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14章 她是你姐姐
    老太太给于宁安排的地方在北边,那栋楼很久没有人住了,空闲了很长时间,深信风水的老人特地找了席家御用的风水师算过,那片区也应当有点生气了,那里原本不住什么人。

    很久以前就不是什么好的地方,再加上席慕在那儿种了那么一大片的银杏树平常时下也不允许有人进入,阴气重是自然的。

    老太太带着青姨往那边过去,一路上见到的景色虽然不算是荒凉,但也是冷冷清清的。

    老太太,这是打算将小姐囚禁起来吗,选了这么个地方。

    “这湖水也是时候让人清清了。”老太太看着对面的池子,突然开口。

    席家大大小小的池子人工湖,就有十多个,若非这后山上的泉眼这么多年来奔流不息的话,这会儿满池子的水都臭了。

    一听这话,身后的荷叶开口,“这片区鲜少有人过来,就只有家主会过来,自然是荒凉了点,明儿我安排人过来处理,将里头的水草都清清。”

    那池子里头原本养着的鱼也不算什么名贵品种,平常时下过来喂的佣人也还算尽心,一个一个的,都个头肥硕。

    青姨盯着一路上的冷清,也不算太差,小姐如果过来的话,自然是不太喜欢住在前院。

    这地方离主宅远些,于宁反倒会喜欢。

    “你也陪着那丫头这么多年了,在她的眼中你也是半个妈,以后在她面前,还是多多为席慕那没良心的多说些话,再怎么错,席慕也是她的父亲。”

    青姨低着头,她明白老太太的意思,只不过这件事儿,她向来在于宁面前都是中立的。

    如果没有上次在银杏树林那件事儿,也许还好说。

    这么多年来,于宁没有享受过席慕的半分的父爱,比起来连陌生人都不如,再加上席慕也没少干那些伤于宁的事儿。

    现在让于宁接受他,基本不可能。

    “那孩子犟,你也少不得多说几句话,一家人总是要和和睦睦的。”

    荷叶知道老太太想什么,赔着笑脸道,“大小姐不会真的记仇的,毕竟是一家人不是。”

    几人很快走到一栋两层楼房面前,楼房样式很老旧,民国时期的建筑风格,能够看得到二楼的彩色雕花玻璃,这里跟席家前头的主宅区很不一样,保持的建筑风格就不是一样的。

    这里距离银杏树林,不过几百米的距离。

    这栋楼青姨认识,小时候在席家照顾于宁的时候,她就知道这里,但是没进来过,这里是绝对不允许住人的。

    也荒废了很久,没有人打扫,现在看得出来,被仔细的清扫过。

    门口的栅栏都重新上过黑色油漆,原本里头荒废时长出来的野草被清理干净,但是空气中还漂浮着青草的味道。

    外头楼层的模样没有大体的更改,甚至都没有重新粉刷,依旧是那股凤雨中飘摇的模样。

    “这楼也空了这么多年了,也该住人了。”老太太带着几人往里头走。

    不过十多天的时间,整栋楼里头已经完成了重新装修,佣人正在做最后的打扫工作。

    “老太太,这里原本是谁住的?”青姨手上的平板电脑出声。

    “这宅子都快五十年没住人了,我还没嫁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空着了,我自个儿也不清楚。”老太太说的淡然,让人分不清楚真假。

    青姨点头,这里头重新装修过,家电什么的已经摆上了,空气中还能够闻得到装修涂料的味道。

    不是很刺鼻,这也能够解释了为什么楼上楼下的所有窗户都开着。

    “你看看还缺什么?那丫头是你照顾的,她喜欢什么常用什么,你最清楚,缺什么说出来,让他们赶紧补上。”老太太叫道。

    青姨点头,客厅里头没什么可挑剔的,重要的是房间里头,于宁对睡觉的床要求很高,房间的透气也很重要。

    虽然没什么矫情的要求,但是还得上去看看。

    看着青姨上楼,荷叶扶着老太太坐下,“您说,她这样子算是正常吗?”

    这屋子里虽然重新装修,但是基本的样式陈设都没有改变。

    “没什么问题,她眼睛里头还算是清澈,见不到什么多于的东西。”老太太看着上楼的人说。

    有些东西隐藏的时间太久,随着时间的消逝,总会觉得已经被遗忘,但是一旦有人决定寻找真相。

    跟随漫长时间掩埋的秘密,总会破绽百出。

    “看样子咱们也不用那么担心,殷先生推介过来的那位先生,也算是厉害的角色。”荷叶开口宽慰道。

    老太太转动手上的佛珠,殷先生说过从去年开始,对青颜的催眠就开始有了松动,需要加大力度。

    原本用催眠的方法来篡改人的记忆,就不算是长久之计,一旦记忆出现松动,后果不堪设想。

    老太太抬头,盯着房顶上被重新勾勒过的花纹,“这房子里头原本的东西放哪儿了?”

    “安排放在地下室了。”

    那些东西也不是见不得人,老太太既然那么不想让人看见的话,毁了不就成了,怎么还要收起来。

    “老太太,既然不想让大小姐知道的话,那些东西毁了就是,锁起来始终不是个办法。”荷叶小心翼翼的开口。

    这也是她不明白的地方,只要于宁进来了,说不定哪天就找到地下室了。

    “那些东西就算让她看见了,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我们这些知情人的看上去恐惧而已。”

    老太太自己明白,最痛的不过是什么都没留下,既然其中有些东西是于珂留给于宁的,他们就没资格动。

    还有一点,她心里头有种强烈的预感,于宁不会被蒙在鼓里一辈子,她总会知道。

    到时候,这些东西就算是最后的筹码。

    二楼只有三个房间,占地面积也不算很大,沿途铺着的地毯,墙上挂着的画都是中世纪风格的。

    青姨推开佣人说的给于宁的房间,里头面积很大,青姨走进去,房间里头的布置,满是温馨感。

    将床上的纱幔轻扬,她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对面那堵墙。

    好像,那里应该是挂着什么东西的。

    被人摘下来了吗。

    老太太上楼,荷叶两人站在门口,看着房间里头的人一脸迷茫的样子。

    老太太眼眸微动,“怎么样?满意吗?”

    青姨赶忙回神,点点头。

    也算得上布置的人用心,这里也没有少什么东西,只是不知道于宁看到这样的装修会不会不喜欢。

    那丫头不像是怀旧的人。

    “没什么要补上的吗?”

    青姨摇头,已经没什么能够加上去的。

    席家这样的家族,佣人住的房间都是富丽堂皇,就算是不被家主宠爱的孩子回来,她也自然是大小姐,在加上是老太太亲自吩咐下来的。

    佣人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出去了,这儿还需要放放味道,到前厅去,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你。”

    青姨扶着老太太离开,转身时眼睛盯在墙上,很快那抹好奇便消失不见。

    席家和沈家的婚事敲定之后,也算是红红红火火的开始办起来,今儿沈辰带着席媛回了席家老宅。

    除了来提亲那次,沈辰还没有算是正式的私底下见过老太太,所以选了个不忙的日子,老太太也不在庙上的日子,回了席家老宅。

    老太太前脚才跨进会客厅,就见到带着礼物的沈辰和席媛,一见到她进来,沈辰赶忙起身。

    “奶奶。”

    席媛紧跟着站起来,“奶奶。”

    老太太点头,由青姨扶着往那边坐。

    “得了,你们两也别站着了,坐吧。”

    沈辰点头落座,席媛一眼就看到跟着老太太进来的青姨,想到上次在城北别墅受到的屈辱,她脸色一沉。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老太太看着沈辰,和颜悦色道。

    沈辰赶忙接话,“这两天不忙,想着也该来陪奶奶说说话,就过来了。”

    紧跟着他将桌上的礼物打开,“奶奶,这是我上个月去缅甸的时候带回来的,您看看喜不喜欢。”

    老太太接过来,盒子里躺着一枚水润剔透的镯子,那镯子也算得上是罕见的物件。

    小辈的心意,总是能让长辈欢喜的。

    “你眼光不错,我很喜欢,难得你有这份心思。”老太太笑着开口。

    “这是应该做的。”沈辰恭敬的答道。

    席媛狠狠地盯着老太太身后的青姨,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在这里,难不成于宁来了,想到这里,她环顾四周。

    “订婚的事儿准备的怎样了?订了婚两个月就得办婚礼,始终有点赶了些。”老太太问道。

    席家嫁女儿,不可能直接扔了请柬出去,自然要有些过程,所以老太太看了日子,订婚下聘的日子和婚礼的日子近了些。

    “准备的很好,虽然不是很充分,但奶奶放心,我不会让媛媛受委屈的。”沈辰说着握上席媛的手,看着满目深情。

    老太太见此,欣慰的笑笑。

    “你父亲这两天也不在家里头,你们乐不乐意陪我这老太太吃早饭?”

    答案不言而喻,老太太让人上了早饭,她向来一日只食两餐,这两个孩子过来,自然得改改。

    况且沈辰也是沈家家主,自然是不好怠慢的。

    青姨跟老太太道了别,想着回去的时候于宁回来了怎么交代这事儿,老太太是势必要让她回家的。

    在她走出去的时候,席媛起身,“奶奶,我去个洗手间。”

    老太太点头,她跟在后头出了门。

    青姨走在湖边,老太太自己选的住处,出了院门就是人工湖,还没等走出两步路,席媛追了上来。

    “你给我等等!”

    听到声音的青姨回头,看到席媛走过来。

    “于宁还没回来?”

    “是。”

    想到那天自己经历的,席媛身体里就不断在冒火,那两个不知道去哪儿的强盗,席家的人居然一点踪迹都没找到。

    想着他们也许就是求财的,钱拿到手了自然也就离开了,但是那份屈辱,她一直记得,况且青姨全程目睹了。

    既然那两个人已经找不到了,那么这个女人就得死,只有这样,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才全部消失了。

    席家的地方,不能见血,尤其是在老太太的地界,谁敢造次,这么想着,席媛将目标转向一旁的池子。

    她是个哑巴,就算淹死在里头,也没人能听到。

    刚想动手的席媛被身后一道声音制止住。

    “媛媛。”

    她回头,看到莫凌走过来,应该是抄完了佛经,准备回去的。

    “妈。”

    “你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沈辰来了吗?”

    莫凌不留痕迹的抓住女儿的手,看着一旁的青姨,“你下去吧。”

    看到人已经远去,席媛着急出声,“妈,你干什么拦住我。”

    就差一点点,这事儿就成了。

    “这是你奶奶的地方,要是她在这儿出了事儿,你以为你奶奶会不会查个水落石出?”

    席媛气的跺脚,“那就这么放任了,那天的事儿,那两人明显就是认识那个哑巴的!”

    真的当她是白痴呢。

    “就是因为他们认识,我们才不能轻举妄动,你要想解决她,机会多的是,不必挑这么个时候,沈辰还在里头坐着呢。”

    也许是抄了一段时间的佛经,莫凌心里头沉静不少,不会再意气用事。

    “你奶奶已经把北边那栋楼空出来了,过两天,于宁应该就会搬进来。”莫凌沉着气开口。

    一听这话,席媛气不打一出来,“奶奶还真的要让她回来?让她回来做什么!”

    莫凌在害怕,老太太对于宁向来是偏颇的,席媛成了沈家主母,她真的害怕老太太会将整个席家给了于宁。

    那样的话,她这么多年忍下来还有什么意义。

    席媛皱眉,“北边那栋楼,不是禁地吗?”

    莫凌点头,她自然也知道,那里曾经住过谁。

    沈辰坐在桌前,佣人已经将饭菜都上齐了,还是不见席媛回来。

    “我这儿吃素,每顿的饭菜也不多,你将就着尝尝。”老太太客气道。

    “奶奶哪里的话,吃素礼佛,这是应该的。”

    “奶奶,我先去看看媛媛怎么还不过来。”沈辰说着就要起身。

    老太太截住人,“不用了,她从小在这长大,还能走丢了不成,你吃你的。”

    她能看得出来,这沈辰对于席媛也并非绝对的毫无感情,这些孩子从小一起长大,自然是有他们之间的纽带。

    “媛媛脾气不好,从小被她父亲宠坏了,日后你多担待,她虽然暂时无法担任一家主母的担子,但是总有一天能够担上的。”老太太柔着语调开口。

    “我明白的,奶奶。”沈辰低头答道。

    他哪里不清楚,席媛刁蛮任性,头脑简单,虽然是世家小姐,但是身上那股子尊贵之气完全是这么多年来硬生生掰扯上去的,若没了名牌包包和限量版衣裙,她跟她母亲,就是一路上的人。

    可是,任性中也不失可爱。

    “奶奶。”沈辰鼓起勇气问出他一直想问的话,“我这几次,也没有见到席宁,她……”

    老太太知道他想问什么,沈家和席家联姻,自然是要看清楚席媛身上的价值,平白无故杀出来一个于宁不算,不说受不受宠,日后两姐妹的价值谁更高,其实说不清楚。

    沈辰也收到风声,说是老太太对席宁很疼爱,这也让他们迷惑。

    “席宁是我们席家的大小姐,是席媛的姐姐,也是你的姐姐,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足够了。”老太太说的有板有眼。

    沈辰答道,“我明白了。”

    很多事情,会有意想不到的变数,尤其是在他们这样的身份地位,那个他只见过一面的大小姐,以后会是什么样,他们说不清楚。

    ------题外话------

    么么哒,宝贝们,这个月每天开始会有两更,大家不要催更哦,依然不会断更的,还有哦,这个月开始月票双倍,如果有想要给依然票票的,小仙女可以攒到五月二十四号早上十点开始投哦,么么哒,爱大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