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27章 情况有变
    沙滩上的男人昏死在上头,脑后不断流出的鲜血晕染了一片猩红,没有人知道他是死是活。

    商洛动作确实是大了些,那男人来不及叫出来就被解决了。

    毕竟厉倾城是厉家的女儿,这次又是过来给他庆生的,要是在商家的地界上出了事,商家也没法交代。

    所以在动手的时候他也没想那么多。

    商芸和朋友转了几圈,才发现厉倾城没有回来,打发了跟着她的人之后,她走出去找人。

    刚刚跨出大厅门远离这边的人群,商芸就迎面撞上了抱着厉倾城过来的商洛。

    商洛身上穿着西装打底的白衬衫,指尖上看得到血迹,他倒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只是怀中的女人却是有点不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儿?”商芸迎上去,被商洛抱在怀中的厉倾城脸色惨白。

    一看就知道,貌似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商洛没回答她,从偏门走进去,直接上了顶楼的休息室,女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本来就不宜声张。

    尤其是厉倾城这样的身份,更加要隐藏住,好在没出什么事。

    陪着商洛站在电梯里头,商芸多少也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人是她照顾的,才不过一会的时间,就被弄成这样,要是父亲知道了,她是进定地牢了。

    商芸去了自己隔壁的休息室里头取了随身带过来备用的裙子。

    商洛走到床边,想要放下怀中的女孩子,不得不说,她真的很轻,就跟小猫那样卷缩在他胸口。

    想要放下她的动作被女孩子紧紧抓住衣领的样子制止了,看样子是真的吓得不轻。

    “现在已经没事了,你想松开,让芸儿过来帮你清洗一下,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伤口。”商洛拿出最温柔的语气开口。

    厉倾城常常的睫毛动了动,攥的发白的指尖松开,商洛原本熨的服服帖帖的西装衬衫被抓出褶皱。

    将她放在床上之后,商芸正好拿着衣服进门,蹲在床尾,她看着厉倾城,心里头有些愧疚。

    “倾城,我们先进去,我帮你看看,哪儿伤着没有。”

    厉倾城默默起身,还是一直没有松开身上的西装外套,商芸拉着她进浴室。

    贾爵几人等了半天也没看到商洛过来,就连商芸都不见了。

    这宴会上没什么长辈,都是些小辈,商洛的父亲也一早就回去了,剩下他们倒是好活动。

    席媛待在沈辰身边,这几个男人闲得无聊开始打牌喝酒,贾爵那张嘴巴闲的无聊就开始碎碎念。

    “你们也真是的,明明是人家商洛的生日,你们倒好,就跟来敛财一样,好意思吗?”他手上捏着纸牌,将最后两张扔出去。

    风则抓了把,听了这话,毫不客气的戳破,“明明就是自己输得精光,撑不住了吧。”

    “得了吧,小爷什么时候撑不住了,这才输几个钱。”

    “你也是平时赢的差不多了,这会该放点血了。”沈辰抓着牌笑道。

    一旁的席媛懒懒的打了个呵欠,身边围上来的名媛小姐都被她打发了。

    白潇肃就不明白了,这席媛不是看不上沈辰,看不上席家吗。

    怎么这会儿这么粘人的,离开沈辰一步都不乐意。

    真是变化奇快啊。

    “光你们玩了,小嫂子可是还在一旁干晾着,差不多得了吧。”

    贾爵这才想起来,这边貌似还有个女人不是,“你也一块吧,输了的话,咱们沈家主撑着,怎么样?”

    席媛懒懒的看了他一眼,“不用了,懒得动。”

    她也就是象征性的过来看看,原本就不想太搭理他们。

    贾爵动动手,“那可就没办法了不是,你也不加进来,就只能看着。”

    席媛向来看不上贾爵,嘴皮子耍的利索,身边女人换的跟衣服一样,整天不务正业,贾家的家业以后也是自然落不到他的头上。

    若是他哥哥善良些的话,说不定能给他几个公司,否则的话,这人还真是一年前途都没有。

    “商洛呢,一大晚上的,人都不见,好歹我们也算是客人吧。”贾爵视线在四周扫过,还是没有见到人。

    白潇肃看的出来席媛的不乐意,这女人小时候挺可爱的,但是慢慢的身上就多了她母亲那股拜高踩低的样子。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沈辰会喜欢上她。

    几人玩的正热络的时候,那边过来一个侍应生,低头在白潇肃耳边说了几句话。

    一听这事儿,白潇肃仰头,“在哪儿?”

    “在外头沙滩上。”

    商洛和商芸都不在,今晚上这晚宴上来的人都非富即贵,那个都是得罪不起的。

    外头闹起来,商家兄妹两也不在,这里头跟商洛亲近的就是这几位可靠些。

    听到白潇肃的话,几人都将注意力转向他。

    “你们玩着,我出去看看。”白潇肃起身,这么点小事儿,就不用麻烦他们了。

    “出什么事儿了?”风则最先开口问道。

    他摆摆手,跟着来人往门外去。

    其实外头折腾的很简单,沙滩上那个被商洛打的半死的男人被手下寻到了,一看自己主子变成这样,一下子就闹腾起来了。

    不大一会,沙滩上就聚集起来了今晚上过来参演晚宴的客人。

    那人是宁州市长家的公子,从小被宝贝着,依仗家里头的权利开了家不大不小的房地产公司。

    毕竟是在商家的场子上受的伤,那些人也算是在等商家给个说法。

    白潇肃去到的时候,人已经醒过来了,脑袋上不断往下流的血看着触目惊心,此刻人也算是酒醒了,刚才他也没看清楚到底是谁伤了他。

    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头长大的人这会儿伤着了,当然是卯足了劲要找到是谁的。

    只不过商家的地位在宁州举足轻重,就算是他爹也得捧着,商家的场子,自然是不能撒泼的。

    白潇肃走过去,看到他过来,男人坐在地上让人简单处理着伤口。

    “这是闹得哪儿出?”白潇肃倒是司空见惯的样子,也没管他伤的多重。

    地上的男人仰头,“白少爷。”

    这一声算是打了招呼,周围的人也都跟着开口打招呼。

    这几家的背景,他们都清楚,也都没敢造次。

    “被人打了?”白潇肃一看就知道,站头看向身边的服务生,“谁干的?”

    “不知道。”服务生老实说,“我过来的时候,笑总就在这儿躺着了。”

    这片海滩上也没有监控摄像,自然是找不到人的。

    毕竟是商洛的生日,这些事情不能让他糟心,白潇肃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人。

    “肖总,你有没有看到是谁攻击你的?”

    男人老实的摇摇头,“没看清楚。”

    他当然是没看清楚的,要是看到是商洛动的手,打死他也不敢让人过来不是。

    但是毕竟是商家的地界上出的事,这事儿就算要息事宁人,也要当着这几个人的面息下去,也算是给了商家面子。

    也在商家面前露了脸,一举两得。

    “调监控摄像出来,看看是谁干的。”

    他倒是也没客气,直接开口,既然人是想要说法吗,就给说法就得了。

    背后的服务生走过去,在他耳边落下一句话,“白少爷,监控摄像记录被人拿走了。”

    “谁?”

    “商总。”

    话一出,白潇肃皱眉,这商洛平白无故拿了监控摄像干什么。

    这边围观的人都散了去,这事儿还是少掺和的好,不会平白无故被袭击。

    肯定是件麻烦事儿。

    一听到监控摄像被商洛拿走了,白潇肃心里头就已经有了数,说不定打人的就势商洛自己。

    也不管是发生什么事儿了,白潇肃低头,看着地伤坐着的男人。

    “你来这儿干什么?”

    一听到这话,那男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他方才见到的女孩子,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但是好歹是商家的客人,酒劲过了他才想起来后悔。

    毕竟也是他有错在前不是。

    男人闪躲的样子彻底引起了白潇肃的怀疑,眼神在男人身上定住。

    白潇肃走过去就看到这边礁石上残留的血迹,可想而知是谁的,距离这里不远处的地方。

    一块嫩黄色蕾丝布料躺在沙子上,白潇肃捡起来,那块布料上的香味,他今晚上闻到了,再加上这料子。

    转过身来的白潇肃将手上的东西放到地上的肖总面前,“这是怎么回事儿?”

    肖总也是心虚,低着头没说话。

    白潇肃凑到他面前,“这伤口你自己去治了,商家名下的医院随你挑,但是这件事情,别再提起,你清楚吗?”

    肖总连忙点头,白潇肃话里的威胁,他听得出来。

    浴室里头商芸将浴缸里的水放好之后,将坐在一旁的厉倾城拉过来。

    嗓音柔和,“倾城,先洗个澡吧。”

    厉倾城抬头,眼眸中已经恢复平静,“我自己洗吧,你能不能先出去?”

    商芸知道她害羞,况且一个女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头总是会有些不舒服,也不会让人给自己梳洗的。

    “那你自己来,我先出去,有什么就叫我,我就在门外,衣服也放在这儿了。”

    厉倾城点头,商芸见此推开门离开。

    商洛见到他出来,将手上的烟按熄。

    “哥。”商芸怯怯的叫了声。

    这件事情,她的责任很大,厉倾城人生地不熟的,是她考虑不周到,让她自己一个人走出去,才出了这样的事情。

    也好在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否则的话,她死一千次都不够啊。

    “她怎么样?”

    知道商洛问的是厉倾城,商芸开口,“很平静,也没再害怕了。”

    虽然被保护的很好,没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但是到底也是厉家的女儿不是,心理素质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哥,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让她自己出去的。”

    商芸诚心的道歉。

    两人还没说几句话,就响起了敲门声,商芸走过去开门。

    “刚才发什么事儿?”白潇肃还没进门就扑面开问。

    商芸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回头看着自己哥哥。

    “出去说。”商洛过来带着他往外头去,离开的时候还对着商芸开口,“你留着这儿看着。”

    听见浴室的水声,在加上这句话,白潇肃心里头的猜测算是落实了。

    两人来到顶楼的阳台上,夜风吹来微凉。

    “是不是厉倾城出事儿了?”还没等站定,白潇肃率先开口。

    “也不算出事儿。”商洛面无表情的开口。

    毕竟关系到女孩子的贞操,他总不能说是被强奸未遂吧。

    “还真是下头那畜生干的。”白潇肃骂了句。

    那人向来不是什么好鸟,居然敢在商家的地界上惹事儿,就应该好好教训他。

    “那人毕竟是沈辰带过来的,要不要告诉沈辰一声。”

    “不用。已经解决了。”

    要是厉倾城在这儿出了事,商家不好交代就算了,就连沈辰都脱不了干系。

    “那小公主吓得不轻吧?”

    白潇肃一见到厉倾城,就觉得她那样干净的女孩子,不适合他们这样的世界,她身上的气质,是那么纯粹美好,好像堕入凡尘的天使那样。

    “还行。”商洛回了句。

    毕竟是厉家的女儿,什么没见过,也不会被这种事情吓坏了不是。

    “我听说,沈辰的母亲,跟你的父亲谈过了?”白潇肃递了支烟过去。

    他说的是事实,厉安诺和商洛的父亲的确谈过,目的显而易见,就是商洛的婚事。

    所以今晚上厉倾城过来的时候,他们心里头多少是有点底的。

    当家现在大手笔清洗十二家,连着沈家在内,已经连续折了五家,厉家已经将那些怀有异心的上席全数清洗。

    他们剩下的,怀着对厉家的忠诚,也是战战兢兢。

    商洛说不定,真的会娶厉倾城。

    商洛没有说话,看向远处,眼神迷离。

    他们这样的人,娶谁嫁谁,从来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

    这边的洗手间外,席媛站在门口,戴着宝石戒指的手在头发上不断拨动,外头两人的话一五一十的落在她耳朵里头。

    刚才那位肖总的样子她可是见到了,厉倾城,商洛。

    看这动静,算是出了大事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