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26章 她们选的
    厉安诺这通火发的倒是有理有据的,她是原本就对席家人没有任何好感的人,回家之后自己熟悉的东西都被换了,并且还是没有在通知她的前提之下。

    厉安诺这样的人,从小身份尊贵,厉家大小姐,出嫁之后又是一家主母,从来没有人敢在她眼皮子底下耍小动作,也没有人敢动她的东西,而这席媛,先不说是席家的女儿,不含礼貌的过来就算了。

    还将客厅那套家具换了,换成那个样子,跟暴发户没什么两样,看到沙发背上的纯金雕花的时候,她鼻子差点没被气歪了。

    况且那家具还是自己丈夫送给自己的最后的礼物,她没将她扔进地牢里头算是不错的了。

    席家这女儿,真的是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都没有,也可想而知莫凌的教养了。

    厉倾城也不知道说什么,姑姑虽然疼她但很多时候她是说不上话的,况且那席媛,真的是有点过分了,姑父为了给姑姑结婚纪念日的礼物,特地定做的家具都被她给换了,这有点不尊重长辈了。

    沈辰自然是无话可说,毕竟当时席媛换那家具的时候,他也没拦着。

    现在他也算是半个帮凶,怎么好在说什么。

    “席家的教养,真是不敢恭维。”厉安诺看着席媛走出去,不冷不热的说了句。

    她还在绝岛上的时候,就收到风,说席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大小姐,还说是席慕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当众介绍的,当时给沈家的婚约就给了那个席宁,当时她就被吓了一跳,这席家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女儿。

    席家那个令人啼笑皆非的主母莫凌只生了一个女儿,就是席媛。

    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孩子,要么是席慕在外头的私生女,如果是那个女人的女儿,那可怎么办。

    这次她回来,也是有很大部分的原因,席家光明正大的在十二家都在场的时候介绍席宁,那个女孩,真的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她心里头又种猜测在慢慢的成形,让她彻底的心神不宁,夜不能寐。

    “母亲为什么想要席宁的资料呢?”沈辰好奇的开口。

    私生子女认祖归宗,在上流社会,不算是罕见,反倒是普通。

    再加上厉安诺自从沈辰父亲死了之后就什么都没再管,沈家的事情也从来不曾插手过,这次怎么会对席家一个私生女好奇起来了。

    “你不用管太多,将资料找过来给我就可以。”

    厉倾城看着两人,他们的话,她听不明白,席宁是谁?姑姑为什么要她的资料?

    “我去席家的时候,想过要问席老太太,但是话还没问出口,就被她堵回来了,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那个席宁,从席家主的生日宴上露过那次面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沈辰开口,一五一十的说道。

    席宁的资料很难找,从席慕开口介绍他之后,沈辰就私底下去找过,一点消息都没有,就算问了席媛,她也只是说了,那是席慕的私生女。

    就算席媛都闭口不提她的存在。

    要查她的资料,何其困难。

    “席老太太都没告诉你点什么?”

    厉安诺脑海里头浮现出那个有精气神的老人,这事儿,跟她脱不了干系。

    “对,老太太什么都没说。”

    厉安诺沉思了一会儿,半响之后开口,“得了,你也不用查她了,以后就当我没说过,你明白吗?”

    沈辰点点头,他明白厉安诺的意思,不能让席媛知道。

    厉倾城算是无聊到极点了,这两人说话就跟打哑谜一样,她一句都听不懂,只能坐在一旁盯着被子发呆。

    “对了,今儿不是商家那小子的生日吗?”厉安诺问道。

    沈辰点头,今儿还真是商洛的生日,前几天人就已经打好招呼了,说是让今天晚上过去聚聚。

    他们这些小辈的生日,自然不能像长辈那样大宴四方,也只不过是朋友私底下聚聚,但是商家这次也帮商洛办了不小的生日宴会,他提前一个月句都收到了请柬。

    毕竟商洛也是商老爷子重点培养的继承人,自然是要跟其他孩子不一样的。

    厉安诺看着这边一脸无聊的小丫头,伸手摸摸她的脑袋,“你过去的时候把倾城带上吧,你们都是年轻人,多认识认识也好,省的这丫头在我身边叫着无聊。”

    厉倾城抬头,小嘴微抿,姑姑向来不想她去抛头露面的,怎么今天想起来让她出去玩了。

    沈辰也是没想到,“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怕照顾不好倾城。”

    “倾城要在这呆到你的订婚宴完了才回奥地利去,我也不想出门,她自己一个人我也不太放心,你带她出去走走,再好好把她给我带回来就成。”

    厉安诺摸着厉倾城的小脑袋,小丫头从小接触过得人少,也不算有什么朋友,况且他们这样的身份,交朋友自然不可能是交普通人家的不是,必须得门当户对,才不会互相拖累。

    厉安诺也有锻炼她的意思,这么久了,小丫头不能总是待在温室里头,得出去见见世面。

    “好,那倾城你准备一下,我们晚上七点出发。”

    厉倾城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听姑姑的安排。

    席媛站在草地上看着管家将家具从仓库里头一样一样的搬出去放好,她心里头的气真的是很大,老东西既然知道这家具是动不得的,怎么就没提前告诉她,瞒着自己将东西放在仓库里头,等到厉安诺回来了就打她的脸吗。

    还有那个老女人,就算是厉家的人又如何,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话是她自己说的,现在她既然是沈家的人,那么等到她正式嫁给沈辰,成为当家主母之后之后,有他们好受的。

    这沈家的事儿,以后还不是得她说了算。

    看他们还一个一个的给她使绊子。

    沈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脸憋得通红,气的快爆炸的席媛,他倒是习惯的走上前,伸手揽着她的肩膀。

    “你也别生气了,母亲也是太看重父亲送的礼物了。”沈辰在她耳边哄道。

    其实除却席慕生日晚宴上那天,席媛两人在酒店里头不大不小的争吵之外,两人之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相反的,相处的还很愉快。

    他们从小就认识,席媛的长相不差,也是这个圈子里头小有名气的美人,小的时候,两人的相互就很愉快,沈辰是真的挺喜欢席媛的,不光是因为席家的家世门第才选择的她。

    在他眼中,席媛虽然刁蛮了点,但是也不失可爱,小时候也常常跟在他身后,跟个小尾巴似得,那时候他们之间还没有那么多的利益纠葛。

    莫凌给席媛灌输的思想还没有那么极端,她也还没有深深地陷入厉冥熠的臆想里头拔不出来,沈辰想的很简单,既然已经决定了娶她,不管是因为是什么,他都会好好对她。

    席媛心里头那点不甘心也被沈辰的体贴和耐心一点一点的磨的差不多了,但是随着而来的却是对于宁越来越憎恨。

    “以来就给我下马威,真是个好婆婆啊。”席媛讽刺道。

    沈辰也知道方才厉安诺说的话有些重了,但是席媛也不是那么礼貌,所以两人谁都有过错,不好计较什么。

    “你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待会儿咱们就出发吧。”沈辰不想再跟她在这个问题上扭下去,只能岔开话题。

    “你自己过去吧,我就不去了。”席媛冷着脸道。

    她跟沈辰这婚事折腾的人尽皆知,现在她不想去人多的地方,见到商芸和贾爵他们,那些人心里头指不定怎么看她笑话呢。

    尤其是在自己还被他们看到跟沈辰在一个房间里头,抢了自己姐姐的未婚夫的名头,可是一点都不好听。

    “你也别计较了,商洛特地说了让我带着你一起过去的,你现在不见他们,以后一样避不开,大大方方的多好。”

    知道她心里头再计较什么,沈辰宽慰道。

    “再说了,倾城也跟我们一块儿过去,你陪着她我也放心。”

    席媛动了动身子,“知道了,我上楼准备一下。”

    厉倾城被安排在了厉安诺隔壁的房间里头住着,既然姑姑说了让她去个那个叫什么商洛的庆生,总得要有点什么礼物吧,还没想好要不要让司机带着她出门去给人买礼物,这边的厉安诺就敲开房门进去了。

    “姑姑。”在床上坐着的厉倾城乖巧的叫了声。

    佣人在外头关上房门,厉安诺将手上拿着的已经包好的礼物盒子放到她手边,“诺,这是礼物。”

    “姑姑都准备好了。”厉倾城接过来,盒子包装的很精美,边边角角的纸都贴的整整齐齐的。

    厉安诺在她身边落座,还没等她开口,这边的厉倾城就先出了声,“姑姑是不是不喜欢席媛?”

    “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姑姑不会平白无故发那么大的火气,就算很生气,也会顾及沈辰哥哥的面子不是,但是你没有。”

    从这点就能够看出来,厉安诺不喜欢席媛,甚至可以说是厌恶。

    “姑姑为什么不喜欢她呢?”

    “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的问题。”厉安诺一句话就堵住了她的嘴。

    紧跟着厉安诺站起身,拉开厉倾城对面的柜子,里头挂着她带过来的行李,厉倾城的衣服都是裙装,很少有裤子,厉安诺在里头选了条嫩黄色的连衣裙拿出来,放到她面前比了比。

    设计大方简约,尊贵不失气场,颜色很可爱,很适合厉倾城。

    “穿这个过去吧。”厉安诺将手上的裙子放在她面前。

    “姑姑不想回答那个问题的话,我是不是应该问一问,您又为什么要让我去商家的生日宴会呢?”

    那个叫商洛的,她从来没见过,也不认识,为什么姑姑要让她过去呢。

    “你是厉家的女儿,什么场面不得见识过吗,那些人你以后也得认识,现在见面不过是提前了而已。”

    厉倾城虽然年纪小,性子单纯,但是也不是那么蠢的人,姑姑从妈妈身边将她带过来的时候,她躲开了那些蜂拥而至的相亲者,但是却躲不开姑姑的算计不是。

    她的婚姻,注定不会是自己选择的。

    “这次你过去,会见到十二家里头的跟你一辈的人,他们现在也都还是年轻人,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样,早些认识,始终是有好处的。”

    厉倾城没有说话,她猜的没错。

    “商家是十二家里头现在实力最强大的,不仅是因为他们家族经历的动荡少,商家家主领导有方,还因为什么你知道吗?”

    厉倾城摇摇头,她怎么可能会清楚。

    厉安诺看到她迷糊的样子,手上摸了摸她的脸,“以后你就会明白了。”

    商家的不稳定性,还有一点,就是千家的二少爷千羽,一旦千羽有了实力回归千家,成为千家的首领,那么跟千羽有血缘关系的商家,自然而然的就能够借助这样的更上一层楼。

    厉家到时候想要稳住,商家,就需要点特殊的手段不是。

    “倾城,我听说你妈妈已经物色好了你的结婚对象,英国希特利家族的未来族长,年轻有为的年纪,想着等到你回了奥地利就让你跟他见面。”厉安诺突然开口说道。

    厉倾城还算红润的脸上有些发白,低着头,手指绞在蕾丝裙边,没有说话。

    “你跟姑姑说说,你喜不喜欢他?”

    厉倾城摇头,她不喜欢,但是妈妈的话,她不得不听。

    那个人她见过,也听说过,虽然年轻有为,大了她五岁的年纪正是放浪形骸的时候,花边新闻就没有断过,今天这个女性,明天那个模特的,她不喜欢那样的男人。

    父亲就是那样的男人,所以才伤了那么多女人的心。

    “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去看看姑姑选的,女孩子总是要嫁人,你是厉家的女儿,自然不能嫁的普通了,今晚上你就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如果有的话,回阿里告诉姑姑。”厉安诺软着嗓音说道。

    厉倾城咬牙,最后无奈的点点头。

    她的命运,向来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的,与其被指定好了,不如在一个范围里头好好选择。

    就算挑不出什么自己喜欢的,也不至于那么被动。

    “换衣服吧,带上礼物,去到那儿有什么就找沈辰。”厉安诺笑着摸摸她的脸。

    厉倾城起身,准备换衣服,厉安诺去而复返,最后补上一句话,“离那个席媛远点,那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直到厉安诺出了门,厉倾城才换上了嫩黄色的裙子,镜子里的女孩子美的如同画卷,厉家的基因强大,自然是人人有副好面孔的。

    虽然现在厉倾城年纪还小,但是五官已经张开,透着深邃明艳的美丽,在加上她身上那股子清纯天真,整个人如同坠落凡间的天使那样。

    将礼物拿在手心里头,厉倾城推开门走出去,沈家附近的空地上已经停好了私人飞机,商家距离沈家所在的W市,有两三个小时的路程,坐飞机的话,不过十几分钟而已。

    沈辰揽着席媛站姿飞机前,很快就见到被佣人带过来的厉倾城。

    席媛盯着走过来的女孩子,一个小丫头片子,就冲刚才厉安诺那态度,她也不会对厉倾城有多好,只不过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沈辰哥哥,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厉倾城上前,有些不好意思。

    “没有,时间刚刚好。”

    厉倾城颔首,看着这边的,也对着席媛笑了笑。

    螺旋桨打起狂风,很快飞离这片区域。

    三人在飞机上倒是处的安静,沈辰答应了厉安诺会好好地照顾厉倾城,自然是面面俱到,在飞机上就将注意事项和有哪些人都意义给她讲了个清楚。

    厉倾城杵着小脑袋听得很认真,脑子里认真的记下了他说的话,一字不漏。

    她对这些人,真的是一个也不认识,毕竟从来不出门,也不跟这些人打交道,只是简单的知道姓氏而已。

    商家的地方在W市隔壁城市宁州,繁华富硕之地,东边的地带和青城相连接,三个城市在地图上也是紧紧黏在一起的。

    给商洛办生日晚宴的地方,正好是宁州地界上最好的户外酒店,出了酒店门口就是私人海域,有独立的私人沙滩,依山旁水的存在,风景极美,远离城市的喧嚣。

    重点是地界够大,能够停放和处置来往宾客的交通工具,直升飞机在下头人的指引下停放在了最东边的空地上。

    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上头已经停满了飞机和各类交通工具,螺旋桨停止旋转之后,厉倾城被佣人扶着下了飞机,席媛手臂挽在沈辰身上,享受着他的呵护。

    商家安排了专门的侍应生等在这儿,人一到就马不停蹄的上前招呼往里带,生怕怠慢了所有人。

    厉倾城跟着沈辰和席媛往里头走,席媛跟她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再也没有搭理过她,姑姑说了别跟她太过于牵扯,现在看来,倒是她省了自己的麻烦了。

    进门的时候,不少活动在舞池中的人给两人身边的厉倾城投射过来好奇的目光,这沈辰和席媛他们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这女孩子又是谁,都没见过的。

    贾爵和风则是最早到的,几人早就在这边闹起来了,休息区的水晶茶几上摆满了酒杯和没开封的威士忌红酒,商芸安静的端坐在一边,看着几个大男人热闹。

    “哟,沈式夫妇来了,我还以为春宵一刻值千金,要把兄弟生日忘了呢。”贾爵看到走过来的沈辰和席媛,毫不客气的开口损道。

    席媛向来看不上这些人,小时候在一起玩过,长大之后就没了那么热络,那时候她心比天高,以为真的能够飞上枝头,接过没想到还在鸡窝里头打转。

    真是造化弄人。

    “贾爵,你这张嘴什么时候给缝起来才好。”沈辰笑着回道。

    “别啊,要是真把我嘴给缝上了,你不就少了吵架的人了吗。”

    商洛坐在沙发上,眼神一下子锁定在两人身后的小姑娘身上,年纪不大,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

    商芸晃悠着手里的酒杯,盯着席媛开口,“媛媛过来坐吧,他们男人可有的闹腾的。”

    毕竟都是女人,这时候两人就格外适合待在一块不是,但是席媛没搭理她,跟骄傲的孔雀似得仰起头。

    沈辰将身后的厉倾城拉倒面前,“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厉倾城,当家最小的妹妹。”

    几人这才注意到沈辰身后那个美丽的小女孩,也不算是小女孩,只不过跟他们比起来,年级终究是轻了些,不过脸长的可是真的很漂亮。

    他们这些人不像沈辰,有个出身厉家的嫡母,自然是没见过厉倾城的,但是这个姓氏代表的尊贵,他们还是明白的。

    “小姐好。”

    “小姐好。”

    几人倒是收起方才那股流气,礼貌的道了声好。

    厉倾城也不知道怎么答话,就听着沈辰一个一个的开始给她介绍,“这是贾爵二少爷,贾爵,那边那个是风家大少爷风则,白家白潇肃。”

    厉倾城一一点头微笑,“你们好。”

    最后沈辰才指着最右边的位置上,穿着深灰色西装,面容冷硬俊朗,身上的气质要比周边这几位冰冷些的男人开口,“这是就是今晚上的寿星,商洛,旁边那个是他妹妹商芸。”

    “小姐好。”兄妹两倒是齐齐开口,商洛的声音里头,是能够听出来的冰冷,好像是寒冬腊月那样。

    厉倾城将手上的礼物亲自送了过去,“这是送给商先生的礼物,没有接到邀请就过来了,希望商先生不要怪我唐突。”

    该有的礼数,厉倾城从小可是一样都没落下,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

    商洛上前一步接过盒子,两人指尖相碰间,厉倾城感觉到了他身上的独特寒气,很凉。

    “没有,小姐能够过来,倒是商洛的荣幸了,谢谢小姐的礼物。”

    贾爵几人也没有想到厉家会来人,来的还是当初老当家在世的时候最宠爱的小小姐,这点倒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厉倾城自己也是有些尴尬的,来的唐突就算了,这些人跟她原本就不熟,他们一堆人还都大她六七岁的模样,一个一个的开口唤着小姐,听得她变扭极了。

    “是母亲从绝岛回来,将倾城带回来的,母亲说她这么多年了来过几次商家的活动,正巧你过生日,她身体又不舒服,就让倾城代替她过来。”沈辰一句话,算是帮厉倾城说了原因。

    “替我谢谢沈伯母。”商洛开口道。

    商芸上前拉着倾城的手,“沈辰你忙着的话,今晚上小姐可以跟着我,我帮你照顾她。”

    “这是再好不过的了,倾城,你就跟着商芸吧。”沈辰心里头高兴,席媛不喜欢厉倾城,他正愁不知道怎么办呢。

    “小姐,可以吗?”商芸拉着她,问的一脸真诚。

    厉倾城回过神来,小脸上荡开一抹笑容,“你叫我倾城就可以。”

    看着面前面容稚嫩,但是落落大方的厉倾城,商芸打心眼里头喜欢她,“好啊,倾城。”

    看着两个手拉手离开的女人,贾爵开始感叹,女人的友谊可真是来的莫名其妙,这一会就能手拉手唱歌去了。

    视线落到面前沈辰身边的席媛身上,贾爵憋着笑,忘了还有这位大小姐,始终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

    “怎么厉家的小公主会过来?”风则开口问道,这提前也算是一点点风声都没漏出来。

    沈辰推开沙发上斜躺着的贾爵,拥着席媛坐下,“也算是意外吧,她姑姑是我母亲你们也知道,人来了,总不能这么给撵走了吧。”

    他们上席十二家都有组训,以厉家人的安危为安稳,以厉家为主,决不背叛,否则厉家有收回所有东西的权利。

    毕竟他们对厉倾城,也得客客气气的不是,就光是她带着的那个姓氏么就够她横着走的。

    商洛将手上的盒子递给身后的佣人收起来,“我先过去看看,一会过来。”

    几人摆摆手,商洛起身离开。

    他毕竟是寿星,这些年也开始帮父亲打理商家的事情,认识的人自然不少,过来给他庆生的人自然也是不少的,总得一个一个的去打过招呼才合礼数不是。

    他们也都明白,当然知道了晚宴散了之后,他们这群人也得继续喝,自然是让他过去招待那边的客人。

    他们没想到的是,以往每年商洛的生日,都只是他们这些朋友聚聚而已,而今年商家家主居然动手给他操办了这个规模不小的晚宴,其中的含义,他们自然是明白的。

    商家替商洛请的都是年轻一辈的商业精英或是福尔到官二代什么的,自然是年轻人的天下,商芸那边也来恶劣不少的朋友。

    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闲暇的时候也就是谈谈珠宝男人什么的,不一会的时间商芸就被这些人哄得天花乱坠的。

    “是这样的吗?那块宝石真的有那么大的作用?”

    “那是,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英国皇室会那么看重。”

    商芸倒是没有放开厉倾城,带着她和自己的朋友坐到一起,不过厉倾城虽然平时开朗活泼,但是到这种人多的场合里头,还是有些怯场,毕竟年纪还小,相处的人也不多。

    在绝岛上如果不是因为于宁被她们误伤了,厉倾城恐怕也不会鼓起勇气去跟她认识的。

    在加上今晚上厉安诺说的那些话,真的让她有些难过,很难过。

    不过年轻也还好,很快厉倾城就跟这堆名媛小姐打成了一片,商芸倒是很喜欢性子开朗活泼的样子,几人喝了几杯果酒,很快厉倾城被厉安诺吓得发白的小脸就变得红润起来。

    她原本就不胜酒力,属于三杯倒的那种,好在果酒的度数不高,在上头的时候,厉倾城昏昏沉沉的走出去打算吹吹风。

    宴会厅的外头连接着私人海滩,月光下的沙滩泛出隐隐光泽,海风吹得柔和浮动女孩肩上的长发。

    厉倾城小脸酡红,走出大厅之后就往那边的暗礁过去了,走了两步。头脑发昏的小人歪歪扭扭的俯下身去将自己的高跟鞋扣在脚踝的扣子解开,一边一只的蹬在沙滩上。

    见惯了绝岛上的海滩,厉倾城迷糊着眼睛,赤着小脚就在沙滩上奔跑起来,皎洁的月光下,女孩子笑的如同银铃那样。

    二楼的阳台上,对付走了一波又一波的人的商洛点了支烟站在上头,身后头顶上的水晶灯在他身后形成光晕。

    见惯了绝岛上的海滩,厉倾城迷糊着眼睛,赤着小脚就在沙滩上奔跑起来,皎洁的月光下,女孩子笑的如同银铃那样。

    二楼的阳台上,对付走了一波又一波的人的商洛点了支烟站在上头,身后头顶上的水晶灯在他身后形成光晕。

    吐出口烟雾之后,商洛眯起眼,被看向远处的海面,海浪涌动下,一道小小的身影在上头奔跑,莹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她走过的地方留下一串一串的小小的足迹,如同坠落凡间的天使,暗夜中的精灵。

    他不由愣住,手上点燃的香烟一直在燃烧,烟灰不断落下来,染在他黑色光亮的皮鞋上,但是男人却只将视线定在远处的女孩身上。

    厉倾城跑了一段路之后,不知道从哪儿捡了根枯树枝捏在手心里头,她摇摇手指头,开始在沙滩上画画。

    一笔一划的勾勒在沙滩上,树枝划开潮湿的沙土,很快一点一点的勾勒成形。

    她从小就开始学画画,素描这种东西更加是信手拈来,画的绝对是大师级别的。

    她眼神迷离,因为醉酒而变得昏沉,不知道应该画什么,脑海里闪过今晚上那个很冷的男人,手下的图形不由自主的就成了他的模样。

    “眼睛……”

    “鼻子……”厉倾城自言自语道。

    阳台上的商洛盯着厉倾城的动作,眼神不由自主的就被吸引了,很灵动的女孩子。

    不过很快,他的好兴致就被破坏了,专心画画的女孩没有注意到,身后一道踉踉跄跄的身影向她靠近。

    厉倾城身后,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好好的盯着她,不怀好意的眼睛在她身上留恋,原本是喝多了想要过来这里通通风的,没想到居然遇到这样的美人。

    晚宴上的人他都认识,整个宁州的上流社会也没有这样的女孩子,那么就说明这女孩子并不是什么尊贵的客人。

    厉倾城看着自己笔下的素描图,满意的拍拍手,不错,她的绘画水平越来越好了。

    身后一道冲击力打破了她的沾沾自喜,之间腰上环了一双穿着西装的手臂,厉倾城懵懵懂懂的回头,看清楚身后抱着自己的男人时,尖叫出声。

    “啊!”

    女人的尖叫声响彻海滩。

    “小美人,让哥哥亲一个,哥哥会好好疼你的。”男人醉醺醺的开口,紧跟着就将嘴巴凑上来。

    “啊!放开我!”厉倾城一下子挣脱出来,往那边跑了两步,很快就被男人追上。

    “小美人,别跑啊!”男人说着将她往那边的礁石拖。

    厉倾城学过跆拳道和一些防身术,但是现在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什么都忘了。

    “你放开我!救命啊!”

    厉倾城扯着嗓子大喊,身上的裙子在沙滩上滚来滚去,光裸的小腿不断蹬在沙滩上留下印子。“你好好听话,哥哥不会弄疼你的。”男人说着将她扔在礁石上,就伸手开始拉扯她的裙子。

    质地良好的裙子在男人的蛮力下被拉扯开,厉倾城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一下子完全清醒过来,吓得大喊大叫,脸色发白,男人紧跟着低头凑上来就要吻她,恶心的味道让她差点吐出来。

    她伸手挡住,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一双男人的手掌出现在厉倾城模糊的视线中,那双手从身后拉住男人的头发,狠狠地用力往后一拽,厉倾城身上压着的男人很快被扔出两米。

    商洛冷着脸盯着礁石上的女孩子,麻利的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罩住女孩子。

    厉倾城卷缩在一起,笼着身上的外套不松手。

    “谁啊!敢坏老子的事儿!”男人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爬起来。

    商洛转身,一脚踢在他的脑袋上,男人倒下去,脸上五官被踢的变形,他走过去,将男人拽起来,狠狠的撞在礁石上,鲜血迸溅,手上的人没了动作,商洛才停下来。

    随意的将人扔在一旁之后,他走过去,看着如同小鹿般瑟瑟发抖的女孩子,心里头有些不忍,伸手将她抱起来。

    感觉到她颤抖的更加厉害,商洛低头,生硬的哄了声,“没事了。”

    厉倾城手指紧紧的捏着男人身上单薄的衬衫,指关节泛白,吓得瑟瑟发抖。

    抱着她走过去,路过那副沙滩画的时候,商洛顿住脚步,看了看怀中的小女人,很快提起脚步离开。

    ------题外话------

    因为大家说了只喜欢男主女主的,每次依然写其它副线的时候都不敢动笔,怕大家不爱看,但是不写情节又铺展不开,真的很纠结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