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07章 你就是个废物
    大海具有独特的包容性,即使经历战火的摧残也能够很快恢复如初,原本平静无浪的海面上此刻漂浮着船只残骸,尸体沉入海底,鲜血猩红了一片地带,很快被冲刷干净。

    一切好像静止那样,只能够听得到海水浮动的声音和微微海风,被子弹攻击的满目疮痍的游艇上,凌康迎风而立,周围三四名保镖拿着机枪指着他的脑袋。

    古剃看着地上的黑色手提箱,他蹲下去打开,拿起一把黑色手枪揣摩。

    “不错嘛,装备挺好,难怪能够将我的人击退那么多。”

    凌康没有动,俊逸的脸上满是冷清,“现在你抓到我了,没想到古老大还挺执着的,能够一路从T国追我到这里。”

    古剃站起来,动了动保险栓,“二少爷,你也知道你自己的处境,如同丧家之犬那样被追着,现在你的日子过得东躲西藏,我要是你,就留点尊严,自己了断。”

    凌康盯着他递过来的枪,这是要他自尽。

    “老大,没有人。”

    手下第二次上前报告,本来这艘游艇就不大,里里外外的他们都找了好几遍了,的确是没有半分人影。

    另一个人将找到的白色箱子扔出来,里头女人的衣服散落一地。

    “那个女人在哪儿?”古剃盯着地上的衣服,盯着凌康出声。

    他就知道那个女人会在,上次那个女人就从他们手下救走了千羽,也是个厉害的角色,从刚才的情形和现在判断,那个女人肯定是和千羽在一起的。

    他要报上次的仇,被一个女人从手底下把人救走了,传出去他这脸也别要了。

    “不清楚?,想要的话自己找。”凌康满脸淡然。

    古剃面色一凛,直接一拳打在凌康脸上,被打的人往后退了一步。

    “还以为你是那个呼风唤雨的二少爷,我问你话,你就给我回答,否则我一枪崩了你!”

    凌康擦着嘴角的血迹,盯着气急败坏的男人,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就是现在的情况。

    “找得到是你的本事,找不到也是你的本事。”凌康嘲讽道。

    这话,古剃彻底急了,一个丧家之犬也跟同他这么说话,真是足够让他冒火的。

    “千羽!别在老子面前摆你的少爷架子,首领下的命令,要么活捉,要么带回人头,我是看在老首领的份上才暂时留着你的命。”

    “呵…”他抬头,盯着古剃,“你不敢轻易杀我,比起将我的头带回去,你更想活捉我,不是吗?”

    说起来这古剃,千羽也算是明白的清清楚楚,为人争强好胜,又是个火爆脾气,大千羽十岁,是千夜父亲的外甥,也是千羽的表哥,但是在千家,他称呼千夜和千羽,只能够叫少爷这样的尊称,就连叫自己的亲舅舅,也只能尊称首领,从小陪着千羽一起长大。

    也算得上是千羽的贴身保镖,长相颇具东南亚人的特点,身材又比其他人要高大很多,两人的相处也算是和睦。

    千家家变那天,千羽被倒戈的古剃暗算,狼狈出逃,当时向千夜拍着胸脯保证会解决千羽的古剃失手,再加上他也算是背弃主人,被千家的很多人嘲笑。

    也因此,他立了军令状说一定会将千羽抓回去。

    可是失手了无数次,所以才迫切的需要抓回活的千羽为自己正名。

    “是,我的确是需要你活着,但是以什么样的形式活着由我决定。”古剃盯着千羽,笑的猖狂。

    苏西西站在门板后,盯着监视器上出现的画面,这个凌康也真是的,这种时候就不应该再激怒对方了,这就是典型的找打。

    果不其然,三四名保镖将凌康按在地上,一拳接着一拳的往他身上招呼。

    “你不是很能耐吗?你倒是站起来啊,千羽我告诉你,你就是个废物,彻彻底底的废物,离了千家的护佑,你连狗都不如!”古剃看着被按在地上的凌康嘲讽道。

    凌康抬头,满脸的尊贵之气,“古剃,你嫉妒了我一辈子,到死你都还是会嫉妒我,因为你口中的废物,至少有千家的继承权,有你这辈子想而得不到的东西。”

    古剃一脚踩在他的手背上,狠狠碾过,“那又如何,我如果是你,就不会连自己的母亲都护不住,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自己父亲的情人掐死,你就是个没用的懦夫!”

    这句话像是刀剑一样狠狠地插入凌康的心上,血流不止,瞳孔中映射不母亲临死前的模样,那是他一辈子没有办法忘记的痛苦。

    “你这样的人,现在给我提鞋都不配!”

    “你倒是说说,那个女人在哪儿!”古剃再一次发问。

    他站立的位置,正好是驾驶舱门口,紧紧地沾着,所有剩下来的人都在他对面或者是旁边的,距离很远。

    话音刚落,一柄手枪顶上了古剃的脑袋,苏西西的声音在他脑后响起。

    “你找我?”

    原本守在一旁的保镖微愣,反应过来之后马上将枪口对准苏西西,这女人什么时候过来的,明明船上是没有人的,从哪里冒出来的。

    古剃僵硬身体,瞪着眼睛看着面前自己的手下将千羽拉起来,控制在手上,两方形成对峙的局面。

    “你想干什么?”

    苏西西偏头看着前头的凌康,“不是你要找我的?我还没问你找我一做什么呢?”

    古剃看不见她的模样,只知道是个女人,被枪顶着后脑勺,他也没敢轻举妄动。

    “你别乱来,千羽在我们手上。”古剃威胁道。

    苏西西闻言轻笑,手上的枪口往他脑后戳了戳,“你不也在我手上,谁的命值钱你自己看不懂吗?”

    古剃面色一变,现在千羽已经是道上通缉的对象,过街老鼠一样,自己没必要为他搭上这条命,不值得。

    “你别动,有话好好说!”古剃生怕苏西西走火,赶忙叫道。

    “简单,让他们放了千羽,我自然就放了你。”

    现在的局面是一对一,比的就是看谁沉得住气。

    “你别以为我傻,放了千羽?”

    他好不容易抓回来的人,怎么t可能放掉。

    苏西西嗤笑,说的随意,“你也可以不用放,反正上了岸我就会走人,佣金早已经拿到了,他的死活我也不是那么想管,至于你的话,多一条人命我也不是那么在乎。”

    古剃眼睛打转,搞了半天这女人是千羽的雇佣兵,挺厉害的,虽然大部分雇佣兵都很讲原则,收了钱的话会努力保护雇主的安全,但也有些,是不一样的。

    刀刃上舔血的人,又有什么好怕的。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没?”苏西西动动手。

    古剃连忙开口,“好,我知道。”

    “听她的,放了千羽!”

    几名手下面面相觑,磨蹭几下之后小心翼翼的松开千羽,获得自由的男人动了动肩膀,对着苏西西点点头。

    “你们,全部跳下去!否则的话,我就杀了他!”苏西西对着保镖吩咐道。

    看到他们不动,古剃急了,“按照她说的做!”

    一听这话,所有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往下跳,好在他们的快艇还在一旁,也不算没有落脚的地方。

    “他们都下去了。你也应该放了我。”

    苏西西勾唇,“你以为我傻,放你回去马上你就开火?”

    千羽走进船舱,发动游艇开始往前去,站在快艇上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船离开,却不敢动。

    追还是不追,这是个问题。

    苏西西倒是没客气,枪柄直接拍向古剃的后脑勺,来不及说话的男人眼前一黑,笔直的倒下去。

    “你完全可以不用管我,就躲在里头不出来。”千羽状似无意开口。

    苏西西翻白眼,找了根绳子将躺在地上的人捆起来,“然后我就饿死在船上,完了还没人知道。”

    身后的人没有追上来,毕竟有人质在手上,苏西西将古剃的眼睛用布条蒙住,紧紧的打了个结之后,她拍拍手起身。

    “这人要怎么处理?”

    总不可能把他带到绝岛上去,这种没身份地位的人给厉冥熠当礼物,他们会不会被厉家的人大卸八块。

    凌康瞟了眼,“过两百海里有个岛,把他扔下去就成了。”

    苏西西不可置信,就刚才古剃对他做的事,这是多么好的打击报复的机会,要是她的话,绝对把古剃倒吊在船上,让他试试海浪疾驰的感觉。

    况且就她来说,这凌康也不是那么以德报怨的人,居然没下手。

    “是不是觉得,我这么阴险的人,居然也会这么善良,没有杀了他?”凌康注意到她的表情,笑着出声。

    苏西西揉揉脸,她是不是表现的太明显了,以前于宁就说过,她想什么都表现在脸上了。

    “我去帮你把他吊起来。”苏西西正义凛然道。

    千羽将游艇设置为自动航行,走了两步过来,看着苏西西的眼眸里头,有些低沉,身上带着温润之气。

    “你刚才都听到了?”

    “听到什么?”

    她听到很多话,但是也没觉得什么是重点,不都是那种剧情吗。

    “好奇吗?”他盯着苏西西。

    苏西西伸出食指晃了晃,“不好奇,不就是那么点破事儿?一个败在豪门争斗中的贵公子,过上颠沛流离,却发奋图强立志回到家族,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用多说,我懂。”

    不止电视剧上那么演,现实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她跟于宁接的很多案子也都是这样。

    说着她还拍拍凌康的肩膀,语重心长,“加油。”

    绳子呢?她刚才找出来的绳子哪儿去了。

    凌康一把拍在她脑门上,发出清脆的巴掌声,“你可真是会毁气氛。”

    苏西西耸耸肩,不知道从哪儿找了把扫把开始打扫甲板,凌康跟在她身后,慢悠悠的开口。

    “你说的也算对。”他眼神悠然,像是陷入回忆那般,“我的母亲死在我面前,被我父亲的情妇杀死,我什么都做不了,是不是很窝囊?”

    苏西西没应声,继续扫着。

    他自嘲的笑笑,“你说的对,我的母亲很有勇气,为了追寻自己的爱情,不惜放弃一切被家族除名,前几年她很幸福,过的很幸福,一直到她开始慢慢变老,年轻的女孩子多了去了,自然也就被遗忘。”

    母亲端庄优雅的脸上开始慢慢变得扭曲,妒忌,每天都能够看的到父亲不断带回来的女人,她承受不了煎熬,最终死在他面前。

    苏西西抓抓脑袋,要不要上去安慰一下,这个样子貌似有点尴尬。

    于是她低头,将扫把往一旁扔,默默的蹲下身子将绳子拴在古剃脚上,准备把他拖在后头。

    “怎么,你就不安慰安慰我?”凌康无奈出声,这女人真的没有一点柔情。

    “我帮你报仇不就得了?安慰这种事情,我做不来,昧着良心骗你说明天会更好?但实际上好不好我们都清楚,所以,还是做点实事更好。”

    苏西西打好结之后拍拍手,绳子一头接在围栏上,刚想把古剃踹进去,就被凌康拦住。

    “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帮我?”

    苏西西点头,她不是已经在帮他了吗。

    凌康低头轻笑,这是他陷入困境之后,第一个明确决定帮他的人,并且不计后果,不求回报。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很温暖,伸手将准备踢人的苏西西一把抱在怀里。

    愣了半天后,苏西西挣扎开口,“你干什么!先放开我!”

    她还没把古剃扔进海里头呢。

    “谢谢。”

    凌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苏西西愣住,没有再动。

    ------题外话------

    下一章开始,厉当家的主场,要不要看被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