发火。

    厉冥熠的时间观念很重,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在他的计划中几乎是无法更改的。

    当然,这也有例外的存在,于宁就是那个例外的存在。

    于宁看了看,那么大的餐桌也就只有厉冥熠一人,反倒是周围都围着人。

    “过来吃早餐。”男人见到她下来,紧绷的脸一松。

    于宁走过去,坐在了离厉冥熠一个空位的地方。

    男人原本温和的脸一沉,看的身后的莫寒一阵胆寒。

    这夜媚小姐也真是的,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当家。

    男人黑眸暗沉,修长的手指点在桌面上,想到昨晚上看的书,他忍住胸口翻上来的不适。

    算了,来日方长。

    “你昨天一天没有吃东西,先吃点粥。”男人说了句。

    佣人明白当家的意思,从锅里将热气腾腾的燕窝粥端过来放到于宁面前。

    “先吃点这个,对胃好。”

    于宁看着厉冥熠,这跟前两天霸道的样子判若两人,为什么她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还是前两天样子好点,这么善解人意是怎么说。

    莫寒和斯凌一阵恶寒,当家这是怎么了。

    于宁刚想抬手拿起汤匙,就拉扯到后背的肌肉,有些扯到伤口。

    明白她的窘迫,男人起身坐到她身边,主动拿起女人面前的汤碗。

    “谁让你离我那么远的?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宠溺的语气,温柔的脸。

    于宁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这是怎么了,变暖男了,还是忠犬系。

    怎么办,她害怕。

    莫寒和斯凌两人仰头望天,夜媚小姐,不光你害怕,我们也害怕。

    看着男人送过来的粥,于宁很想问他,你是不是在里头下毒了。

    看到女人无动于衷的表情,厉冥熠将汤匙往前一送,直接塞进她的嘴巴,于宁被迫吞下里头的粥。

    咽下口中的东西之后,于宁抬眼看着他,有些局促,“那个。”

    男人搅动碗里的粥,“嗯?”

    “对不起,是我没有问清楚就动了那只笔。”充满诚意的道歉。

    毕竟是她有错在先,碰的还是他母亲的东西,想来都是很生气的吧。

    厉冥熠再次送了一勺粥过来,“不用放在心上,是下头人的错。”

    于宁看到男人一副冷淡的样子反而觉得有点生气,她受的苦意义何在。

    “不用了,我不想吃。”于宁跟着将男人的手推开。

    突然变脸的女人让周围的人摸不着头脑。

    厉冥熠却是没有恼,“不想吃这个吗?那就吃点其他的”

    说着伸手将她面前的糕点拖过来。

    漉铭和厉倾城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家当家陪着于宁吃早餐的额样子。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当家今天很不同。

    “当家。”

    “哥哥。”

    两人齐齐叫了声。

    于宁偏头,看清楚面前的两人,这个小姑娘就是昨天过来找麻烦的女孩子,是厉冥熠的妹妹。

    男人没有抬头,心思全部放在面前的女人身上。

    被塞下第三块饼干的时候,于宁挡住男人的动作,“我吃饱了,能不能出去走走。”

    厉冥熠将牛奶递到她唇边,于宁就着牛奶将饼干咽下去。

    抽了张纸巾擦擦手,厉冥熠语气温和,“让他们带你出去转转,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之后过去找你。”

    说完男人在于宁额头亲吻,起身带着莫寒和斯凌走出餐厅。

    被厉冥熠惊呆的漉铭半响之后才反应过来,赶忙追上去。

    “当家等等我。”

    于宁呆若木鸡的坐在座位上,这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厉冥熠为什么会这样!

    走出去的男人恢复冰冷的脸,想到刚才于宁微红的脸,男人心情愉悦。

    他向来不给自己留退路,决定了就是决定了,对方也是没有后退的余地。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得花点心思。

    那小东西吃软不吃硬,这是他前段时间总结出来的,虽然看上去很清冷,但是实际上感情细腻,只要他肯花心思。

    于宁就好像变色龙那样,会跟随环境改变自己,以适应环境,那么,他只要稍微花点心思,就能够得到预想不到的成果。

    慢慢的,她就会依赖上他,然后将他烙在心底,再也无法删除。

    慢慢来,他有的是耐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