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97章 真正的你
    厉倾城出门的时候正好遇上前来的厉安诺,雨还没停她就已经知道了这边闹起来了,厉冥熠身边那个女人折腾出来的动静还真的挺大的。

    想着过来看看情况的厉安诺就见到自家小公主气呼呼的走出来,重点是那个女孩子低着头就那么从她面前走过去了,连头都没抬。

    “哎,怎么连姑姑都不理啦。”厉安诺叫了句。

    厉倾城听到声音转头回来,一见到自己姑姑,马上瘪嘴,一看就知道,生气了。

    “姑姑。”厉倾城低头叫了声。

    厉安诺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怎么了?谁招惹你了?”

    “没有。”

    不用她说厉安诺也知道,绝岛这地方,与世隔绝,人自然是很多的,这里的人们每天各司其职,闲着无聊的的时候自然也就是主人的八卦了。

    再加上厉冥熠不常回来,这一回来,自然很多人的焦点都在他身上,所以消息的传播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是不是被你哥哥说了?”厉安诺问道。

    毕竟这件事情跟厉倾城脱不了关系,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大问题,但是也是个不小的事件。

    厉倾城真的是需要点教训,否则的话,以后真的会吃亏。

    “姑姑我先走了。”厉倾城低头想要离开。

    厉安诺也知道,现在最好是让她一个人待会,一下子就好了,厉倾城的孩子心性就是不会记仇,也不会难过的很久。

    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的话,很快就会好了。

    “你先回去吧,不要想太多。”厉安诺安慰道。

    厉倾城点点头,往前走去,消沉的背影让厉安诺惊奇,什么时候元气少女也会这么多愁善感了。

    也许是真的感觉自己错了吧。

    厉安诺带着佣人进门的时候,楼上那两位正好下楼,于宁睡得很好,黑眼圈也变淡了。

    厉冥熠紧紧的挨着于宁不放开,爬出床底的时候于宁才发现,那间房间无论如何都不像是客房的样子,墙上那副女人的画像真的惊艳到她。

    她也没多想什么,就被厉冥熠带下来了。

    厉安诺也知道现在是晚餐时间,自己去了餐厅里头。

    “姑姑。”厉冥熠率先叫了声。

    对于厉安诺,他还是有应该的尊重,毕竟这些年,也是厉安诺在照顾他,厉安诺自己没有孩子,自然就将所有的母爱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这也是为什么于宁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他只是惩罚了下头的人,没有动厉安诺的原因。

    于宁性子向来冷淡,对很多人也不会那么亲热,况且她跟厉冥熠现在也不清不楚,不知道是什么关系,也就没搭理,只是点头示意一下。

    可是还没等她坐下来,厉安诺手上的汤匙不轻不重的拍在餐桌上。

    正在上菜的佣人顿了顿,看到她变冷的脸,摆好餐盘以后马上撤出去。

    “我刚才遇到倾城了,她看上去很难过。”厉安诺说了句。

    斯凌和莫寒面无表情,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他们教训了厉倾城的样子。

    一听这话,于宁皱眉,厉倾城那脾气,算得上是没心没肺的了,怎么会难过的?还有人能惹得了她生气。

    “姑姑过来是有事吗?”厉冥熠手上给于宁夹菜,一边开口问道。

    厉安诺看到他这个样子,其实心里头还是挺不舒服,什么时候厉冥熠亲自动手伺候过女人,“过来看看,听说这边动静闹得很大。”

    于宁盯着盘子里厉冥熠不断放进来的菜,其实她不想说的是,他夹的,都是她爱吃的,至于她不喜欢的,一点都没有沾到。

    这些天的相处,已经足够让男人了解到她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

    “这位小姐,见过一次面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厉安诺盯着对面的于宁,语气略带不善。

    被叫到的于宁抬头,对面的厉安诺眼神直视,紧紧的盯着她。

    “您可以叫我夜媚。”

    于宁人生中的第一个启蒙者就是青姨,青姨曾经告诉她,做人要讲礼貌,尤其是在席家这样的大户人家。

    所以于宁一直践行的很好,无论怎么样,对于比自己大的人,她都是带着尊敬的语气来答话。

    但是除了有些人,比如说莫凌。

    厉安诺知道她在敷衍自己,夜媚,这算什么名字。

    “我问的,是真名,不是代号。”她语气里莫名的带上一股子威严。

    于宁拿起水杯喝了口,“没有真名,这就是我的名字。”

    厉冥熠专心的给于宁挑着盘子里的鱼肉,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自然知道自己姑姑是来做什么的。

    “姑姑,您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厉安诺暂时先放过于宁,将视线转向厉冥熠,“下个月沈家和席家的定婚宴,你要出席吗?”

    订婚宴,听到这三个字,于宁耳朵竖直,沈辰和席媛的订婚宴已经定好日子了。

    想到那天老太太说过让她搬进席家的事情,这么多天她都没有出现,老太太应该没什么耐性了。

    于宁记得,厉安诺是嫁给了沈辰的父亲,但是却一直没有所出,沈家的事情,她也不会置之不理。

    厉安诺心里头觉得不舒服,沈辰要娶席媛的事情她从来不知道,这么快的速度,她想发难都没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制止?”厉安诺看着厉冥熠说道。

    无论如何,她也算是沈家的主母,既然是沈家的人,她就绝对不允许席家的女儿嫁进沈家。

    绝对不可能。

    厉冥熠没有答话,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虽然我不清楚你最近想要做什么,但是十二家频频出事,欧阳家覆灭,沈家近乎被掏空,柳家家主自尽,我已经能够知道你想做什么了。”厉安诺盯着厉冥熠,一字一句的说出。

    “你别忘记了,你答应过你父亲什么?”

    于宁完全处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低头吃饭,盘子里的菜没有的时候,男人的筷子马上补充。

    “姑姑,您这是想为沈家谋出路?还是其他的什么?”厉冥熠漫不经心的开口。

    在他的眼中,就算十二家联手又有什么用,既然决定了要改变秩序,男人就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沈家席家联姻,这样的事情在他的眼中,就更跳梁小丑那样滑稽可笑。

    “无论沈家存不存在,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席家的女儿嫁进沈家!”厉安诺决绝的说了句。

    于宁差不多也吃饱了,听到厉安诺这句话也没有多吃惊,十二家面和心不合,这是常有的事情。

    但是什么深仇大恨,能够让厉安诺这样识大体,修养得当的人,恨成这样。

    厉冥熠抬头,“这些事情您不用管,好好养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上次你去席家晚宴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厉冥熠拿起餐巾帮于宁擦擦嘴,低头温柔说,“吃饱了吗?”

    她点头,准备起身离开。

    厉安诺知道他听进去了,自然也知道,厉冥熠一直不想提这个问题。

    “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席宁,是不是就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厉安诺的话让于宁停下动作。

    为什么会突然提到她,那个女人的女儿,那个女人,又是谁?

    “不清楚,您坐着吧,我还有事。”厉冥熠面无表情,起身拉住于宁的手往外去。

    于宁回头看了眼座位上的厉安诺,刚才她说的到底是什么?

    “你带我出来做什么?”

    一辆暗黑色跑车停在城堡门口,厉冥熠接过佣人递过来的车钥匙,打开车门让她上去。

    “这两天也没好好陪你,带你去逛逛。”厉冥熠俯下身给她系上安全带。

    绝岛上的四个片区都是相互连接起来的,所以也修建了通行的公路,前两天于宁去的都只不过是步行和走水路,想来也是开车能够走得更加远。

    现在天色已经快暗下来了,于宁低着头,连男人发动引擎都没有注意,脑海里一直想着刚才厉安诺的话。

    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说的那个女人,是她的母亲还是莫凌,沈家和席家,到底有什么渊源。

    脑袋里乱七八糟的,席媛的话和厉安诺的话交织在她脑海里,好像一团理不清楚的毛线。

    也许,她真的应该查清楚,她的母亲,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而自己,又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车子行驶在道路上,沿途路过的佣人都停下来,一直到男人的车子离开之后才继续工作。

    厉冥熠看了眼发呆的于宁,单手控制方向盘,指尖弹在她的脑门上。

    “在想什么?”

    于宁瞪了他一眼,看着前方,每条路上都开着路灯,在这里,一排排的灯光照射路面。

    “跟我在一起还能走神,小东西,你可真是考验我的耐心。”

    于宁没有理会他的调戏,“我们这是要去哪?”

    厉冥熠空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柔荑放到唇边轻吻,“带你去个地方,一个…算的上美丽的地方。”

    于宁惊愕的看着厉冥熠,总感觉他这样的人,不会有什么东西能够入得了他的眼。

    居然能够说一个地方美丽,真是让她惊讶。

    “别这么看着我,你不知道男人的兽性发起来,可是一个眼神就能够失措的。”厉冥熠看着前方说道。

    于宁算是明白了,厉冥熠就是个道貌岸然,表里不一的流氓,尤其是在她面前,完全没有他平时那个冰冷的样子。

    车子开得平稳,很快就到了厉冥熠要带她去的地方,东区最边缘的海峡,在柔软的沙滩上停下来,于宁隔着车玻璃看到那边的景象。

    “下去吧。”厉冥熠解开安全带说。

    于宁下车,脚踩着软软的额沙子,厉冥熠带她来的这片沙滩,要比厉倾城前段时间给带她去的那些,要大得多,沙滩上礁石满布,能够想得到在海水退去之前,这里曾是海中生物的乐园。

    天上已经是漫天红霞,火烧云烧的映射在海面上都是一片红色,这里的视野开阔,能够看得到更加辽阔的海景。

    远处的海平面上,已经烧红的太阳已经陷下去一半,周围的云彩浮动,耀眼无比。

    肩膀上传来重量,于宁低头就看到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将一件黑色外套披在她肩上。

    雨后的海风总是湿冷的,再加上现在已经快日落了,自然会有些冷意。

    “这就是你说的,很美的地方?”于宁看着远处的海平面,风吹的很舒服。

    厉冥熠站在她身边,一同眺望远方,坚毅完美的脸上被晕染上少许的红色。

    “这里的日落是整个绝岛上最漂亮的。”

    于宁仰头,“你常来这?”

    “有时候会。”

    厉冥熠专心看着远处,于宁还记得厉倾城说过的话,他母亲的事情,他的母亲曾经想过带着他一起死的话,是不是他那时候也跟她一样。

    孤寂,冰冷,就算是艳阳高照也如同身处冰窟那样。

    她和厉冥熠不同的是,她没有感受过母爱,虽然没有受过那样沉重的伤害,但是却也没有得到过那样爱。

    她的母亲留给她的,只有数不清楚的问题,那些她自己都没有办法解开的疑惑而已。

    于宁往那边走去,越过一堆一堆的礁石,一直到触及到海水的地带,就算是这里的海域上,也能够看得到远处的海中建立的了望塔。

    “厉冥熠。”于宁叫了声。

    跟在她身后不远处的男人应了声,“嗯。”

    “你现在的样子,跟你原本的样子,有多大的反差?”

    这是于宁和他都清楚的,厉冥熠在她面前敛去本性,变成这样粘人温暖的样子,但其实,他的本性,反差应该很大。

    厉冥熠往前走了两步,手环上女人的腰际,从背后将她抱住,下巴放在她的肩上,看着远处的晚霞。

    “你不会想知道,但是我保证,在你面前,会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也只会是这个样子。”

    如果这个样子能够留得住你的话。

    “如果不是呢?”

    男人轻笑,咬在她耳边,虽是带着笑意的话,却满是嗜血,“你可以试试,保证你会后悔到极点。”

    微风浮动,于宁闭上眼睛,轻笑出声,“你身份尊贵,围在你身边的人数不胜数,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男人在她的后颈蹭了蹭,“不,只缺你,也只有你。”

    围在我身边的人很多,但是能够不让我孤寂的,只有你一个人,也只能是你一个人。

    于宁盯着已经落下去的太阳,没再说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