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29章 我要你亲口答应
    都说男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如狼似虎,可是厉冥熠还没到三十岁,左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身边的就干干净净,恨不得连女人的手都没抓过。

    所以这么些年累积下来的欲望一旦爆发,能够烧死人。

    食髓知味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于宁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也从她身上体验到了极致的快乐,但是在他毫无顾忌的放肆之后,于宁躺在床上的样子刺疼他的心。

    所以这段时间他一直守着医嘱,就算再怎么渴望,他都没有再跨入禁地,每天晚上跟她睡在一张床上,天知道他的欲望有多焚身。

    但是今晚上不一样,和以前都不一样,是她亲口应允了的水乳交融,男人自然是满怀期待的等着。

    于是乎,在于宁仰着小脸说了一句吃饱了之后,男人就拽着她上了楼,那步伐急的,恨不得将她扛起来,如果不是于宁制止的话,这人肯定要抱着她上去的。

    佣人奇怪的看着上楼的两人,当家这是怎么了,脸色都不一样了,方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一下子像是很着急的样子。

    方才将卧室门关上,厉冥熠就一把将于宁按在门板上,铺天盖地的吻冲着她而过来,堵住女人微启的双唇,于宁迷糊着开口。

    “手……”

    他的手上可是还贴着纱布的,这人不会这么快就忘记的彻底吧。

    厉冥熠一下又一下的裹着她,两具身体紧贴在一起,于宁背后是微凉的门板,前头是男人火热的攻势,渐渐地边有些招架不住,很快女人便缴械投降,浑身软成一滩水。

    男人两只手不管不顾的往她身上招呼,于宁穿着白色的衬衣,身上还闻的到铁屑的味道,衣服从下方被推到肩上,堵着她难受。

    “唔……”她嘤咛几声,像是被抓伤的小动物。

    厉冥熠原本就旺盛的火气这会儿更加像是被刺激了一样,如同星火燎原之势铺天盖地而来。

    牙齿被磕的生疼,于宁口腔里满是男人的味道,那股男性独有的味道将她紧紧的包围起来,不留一丝缝隙。

    厉冥熠伸手将于宁抱起来放到那边的大床上,于宁眼神迷离,两颊酡红,浑身泛着不规则的粉红色。

    男人跨跪在她身体两侧,一点一点将彼此身上的衣服剥离,狭长的凤眸里幽暗一片,他俯下身看着于宁。

    两人鼻尖相抵,能够听得到彼此的喘息声,一点一点的敲在彼此身上。

    “小东西,我要你亲口说你愿意给我。”男人开口间,两片薄唇在于宁唇上摩擦,像是隔靴搔痒的勾引。

    他要她一句话,说她心甘情愿的给他,说她愿意成为他的女人。

    这就是厉冥熠心里头的那点小别扭,他总是想要她的一句保证,或者是一句应允的。

    于宁指尖都透着迷人的粉红色,四目相对,男人眼里头的那抹类似深情的东西,重重的打在于宁心里头,痒痒的,麻麻的,很舒服。

    男人鼻翼间的呼吸急促,能够感觉到某种欲望呼之欲出,室内一片热络,却突然变得安静。

    于宁原本放在身侧的两只手,就慢慢的抬起来,紧紧的换上男人的脖子,在她水润的红唇突然吻上男人的唇角的时候。

    蕴藏在两人体内的热情一触即发,男人眸中那点清醒,彻底崩盘,如同垮塌的大楼那样,直接摧毁。

    门口守着的安娜和琼斯能够听得到里头隐约传出来的动静,都红着脸避开。

    室内一片旖旎,能够听得到的床铺撞击声和女人的呜咽声综合在一起,墙上两道纠缠的人影放肆摆动,男人听似痛苦愉悦的声音在整个室内久久回荡。

    于宁算是身体素质很好的那种类型,但是也架不住这么埋汰不是,厉冥熠第四次覆上来的时候,于宁摆着手,闭着眼睛不想睁开,但是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厉冥熠,我很累……”她闭着眼睛,像是撒娇那样的声音。

    男人知道她累了,想到第一次的时候,她第二天那副样子,终究还是不忍心,草草的结束之后翻过身。

    抱着她躺在左边这块干净的床铺上,厉冥熠手指在她身上慢慢的滑动,女人原本雪白的胴体上一块一块的痕迹让他眼中微动。

    “我们去洗澡好不好?”他在她额头轻吻,亲昵的开口。

    于宁眼睛快合不上了,身上黏腻,真的不太好睡觉,看到她眉心动了动,男人摆着她起身。

    右手伤了,他方才是有些放肆了些,原本已经可以拆线的伤口好像有些拉扯到,厉冥熠将她整个人直着抱起来,左手撑在她的屁股上将她托举起来,右手垂在身侧,就用左手将女人那么抱着,一起往浴室走。

    于宁原本身上就满是机械的味道,现在再这么一折腾,更加是不好闻的,厉冥熠将闭着眼睛的女人小心翼翼的放到冰冷的池子里头,手帮她调整了脖子靠着的角度,让她舒服些之后,就起身过去放水。

    池子底部温度还是有些低的,感觉到有些凉,于宁脑袋里头的混沌慢慢的被赶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自己不远处,温水一点一点的汇集起来往这边流过来。

    厉冥熠拿了沐浴露过来,走到她身边坐下,感觉到过来的那堵热墙,于宁往他身边凑凑,小脸在他胸口蹭了蹭。

    男人轻笑出声,揽着她的小脑袋开口,“不是王牌特工吗,怎么这么点就受不住了?”

    赤裸裸的嘲笑,于宁睁开眼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埋怨,是每个男人都这么重欲的吗,明明是他不知道节制。

    感觉到她的视线,男人低头在同她前额相抵,一点一点的厮磨。

    “你的手不能沾水的。”于宁懒洋洋的提醒道。

    方才她可是喊着让他自己注意的,但是好像真的没什么用,男人精虫上脑的时候,任由你再怎么叫喊,他都是充耳不闻的。

    “好像有些裂开了。”男人说了句。

    于宁拉过他的右手,小心翼翼的揭开纱布的一角查看,好像是有些被拉扯到的样子,愈合的粉红的的接口处有些裂开。

    她看看男人的手,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痕迹,一下子就急了,伸手扭在他的腰上。

    “你自己看看你干的好事儿!”

    于宁虽然习惯了上次佣人的眼光,但是明天再来一次,她这满身的痕迹怎么遮得住。

    “你自己不是挺舒服的。”厉冥熠拥着她,坏笑出声。

    “哪儿有!”于宁炸毛道。

    她才没有很舒服呢,一点都不舒服。

    “哦?”男人低头看着她,薄唇慢慢凑到她耳边,“那是谁方才在我耳边一直说要不快点,不要停的……”

    于宁满脸通红,闭着眼睛耍无赖,“我才没有,就没有。”

    那不是她,不是她,

    厉冥熠看着她可爱的模样,薄唇含着她两片唇肉厮磨,“是吗?不是你?那是哪个销魂的小东西?”

    “反正不是我,你记错了。”她闭上眼睛继续耍无赖。

    男人挑眉,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沿着她,曼妙的曲线开始移动,“不承认的话,我们再来一次,看看到底是谁在我耳边求饶的?”

    于宁感觉到他指尖的沿着她的脚踝上来,一点一点的,女人一下子睁开眼睛,两只手握住他还在自己身上爬的手。

    “你敢!”

    方才她的疲累厉冥熠是看着眼中的,现在还是能够感觉到她的有气无力,任由她握住自己的指尖,男人拥着她说话。

    “好了,不逗你了,累了就好好的泡会儿。”

    两人身下的水已经蓄到了一个高度,男人伸手将循环的开关打开,右手放在浴池边,左手拥着她坐在池子里头。

    于宁懒得指尖都不想动,早知道就不要答应他了,这厮根本就是头狼,还是眼冒绿光的那种饿狼。

    浑身上下被啃得没一块好皮,于宁动动肩膀都疼,尤其是双腿间,火辣辣的疼。

    “小东西,我们聊聊?”厉冥熠突然开口,左手抄着水一点一点的往她露在水面上的肩头扑去。

    于宁靠着他的胸口,昏昏欲睡,一听到这话,下意识的答了句,“嗯。”

    “你还没有告诉过我,你的名字。”

    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回答,厉冥熠身子往前倾,然后低下头,女人紧闭双眼,睡得香甜,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

    男人笑了笑,一点一点帮她开始清洗身子。

    他不问,是想等到她自己告诉他,有些事情,重要的不是真相,而是那个人的态度不是,他相信她心里头有自己。

    但是对于夜媚的资料,他办公桌上放了一大堆,但都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有用的东西存在,那对资料里头百分之八十都是假的,若不是他抓到了她的话,指望那些资料的话,一辈子都不要想见到这女人。

    除却那堆资料,她就好像是世界上不存在的人那样,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厉家的情报网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她能够做到这份上,真的很厉害。

    所以,他将她拥在怀中之后就开始害怕失去,如果一旦她再存了离开自己的心思,一旦她走出了绝岛,藏了起来,如果没有她手上的赤焰的话,他真的会一辈子找不到她。

    尽管他心里头有了那些猜测,但是却完全没有证据去证明。

    厉冥熠心里头,居然有一丝恐慌,很强烈的恐慌。

    将于宁身上的汗水清洗干净之后,男人抱着她起身,左手依旧垫在她臀部将她托起来,男人起身将她抱着往浴室外头走去。

    将于宁放在沙发上,他拿了毛巾帮她擦干净身子,紧跟着抱着她躺在床上,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黑夜中,男人的眼睛像是会放光那样的存在,他紧了紧抱着女人的手,无妨,既然已经落在他怀里,那么人就不可能会再有离开的可能。

    与夜色同辉的海面上,暗沉的只剩下漫天的星空璀璨,汪洋样的大海上,一只白色的游艇随着海浪的浮动上下摆动。

    甲板上躺着两个人,苏西西和千羽,苏西西身上盖着床薄毯子,挡住有些凉的海风。

    海面上此刻的日出和星光是最令人向往的,与海洋相接的天空中此刻闪烁着星光点点,苏西西拢了拢身上的毯子,偏头看了眼靠在自己身边甲板上的千羽。

    “喂,千羽。”苏西西突然开口叫道。

    男人靠着甲板,看着星空,一点都没动,“嗯。”

    “如果要是你找到了绝岛,但是厉冥熠不肯帮你的话,你会怎么做?”苏西西将这些天放在心里头的疑惑问出来。

    千羽手上有没有吸引厉冥熠的筹码是其次,商家是他母亲的娘家,商洛都能够袖手旁观,如果厉冥熠真的不帮他的话,那么千羽岂不是真的悲剧了。

    对于什么血缘关系,苏西西见的多了去了,大家族,谁不是为自己的利益挣得头破血流的,谁会真的去想别人的难处不是。

    要是千羽再一个不小心惹恼了厉冥熠的话,可就真的热闹了,绝岛附近,可都是鲨鱼。

    “这点你放心,如果我不能全身而退的话,我也会保护你安全的离开。”千羽盯着那半轮弯月,像是承诺那样的开口说道。

    苏西西轻笑出声,“先顾好你自己吧,我比你要好的多,最起码身后没有追兵不是。”

    驾驶舱内的导航仪突然想起细微的滴滴声,苏西西掀开毯子起身,千羽紧跟着走进去。

    液晶显示屏上有一块红点开始闪烁着,苏西西眉头紧蹙,看到她的样子,千羽俯身过去。

    “怎么了?”

    “前头有座岛,面积不小。”

    千羽不解,“不就是座岛吗?你至于露出这样的表情?”

    苏西西摇头,从身后的桌上将自己打开的笔记本电脑抱过来,这次的能量反应,跟以往不同,是有信号电磁波的输出,才会闪成这样。

    十指在键盘上灵活的敲打,很快一副U形波图出现在屏幕上。

    “果不其然,那岛上有电子设备的输出,应该是常有轮船出进的,才会有专用于海上的电磁波能量条。”苏西西指着屏幕说道。

    千羽皱眉,指腹在捏着的桌角慢慢摩擦,这片海域属于难得一见的深海地带,就连渔船都很难见到,一路过来,他们也只有在十天前见到一艘游艇。

    剩下这些天,他们可是没见到什么活的东西,轮船进出的地带。

    “这附近有港口吗?”苏西西自言自语的开口。

    千羽否定道,“不可能有港口的存在,这里不是什么海上交通枢纽,甚至可以说是跟路上沙漠一样,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港口的存在。”

    苏西西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难不成是海盗?”

    不会这么衰吧,才躲过野人没几天,怎么就遇上海盗了。

    她命里头不会真的是跟水相克吧,真是绝了。

    千羽脑袋里沉思了一会,“能避开吗?”

    苏西西看了看,“能避开。”

    但是现在距离绝岛越来越近,现在避开了,万一是厉家的船只的话,不是就错失了一次机会吗。

    千羽指腹碾过桌角,“小心的靠上去,说不定会遇上什么好事儿。”

    现在他们的情况还是需要小心点,海盗的可能性不是那么大,毕竟如果真的是活动在这片的海盗的话,他们也不会到嫌早还没遇上。

    况且,这里没什么往来的商船,海盗想活动,也没什么油水刮不是。

    苏西西听了他的话,伸手将原本定好的航线稍微偏离过去。

    ------题外话------

    我们西西到了的话,你们猜猜会怎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