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23章 心动缭乱
    于宁心里头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她上次进来的时候,遇到的那些狼可没有这么猛啊,虽然她当时负了伤。

    她忽略了,那些狼在绝岛上已经作为族群生活繁衍了几十年,虽然采用人工投喂活物的方式去训练它们捕捉猎物的本事来保持野性。

    但是也被喂养了这么多年,天生的那种追逐感丧失的差不多了,而这次可是将原本生长在草原上的狼群带过来的,这些一旦抓不到猎物就会挨饿的狼群,上次那拨比起来,可是天壤之别。

    但是于宁这次也是健健康康的进来的,跟上次的情况不一样,也很久没有动过手的女人来了兴致,自然是好好地招呼这些畜生,就当是活动活动筋骨了。

    于宁刚刚将面前冲过来的狼撂倒,灵活的躲过背后扑过来的偷袭者之后反手就是一刀插在狼的背上。

    看到她的动作,莫寒不禁点头,“灵活性不错,力道也不弱。”

    “身手很好,不然也不会在欧阳家悄无声息的进了当家的房间,不过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斯凌接道。

    如果厉冥熠的身手不在于宁之上的话,也不会将她遏制这么久,男人相较于女人来说原本就有天生的优势,尤其是这两人,不是普通人。

    “你说她跟你打的话,怎么样?”莫寒突然问道。

    斯凌皱眉,“不清楚。”

    这两人能是厉冥熠的贴身护卫,身手自然是顶级的,向来肯定也是目中无人的存在,可是这会儿斯凌也说不好,夜媚也不是什么徒有虚名的人。

    于宁脚力很快,灭掉面前最近的狼匹之后就开始往左边奔跑,她身上是带着手枪的,只要能够上了那棵树,就能够占据高点,很快就能将跟在她屁股后面这拨狼解决掉。

    距离厉冥熠很近的时候,她吼了一声,紧跟着将手上的匕首抛了过去,男人稳稳当当的接在手上。

    穷追不舍的狼群一直跟在于宁身后,厉冥熠一看被狼追着跑的女人,眼中泛着猩红。

    人在困境总会爆发出很强大的潜能,于宁三两下爬上了树,松了口气之后,女人开始对着下头围着树干不断盘旋跳跃狼开始射击,每一枪爆头,之后就会有另一只补上。

    于宁倒是解决的很快,马上就没剩下几只活着的了,低头看着原本雪白的裙子破破烂烂的带着血污,她还真是狼狈啊。

    上次,她也是这样蹲在树上,只不过身体撑不住,在加上没有武器,只能看着下头的狼群干瞪眼,于宁想,她应该是从厉冥熠过来救她开始,就对他产生了依赖。

    不论是海下那次,还是上次从狼口里头救她,虽然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因为厉冥熠,但是每次他都保护了她。

    她想,他应该计较的是他强占她的那晚上,她说的那句话,否则不会进了这里。

    这边厉冥熠将最后一只狼宰杀之后,很快迈着长腿走过来,于宁树下堆了一堆尸体,血腥味不断往上飘,树上的女人站起来,仔细的查看看看有没有漏掉的。

    两人此刻已经是在林子里头的位置了,被几棵树遮挡住视线的莫寒等人只能够看到隐约躺在地上的狼尸,再也没有听见嚎叫声之后,几人算是彻底动了口气。

    应该是解决了。

    厉冥熠走到树下,从林子里头洒进来的阳光细碎的掉在地上,也铺在男人身上,于宁低头看着他。

    男人虽然是奋战过后的模样,赤裸的上身都带着不少的血迹,但是此刻却不显狼狈,四目相对,于宁抿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为什么进来?这里很危险。”男人沉稳着口气仰头开口,没有因为恶劣的厮杀之后而喘气不匀。

    于宁没有说话,她很想说,明明知道危险,为什么你还进来。

    一点一点细碎的光圈在男人身上晃动,他发间清扬浮动,修长白皙的指间染着斑驳血迹,能够看到不断有从他防败被咬伤的胳膊上顺着肌肤纹路往下汇集在指尖上,慢慢往下滴。

    整个人身上,带着一种残缺的美感,但是却又无比尊贵的气质,男人就那么紧紧地盯着她,视线不断在她身上流转,好像在确认,她有没有受伤那样。

    半响之后,于宁突然轻笑,站起身来,如同林间的绿精灵那样,灵动活泼,张开手臂直直的跳下去。

    像是被阳光晃了眼睛那样,于宁恍惚间看到地上的男人勾唇,绽放出比天边还要璀璨的笑意,往前跨了一步,原本垂放在身侧的手臂抬起,稳稳当当的将女人抱在怀中。

    厉冥熠额头抵住于宁,笑的宠溺,“会受伤的。”

    女人挽上他的脖子,眼中带着盈盈笑意,“不会。”

    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从来不会受伤,她清楚明白的知道这点。

    “这么乖?”

    于宁抱紧他的脖子,吻上男人带笑的薄唇,凤眸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很快男人抱在她身上的手臂越发紧了紧,狠狠地吞噬怀中的女人。

    光影流转,不断在两人身上晃动的阳光柔和维扬,于宁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吻一个男人,自然是生疏,厉冥熠也不算老手,两人互相缠绕,口中的气息交缠在一起,不愿意松开。

    激烈而缱倦的吻,地上还躺着微微颤动的狼尸,树上停留的鸟儿啄着身上的羽毛,蹲在树梢叽叽喳喳的看着树下的两人。

    这边等待的人也不算白担心一场,很快就看到十指相扣走出林子的两人,安娜和琼斯收回手枪,两人这场变变扭扭的战争,也算是结束了,可喜可乐。

    水汽氤氲的浴室内,静静流动的浴池里头坐着两个人,于宁围着浴袍坐在厉冥熠怀中,男人被迫穿上了黑色短裤,此刻搂着女人坐在水里头。

    享受着女人细致的服务,受了伤的右手上裹着白色的毛巾,不但有红色的血迹渗透出来。

    于宁给男人擦洗胸膛,看到男人一脸悠闲地样子,有些无奈。

    “先上去吧,把伤口处理了再洗可以吗?”

    男人下巴蹭蹭她的头顶,“不行。”

    于宁算是无奈到极点了,男人右手手臂上被咬了个五厘米的口子,深刻见骨,不断的往外渗血。

    原本回来的时候医生就已经等在大厅里了,但是这厮偏偏就拽着她进了浴室,要不是她反应快,就被拔了个精光,要不是她眼疾手快,男人就连那条短裤都脱光了。

    厉冥熠拽着她,硬生生说先洗澡再处理伤口,于宁扭不住他,只能被拖着进了浴室。

    可是现在就算泡在水里头,男人不断从伤口渗出来的血不断滴进水里晕开,一点一点的,如同盛放的花朵。

    “你把伤口处理了,我们再泡好不好?”于宁像哄孩子一样。

    厉冥熠没受伤的左手一直在她身上的浴巾边缘徘徊,指尖滑动,像是要做什么。

    “你把浴巾摘了,我就出去。”他商量一样开口。

    于宁两只手捧住他的脸,笑得温润,果断拒绝,“不行。”

    “为什么?我哪儿都看过,这也没什么意思不是。”男人继续诱哄。

    于宁站起身来,不用想她都知道毛巾摘了会发生什么问题,要是这么折腾下去,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出去。

    当时就不应该被他拖进来,坚定点直接把人按在外头。

    “你不脱的话,我脱。”男人紧跟着说了句。

    于宁压住他,在他腰上扭了把,“你要是敢脱,我保证跟你分房睡,一直睡到你绝望。”

    男人两只手抱着她,笑得邪魅,“好了,逗你的。”

    好不容易才把这小东西抱在怀里头,现在要是不悠着点,人再给吓坏了,不是得不偿失。

    男人抱着她起身,身上黏着的液体慢慢往下滑,站在池子上,男人大大咧咧的抬起手,于宁明白他的意思,伸手将架子上的毛巾拿下来,从他精致的锁骨开始擦拭。

    怎么有种她是佣人的感觉。

    刚才这死男人还用自己手伤了为借口,让她帮他脱衣服,于宁这辈子最尴尬的场景就是刚才了。

    “看样子这段时间得让佣人专门伺候你了。”于宁倒是没敷衍,一点一点沿着他皮肤的纹路擦下来。

    “不是有你吗?”男人低头说了句。

    于宁皱眉,擦到男人腹部的时候就停手,准备拿过浴袍给他穿上。

    “还有下头呢,不能漏了。”男人提醒道。

    于宁憋着火,闭着眼睛捏着毛巾不管不顾的往下,她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反正就是没管。

    男人闷哼一声,很快一只手按在女人的手背上,“宝贝,你在用力,以后吃苦的可是你。”

    于宁脸一红,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睁开眼睛瞪了他一眼,女人小脸通红,媚眼如丝,瞪人的样子别有风情。

    厉冥熠俯下身,却被她伸手堵住了凑上来的薄唇。

    “再闹你这手就废了。”于宁按着他的嘴巴开口。

    拿了浴袍给他换上,伸手细心的给他系上带子,她拍拍手,“好了。”

    厉冥熠站在原地不动,于宁眨眨眼,“你怎么还不出去?”

    “我为什么要出去?”男人笑着反问。

    于宁也不好说,你出去,我要换衣服,她身上还围着湿的浴巾,不可能当着他的面宽衣解带吧,虽然这事儿她也做过。

    但是现在,有些东西已经慢慢的变化了。

    “方才是你帮我,现在我帮你吧。”男人说完这句话,左手就往她身上的浴巾来。

    她赶忙伸手挡住,“你要干什么?”

    “帮你换浴袍,听话,把手拿开。”男人嗓音性感,透着诱惑。

    于宁看到他嘴角的坏笑,一下子就明白了,突然松开手,纤细的五指慢慢抚上男人敞开浴袍露出来的胸膛。

    “你确定?”尾调上扬,媚眼如丝。

    厉冥熠动动喉结,伸手将她拽到怀中,左手按在她腰上,“自然是真的。”

    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于宁软了身子,点着他的胸膛,“好了不闹了,你先出去让他们给你处理伤口,我马上就出来好不好。”

    男人不动,坚挺的鼻梁在她颈边轻嗅,于宁推了推。

    “我很担心你的手。”

    这句话一出,男人的心底防线很快就被打垮,被女人推着出了浴室。

    还在浴室里的女人转身,摸摸滚烫的脸,伸手换了身上的浴巾。

    推门出去的时候,男人坐在沙发上,右手手臂放在椅背上,医生跪在地上,仔细给他冲洗。

    被动物咬伤,自然是要打疫苗的,针水推进了男人血管里之后,另一个医生动手开始缝合伤口。

    于宁擦着头发走出来,这边的厉冥熠一见到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

    她没搭理,走到另一边看着医生处理伤口,“会留疤吗?”

    这男人这么精致,浑身上下都是鬼斧神工一样的完美,留了个疤痕多不好。

    “小姐放心,用的药都是最好的,不会留疤的。”

    于宁点头,不会留疤就好。

    男人皱眉,看到她不理自己,有些不高兴,左手伸过来想要拉她,却被躲开。

    “你别闹,坐好了。”于宁说了句。

    厉冥熠一下子不乐意就想起身,于宁按在他肩膀上,“好了,我去拿毛巾给你擦头发,不许动。”

    医生倒是素质挺高,就算两人这么腻歪,手上动作依旧有条不紊,穿过皮肉的针尖带过线过来,缝合出完美的接口。

    减掉线头之后,医生起身,“当家这手暂时不能碰水,每天用药水清洗一下,不能有太大力的动作。”

    于宁走出来的时候正好听见这话,她想起来那段时间她的伤口也都是厉冥熠给她换药的,这次,她是不是应该投桃报李啊。

    “把药水留在那儿吧。”她吩咐道。

    男人闻言,眉眼一挑。

    “是。”

    医生也不会多问,将需要用的医疗用品和药水留下,将用法和用品写在纸条上留下。

    于宁仔细的看了眼纸条,之后放回了桌上。

    男人坐在沙发上,看到她走过来,左手拉着她坐在自己腿上两条腿将女人置在其中,于宁手上的毛巾轻柔的给他擦着头发。

    他的脸埋入于宁锁骨间,一下又一下濡湿的亲吻着,于宁以前就发现了,这男人很喜欢黏着她,曾经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是四肢纠缠在她身上。

    “小东西,你今天为什么要进去?”男人的声音从她脖颈间传来。

    于宁拨动他的发丝,也没管他的粘人,“闲的无聊,进去逛逛。”

    她的话惹得男人一笑,环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看在我那么努力的份上,就不记恨我了好不好。”

    他说的,是他强占她的事。

    于宁双手一顿,下巴抵在男人头顶,此刻的两人完全是交缠的姿态,如同连体婴儿那样。

    落地窗边纱幔飞扬,浮动微尘,易碎的阳光洒进来,打在两人身上,美好的如同画卷。

    有些人,一眼看中了就是一辈子,厉冥熠在她脖颈内蹭蹭脸。

    幸好,他当初看上了,就没松过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