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96章 暧昧的空间
    厉冥熠站在房间内,空无一人的场景似曾相识,只有他一个人站在这个空荡的房间内,母亲走的那天晚上,他就站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那时候窗外的星空璀璨,好像曾经那个温暖的女人抱着他坐在阳台上,给他讲故事那样。

    而现在,窗外狂风暴雨,明明是才中午的天,就已经阴沉的如同傍晚,瓢泼大雨不断撞向窗户,透明的玻璃上不断往下流水。

    厉冥熠身后的一堆人探头看了眼,紧跟着莫寒和斯凌进门,两人分开在房间内寻找。

    衣帽间,浴室,里头打扫的干干净净,但是空无一人。

    “当家,没……”莫寒低头上前,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打断。

    “别说话。”

    几人立马闭上嘴停下动作,安安静静的站在室内,连大气都不敢喘。

    李管家站在门口的位置,就那么盯着自家当家一步一步的走到窗前。

    厉冥熠眯起双眸,女人身上那股独特的味道似有若无的漂浮在鼻翼间。

    他突然转身,看向那张空无一人的床榻,左边挨着窗户的那边能够明显的看得到,床单有一角是鼓起来的。

    应该是方才于宁钻进去的时候没有注意拉好,有明显的被人碰过的痕迹。

    再加上李管家平时整理这间房间的时候回格外注意,床上更是会叠的平整服帖,怎么容得下这么大的褶皱。

    所以,答案显而易见。

    厉冥熠俯下身,手指拉住床单掀开,看到里头的情况时,厉冥熠心里头突然安定下来。

    将外头搅得天翻地覆的女人,此刻正躺在床下,睡得没心没肺,往前凑近就能够听得到女人细微的鼾声。

    看到厉冥熠的动作,莫寒知道是找到人了,斯凌满头黑线,别说那个小姐是在床底下躲着睡着的。

    “都出去。”男人没有起身,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莫寒点头,带着人出去,找到人就好了。

    说来也是当家的错,今早上见到夜媚的时候他跟斯凌就想说了,那黑眼圈重的简直了,就跟几百年没好好休息过那样。

    让人家这么多天没睡觉,也只有当家能做的出来,虽然不知道夜媚做了什么得罪了当家,但是当家这样也太小气了,跟个孩子一样。

    最后出门的斯凌往转身的时候,就看到那个睥睨天下的男人,就那么钻进了床底下。

    吓得他差点摔了,当家这是滚床底?

    如果不是外头变天了,气温开始骤降的话,于宁睡在床底下,周围还有床罩笼住,空气不流通的地方,早就闷热的醒过来了。

    现在除了有些闷之外,里面算不上难过。

    昏暗的空间内,厉冥熠躺在于宁右边的位置,偏头看着正在熟睡的女人,男人勾唇一笑。

    没想到她会这么无厘头,居然会想到钻进床底下,简直就跟小猫一样,于宁白皙的额头上已经渗出薄薄的汗珠。

    修长的手指抚上女人的侧脸,指腹黏在滑腻的肌肤上舍不得放开。

    她没走,真好。

    于宁闭着眼睛,从刚才开始她就感觉空气开始变得稀薄,眉头开始紧皱。

    厉冥熠见此,伸手将床单拉起来,空气顺着起来的床单进去,于宁感觉到风的吹来,嘴角轻勾,安静下来。

    伸手将她抱在怀中,厉冥熠听着外头呼啸的风雨声,第一次觉得这么满足。

    她没有抱着逃离的心态离开,真好。

    “倔强的小东西,就不能跟我服个软……”男人紧贴她的额头,无奈道。

    厉冥熠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对她这么执着,一个见到他就跟见到什么避之不及的流感一样的女人,为什么就能够让这么上了心思。

    也许是当时明明已经身陷囵囫,却那么干脆利落的给自己摆好了后路,就算是在那样的情况下,那双眼睛里还是没有丝毫的害怕。

    但是厉冥熠却从她的眼中,看出了不一样的东西,一种闪闪发亮,从此将他拉入深渊却从不后悔。

    “小东西,我既然决定了是你,你就再也走不了了,答应我,待在我能够触摸到的地方,别离开。”房间内响起男人的呐呐自语。

    知道吗,从遇上你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已经画地为牢,关进去了你,也关进去了我,我们俩谁都别想越狱,就算死,也互相纠缠。

    于宁小脸不自觉的往男人胸口凑去,熟悉的味道让女人勾唇,脸颊在上头蹭蹭之后满意的再次深深睡去。

    这个怀抱很安心,安心到于宁不想醒过来。

    见到她这个样子,男人环在她肩上的手紧了紧,下巴嗑在女人头顶,闭上眼睛。

    这间屋子,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他进来过无数次,每一次站在这里,都是彻骨的冰寒,提醒着他的前半生有多么悲哀。

    但是现在,身侧躺着的女人,让他有种前所未有的温暖的感觉,让他那颗沉寂冰冷的心慢慢温暖。

    两个小时之后,雨便很快停了,这里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外头吹了一地的树枝残骸。

    刺眼的阳光透过云层射出来,拨云见日。

    斯凌和莫寒守在门口,房间门被厉冥熠一脚踢坏了,现在两人在里头睡着,自然是不能这时候换门。

    见当家那个样子,如果动静太大弄醒夜媚的话,恐怕受罪的是他们。

    “莫先生,需要进去叫当家吃饭吗?”李管家第三次上楼准备提醒。

    莫寒摇头,现在不能打搅,也只有李管家这样的死心眼,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赶过来打扰。

    李管家点头,厉家有规矩,饭菜热了两次之后就不许上桌了,得下去吩咐他们重新做饭。

    斯凌也不好说,毕竟李管家也算是厉家的老人,只要厉冥熠在岛上,都是必须将三餐准备好的。

    他们也插不上嘴。

    厉倾城答应了于宁今天过来带她去看自己的游艇的,夜媚对于机械的痴迷也没让厉倾城怀疑,刚才进门就听佣人说了方才的事情。

    原来于宁找她拿药是这么用的,当时厉倾城也没多想什么,在她的世界里头,哥哥跟那个姐姐是情投意合的存在。

    也许是从小的意识,她哥哥那么优秀,怎么可能会有女人不喜欢,所以厉倾城在于宁跟她说的要保密的话,是践行的很彻底的。

    看到厉倾城上楼,莫寒走过去将她拦在客厅内,没有让她过去。

    “你是怎么回事?连迷药都敢给夜媚,万一那女人对当家做什么,你要怎么办?”莫寒语气里不由自主的带上了呵斥。

    厉倾城也没想到莫寒会率先发难,这么多年来,他们都在无言中宠着她,彼此的相处很愉快,从来没有这么对她说过话。

    莫寒毕竟是厉冥熠的护卫,不像厉倾城那样单纯,凡事自然是以厉冥熠的安危为首位,不管厉冥熠对于宁有多么放心,他们都不得不警戒。

    今天这事也引起了莫寒和斯凌的担忧,他们不是当家,没有身在其中,所以能够看的清楚。

    于宁不会是长久待在绝岛上的人,就算当家再怎么坚持,夜媚也不会任人摆布。

    而厉倾城居然什么都不问,将迷药就那么给了于宁,如果她是为了对当家下手的话,他们这些人后悔都没机会。

    厉倾城半响后反应过来,小脸皱起来,“不会的,姐姐不会伤害哥哥。”

    一句话说的理直气壮,也不知道她从哪儿来的自信。

    莫寒无奈,这大小姐从以前开始,就那么天真单纯,真是不知道怎么说。

    “你听着,不是所有人都是那么简单善良的,夜媚这个人,别说我们了,就连当家是对于她都是知之甚少,你怎么敢保证她不会做伤害当家的事情?”

    厉倾城小脸气的鼓起来,好像仓鼠那样可爱,滴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坚定,“她不会,我说不会就是不会!”

    莫寒也是无奈,被保护的太好的孩子,你说什么她都不会听,只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才能够知道。

    “无论你是怎么想的,以后夜媚再拜托你什么事情,或者是要什么东西的话,留个心眼,或者告诉我一声。”莫寒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只能这么吩咐。

    厉倾城幼稚的偏头,不听他的话,但是却想起来前两天于宁问过她一些关于绝岛的问题。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那个姐姐比她遇上的很多人都要让她确定是好人。

    “这两天你先暂时不要出现在当家面前,不管夜媚有没有伤害当家,她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当家很生气是事实。”

    厉倾城抿唇,小声开口,“哥哥很生气吗?”

    莫寒点头,如果当时于宁真的是抱了离开的念头的话,恐怕现在这里真的不比地狱好过。

    厉倾城皱着小脸,默默点头,“我知道了……”

    看着她消沉下楼的背影,斯凌叹气,“你是不是太狠了?”

    莫寒转头,“那你来。”

    斯凌摆手,他可搞定不了那个大小姐,今天这事,如果不跟她说明情况的话,不知道下次,她会闯出什么祸端来。

    于宁这一觉睡到差不多四点钟,外头的人不敢进去叫,里头的人也睡着不动。

    厉冥熠就那么陪着她躺在床下,这两天虽然陪着她晚上闹腾,其实厉冥熠也有些疲劳了,只不过是在等这个小东西服软而已。

    慢慢的自然他也闭上眼睛了。

    于宁睫毛动了动,合上的眼皮慢慢睁开,虽然铺着地毯,但还是能够感觉地上的生硬。

    除了地上的生硬之外,于宁还能够感觉到身旁身旁一堵热源,以及环绕在自己腰上的手臂。

    她偏头,看到在她身边紧合双眼的厉冥熠,刚刚才苏醒的脑袋有些发蒙。

    仰头看了眼,能够看到金丝床架,她确定,这是床底下没错,她记得自己为了不被打扰才躲进了床底下,这一觉是睡得挺不错的。

    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厉冥熠会在这里,还睡得这么香。

    眨眨眼睛,于宁偏头,两张精致的脸颊鼻尖相抵,能够看得到男人长而微卷的睫毛,细腻的肌肤比女人还好。

    于宁心里头百味陈杂,其实在他找到她在这里的时候,完全可以将她拎起来叫醒,为什么要选择这么陪着她躺在床底下。

    很难想像,那个被奉为极道之神的男人,会屈尊降贵爬进床底下,就那么陪着她。

    男人的呼吸在她耳边缠绕,于宁第一次伸手,指尖从他的额头开始往下,一点一点的抚摸着这张惊为天人的英俊脸庞。

    厉冥熠,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指尖蜿蜒到男人鼻尖的时候,原本环在她腰上的手突然抓住她的指尖。

    于宁吓了一跳,想要抽回手,却被男人捏到唇瓣上,感觉到掌心痒麻,于宁张嘴,“你醒着?”

    既然醒着为什么不说话,这男人真是的。

    厉冥熠闭着眼睛,轻吻着她的手指,“在你摸我的时候我就醒了。”

    “我什么时候摸你了。”女人死不认账。

    厉冥熠睁开眼睛,明媚的双眸中有着盈盈笑意,“还不认账?都被我抓到了。”

    他意有所指的看着于宁被他紧抓的手掌,于宁挣脱出来,脸往一边偏,“我就是无聊而已。”

    看到她的样子,男人勾唇将她抱在怀中,“为什么要在这睡觉?”

    “为什么在这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于宁咬牙出声。

    这些天她受到的简直就是非人道的待遇,要不是厉冥熠,她也不会这样。

    还好意思问为什么。

    “好,我知道委屈你了,小东西,你难受我也心疼不是,咱们俩扯平了。”厉冥熠轻笑,在她耳边说着情话。

    于宁满身的鸡皮疙瘩,还是忍住不适,这个男人的不要脸她已经是见识的够多的了。

    “你为什么也在这,厉家当家爬床底,真是个不错的新闻。”

    厉冥熠心情愉悦,“美人在怀,要名声做什么。”

    于宁算是服了,两人平静的躺在床下,狭窄的空间将暧昧的气息扩大,偏偏厉冥熠在醒过来的时候就将床单的另一边放下来了,现在完全是在一个昏暗的空间内。

    厉冥熠紧紧的抱着她不撒手,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时刻。

    “我饿了。”于宁突然开口。

    睡了这么久,真的是饿了。

    厉冥熠点头,“出去吧,不然我快忍不住了……”

    于宁满头黑线,忍不住你个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