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此刻,与主卧相连接的房间内,屋内的装潢依旧富丽堂皇,偌大的落地窗被遮住,绣着富丽堂皇图案的窗帘遮住外头的满天星光。

    “嗯……啊……”女人的娇喘声不断回荡在屋内。

    占地面积大的可怕的水床上,两道交缠的肉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能够看得到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泛着暧昧的水光。

    水床随着两人大幅度的动作上下晃动,空气中都是糜烂的味道,女人的娇喘声和肉体拍打声不断回荡在屋内。

    厉冥熠坐在桌前,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外头能够听到不断传进来的声音,上半身赤裸的男人却丝毫不为所动,狭长深邃的眼眸一直盯着屏幕上的监控摄像。

    显示屏上的画面显示着一道纯白色的房间门,门口铺着纯手工编织的地毯,时不时地能够见到有还没休息的佣人路过。

    房间内没有开灯,只有电脑的光线发射在男人俊美的脸上,眼眸暗沉,像是隐匿在黑夜中的孤狼那样,严重泛出厉光,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脸上的线条越来越紧绷。

    外头的动静越来越大,两人纠缠的声音越来越大。

    厉冥熠一动不动,一直到屏幕上有了动静,男人原本阴沉的眸子一亮,像是黑夜中炸开的烟火那样。

    屏幕上穿着睡衣的女人推开门走出来,肩膀上还蹲着一只黑色猫咪。

    男人眉梢染上笑意,小东西,还是憋不住出来了。

    于宁带着默默一路往前走,很快到了隔壁门口,站在门口,里头传出来的娇喘声就越发的明显。

    女人指尖带着凉意,像是决定了什么,之后抬起手敲响了门。

    床上纠缠的两人停止动作,男人起身翻下床,动作迅速的扯过一旁的裤子套上,紧跟着从窗户上直接跳下去,消失在夜色中。

    书柜旁边的暗门打开,厉冥熠围着浴巾走出来,去到床边的沙发上坐下。

    床上的女人娇色未退,胴体上满是红痕,从指间开始蔓延到脚下,身子红润。

    睁开迷离的眼睛,女人看到沙发上的男人,心里头的屈辱感接踵而至。

    但是却不敢说什么,起身围了条帕子在胸口,走过去拉开了门。

    门口的于宁看到打开门的女人时,心里头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沉到谷底,裂开的声音她自己都听不见。

    女人拨了拨汗湿的长发,“怎么了,你有什么事儿吗?”

    她从脖子开始,浑身蔓延的都是紫红色的吻痕,脸上的酡红和若有若无从房间内飘出来的味道,让于宁明白了,里头发生了什么。

    她眼睛被这些痕迹刺的一疼,而敞开的房门,能够看到女人身后的纯白色沙发上,男人指间夹着的薄荷香烟忽明忽暗的闪烁着火星子。

    于宁指尖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是没有开口。

    她又能说什么。

    “你到底想做什么,可真是够烦的。”女人没好气的出声。

    于宁默默的吸了口气,抬头时满脸的冰冷。

    “这位小姐,可不可以请你叫的小声一点,这大半夜的,你们不睡,不代表别人不睡。”

    女人赤着脚,放开门板走进房内,单手搭上男人的肩膀,“当家,她好凶哦,吓到洛儿了。”

    于宁站在门口,同沙发上的男人视线相对,四目相接之间,男人原本就黝黑的眸子里头此刻一片暗沉,看不清楚情绪。

    指尖的香烟轻点,男人吐出口烟雾,烟蒂落到地毯上,邪魅一笑,“没事,不用在意多余的人。”

    “可是洛儿就是害怕,那位姐姐好凶。”女人说着就要往厉冥熠怀中凑。

    男人突然起身,将一步一步往前过来,在于宁面前站定,抬起的手指想要触碰到她的脸颊。

    于宁偏过头,肩膀上的默默没忍住,直接一爪子拍上去,男人收回手,没有被伤到。

    “还要感谢你给我选的这些女人,床上功夫是真的不错,至少,比你要好……”男人俊脸凑到于宁面前,满脸的狂放不羁。

    默默叫了声就要扑上去,于宁面无表情的将猫扣下来。

    再抬眸间嘴角轻笑,“这样啊,那挺不错的。你们继续吧,就是有一点,那女人叫的声音太大,打扰我睡觉了,让她小声点。”

    这边的安娜和琼斯听到动静就上了楼,还在楼梯口就看到了两人对峙的画面。

    她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同样境遇的还有莫寒和斯凌。

    于宁说完那句话,带着默默就回了房间,关上的房门的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异样。

    厉冥满脸的暗沉,整张脸上泛着山雨欲来的黑暗,莫寒和斯凌自觉地进门,将那个还在瘫着的女人带了出去。

    这两人折腾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于宁一夜未眠,抱着默默的手紧了又紧,一闭上眼睛,就满是方才见到的而画面,挥之不去,好像噩梦那样。

    “默默,我有点疼。”女人呢喃了一句。

    墨绿色的猫眸闪了闪,像是回应那样答了声。

    紧跟着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之内,厉冥熠身边的女人就跟衣服似得,一件跟着一件。

    晚上的叫床声更是一浪接着一浪,没有停过,于宁从那天晚上去敲过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去管过。

    跟佣人说了要换房间,但是被佣人婉拒,没有当家的命令谁都不敢答应给她换房间。

    “小姐,要不要出去走走,今天太阳不错。”安娜看着窝在沙发里头的女人说道。

    这些天当家的心思难懂,餐桌上女人的调笑声就没有断过,小姐吃的一天比一天少,当家也没在意过,也没问过一句话。

    于宁盯着身边的两人,这两天没出过门,她们应该也闷了。

    安娜和琼斯也算是不错的,虽然两人的任务就是监视她,照顾她,这两天她们也是设身处地的为她想,那些女人冷嘲热讽的时候,她们也护着她。

    虽然于宁自己是不大在意的,但是也看在眼里。

    “也行吧,出去走走。”

    再闷下去,就长蘑菇了。

    默默跟在她身后,厉倾城走了之后,这小东西就没什么地方晃悠了,虽然岛上的佣人都不敢得罪它。

    但是这么多天了,也转悠够了。

    于宁走了出去,这么多天没出门,感觉吹过来的海风都带着清新舒适的感觉。

    三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于宁突然想到,好像她还没有去过南区。

    厉倾城说那里是佣人住的地方,也没带她过去看看,与您个懒洋洋的走在路上。

    安娜在身后给她撑了伞,挡住了倾泻而下的阳光。

    “小姐。”安娜开口叫道。

    “嗯?”

    安娜想问她心里头是不是很难受,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三人走过去,东区和南区的交界处是一片凉亭,修剪过得灌木丛被装饰起来,里头一个一个的亭台,是很多人乘凉的好去处。

    其实常过去的都是佣人和保镖。

    于宁大老远的就看到那边四角的房顶装饰,绝岛上的建筑都是中西式结合的,很难得见到这样的纯中式亭子,于宁也是一愣。

    “我们过去看看吧。”

    三人往那边过去。

    都说后花园是女人八卦的好去处,还真的是这样的。

    原本被安置在南区的那堆女人,没有允许是不能够进东区的,就算是再怎么想过来,还是得顾及到那些守着的保镖。

    没什么消遣之地的女人自然而然的就占了佣人的地界,每天闲着就过来坐着拉拉家常。

    放眼望去,还真的做了二三十号人。

    于宁慢悠悠的晃进去,抬头时才发现做了不少的人,每个亭子里头都有人。

    一堆女人扎堆叽叽喳喳的吵个没完,自然也没注意到于宁的进入。

    距离于宁最近的一个凉亭内,坐着三个女人,看上去去其它那些女人截然不同,她们脖子上都带着价值不菲的钻石项链。

    “你说,这算什么,上了岛之后就没出过那片区,还是下人在的地方,这算什么。”一个尖细的女声传过来。

    “就是。”

    “对啊。”

    几个附和的女声传过去。“呵,东区可不是你们能过去的。”洛儿坐在这边的亭子里,不屑的对着那边的女人开口。

    她也算是比较幸运的,第一天就得到了厉冥熠的垂青,可是第二天就被换下来了,但是比起这些女人来说,她已经很不错了。

    听到她的声音,那些女人没再说话。

    于宁视线瞥过这边的三个女人,她们都是前两天厉冥熠身边出现过的面孔。

    “当家这么做,好像是为了死走那个女人,但是她就是死皮赖脸的粘在当家身边不走!”穿着红裙子的女人咬牙切齿的开口,

    只有她们三人知道,那晚上和她们鱼水之欢的,只不过是守在门口的保镖而已,这样的屈辱让她们无法接受,但是又不能说出来。

    “对,听佣人说了,当家已经厌烦那个女人,但是她却不肯离开,当家碍于情面不想多说什么,她却一点自觉都没有,真是不要脸!”洛儿狠狠地出声。

    “这种死皮赖脸的女人,每天抱着只小畜生,死不要脸的守在当家身边。”

    安娜和琼斯闻言,脸色一变。

    默默晃动着尾巴正好从那几个女人面前路过,林子就是猫咪玩耍的好去处,也许是跟着于宁闷了这么多天,它自己先过去玩了。

    洛儿偏头,正好看见过去的默默,这岛上只有于宁养了一只猫儿,那只猫可以任性霸道,没有人敢管。

    一看到那只猫,她就想起来那晚上推开门的那个女人,肩膀上蹲着一只黑猫,瞳孔幽暗,女人面容姣好,出尘绝艳一样的气势。

    可身上那股子高贵,让她心里火不打一处来。

    “是哪只畜牲。”洛儿刚刚说完话。

    身边的两个女人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见到了那边趴在小型灌木丛上的猫儿。

    “最烦猫了,把它扔出去。”红衣服的女人刚刚说完话。

    这边的洛儿就已经起身,默默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就感觉有人遮住了自己的光,还没等它睁开眼睛,就被人拎住脖子提了起来。

    “给我去死!这种东西活着有什么用!”她吼了句。

    紧跟着女人手扬起来,将手上的猫直接重重的扔了出去。

    安娜距离最近,长腿一迈,直接扑出去接住了掉下来的默默。

    “喵呜!”被接住的默默回头,对着那个女人恶狠狠的叫道。

    这群女人偷袭它!

    三个女人看向安娜,她们都是认识的,安娜就是那个女人身边的保镖,很快就看到不远处,站在原地没有动的于宁和琼斯。

    “是你啊。”洛儿平淡的看着于宁。

    接过默默抱在怀里,于宁眼眸扫过这边的女人。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怎么这么有空过来闲逛?”红衣女人抱着手过来,视线在于宁身上绕了几圈,“哦,我忘了,当家已经抛弃你了不是。”

    于宁抬头,“你是?”

    洛儿脸色一变,“你别给我装不认识,我们在当家身边可是都见过你。”

    于宁状似明白的说,“哦,是你们啊,穿上衣服还真的认不出来了。”

    三个女人脸色一变,她们是于宁选上岛的,第一次见她,穿的真的不算得体,甚至可以说是裸体。

    这话从于宁口中说出来,就是赤裸裸的嘲讽。

    “你这样的女人,明明当家已经厌烦了,还是赖着不走,真是够不要脸的,我要是你,我就自己从这游回去!”

    “可不是嘛,当家连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你知道吗?”

    女人这种生物,可以光凭想像,就编出一个事实,此刻的她们就是这样。

    “每天就抱着只猫到处走,就连吃饭的时候都带着,你恶不恶心?”

    默默抬头,对着那个女人摆出攻击的姿态。

    “喵呜!”

    宁宁你放我下来,我要把她脸抓花!

    洛儿走过来,手上拿了个茶杯,直接扔过来,既然当家已经不要她了,那么她们就应该从她身上讨回来那些屈辱。

    凭什么这个女人就能够跟在那样的男人身边,食指点过的人,就能够留下来,轻描淡写的将她们跟选畜牲一样留了下来。

    就算能够留下是狂喜的,但是她也觉得被这个女人选择,接受不了。她们不能接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