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94章 输了把你电脑给我 首订求收!!
    自从那天跟于宁断了联系之后,苏西西就一直想办法联系上她,分析了很久之后,她一直在追踪于宁安装的芯片位置,只能说困住于宁的地方很厉害,排外信号的传输做的很好。

    将自己困在房间里头一天一夜还是不得所踪,系统显示的信号传输很难追踪,苏西西揉揉眼睛,如果只是帮凌康找绝岛的位置找不到的话,她不会这么紧张。

    于宁从来没有动用过那枚芯片,再危机的情况她都靠自己的力量缓解过来了,现在这个样子找寻不到,她真的会害怕。

    眼眸里有深深的担忧,苏西西抬头,明亮莹白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

    浴室门推开,凌康擦着头发走出来,就看到电脑前发呆的女人,她穿着宽松的家居服,脚上还踩着软软的拖鞋。

    “怎么,傻了?也不知道是谁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今天之内就能够找到绝岛的位置,现在怎么样,白瞎了吧?”毫不留情的嘲笑让苏西西皱眉。

    她现在这情况是为了谁,但是为了找于宁而中断追踪,她一点也不后悔,比起于宁的安危,凌康的事情不值一提。

    “你不用得意,现在这情况也不知道是谁更着急。”苏西西头也没回的怼了句。

    凌康也不是什么酒囊饭袋当然看得出来这两天苏西西着急忙慌的,再加上那个于宁一直没有露面,多少他也猜到出事了。

    这两个女人的身份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只不过他还有用的到苏西西的地方,自然也就习惯了帮她们保密。

    将毛巾扔在床上,凌康拿了干净的衣服准备换上,“既然没有头绪的话,不如出去走走。”

    “现在你能出的去吗。”苏西西嘲讽道。

    现在整个青城已经来了多少的等着要他命的人,说不定门外就已经埋伏着人,这人可真是够轻松的,苏西西可不想再重复一次那天晚上的场景。

    “有些事情憋着没用,既然没办法找到,不如出去走走,说不定就能遇到了。”凌康当着她的面拖下浴袍,换上衣服。

    也许他说的对,这么憋着也没什么思路,别人写程序也许是憋出来的,但是她绝对不是。

    凌康扣上皮带,抬手扣着身上的衬衫,手腕上的银色表带正好抬在苏西西面前,表带上已经明显的看得出划痕,看上去是戴了很久的东西,那只表从苏西西第一次将他从欧阳家带出来的时候他就戴着。

    那时候他还没有暴露本性,苏西西给他买了很多衣服饰品,光是机械名表就买了十几只,都没有见到他换下那只表,除了在洗澡的时候摘下来之外,就连睡觉都没见过摘下来。

    在对待男人这方面,苏西西向来不吝啬,于宁和她赚的不少,向来不差钱。

    她又是个技术宅类型的,虽然也爱玩,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宅着写程序,唯一的爱好就是收集美男子,所以可劲儿往男人身上砸钱。

    于宁说过她败家败的完全没有理由,但是也没办法,除了程序就这么一个爱好。

    “我看你那表也旧的差不多了,自己拿块新的换上,否则跟着我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亏待你了。”苏西西从柜子里取了衣服,漫不经心的开口。

    凌康轻笑,扣子扣到第三颗的位置停下,“你放心,不会丢你的脸。”

    说完话没搭理她就走出去,见到他没有动手摘下手表,苏西西没什么话说,动手换衣服。

    青城这地界苏西西也是几年前才过来,她长在M国,是个货真价实的混血儿,也是因为认识了于宁后才青城的。

    那时候她飘渺无定,也不知道去哪儿,没有方向,后来呆着这之后,时常出去混迹在夜场的苏西西倒是比于宁更加熟悉这地方了。

    魅影,青城首屈一指的夜场,酒吧,赌场,ktv,各种消遣的地方这里都有,是青城富人的聚集地,也是消金窟。

    来这消遣一晚上,从四十楼到地下室,能够玩的一个中产阶级倾家荡产,家底不厚实的,根本不敢跨进去。

    苏西西也算是这里的vip用户,将亮闪闪的金卡递给服务员,很快就有人带着他们进去。

    装修富丽堂皇,恨不得墙壁上都镀上金粉,就连电梯口放着的,都是巨型青花瓷。

    “您好,请问您去几楼?”服务员恭敬开口。

    苏西西身穿纯黑色超短裙,脸上画着妖艳的妆容,她的长相和于宁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于宁属于红颜祸水的狐狸精,但是却不爱出门,性子沉稳,苏西西属于小家碧玉清纯唯美,但是却格外喜欢浪迹夜场。

    所以为了配上这一身性感火辣的裙子,她特地画了不一样的妆容。

    “八楼。”苏西西答道。

    “是。”

    服务员将她的vip卡插入电梯按钮旁边的卡槽,很快记录数据之后退出卡片,按下八号数字之后,服务生将卡片还给她。

    “这是您的卡,您的休息室在三十八层,三七二零,祝您玩的愉快!”

    苏西西接过卡,电梯门打开,她带着身后的男人走进去,绚烂的镁光灯不断摇晃,能够闻得到通风口来不及排出去的各类烟草味。

    这里是酒吧,一进来就能够感受得到喧闹的氛围,各种各样的人在浴池里摇晃,女人一个穿的比一个少,男人一个比一个疯狂。

    苏西西轻车熟路的在人群里行走,很快去到吧台边。

    “Fin,给我杯威士忌!”

    身穿制服的调酒员回头,英俊的脸暴露在灯光下,看到苏西西,笑着开口,“哟,舍得出来啦?还以为你从良了呢?”

    苏西西这段时间都没出来溜,这调酒师跟她也是熟人,自然清楚她的脾性,还在惊奇着,冷不丁的这人又冒出来了。

    接过从琉璃台面上滑过来的酒杯,苏西西撩拨耳后的长发,“怎么,想我了?”

    Fin注意到她身边的男人,戴着黑色鸭舌帽,帽沿压的很低,能够看得到棱角分明的下巴,皮肤白皙的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一看就知道,长相身材差不了。

    “怎么,又换了?”

    苏西西才想起来她带了个拖油瓶出来,“也给他一杯。”

    以往来这里,苏西西都是一个人来,走的时候带着新的猎物,难得居然是带着人过来的。

    “今儿人不太多啊?怎么氛围很差啊。”苏西西抿了口威士忌,看着周围比平时冷淡的氛围。

    其实普通人进来,这样的场景已经足够热闹了,但是对于苏西西这类人来说,还不够,高潮都还没到。

    Fin挥动手上的调酒罐,如同杂技师那样的刷动,“今儿来了几位大爷,限定了进来的人数,金牌一下的vip不让进来了,自然看着人有些少,但其实也没差多少。”

    魅影的入场人数原本每晚上就是有限定的,会员才能进场,vip等级更是有着严格的划分,皇冠,钻石,金牌,再到vip,你的等级决定了你能够去到的楼层数。

    要想入场,除非你成为vip,否则不可能。

    “谁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这儿减少入场人数?”

    魅影是厉家名下十二家白家的连锁产业,虽然是在席家的地界上,却一点也不显的寄人篱下,就算是市长来了,没有vip卡也进不了。

    能够让这儿变规矩的,恐怕是厉家自己的人。

    凌康帽沿下的眼眸微动,指腹在冰凉的杯壁上碾磨,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

    “自然是大人物到了,你自己个小心点,别又玩的没个边际。”Fin倒出蓝色的液体,对着苏西西叮嘱道。

    苏西西打了个响指,准备起身去找乐子,身旁的凌康没有动,就那么坐在椅子上。

    她低头,凑到凌康耳边,“可是你约我出来玩的,怎么?一到这儿就装贤良?”

    凌康抬头,精致的半张脸暴露人前,这么妖艳的脸,很少见,但是能够看的出来年纪不大,并没有那么老成。

    “你想怎么玩?”

    苏西西单手撑在他的肩膀上,下巴轻扬,指向对面正在随着音乐摆动的人群,“姐姐不太喜欢出来玩的时候带着拖油瓶,所以咱们俩分开,你玩你的,我疯我的,到点了自己回去。”

    说完拍拍他的肩膀,人就往那边去了。

    苏西西随着音乐起拍,摆动这身体,美女总是能够吸引很多的目光,不断有年轻男人往她身边凑。

    “itsbeautiful。……。”

    “哟哟哟!”

    凌康没有起身,坐在吧台旁边看着那边,闪烁的灯光,舞动的人群,交织的影子,夜生活的奢靡和魅惑,是从来都有的。

    台子上热辣的钢管舞女郎穿着性感的黑色丝袜,长腿勾住身旁的钢管,摆出蛊惑人心的动作,身上的三点式随着她的动作摆动。

    苏西西接过身旁男人递过来的就,仰头一饮而尽,而后爬上台子。

    “哟哟哟!”

    “哟哟!”

    一见到她爬上去,下头一堆人瞬间叫起来,手掌不约而同的打起拍子。

    苏西西一甩脑后的长发,原本清灵的眼眸变得迷离,柔软的腰肢摆动,跳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每晚上都会有爬上台子的女人,要么就是冲着台下的一堆金龟婿而来,舞步不够压的下台上的女郎,或者是长相不够惊艳,很多人都兴致缺缺。

    苏西西不一样,身材,样貌,再加上绝对热辣的舞步,一下就把气氛带到了高潮。

    “不去看看?西卡可是很受欢迎的。”Fin盯着对面的男人,擦着杯子开口。

    西卡,是苏西西在这片区的通用名。

    凌康抬头看了眼,台上的女人光芒四射,有足够魅惑男人的资本,又是在这样的地方。

    仰头喝下杯子里的酒,他将空酒杯递过去,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用。”

    Fin挑眉,这次西卡找的男人,好像不是那么黏她,以往的那些男人,她去到哪儿就跟到哪儿,生怕没了这个长期饭票。

    凌康视线有意无意的往那边看去,苏西西环绕钢管,身子柔软无骨,很难想象,一个完成那个样子的女人,在跟他之前,居然还是个处。

    重新给他递了杯酒,Fin转身去做自己的事情,他能够看的出来,那个男人,也绝对不是毫不在乎。

    下头气氛活络起来,自然也就影响了楼上,这层都用作酒吧,高度足够分隔成为楼上和楼下,楼上的包厢都是纯玻璃安装,能够透过玻璃看到楼下的样子。

    最中间的包厢内,原本遮住的黑色帘子拉开,烟雾缭绕,一个身着黑色皮衣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指间夹着一只香烟,猩红色的火焰闪烁。

    男人黑眸微眯,透过玻璃,盯着楼下攒动的人群中,偌大的高台上热舞的女人。

    感觉到他没有动静,抱着女人的贾爵转头,“商洛,你干什么呢?”

    商洛回头,将指间的烟头按在烟灰缸内,看向身旁的兔女郎。

    他的样子引起几人的好奇,商洛这人,就算开到这样的地方也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很难的会走神。

    坐在他对面的风则顺着方才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台上热舞的女人。

    “我靠,这女人挺辣的啊!”

    他的声音迅速引起几人的注意,所有人同时往楼下看去。

    “那女人谁啊?”白潇肃打了个响指,旁边的经理马上上前。

    在看到台上的苏西西之后,附身恭敬出声,“那女人名叫西卡,是这的常客,这两年过来的频繁。”

    苏西西跟于宁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她无论去到哪儿,都能够游刃有余,这两年她也差不多把魅影里头的经理都混熟了。

    此刻经理胆战心惊的,这小祖宗前两天都不见,怎么偏偏今天过来了。

    商洛放下酒杯,视线一直跟在楼下的女人身上。

    贾爵那个人精,一眼就看出来商洛被那女人吸引了视线,对着经理打了个响指,经理俯下身凑到他耳边,接到吩咐之后,他点头开门走出包厢。

    很快就有一波保安拨开人群走进舞池,其中两人爬上来,缠绕在钢管上的苏西西说了什么。

    苏西西停下来,顺着他们的视线往上看,就见到那个透明包厢里头,坐着的那堆人。

    如果换作是平时,苏西西肯定叫起来,那堆男人的脸,长的真是不错,但是看了凌康那张脸之后,对一般的帅哥,就起了免疫力。

    而且,那几个人,不就是上次在席家门口被她捉弄的那几个吗。

    见到苏西西没有挪动脚步,贾爵摸摸下巴,猥琐的说了句,“这女的,挺有脾气啊。”

    保镖看到苏西西没有动,自己主子又在上头看着,不免来了脾气。

    几人盯着楼下,很快就看到,那个火辣的小美女,一脚将台上的保镖直接踹下去,干脆利落,没有犹豫。

    紧跟着苏西西仰头,左手抬起,大拇指竖起,转了一个圈之后,狠狠地往下点。

    “我靠!”

    贾爵差点没一口喷出来,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有人在他们面前这么放肆。

    风则凑到商洛身边,“怎么样,要不要抓上来?”

    这边的动静很快引起凌康的注意,他抬头,顺着苏西西的方向看去,她脚下的台子边,已经围满了黑衣人。

    能够在这样的地方动手,身份自然是无比尊贵的,那些围着台子跳舞的人纷纷散去。

    他顺着苏西西抬头的方向看去,在那个坐在上方,一身黑衣的俊朗男人时,眼眸一沉。

    毕竟也是十二家的人,独霸一方的存在,苏西西做了那样挑衅的行为,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可能受得了,贾爵打了个响指,将自己的保镖也派了下去。

    他就不信了,一个女人,还能翻天了不成。

    苏西西站在台上,看着下头越来越多的黑衣人,跳个舞都能出问题,果盘这些富家子弟是容不得自己被忽略的。

    算了,反正她现在也闲着,正好陪他们玩玩。

    看到苏西西跟着人准备上楼,凌康放下酒杯跟上去,Fin盯着洒在杯边的酒,继续擦杯子。

    他两三步就追上了苏西西,伸手拉住女人的手腕,“你还真的要去?”

    她回头,无所谓的耸耸肩,“不然?”

    看到女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显得倒是他胆小了,凌康无奈,“我陪你去吧。”

    楼上那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善茬。

    苏西西眨眨眼睛,睫毛微动,“怎么,你担心我?”

    旁边人不耐烦的开口催促,“快点,我们家少爷还等着呢!”

    明明知道他们少主等着,还在这儿磨蹭,简直是不要命了,那几位发起火来,也是可怕极了的。

    包厢门打开,苏西西跨进去,这几位看上去稍微正常一点,至少只有衣着暴露的兔女郎在身边,没有赤裸身体纠缠的人,有钱人的癖好,她见得多了。

    桌上满满当当的放着各种开封的酒,跪着的服务员一杯一杯往里倒。

    “哟,来了,我还以为有多大的能耐,还不是来了。”贾爵扬高声音说了句。

    被一个小丫头羞辱,真他妈憋着火。

    苏西西扫眼看去,白潇肃,风则,贾爵,商洛,那几人都在,至于深辰,恐怕难得跟席家联姻,为了不落人口实,呆在家里头修身养性吧。

    商洛看着女人一步一步走进来,步伐稳定,没有任何浮动,眼中也没有恐惧,惊慌或是其它的情绪。

    很难的,见到这样的架势,居然丝毫不为所动,跟在她身后的男人,气势不低,帽沿挡住了一半的脸,看不清楚长相。

    “你们几位找我有什么事?”苏西西问了句。

    白潇肃杵着下巴,眼里满是调戏,“小妹妹,刚才看到你跳的舞不错,那位哥哥本来想请你喝杯酒,结果你却折了他的面子,你就不想说什么?”

    白潇肃指向那边的商洛,冷着脸的男人看上去倒像是在生气。

    “你想请我,也得看我乐不乐意,如果不乐意,就是给别人造成困扰,你懂吗?”苏西西冷着小脸开口。

    一听这话,贾爵啪的将火机拍在茶几上,惊的身旁的女郎赶忙低头。

    “我还就不信治不了你了,你给我把桌上的酒喝了,否则你今儿别想走出去!”

    贾爵的火爆脾气也是一流的,走到哪儿都是被人捧着的主儿,怎么容的下一个丫头片子在他面前放肆。

    风则笑意柔和,就连他都看的出来,这姑娘不简单,也就是贾爵能把人家看轻了。

    苏西西看着满桌的酒,这样烈的威士忌,几杯下去就倒了,别说喝完。

    “怎么?不敢,不敢就在这儿给爷跳支舞。”贾爵抖着腿,真的跟地痞流氓差不多。

    苏西西拿起一杯酒,商洛盯着她的动作,难不成,真的想喝了这桌子。

    接下来她的动作却让人大跌眼镜,只见她手腕反转,抬到嘴边一厘米的酒杯往下倾斜,就那么直接将满杯子酒倒在地上。

    明黄色的液体晕染在纯黑色的地毯上,消失不见,紧跟着水晶杯就那么掉在地上。

    苏西西抬头,满脸无害,“不好意思,我想喝来着,但是这酒的味道闻着真挺恶心的,一股子暴发户的味道,下不去嘴啊。”

    空气里头沉静了几秒,所有的兔女郎惊恐的看着苏西西,这女人不要命了,这样的话都敢说。

    这不是变着法的骂贾爵是暴发户土财主吗。

    “哈哈……”白潇肃率先笑出声来。

    风则噗嗤一声笑出来,就连商洛都唇角微勾。

    贾爵脸色铁青,霍然起身,伸手指着她,“你别以为我不打女人!”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埋汰他,真当他是吃素的。

    苏西西嗤之以鼻,“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什么绅士。”

    简而言之,你就是个打女人的地痞流氓,怎么地,穿上龙袍你也不是太子。

    贾爵这下可真的是被气着了,上前一步就要动手,看到他急了,原本呆在苏西西身后的凌康上前将女人挡在身后。

    莫名其妙被挡住的贾爵伸手揪住凌康的衣领,“怎么,这是你的姘头?一起来爷也不怕!你看我今儿不花了你的脸!”

    话说的越来越难听,风则自然知道他是被气的口无遮拦了,上前两人拦下来。

    “算了,你跟个小姑娘计较什么。”

    这事儿原本也就是他们不对,方才若不是保镖态度不好,这小姑娘也不会挑衅,两方各让一步不就成了。

    “小妹妹,你跟他道个歉就得了,否则他再这么气下去,你真的吃不了兜着走。”风则柔和出声。

    白潇肃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就那么盯着,商洛也没言语。

    苏西西环胸而立,“我凭什么道歉?给我一个道歉的理由。”

    白潇肃好心开口,“就凭你刚才那几句话和那杯酒。”

    贾爵被风则拉到位置上坐下,苏西西盯着他,“是我自己要来喝酒的吗?”

    “不是。”白潇肃实诚的回答。

    “是我主动走进这儿的吗?”

    “不是……”白潇肃继续开口。

    还真不是,是那位气的要死的爷让人带上来的,偏偏给自己找不痛快。

    “那不就结了,我舞跳的好好的,你们邀请我上来喝酒,行吧,喝就喝,偏偏保镖态度还不好,我想请问一下,我一上来就跟你说,跟我喝酒是你三生修来的福气,你应该感恩戴德沐浴焚香,你是什么感觉?”

    白潇肃抓抓脑袋,还真有点不爽。

    “你们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就别怪别人没给你点脸面,上赶着把脸给人家撕,就别怪别人给你扯破皮了!”

    苏西西这张嘴,损起来真的是一点没边。

    凌康憋住笑,这苏西西有时候不仅伶牙俐齿,还能气死人不偿命。

    贾爵火气已经面临崩溃,偏偏这女人说的话还真是对的,是他们自己上赶着被羞辱的,居然没法反驳。

    原本安静的空气里响起声音,商洛拍着手起身,一步一步走过来,“不错,挺伶牙俐齿的。”

    苏西西面前的凌康和他两人面对面,视线在空气中对接,似乎起了轻微的火花。

    “但是今儿就算不讲道理强抢民女也好,这酒,你必须得喝的一滴不剩!”商洛盯着苏西西,身上气势瞬间冷硬。

    几人一愣,第一次见到商洛这么为难一个女人,以往他们玩的再疯他都没搭理过,连眼皮子都不带动一下的,这是怎么了。

    “如果几位坚持如此的话,我替她喝了。”凌康开口回道。

    包厢里的人这才注意到凌康,男人身上的气质跟他们比起来,一点不差,一看就不是池中之物。

    商洛抬眸,嘴里吐出几个字,“你算什么东西?”

    凌康倒是没怎么急,眼眸直视商洛,不卑不亢,“她男朋友。”

    几人默,方才苏西西进来的时候,凌康默默跟在后头,只不过他们的注意力都在这个敢在老虎嘴边拔毛的女人身上,没怎么注意。

    难怪这姑娘底气那么足,有男朋友呢。

    “喝,还是不喝?”商洛加重语气,紧紧的盯着苏西西。

    苏西西也知道商洛有意为难,她拍拍凌康的肩膀,“先别急。”

    “你能搞定吗?”凌康凑到她耳边,轻声问道。

    “别小看我了。”苏西西眨眨眼睛,示意他往后退。

    凌康也知道她的古灵精怪,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贾爵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着商洛出头,这气势十足啊。

    “我向来不太喜欢跟一些没文化的人多说,也不是谁的酒我都喝,要么你们能赢了我,这酒我喝了,还给那脑残赔礼道歉。”

    贾爵往自己身后看看,空无一人,丫的这是变着法的骂他。

    还没等商洛回答,贾爵一声嚎起来,“跟你赌!他妈的比什么都比!今儿不让你跪下叫爷爷,我跟你姓!”

    风则无奈,贾爵这人什么都好,就有一点,嘴损脾气暴,还特容易上当,一看就知道这西卡是在使激将法,真是火爆脾气,一点就着。

    “那你想比什么?”风则本着安抚的心态开口。

    白潇肃赶忙建议,“楼上的赌场还热闹着,如果你们要过去的话,我去清个场?”

    “太俗。”苏西西一票否决。

    白潇肃嘴角抽搐,是有点俗气。

    “你说比什么?女士优先。”商洛盯着苏西西道。

    这会儿倒是展现绅士风度了,却是不太文雅。

    “我来这的次数也不算少,知道二十九层有个电竞场,墙上挂着一个战队的名字和你们的画像,既然你们都是电竞圈里的人才,不如就来一把。”

    电竞这东西现在的年轻人或多或少都会一点,白潇肃在这几个人里头年纪最轻,自然也是爱玩的年纪,拉着贾爵和风则组了个战队。

    三人头脑灵活加上又感兴趣,慢慢的也打出了名气,后来魅影赞助了国内一项大型电竞比赛,只要取得冠军的战队,就能够将战队名字和照片挂在魅影的电竞场内,结果可想而知,魅影出入的人都非富即贵,有这么好的出名机会,许多战队一窝蜂的报名。

    后来这白潇肃几人摘得桂冠,也算没埋没了自己的名声。

    “好,就跟你比,输了你得管我叫爷爷!”贾爵从沙发上蹦起来指着苏西西。

    “好,我要是赢了,你们不光得给我道歉,还得把你们的电脑给我!”

    对于电竞圈的人来说,配置顶级的,尤其还是用了很久的电脑,对于他们来说,不亚于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对自己配枪的感情。

    规则很简单,苏西西自己定的,玩哪款游戏由他们来定,一对一,苏西西逐一对战,只要他们中有一个人赢了,就算她输。

    这算是对几人极大的蔑视,贾爵蹦哒着要改规则,被苏西西一句话打了回去,“等你赢了再说。”

    白潇肃眨眨眼,这跟他有什么关系,怎么就把人扯进去了。

    几人时常过来,这里的电竞场自然也有专门的包厢,苏西西也算是对得住这群人的,让他们自己商量对策,但是白潇肃信誓旦旦的拒绝了。

    说是不用一个女人的施舍,当然他们的自尊要比普通的男人更加强大。

    凌康没有进去,坐在外头电竞场的沙发上休息,不用看都知道,无论那三个再怎么厉害,也赢不了苏西西,他见过那个女人打游戏的手速,快的不是一星半点,简直就是秒杀。

    所以他就坐在外头等着,估计不会太久。

    商洛兴致缺失,那个女人敢直接下战书挑战,在加上说的那些话,他就知道,贾爵他们赢不了。

    与其去看一场已经知道结局的比赛,不如出来闭目养神。

    感觉到对面有道人影落下,凌康没有抬头就知道是谁。

    “命挺大啊,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毕竟千夜派出的可都是精锐部队。”

    商洛两腿交叠放在茶几上,点着手上的香烟之后将火机扔到一旁。

    凌康抬头,手上把玩一个黑色超薄手机,“我的命没那么短,但是劳烦你操心了。”

    “应该的,毕竟我爸也挂着你不是。”商洛吐出口烟雾,白烟在空中浮动扭曲,“敢直接到青城来,你是来找谁的?”

    凌康放下手机坐直身体,盯着商洛,“我希望你能帮我。”

    明明是请求的话,说出来的措辞语调,却丝毫不带低人一等的感觉,反而有些命令的语调。

    商洛轻笑,“千家和厉家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就算有斗争也是在人看不见的地方,我若是明目张胆的出手帮你,到时候当家那边,我不好交代。”

    道上的人现在都知道千夜在追杀自己的弟弟,千家的二少爷,况且他也发了布告,如果有人敢收留千羽,格杀勿论。

    商家直属厉家,所以一旦商洛出手,就相当于将厉家和千家的恩怨摆到台面上去,而且这还是千家的家事,插手人家的家事,始终是你理亏,况且现在商家的家主,还不是他商洛。

    “哥,你真的不帮我?”凌康脸色未变,淡淡发问。

    商洛动动指间,烟蒂掉落在地上,“也不是没有办法,你比任何人都想的透彻,拿到了当家的许可,商家就算倾家荡产,也会助你。”

    “如果我拿不到呢?”

    “那就别怪旁人了,想要别人的帮助,自己总得做些什么不是吗?”

    商洛这话说的清楚,有利益攀扯的地方,人性这东西自然而然暴露出来,对于千羽,他们真的无能为力。

    身在其中,这样的困局他以后还会经历很多,就算这次商家出手,让他豪发无伤的结束了这次兄弟之争,那么下一次呢。

    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以命相博,不过是场历练而已。

    “那女人什么身份?能呆在你身边?”商洛状似无意的开口。

    凌康想到苏西西和于宁的身份,总是不能多说,“她是普通人,不知道我的事情。”

    “普通人……”

    商洛嘴里斟酌这三个字,那女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的样子。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两人就看到对面的包厢门打开,贾爵铁青着脸走出来,屁股重重的落在商洛身边。

    “真是活见鬼了,居然被一个丫头片子秒了!”

    他这脸不要了,绝对不要了。

    “很快?”商洛难得问了句。

    贾爵拿起桌上的酒吞下,啪的将杯子扔下,“那姑娘是不是开外挂了,简直了,老子才开场五分钟就那么死了。”

    凌康低头看看手机上的计时软件,二十分钟后,门齐齐打开,一脸和熙的风则和满脸不可置信的白潇肃跟在苏西西身后走出来。

    将三台笔记本电脑放到桌子上,苏西西笑着说,“怎么样?服气了没有?”

    愿赌服输,大丈夫能屈能伸,贾爵也知道了人家的厉害,今天算是买了教训。

    “对不起。”

    苏西西够过去,“大点声,没听见。”

    贾爵咬牙切齿,扯着嗓子中气十足的开口,“对不起!”

    白潇肃真是满意极了,虽然输了,但是能够见识到这个女人的手速,真是输的值了。

    “走啦。”苏西西满意的转身,收获颇丰。

    凌康拿起被苏西西放在桌面上的电脑,跟在她身后,走了两步之后,苏西西转身,商洛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

    她走过去,盯着男人,“好心提醒你一下,如果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有些绅士风度会多点女孩子喜欢你,否则就你这样的,会孤独终老。”

    看到女人转身而去,白潇肃赶忙追上去,“小姐,你要不要加入我们电竞队……”

    不知道他叽叽歪歪的说了什么。

    商洛起身,一脚踢向面前的茶几,酒杯砸的满地都是,猩红色的液体在地上流淌,之后男人往另一个出口离开,背影是冻死人的那种冷。

    毫无防备的贾爵往后退一步,和风则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了,商洛这个冰块脸居然会失控。

    他输了他都还没急成这样,这是怎么了。

    苏西西和凌康出门以后就没再去哪儿,直接往城北别墅去,凌康开着车子,苏西西坐在副驾驶上。

    “你是有目的的吧,就是那三台电脑?”凌康透过后视镜看到身后放着的电脑。

    苏西西勾唇,“彼此彼此,你不是也跟商洛聊的挺高兴的吗。”

    她并没有想到会遇到那群人,一直到见到他们的时候,苏西西脑袋里才闪过这个念头,他们是十二家的人,肯定或多或少会收到来自厉家的消息。

    只要能够分析出三台电脑曾经接受过的相同信息源,就能够找到绝岛的位置,这可比她再熬两夜划算的多。

    “我们俩是一样的,你也不用埋汰我。”凌康说道。

    很快就回到别墅,苏西西在客厅将三台电脑打开,找了数据线链接起来,虽然给她的时候白潇肃几人清理了电脑,很多信息不能被复原。

    凌康上楼拿了份文件下来,“这是你要的资料,有关厉冥熠的。”

    苏西西瞟了眼,“放着吧。”

    他随手一扔,没有封口的文件纸散出来,只有薄薄的两张纸而已,厉冥熠的资料被隐藏的很厉害。

    苏西西伸手拿鼠标的时候无意间看到那张纸下方的一个图腾,火红色的火焰图案,设计独特,并不像是手工画出来。

    “怎么了?”看到苏西西慌忙拿起纸张的样子,他好奇开口。

    苏西西揉揉眼睛,再三确定,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图案,而且就是最近的事情。

    ------题外话------

    首订啦,今天正式上架,明天开始每天会保持四到五千的更新,这个月会万更,么么哒大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