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03章 最后一次自由
    星空浩瀚,万物寂静,这是原本属于黑夜的姿态,所有的生物归于沉睡,安静似乎是黑夜的标配,当然有些生物例外,或者说是有些人例外。

    比如此刻漂浮在海洋上的绝岛,原本应该只有部分探照灯和路灯亮着的岛上此刻灯火通明。

    所有的灯尽数打开,安装在各个区域的探照灯此刻沿着天空的轮廓晃动,警报声响起来,所有沉睡的人全数出发。

    上千名佣人成排站在空地上,所有建筑物前的灯光亮起来。

    现在是十二点整的时间,半夜十二点。

    厉冥熠坐在床前,松垮垮的睡袍敞开到腰际,露出满是腹肌和魅惑的人鱼线,细碎的亚麻色短发还没有干透。

    墙上的英伦复古挂钟嘀嗒嘀嗒的转着,这是安静的室内除了男人呼吸声以外的唯一动静。

    男人黑眸暗沉,周身之气凌厉,大有山雨欲来之势,他两只手撑在身后的床垫上,不知所想。

    那个女人,真的就这么跑了,一点眷恋都没带的离开了。

    真是可笑,他这段时间费心费力,竟半分都没有让她舍不得吗。

    胸腔里头不断翻涌的怒火让厉冥熠险些失控。

    “当家,所有人已经召集出来了,所有游轮也都发去了召回令。”莫寒站在门口,对着里头满是寒气的男人说道。

    就算隔得老远,他们还是能够感觉到当家身上那股破空而来的寒气和凛冽的杀气。

    说完之后,他自己往大门口走去。

    斯凌站在门口,看着走出来的莫寒,“怎么样?”

    莫寒摇头,当家的怒火已经到达一个高度,他是有多不要命才敢说话。

    从厉冥熠坐上当家之位以后,喜怒不形于色,这是他从来做的最好的,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情况,就是老当家逝世的时候,当家也没有这样的冰寒之气。

    莫寒方才真的感觉,如果他敢多说一句话,当家真的会拔枪灭了他。

    这夜媚,还真的敢就这么跑了,这是对于当家的绝对挑衅。

    漉铭和厉倾城是被震耳欲聋的警报声闹醒的,醒过来就被告知当家让所有岛上的人都到东区城堡前集合。

    厉倾城问了句,佣人一句听说是当家身边那位小姐不见了,吓得厉倾城赶忙起身。

    漉铭也是马不停蹄的跑过来,现在岛上已经是一级警戒的状态,绝岛成立这么多年,都没有响过警报声,今晚上可是什么都见识到了。

    一看到漉铭过来,斯凌上前一把把他拽过来,“你的那些药收没收好?有没有被倾城给拿了?”

    当家能睡的连人不见了都不知道,指不定夜媚给当家下迷药了,上次不就从厉倾城那儿拿的药。

    这要真是从漉铭这儿出来的,连斯凌都想掐死他。

    “没有没有,保证没有。”漉铭说的信誓旦旦,就差指天发誓了。

    自从上次出了那事儿之后,漉铭就去找厉倾城没收了他给的所有小玩意儿,就是怕再出点什么岔子,当家的火烧到他这儿来,幸亏他聪明,不然的话现在已经被吊在树上了。

    “我听说夜媚不见了?”

    厉倾城还穿着棉布睡衣,脚上踩着毛绒拖鞋就出来了,佣人拿了大衣跟在她身后,一看到她停下脚步就赶忙把衣服给她披上。

    漉铭火急火燎的抓着她,“你应该没给夜媚什么药了吧?我都收完了不是吗?”

    厉倾城歪着脑袋仔细回想,坚定的点头,“没有,我就给了她一次的药量,不是都用在安娜身上了吗?”

    漉铭彻底松了口气,真是要吓死他了,真的要再是这大小姐,他就跟她同归于尽。

    “我是没给,但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自己拿啊。”

    厉倾城冷不丁的一句话,吓得漉铭脸色一白,就连莫寒和斯凌都变了脸。

    “小姐啊!这事不能说不定的!”漉铭叫道。

    会死人,当家知道了,会灭了他的。

    莫寒和斯凌抬头望天,这两个二傻子没准就是夜媚离开的助攻,真是傻的天真。

    “你说你们俩平时傻就算了,这时候能不能不傻?能不能聪明点!”莫寒恨铁不成钢道。

    漉铭和厉倾城齐齐回头,“你才傻!”几人拉扯的时候,厉冥熠换好衣服从楼上下来。

    男人身穿纯白衬衫,扣子扣到锁骨以下的第三颗,一条纯黑色裤子配上一双短皮靴,手袖折叠到手肘一下的位置,这样干净透彻的打扮,却只是将他身上原本就浓郁的冰冷之气,衬的更加冰寒。

    厉倾城一改平常往上扑的样子,没出息的往漉铭身后躲。

    哥哥身上的气势,真的吓死人了。

    男人阴暗的眸子扫过站满人的草坪,这里站着的都是佣人,负责巡逻的守卫已经在马不停蹄的搜寻于宁的下落。

    “你们给我听着,找到她,要什么有什么,但是若敢将她藏起来,就去试试厉家暗狱的滋味!”

    男人满是戾气的语言已经表明情况。

    所有佣人低头,九十度鞠躬之后开始小跑,原本乌泱泱的一大片,瞬间只剩下他们几人。

    漉铭吞了口水,没敢说什么,毕竟上次的事儿他也有责任,当家没罚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一瞬间岛上所有的地方都是寻找的人,他们仔细的搜查每一个角落,一点风吹草动都不放过。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折腾醒了厉安诺,原本打算明天离开绝岛的她,有些担心厉冥熠的状况。

    毕竟他现在的样子,很不妙。

    “当家,今夜离开绝岛的轮船只有L—69号,收到消息之后已经返航,当家要过去看看吗?”莫寒盯着平板上发过来的消息。

    如果夜媚真的是乘坐L—69离开的话,现在召回,只要船上的人一级戒备,马上开始搜寻,那么她应该没有机会再逃跑。

    厉安诺赶过来的时候,厉冥熠正好要去码头。

    “阿熠!”她赶忙叫了声。

    厉倾城回头,看到自己姑姑走过来,恭敬的低头叫人,“姑姑。”

    “大小姐!”

    “大小姐!”

    厉冥熠没有打算搭理厉安诺,一看他这状况,厉安诺一下子就急了。

    “为了那么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你真的要对我这么个态度吗?”厉安诺生气起来很像厉冥熠的父亲,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厉倾城一看就知道自己姑姑生气了,默默往后退了一步,她穿成这样出来,不仅姑姑要抓狂,就连她妈妈看到,也是会疯的,这时候就不上去凑热闹了。

    厉冥熠停下脚步,身后的莫寒上前道,“还有十分钟。”

    厉安诺上前,细长的高跟鞋踩在石板路上发出空响,她活了四十多年,第一次见到绝岛上的警报器响起来,可想而知这是多大的震撼。

    现在厉冥熠已经被那个女人完全迷住,像是勾了魂一样,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你可知道你的身份!”厉安诺盯着他,“你是厉家当家!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有成千上万的人需要倚仗你而活,你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不需要我跟你说一遍。”

    所有人没有说话,他们知道厉安诺在说什么,历来厉家的男人都是多情的存在。感情那样的东西,不适合在他们身上出现。

    人一旦有了感情,尤其是爱情,就会有软肋,就是给了别人机会,而一旦暴露出去,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致命的打击。

    在这点上,厉安诺曾经以为厉冥熠会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因为厉家的所有男人都是滥情的存在,他的父亲亦是如此,但是厉冥熠却厌恶女人,这么多年在他身边,从来不能够有女人的存在,洁身自好的可怕。

    她也担忧过,所以于宁出现的时候,厉安诺是真的高兴,但是现在,他几次三番为了于宁大张旗鼓,这点真的不得不让厉安诺担忧。

    “如果那个女人真的这么不识抬举,让她走,这世间上女人多了去了,有的是比她更好的,你倒是看看她把整个岛搅成什么样了!”厉安诺疾言厉色道。

    厉倾城低着头,姑姑说的是错的。

    莫寒拉开车门,厉冥熠长腿跨上去,看着对面的厉安诺,不疾不徐的说,“夏虫不可语冰,您不懂的,我不用多说什么,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语毕,男人没有再理会厉安诺说什么,发动引擎,黑色跑车绝尘而去。

    “阿熠!”厉安诺急的跳脚,却被扑了一面的汽车尾气。

    漉铭和厉倾城没敢跟上去,自然是停在原地,这种时候,没有将他们两拖进去已经不错了,就不要上赶着去找虐了。

    厉安诺回头,眼神凌厉的看着身后的一男一女。

    漉铭后背一紧,赶忙往后退了两步,“我还有事儿,实验做一半儿就来了,您忙您忙,我先走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当家从来没有这么对厉安诺说过话,他当然不能发表什么意见。

    看着脚底抹油跑的飞快的漉铭,厉倾城无语,也只有这时候他跑的最快,都不知道是怎么混的。

    “姑姑,我先回去睡了。”厉倾城乖巧出声。

    她很担心于宁,但是这时候她不太适合过去添麻烦,哥哥那个样子,就怕一个不小心她说错了什么,就完蛋了。

    “你给我站住!”

    厉倾城乖乖停下脚步,看着厉安诺视线在她身上上下打量。

    “你就穿成这个样子就出来了,像什么样子!一个女孩子……”

    厉安诺嘴上一直不停的在教训,厉倾城翻白眼,她就知道,她会被波及,看吧。

    整个绝岛都被翻了个遍,恨不得草皮下头都被翻过来,还是没有找到于宁的身影。

    一时间所有人人心惶惶,万一找不到她,那么夜媚逃脱的罪名,跟今晚上巡逻的人脱不了干系。

    港口,原本空旷的地上此刻变得无比热闹,两队黑衣人分排站好,两只手背在后头,戴着墨镜和耳机,面无表情,如同风吹不动的木头桩子。

    暗黑色的跑车呼啸而来,以绝对疾驰的速度,一个完美的漂移,轮胎在地上摩擦之后飞快停止,一个保镖赶忙上前拉开车门。

    海风在半夜总是有些呼啸,风吹动男人头顶的碎发,一米八九的身高在港口上显得突兀,他没有穿外套,纯白的衬衫随风摆动,明明是至纯的颜色,此刻却显得性感无比。

    被召回的L—69已经靠岸,船上的人将手臂一样粗的绳索绑在岸上,负责押运的船长赶忙下来。

    “当家!”

    厉冥熠没有理会,提起脚步往船上去,莫寒见此,赶忙安排人上去寻找。

    船长战战兢兢的跟在厉冥熠身后,“当家,这是押运垃圾的,太过污秽,您还是下去等吧。”

    男人抬眸,眼中的戾气吓得船长连连往后退,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他险些无法呼吸。

    “说情况如何?”莫寒连忙开口,全是替他解围。

    “是。”船长低头。

    他们这些人向来只负责押运垃圾,怎么可能有见到当家的机会,就算有,也只是远远的看见一眼而已。

    也幸好见不到,否则的话,但是被这睥睨天下的压迫感就已经让他无法呼吸。

    “方才已经清点过船上的人数,没有人少,只是存放救生艇的暗仓被人动过,救生艇少了一个。”

    “带我们过去。”莫寒吩咐道。

    “是。”

    存放救生艇的地方可以说是整个游轮最方便的地方,因为一旦轮船发生触礁,那么谢谢救生艇就是希望,所以总是存放在最安全的地方。

    厉冥熠跨进暗仓,墙壁上整齐划一的摆放着数十个救生艇,能够看得到左边的地方,空出来一块,很是显眼。

    莫寒上前,仔细在里头检查摸索,最终在地上,找到了几撮黑色的毛发,很柔软,这毛,这段时间他们见得多了。

    “当家。”

    莫寒将手上的毛递过去,“夜媚是从这里拿了救生艇离开,应该错不了。”

    男人指腹碾过黑色毛发,削薄的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满是嗜血之味。

    小东西,你还真是算计的清楚。

    既然给了你温柔你不要,就不要怪他将伪装撕破,告诉过你,不要逼我的。

    一旦放纵,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这是他给她,最后一次自作聪明的自由。

    “L—69航行不过半小时就接到了我们的指令返航,那么意味着他们并没有有多远,只要沿着航行的路线寻找,很快就能够找得到。”莫寒说道。

    出了绝岛,几乎没有任何岛屿,放眼而去都是汪洋大海,夜媚应该还漂浮在海上。

    很快在斯凌的安排下,几十条快艇乘着夜色出发,浩浩荡荡的往海里去。

    男人站在码头上,看着远处一轮明月,突然勾唇而笑。

    ------题外话------

    咳咳,大家来猜猜,剧情走向如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