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15章 食人族
    海上天气瞬息万变,前一秒还是风平浪静,晴空碧浪,下一秒就雷霆万钧,波涛汹涌,也因此,还上的渔民都会知道一些躲避风浪的方法,也清楚,暴风快来时,不能轻易出海。

    但是那些人,可不包括此刻漂浮在海上的苏西西和千羽。

    拿着望远镜,女人一直盯着前方翻卷的乌云,云层厚重,像是要压破天空一样,原本海面上捕鱼的飞鸟海鸥开始不断往前飞,远离已经开始泛滥的海面。

    厚重的乌云已经和远处的海面接到一起,看上去隐晦黑暗。

    这一看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苏西西收了望远镜,赶忙走进驾驶舱。

    “这里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够避风的,这暴风雨估计会很大。”千羽见到她进来,开口问道。

    苏西西走到他身边,手指在控制板上不断滑动,必须找到能够避风的地方,否则的话,他们可能船毁人亡。

    毕竟也不是常常出海的人,苏西西在出门前看了很多有关海洋的知识,遇到这样的暴风雨,他们的船不是大型船舶,很容易被拍翻。

    现在的主要办法就是找到能够躲避的地方,最好是小岛,或者是天然形成的避风港。

    很快,一个红色闪烁的点浮现出来。

    “西北方向,七十海里,有一座岛,往那边去。”

    千羽闻言转动手控方向盘,将排水量开到最大,加速而去。

    “那岛也不知道有没有避风的地方。”苏西西开口。

    他们可以上岸,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够遇到山洞,但是船只就得被停放在岸边,风浪太大的话,说不定会被带走,他们没了船,就寸步难行。

    真是两难之地。

    “先过去看看吧。”千羽专心操控着游艇。

    苏西西找了份地图,这片区应该属于公海海域,没有任何国家管辖的地方,一般这种地方,都是海盗猖獗。

    也许是因为这片海域海产匮乏,再加上也不是什么运输的必经之地,这里也没有听说过有海盗,听说也是很安宁的地带。

    “轰隆隆!”

    外头厚重的黑云里头已经响起雷声,震耳欲聋,苏西西跨出驾驶舱,想要将放在外头的东西收进去,紧跟而来的狂风差点没把她吹进海里。

    海面上已经开始波涛起伏,闪电劈开云层,给黑暗的空中带来一抹光亮。

    看着躺椅被吹进海里,苏西西肉疼的彻底,那东西很贵的。

    她扶着围栏,慢慢往船尾挪动,古剃被他们扔在前头的小岛上了,这么想来,说不定对他还是件好事。

    “加速,快要能够看得到岛屿了!”苏西西吼了声。

    豆大的雨滴开始骤下,被吹动的海浪不断翻腾,游艇在海面上浮动,人已经根本站不稳了。

    苏西西咬牙,扶着围栏挪动进驾驶舱,暴风雨席卷而来,甲板上不知道是海水还是雨水交织在一起。

    “看到了!开过去!”苏西西平视前方,隔着挡风玻璃就能够看得到,前面在风雨飘渺中的岛屿。

    千羽沉着冷静,面上没有慌乱,就算在左右飘渺的海上,两只脚还是跟定了钉子一样,纹丝不动。

    这座岛面积不大,苏西西看了眼,他们过来的方向正好有个天然的避风港,屹立在海中的偌大礁石围在一起,挡住呼啸的狂风暴雨。

    那个进去的口子,很像一个山洞入口。

    千羽眼疾手快,一瞬间转动控制器,苏西西实在没站稳,啪的一下倒在地上。

    几乎是在他们进了岛屿的同时,外头海浪翻动的越来越大,雨水也跟倒泼似的直接倾斜而下。

    “我的腰啊!”苏西西扶着自己的腰,从地上爬起来。

    “你这船的设备,我真服了。”千羽说了句。

    “那是自然,也不看本小姐是做什么的!”

    她可是黑客,黑客好不好!

    苏西西这样的机械信息控,所用的东西自然也是信号接受最好的。

    千羽没有走出去,看着外头的场景,隔着方才船进来的那个小口,能够看到广阔海面上的场景,跟地狱无异。

    这里是天然形成的避风港,半封闭形的样式,头顶上甚至有被风吹化的岩石,形成一个天然的顶棚。

    四周吹过来的暴风雨被岩石遮挡,这里好像一个安全区那样。

    “这海上讨生活,也实属不易啊。”苏西西整理头上被打湿的头发,看着外头的场景说道。

    千羽走出船舱,被岩石挡住撞击之后飞溅出来的雨滴像是毛毛雨一样打在甲板上,这里的海面也跟随外头的涌动弧度波动。

    这地方,若隐若现的带着股血腥味。

    苏西西拿了块大毛巾披在身上,她打开暗仓门,跨进去准备换件衣服,刚才她身上全部打湿,粘粘的贴在身上不好受。

    等到她换好衣服出来之后,却见不到千羽了,苏西西皱眉,人刚才还在这,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凌康?”她叫了声,没有人答应。

    “凌康?你在哪儿?”还是没有人答应。

    苏西西下意识捏紧腰上别着的手枪,在船上环顾一周,外头还下着雨,凌康是不可能上岛的。

    他们停船的地方跟岛上相连,从后头就能够进去,难道,被千家的人带走了。

    脑袋里一闪过这个认知,苏西西就炸了毛,凌康身手不差,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被带走。

    甲板上,一枚银色手表掉在上头,不断往下落得毛毛雨溅在表上,汇集成为一滴一滴的水珠。

    苏西西走过去,这很明显是千羽戴在手上的那道表,是他除了洗澡以外从不离身的那道表。

    人应该是被抓了。

    将手表揣进怀里,苏西西回了驾驶舱,找了武器带在身上,还顺带拿上了自己的信号接收器,沿着露在水面上的礁石一点一点往那边挪动。

    游艇的前头,连接着上岸的路,能够看得到原本干净的石头上带着泥土,苏西西蹲在上头,这些是脚印,还是没有穿鞋子的脚印。

    “ohmygod!”苏西西震惊的嚎了声。

    凌乱的脚步,岩石上的泥土,悄无声息的靠近,熟悉地形。

    一点一点都说明了抓走千夜的不是千家的人,外头的雨开始变小,但还是听得到稀稀落落的声音。

    紧了紧手上的机枪,苏西西掏出身上的热源感应器,也许是外头在下雨的缘故,人的体温有所下降,没有感应到附近有人的存在。

    她是不是应该感谢自己去房间换衣服了,否则的话会跟千羽一起被抓走。

    他们的到来,打扰了岛上的居民。

    苏西西跟随着脚印一点一点往岸上走,沙滩上的脚印是很明显,但是一旦进了林子里头,就很难分辨的出来。

    海岛上的林子,不像热带雨林那样藤蔓缠绕,至少她遇到的这座岛是这样的,植物生长的茂盛,苏西西警惕的走在树林里。

    沿途能够看得到芭蕉树,淅淅沥沥的雨水沿着树叶落下来,滴进土里,苏西西站在芭蕉树前,上头明显的见得到采摘过的痕迹,树下没有见到香蕉皮。

    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苏西西继续往前走,这里就像是未知之地,存在很多未知的情况,必须加倍小心。

    苏西西这人,就像于宁说过的,刀子嘴豆腐心,看上去野性狂放,不拘小节,但只有于宁清楚,这人其实死心眼一个,固执的很。

    她找过很多美男子做男伴,接吻,拥抱,跟他们像情侣一样相处,但就是没有上过床,她没有放浪形骸,至少守着自己那一段底线,而在一个月之后,无论那个男人有多好,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分手甩掉。

    一点留恋都不带,用她的话来说,世界上有那么多渣男每天都在诱骗小姑娘,怎么她就不能拐骗几个小鲜肉呢,为女人争口气。

    但是对于千羽,苏西西一直都没有分得清楚,为什么当初没有直接一点甩掉他,难道就是因为他抓着自己的把柄吗。

    千羽在她心里头的位置,逐渐在改变,很多事情,她自己都分不清楚。

    苏西西踩着断裂在地上累积了一层又一层的树枝不断往前,很快,她来到一个奇怪的地方。

    前头茂密的树林中能够看得到泾渭分明的一条道路,像是被长时间碾压行走过的道路那样,地上的土层被踩的厚厚实实的,尽管雨水累积起来,也没有影响紧实度。

    苏西西蹲在路上,指腹按在地上,上头累积了不少枯树叶,还有被带出来的香蕉皮。

    道路两旁,安放着很多奇形怪状的石头,像是被水洗打磨过一样,光滑无比,苏西西盯着面前的一尊石像。

    这很像是一个人头,一个断裂的人头,而下头,不知道刻上了什么诡异的文字。

    身后传来击打鼓声的声音,苏西西赶忙隐匿到树后面,这里不断繁茂的树木能够让她更好地躲藏起来。

    不断沿着树叶往下滴的雨水已经接近停止,应该已经没有再下雨了。

    苏西西扒着一棵树,能够看到那边走过来十几个人,那应该是人吧。

    他们跟平常的人类不一样,一看就知道是道上的土着居民,没有赤身裸体,下半身好歹用树叶挡住了重点部位。

    裸露出来的皮肤是焦黄色,手臂上的脚上还勾勒着红色和黑色的图案。

    他们手上拿着自制的武器,像是古老的人族那样,此刻走在前头的人不知道在跳什么舞蹈,而中间的四人,头顶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

    那张妖艳的脸,赫然就是方才被抓走的千羽。

    千羽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动作。

    苏西西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方才千羽会被完全没有动静的带走,这些人身上,她感觉不到鲜活的气息,就连脚步声都没有。

    踩在累积了树叶和树枝的地上,居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如果不是听到他们击打的鼓声,恐怕苏西西都没有发现他们过来了。

    他们此刻带着千羽蹦蹦跳跳的往前头走去,苏西西默不作声的将手上的枪上好子弹。

    她最好祈祷,千羽没有被打死,现在还活着。

    苏西西沿途过来的时候没有见到死人的骨头,那么这就说明了,这些人就算是吃人,也会在一个聚集的地方食用。

    这样的土着居民,群落意识特别强烈,他们能够延续这么久,应该有自己的族群。

    搞不好千羽就是他们今晚上的晚餐。

    苏西西跟在他们身后,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大概是前面那伙人的注意力全部在千羽身上,没有注意到身后渐渐逼近的人类。

    “哇哇哇!”

    “傲吼吼吼!”

    前头的野人不断嚎叫,像是很兴奋的模样。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的样子,很快视野变得开阔,苏西西一看到那边的情况,眼睛瞪大。

    死定了,真的死定了。

    这情况还不如死在暴风雨里头。

    这条路的尽头,就是一片空地,一片长着绿色青草的,空地,很宽阔。

    空地上能够看得到用树枝搭出来的大大小小的像是帐篷一样的住所。

    最中间的位置,有一块近乎二十米高的石头,石头下放着像是祭祀用的摆台那样的石板,而那块石板下,放着的是铮铮白骨的人头,数量很多。

    大概是误闯这座岛的人类,如果她没跟过来,千羽很快就是那些骨头中的一员。

    他们将千羽摆上石板,很快能够看到从住所里不断走出来的土着人,有女人,孩子,甚至还有婴儿。

    大概三四十人那样,女人上半身是没有穿衣服的,但是下半身围着芭蕉叶一样的草裙。

    被放在石板上千羽很快睁开眼睛,苏西西松了口气,睁开眼睛说明还活着。

    千羽倒是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慌张,整个人淡定的看着四周的景象,眉头紧蹙。

    他刚才是被打晕了带到这儿来的,这些人是野人还是食人族,要是食人族的话,真的是太糟糕了。

    很快,他们围着千羽挑起了舞,一旁摆放着类似乐器的打击石器。

    “吼吼吼!”

    “哟哟哟!”

    不断的转圈,之后返回去再转圈。

    苏西西低头想着用什么样的方法能够将那些人离开,但是貌似,他们在做的,是类似于开餐前的舞蹈。

    千羽扭动几下,身上用草编织而成的绳子很牢固,几乎无可撼动。

    很快舞蹈跳完了,走过去一个看上去年纪稍长的男人,他肩膀上的图腾明显的要比那些人的多,应该地位不低。

    那人走到千羽面前,躺在石板上白皙的千羽和周边焦黄色的人体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人走到千羽面前,双手按在他的额头上,嘴里念念有词,但是苏西西愣是一个词都没听懂。

    然后男人收回手,仰着头大叫两声,“呀呀呀!”

    身后的一堆人开始跟着大叫。

    “呀呀呀!”

    “呀呀呀!”

    苏西西预感不妙,这不是要开餐的节奏吗。

    脑袋里开始计算,子弹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只要那些人一开始动手,她就想办法先开两枪,这么想着,她手上的枪口已经对准了那边的长老。

    至少先把千羽的小命保住。

    在长老停止动作之后,两个男人将一柄裹着红色羽毛的利器递过去,看上去像是什么动物的骨头,但是尖锐的部分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呀嗦!”紧跟着长老叫了声。

    高高的扬起手上的兽骨,下半部分尖锐的尾端直直的对着千羽的脑袋,苏西西指尖勾在枪上,眼眸微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