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98章 偷东西
    于宁和厉冥熠回去的时候夜色已经完全降临,窗外满天繁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默默跳进于宁怀中,小尾巴欢快的摇着。

    戳戳它的脑袋,能够明显的看出来这段时间小家伙过得不错,厉倾城都把它养胖了,本来就圆的脸,现在更加大。

    一路从大厅上楼,于宁都没有见到安娜和琼斯,这对于已经习惯两人跟在身边的于宁来说,有点不适应。

    厉冥熠先上楼洗澡了,于宁自己拉着管家问那两人去哪儿了。

    李管家公式化的回答,被当家惩罚,去了地牢。

    想到白天她做的事情,于宁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按照厉冥熠的思维,那两人就是来监视她的,结果还双双把人弄丢了,闹出这么大的乌龙,厉家有厉家的规矩,自然是要惩戒的。

    于宁坐在沙发上等着厉冥熠回来,她既然已经决定了要离开这里,计划也早就已经做好了,安娜和琼斯是在她计划中的一部分,如果现在厉冥熠换了新的人过来看守她。

    对于她来说,还需要重新去习惯那些人,会给计划带来不确定的隐患。

    所以,让安娜和琼斯回来,是很有必要的。

    厉冥熠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坐着发呆的女人,往前跨了一步之后,他在女人身边落座,“在想什么?”

    不断从男人发间流下来的水渍沾到于宁身上,于宁放开默默,“安娜和琼斯呢?”

    “自然是在地牢。”男人没有管自己身上的湿润,伸手将于宁抱在怀里。

    “你准备怎么罚她们?”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将一块毛巾递到她面前,于宁伸手接过,紧跟着就被厉冥熠抱起来放到那边的梳妆台上,那是厉冥熠在她进来之后第二天让人放过来的,他两只手撑在于宁身后,将她困在怀中。

    一看就知道他意图的于宁伸手帮他擦头发,厉冥熠的很高,就算于宁坐在这里,他已经半俯下头,也只是勉强够到。

    “每人一百鞭,之后逐出绝岛,安排到其他地方任职。”

    于宁拿着毛巾的手在男人柔软的发间穿梭,唇瓣微抿,“不能让她们回来吗?”

    厉冥熠看着她,眼眸像是定住那样,“你想让她们回来?”

    这小东西不是那种会多管闲事的人,向来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什么时候转了性子。

    于宁避开他的视线,状似认真的给他擦着头发,“让她们回来吧,这段时间我们相处的很愉快,她们也算得上是符合我性子的人,如果换了,我一时间很难适应。”

    这句说的倒是实话,安娜和琼斯都不是话多的人,平常只要她不说话,两人都能够在她身边安静的呆着,很适合于宁这钟不喜欢和人交往的人。

    厉冥熠紧紧地盯着她,像是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一样。

    “如果难办的话,每人多打一百鞭。”于宁紧跟着开口。

    她自然是知道在厉家这样的地方,规矩是多么重要的,她在席家也算是耳濡目染,青姨就算陪着她离开那么多年,也还是将自己当做席家的特工,见到席慕的时候,还是任打任骂。

    尤其是安娜和琼斯这样将厉冥熠视作天神那样的忠心随从,怎么能够容忍自己被一个女人救出来,比起来他们还是更加能够接受厉冥熠的安排。

    相反的,如果是为不离开这里做出一点付出的话,他们很容易接受,厉冥熠也不算食言。

    “真的想让她们回来?”厉冥熠像是确定那样的再问一遍。

    “如果你为难的话,就算了。”

    以退为进,这是于宁常用来对付苏西西那个女人的。

    等到手腕有些酸的时候,于宁指腹捻了一下男人的发间,没再出现水渍,将毛巾扔在一旁,于宁转身去找吹风筒。

    厉冥熠突然抱住她,下巴放在她肩上,慵懒道,“既然你想让她们回来,就让她们回来。”

    于宁够到了身后的的吹风筒,伸手插上插孔,推推身上的男人,“你起来,我给你吹头发。”

    男人没有动,于宁叹了口气,伸手打开暖风,抬手给他吹头发,但是因为角度,只能够的到一个后脑勺,吹风筒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来,厉冥熠在她耳边突然出声,“我们这样是不是很像夫妻俩?”

    于宁手一顿,没有说话,继续手上的动作。

    她没有帮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当然手劲也没有收敛,再加上温度的调和不同,就那么直接往男人头上吹,等到头发开始变得烫起来,于宁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关了吹风筒,扒拉着男人的头发呢,就看到他的头皮已经泛红。

    “痛的话你可以让我停下来的。”

    抱着她的男人依旧没有松手,“你开心就好。”

    于宁嘴角抽搐,她不开心好吗,很不开心。

    “换其他人进来给你吹吧。”于宁着打算按下床头上的呼唤按钮。

    厉冥熠一口否决,“没人能碰我的头,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于宁无奈,见识过他的无赖,也不想多说什么,将风力调小,继续给他吹干头发。

    “现在你想对我动手易如反掌,只要解决了我,你就能够自由的去你想去的地方。”厉冥熠像是在提醒她那样出声。

    于宁自然明白,厉冥熠能够全身心的相信她,将自己最脆弱的地方交到她手上,的确是个很大的诱惑,但是于宁不是那么傻的人。

    “原来厉当家也知道我不自由。”于宁翻动着他的碎发,已经比刚才的动作轻柔很多。

    厉冥熠紧了紧环在她身上的手,闭着眼睛,“我知道,但你没得选。”

    于宁懒得跟他计较,这两天踩点也踩得差不多了,马上她就能够离开这里,只要离开这里,她跟厉冥熠就是天涯陌路,再也见不到的存在。

    于宁为了睡个好觉,也就默许了男人待在她身边,只要相安无事,她先忍了这几天,厉冥熠也算是浅眠的人,但是自从沾上于宁之后,睡眠就会变得很好。

    丝质薄被盖在身上,于宁偏头,就看到男人安然的睡颜,她伸手碰碰厉冥熠的脸,用力掐了掐,没有反应。

    “厉冥熠?你睡了吗?”她试探性的开口。

    闭着眼睛的男人哼了声,算是应答。

    “你睡了的话,能不能把我放开,我想喝水。”说着于宁伸手去动整个黏在她身上的男人。

    厉冥熠往一边打开,于宁乘机马上离开,中午的时候厉冥熠将厉倾城给的迷药全部拿走了,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当时于宁自己身上还留了一样东西,就是混合在自己身上用的东西,是当时放在潜艇上的,于宁下船的时候特地拿了藏在周围的沙滩上。

    好在打扫的佣人没有发现,刚才她才让默默去取过来的,这段时间没有敢用是因为对手太过可怕,厉冥熠混迹黑道,自然是什么迷药都能够一清二楚,普通的东西恐怕一出现就会被他发觉,所以不能轻举妄动。

    刚才厉冥熠去洗澡的时候,于宁就将拿东西擦在了自己脑后,是一股很好闻的花香,这段是将她都注意将自己身上的香水换了,换成了跟这个味道相似的,很难发觉出来。

    这药的味道不像今天中午的迷香那样,会让人眩晕,只是具有很强的安眠作用,对于促进睡眠,就跟安眠药是一样的阶层。

    足尖轻点落地,于宁回头看了眼正在熟睡的男人,伸手将另一边的被子掖好,然后于宁猫着身子,带着身后的默默离开房间。

    厉冥熠的办公区是西区,但是四楼一样有一个办公室,带着默默往那边去,佣人虽然已经休息但是还是会有值夜班的人。

    一般入夜之后,佣人就不会出现在楼上,只会在大厅等着,所以她的动作会很轻松。

    蹑手蹑脚的上了四楼,于宁掏出在厉冥熠手上取指纹用的胶带,将指纹按上感应区之后,门啪嗒一声打开,默默跳上于宁的背脊,蹲在她肩上一起进去。

    “我找这边,你找那边,动作轻点,不许偷人家东西。”于宁对着默默吩咐道,莫了还加上一句。

    厉冥熠的办工桌上很简洁,文件一本一本的摞起来,桌上的一只一只钢笔都是按照顺序摆好的,就跟电脑规划打出来的图那样。

    于宁一个一个拉开抽屉,里头的文件也是摆放整齐,不得不说,很多时候,厉冥熠真的是个很严谨的人,她晚上特地出来找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她的手环。

    默默一点一点的沿着墙缝寻找,就是没有闻到味道。

    翻完了所有架子的于宁站在原地,她的时间有限,必须在马上回去。

    脑海里突然想到什么,于宁转身,办公桌后的那面墙上,挂着一副画像,纯金的边框奢华尊贵,沿着画像往下敲,这是挂在上头的,但是能够感觉到画像边缘有一定的磨损程度,肯定是经常沿着墙壁移动造成的。

    这里头,肯定有暗隔,很快于宁脑海里就出现这样的机械组织的构造图画,每一条线的连接,都像是将这个程序剖析出来一样。

    很快,于宁就在身旁架子上,看到了开关点,如果是哪一本书能够打开的话,肯定行不通,因为刚才她就已经动过这里的所有书了,那么,肯定是两本书一起拿,才能够打开。

    “喵……”默默走到她身边,看着女人在白纸上慢慢画了一幅图出来。

    很快,架子上二层和三层边缘的两本书被于宁拿起来,原本固定在墙上的画框缓缓往左边移动,暴露出放在里头的黑色保险柜。

    “打开了。”于宁自言自语道。

    保险柜的指纹和厉冥熠的指纹是一样的,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保险柜也打开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那样的一个柜子里,居然只有她的手环在里头,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于宁仰头四看,这里应该没有什么报警装置,慢慢的才将那枚手环拿起来放到怀中。

    将一切恢复如初之后,于宁转身看着身后的默默,因为没有开灯,只有它的绿色眼睛在发亮,黑色的毛发很完美的就和夜色融合在一起。

    “你有没有偷拿东西?”

    “喵…”

    没有,绝对没有。

    “是这样吗,我怎么感觉你比刚才进来还胖了一点?”于宁死死地盯着默默。

    黑猫摇头,那是你的错觉,伦家本来就很胖。

    默默其实就是个小财迷,很喜欢收集珠宝首饰之类的东西,苏西西为了方便它,就在它的毛层里头贴上了静电贴,能够吸附任何东西的那种,再加上默默毛本来就有点长,所以它常常用这个赚点小外快什么的。

    “一……”于宁一板一眼的开始数数。

    默默赶忙低头,从肚皮上扔了一块书签出来,宇宁看着掉在地上的金闪闪的书签,嘴角抽搐。

    “还有什么?”

    “喵……”

    没了,就这个。

    于宁跟着数,“二……”

    默默见此,又扔了一张书签出来,这次是木头的,隔着这么远于宁都能够闻得到木香。

    “三……”

    紧跟着,钢笔,书签,还有戒指,一一掉下来。

    于宁揪起默默的脖颈,恨铁不成钢,“你拿书签和笔做什么,你就是一只猫,那还想看书啊?”

    默默动动脚,谁说猫不能看书的,它要做一只学识渊博的猫,一只有文化的猫。

    重点不是看书,被苏西西耳濡目染出来的财迷猫,当然一闻就知道这些东西都不是便宜货。

    都是钱啊,很多很多的钱啊。

    “给我马上归位。”

    一听到吩咐,默默耷拉着脑袋叼起东西,一样一样的往原处放。

    解决清楚之后的于宁往卧室走去,将手环交给默默拿去放好,进到屋内,床上的男人还在熟睡。

    于宁拉开被子,干干躺下去,一堵肉墙就压上来,厉冥熠闭着眼睛,迷糊不清的开口,“去哪儿了?”

    “喝水去了。”于宁平静答道。

    得到答复的男人在她胸前蹭了蹭,又陷入沉睡,于宁睁眼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思绪混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