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31章 我要你送我礼物
    那场可耻的飞镖比赛让于宁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于是在到达意大利之前,女人就被扔在床上蹂躏了很长时间,以至于下飞机的时候,漉铭看着她都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飞机停在一片面积宽阔的空地上,一看就是为了私人飞机停放而修建的场地,到达的时候正好是是这边的晚上的晚餐时间,于宁至今不知道绝岛的方位,自然也不清楚这时差的问题。男人搂着她下去,于宁身子懒洋洋的,也不是太累,就是觉得不想动,整个人慵懒的靠在李冥熠胸口。身边的男人神采飞扬的样子让她心里头暗自窝火,以后打死也不再跟这男人比赛了,一点都不带怜香惜玉的。

    居然用左手就那么秒杀她了,就没考虑到万一打击了她的自尊心怎么办。厉冥熠大驾光临,这边的人自然是毕恭毕敬的等着的,距离飞机五十米的地方,站着上百号黑衣人,他们面色冰冷,分左右两边依次排列站好。看到男人出了机舱,为首的一对夫妇上前迎接,男人看上去五六十岁左右的年级,两鬓头发斑白,看上去精气神不错,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紫色的领带和他身边女人身上的紫色礼服陪成一套,格外惹眼。

    那女人年级看上去四十多岁左右,头上戴着装饰用的黑色蕾丝帽子,端庄的如同贵妇人那样,两只手上还带着黑色蕾丝手套。“欢迎当家。”男人走过来,九十度鞠躬,毕恭毕敬的样子。女人自然也是跟着男人的动作,身后的一堆人都是一个动作,那响声,呼啸而来啊。不同的是哪女人在弯腰鞠躬的时候,眼神打量过厉冥熠怀中的于宁,稀了个奇的,那些被当家赶出绝岛的女人说的没错。

    当家身边这个女人,真的是十分受宠爱,这可是当家第一次带着女人出现在公共场所。

    “三叔不用拘礼,都起身吧。”厉冥熠黑眸扫过面前的一众人,身上的气势一如既往的压迫。

    “当家能够抽空过来,真的是犬子的荣幸呢。”男人点头哈腰的开口。

    这个人是厉家本家在意大利的人,也算是厉冥熠很远的表房的三叔厉坤,八竿子有一竿子能够打得到的亲戚,身边那位自然是他的夫人,不过好像是第三任了,今天是厉坤小儿子的婚礼,大宴四方,极道上的不少帮派都来了。厉冥熠原本是要过来办事的,顺道就过来看看,听到当家要过来,厉坤老早就带着夫人等在这儿了。

    于宁眸光在这两人身上转过,她这些年也算是走南闯北的接了不少单子,这两人她是认识的,厉家在意大利的一股势力,只不过算是很小的势力,真正的大佬,自然是掌握在厉冥熠手中的。

    不远处就是办婚宴的场地,当地最豪华的私人庄园,大老远的就能够看得到那边豪车云集的情景,真的是来了不少的人。

    感觉到身边人不断流转的视线,厉冥熠低头,“怎么了?很好奇?”

    于宁摇头,她是不清楚他过来干什么的,但是连漉铭都带过来了,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的。

    果不其然,下一刻那边过来的男人,验证了于宁的猜想。

    只见满头栗发的安泽带着一堆黑衣青年走过来,为首的安泽穿着夸张,一件黑色的皮衣套在身上,胸前一根银色的链子垂下来,上头挂着一个骷髅头,一双长到膝盖的皮靴,让他整个人张扬无比,身后的一拨人也算是朝气澎湃。

    不得不说,皮相好真的挺重要的,要是这身衣服换在那些个长得丑的小混混身上的话,估计不能看了。

    她也是偶然看见的,厉冥熠身边的这些人,从莫寒斯凌,到银狐安泽非离,甚至宅男漉铭长得都是那么帅气,只不过风格迥异,不一样的气质而已。

    果然有厉冥熠这样的容颜,他们这些人也是不能太丑的。

    就连安泽都过来了,说明不会是什么小事儿。

    安泽大老远的就看到当家怀里的女人,面相柔和,乖巧的如同兔子那样靠在男人胸前,两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愉快,让他一下子就乐了。

    这是和好了?意思是他不用怕被当家扔到南非去了。

    这种被从危险中释放出来的感觉,真他妈的爽。

    “当家,您可终于来了,我等你等了好长时间。”安泽一上来就开口叫道。

    厉冥熠眼眸扫过安泽,“你不乐意?”

    安泽后背阴冷的感觉一下子就上来了了,什么也没敢想,赶忙开口,“没有没有,等着当家的这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间。”

    那狗腿的模样惹的漉铭大笑,“你可真是没出息的典型存在。”

    “小童子,终于出门了,不炼丹了?”安泽毫不客气的回了漉铭一句话。

    这两人见面就呛,这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莫寒和斯凌也不打算趟这趟浑水,当家虽然严厉,但是并不严肃,平时他们的互呛,当家向来是不管的。

    “你才是小童子,你个老色狼!”漉铭炸毛。

    厉坤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没说什么,都是厉家的人,这几位手上捏着的地盘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谁都不敢招惹不是。

    “行了,都进去吧。”关键时刻男人开口说了句话。

    安泽赶忙低头,“是。”

    漉铭闭上嘴巴,安静的往男人身后挪动。

    “对对,安泽先生和漉铭先生也是好久不见了,就都先进去吧,当家这边请……”厉坤上前引路。

    于宁靠在厉冥熠的怀里头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男人揽在她腰上的手掌放在她腹部,揉捏着她的小手,“饿了吗?”

    于宁摇头,出门的时候才吃过早餐,这时候就要吃晚餐了,她面包都还没消化呢。

    安泽和漉铭两人走在后头,隐约能够听到稀稀落落的斗嘴声,她知道漉铭是个囧货,但没想到还有跟他一样囧的人。

    “待会多少吃点,不然晚上你撑不住。”男人低头在她耳边开口。

    一提到晚上,于宁抬头,杏眸狠狠的瞪着他,眼里头有着嗔怪。

    男人轻笑出声,算是提醒,“晚上谈事情会谈到很晚,不吃的话你会饿。”

    听到这话,于宁知道她误会了,耳根子泛红,眼神平视前方,厉冥熠忽然咬住她的耳朵,慢悠悠的说了句,“你方才想到了什么?”

    于宁这下彻底不想说话了,这个大色狼。

    在后头看到两人甜腻的互动,安泽眨眨眼睛,一把将那边的莫寒拽过来,“那小姐,真是得当家宠爱啊,这么快就哄好了。”

    两人那副样子,简直就是羡煞旁人一样啊,而且,他是头一次看到当家那么温柔,简直温柔的不像话。

    “有什么好奇怪的。”莫寒给了他一个大惊小怪的眼神。

    漉铭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张俊逸的脸凑上去,有些不怀好意,“他们是和好了,但是你,就随时担心你的小命吧。”

    安泽满头雾水,“管我什么事儿?”

    他给当家出了主意的,不应该是妥妥的恩人吗。

    “是你让当家送的花吧?”

    安泽点点头。

    “那位小姐,有花粉过敏症,你说说,你是不是想死?”漉铭幸灾乐祸的开口。

    一听这话,安泽瞪大眼睛,那位主儿有花粉过敏症?那他完蛋了,当初时他让当家送的花,怪不得没成功呢,可是他又让当家直接送了片花田,这是不是闯大祸了吗。

    看到安泽着急忙慌的样子,漉铭笑的更加嘚瑟,让他总是挤兑他。

    “人家那不是什么严重的过敏,但是你让当家直接送了片花田,啧啧啧,你怎么不直接让当家吧墓地也给你选好了。”漉铭一点也不客气。

    不一会的功夫,安泽就反应过来了,笑的满口大白牙,“你想框我,没门。”

    要是那花真的闯了大祸,当家早就灭了他了,不用等到这会,他猜那花就算没起什么大的作用不是完全没用,说不定他还是半个功臣呢。

    莫寒斯凌挑眉,出息了,什么时候这么想得开了。

    厉坤儿子的晚宴自然是名流云集的,会场布置都是一等一的大手笔,足足五千坪的会场里头放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大气上档次,据说是新娘亲手种的,就为了今天做的准备。

    但是没想到,于宁在还没进去的时候,就开始打喷嚏,一个接着一个。

    安泽看了看前头,“坏了。”

    聊着就忘了,他是看见了这里头摆的跟花海似得,但是没想到于宁会有花粉过敏症啊,方才知道了也是忙着跟漉铭斗嘴,忘了提醒当家。

    果不其然,厉冥熠看到前头那成片的被精心修剪过摆放得体的花束之后,赶紧抱着于宁往后退了几步,怀里头的女人打着喷嚏,厉冥熠低头,“很不舒服吗?”

    注意到于宁的不对劲,厉坤赶忙开口,“当家,这是怎么了?”

    “小姐有花粉过敏症。”莫寒上前说道。

    一听这话,厉坤大惊失色,这可怎么好。

    于宁揉着鼻子,厉冥熠抱着她往后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将她放下来,端着她的脸查看情况,“怎么样?很不舒服吗?我们现在就走。”

    厉坤赶忙追上来,“当家,是属下失察,我现在就安排人把那些花都清干净。”

    “不用了,我们现在就离开,三叔不用费心了。”说完这句话,厉冥熠抱着于宁大步离开。

    “我没事的,没那么严重,等他们把花都清干净之后我们再进去。”于宁赶忙开口。

    毕竟他们是过来参加晚宴的,这么就走了,挺没礼貌的。

    “不用在意。”男人说了句,步伐并没有停止。

    就算能够将花清走,已经浮在空气中的那部分也清不干净,她进去会不舒服,不能过去。

    厉坤欲哭无泪,今天这晚宴,当家说要过来的时候,他的女儿可是高兴地要命的,这会儿,怎么交代。

    最重要的是,当家就这么走了,是他怠慢不周,要命啊。

    安泽无奈,当家走的话,他自然也是必须要走的,漉铭跟在几人身后,他向来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走了省的烦。

    到了那边的私人飞机场的时候,开过来一排黑色的悍马,配置顶级,装备顶级,莫寒走到中间的那辆,打开车门,等着男人上车。

    “等等!”

    厉冥熠刚刚才将于宁放进车里头,就听到他们走过来的方向传过来女声,于宁侧过身子,就看到厉冥熠身后,一个穿着拖地礼服的女孩子跑过来。

    她手上撩着裙摆,露出光洁白皙的小腿,脚上搭了双十公分的镶钻高跟鞋,在太阳下熠熠生辉,小脸因为跑得厉害,而变得红扑扑的,二十三四的年纪,看着很年轻。

    厉冥熠没有搭理,上车坐到于宁身边,将她抱在怀里头,伸手摸摸她的额头,“还难受吗?”

    于宁挥开他的手,又不是发烧,摸什么脑门。

    那女人很快跑过来,身后紧跟着一堆佣人,就连厉坤都跟过来了。

    “当家,您等等,我有话跟您说!”

    女人被莫寒伸手档在距离车子两米的地方,只能扯着嗓子开口大叫。

    “厉小姐,请你自重。”莫寒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厉坤此时上前,伸手拉着女人往后拽,“快跟爹地回去,别惊扰了当家。”

    女人此刻就像是有蛮力一样,任何人都没拖动,她对着莫寒,一脸的恳求,“莫寒先生,我想跟当家说两句话,请您放我过去好吗?”

    厉坤无奈,他这个女儿,从小就对当家情有独钟,是任何人都说不听的,上次听说当家身边出现了女人,愣是气的两天没吃饭,一知道他们要送女人到绝岛上。

    居然自己躲进了那些女人里头,想着上绝岛去,如果不是他及时发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方才打扮得体的等在门口,满怀希望,但是当家连门都没进,一听说当家要离开,女人拎起裙摆就追了过来,他愣是没赶上。

    “馨儿,你听话,跟爸爸回去。”

    “我不,我只想跟的当家说两句话,就两句,求求你了。”女人对着莫寒哀求,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厉先生,请将厉小姐带回去。”莫寒依旧面无表情的开口。

    车上的男人置若罔闻,好像没有有听见外头的热闹,刚想吩咐开车,就被于宁打断了。

    “莫寒,你让她过来吧。”

    一听到于宁说出来的话,厉冥熠环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黑眸紧紧的盯着她。

    莫寒转头,看着当家的脸色,小姐的命令就是当家的命令,这点当家说过,但是现在这情况,是怎么回事儿。

    于宁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抬头对上那张完美的俊脸,“我要看看那小姐是不是某些人始乱终弃的。”

    厉冥熠看到她眼中的狡黠,低头在唇上落下一吻,“让她过来吧。”

    一听到这话,莫寒放下拦着女人的手,厉馨儿放下裙摆,整理了身上的裙子之后走过去,在看到厉冥熠怀中的女人的时候,她精致的脸变得惨白。

    原来是真的,那些女人说的是真的,当家身边真的有了个十分受宠的女人。

    于宁一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身旁这个骚包的男人,是伤了多少小姑娘的心。

    “当家,馨儿有话跟您说。”女人透过车窗,看着厉冥熠,眼中满是痴迷。

    厉冥熠没有搭理她,专心致志的看着怀里的于宁。

    知道他向来不愿意搭理自己,厉馨儿也习惯了,转身从跟过来的佣人手里接过一直包装精细的礼盒,慢慢的递过去。

    “在过四天就是当家的生日了,馨儿还记的,原本是想当家晚上参加宴会的时候将礼物给您的,但是您没进去,我一时情急就追了出来,提前祝当家生日快乐。”

    一听这话,一旁的莫寒等人脸色大变,谁都知道,当家是从来不过生日的,因为当家的母亲就是在他生日的第二天去世的。

    这女人,谁给的胆子过来的。

    于宁一听这话,有些惊讶,“你生日要到了?”

    看到女人的样子,厉冥熠也没说什么,淡淡的哼了声,“嗯。”

    车内的男人依旧没有搭理她,厉馨儿很是难受,但是却不能说什么,他的目光,只在他怀中那个美丽的女人身上。

    不得不说的是,这个女人真的很美,上扬的眼角带着的魅惑,都是旁人比不上的,但是最令她妒忌的不是女人那张漂亮的脸,而是那个被她视为天神的男人,眼中只看得到那个女人,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抛给她。

    心里头像是被凌迟那样,很疼很疼。

    “馨儿祝当家生日快乐,每天都能够快快乐乐乐,健健康康的。”

    于宁看到厉馨儿递过来的盒子,越过身旁的厉冥熠接过来,“你有心了,我替他谢谢你。”

    说完这句话,司机发动引擎,莫寒上车之后,车子绝尘而去,厉坤上前搂着失魂落魄的女儿,带着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

    这孩子的心思,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当家没那个意思,也只能让她自己伤心了。

    于宁手上把玩着那个礼物盒,放在厉冥熠手边的位置,“你不拆开看看?”

    毕竟是人家姑娘那么有心送过来的不是,他这么面无表情的,好像人家是来要礼物的,不是来送礼物的。

    “我从来不过生日。”男人突然说了句。

    于宁抬头,“为什么?”

    问完之后,她才开始后悔,厉冥熠的母亲死的那么决绝,还是想要带着他离开的,他怎么可能有心思过生日。

    连她自己每年到了生日那天,都不知所措的。

    “我的母亲,死在我生日的第二天。”

    这句话如同平地惊雷般在于宁身上炸开,他的母亲,死在他生日的第二天?

    那不就是跟母亲的忌日连着,难怪他没什么兴致庆祝生日,也难怪方才莫寒他们会是哪个表情。

    男人眼中平淡的如同湖水那样,波澜无惊,一点波纹都没有起,一片死寂。

    于宁忽然往后转,两只手抱着他精瘦的腰际,厉冥熠抬手,将按在女人的脑袋上,将她往自己胸口深处按了按。

    “其实,你可以往好的方面想,你的母亲既然是给你过了生日再走的,就说明她还记挂着你,爱着你,所以要陪着自己最重要的人过了最重要的日子再走。”于宁破天荒的开口安慰道。

    她对于母爱是没什么概念的,毕竟那东西自己也没感受过,她甚至连母亲是谁,藏在哪儿都不知道。

    不过看到男人有些暗沉的样子,于宁心里头一软,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中那样,有点疼,就想着好好安慰他。

    也许女人都是母性的,对于受伤的异性或是软萌的孩子,能够有天生的安慰能力。

    厉冥熠下巴蹭蹭她的脑袋,“你真的这么认为?”

    “嗯。”于宁赶忙答应。

    她心里头,真的有这种认知,厉冥熠的母亲会在他生日之后自尽,自然是放下来什么,很多东西,需要用心去看,至少于宁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她指尖在男人背上轻拍,“所以,你就不要难过了,拆拆看礼物吧。”

    “媚儿。”男人在她头顶唤了声。

    于宁才反应过来是在叫她,赶忙答应,“嗯?”

    “我要你送的礼物。”他提出要求。

    于宁犯了难,好像她不太会送人东西的,怎么就想着让她送了。

    “你不愿意?”男人说着加重力道,她感觉头顶被下巴顶的生疼。

    “好,你生日是什么时候?”她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不是。

    “四天后。”

    于宁脑袋里打转,要送什么东西?

    男人松开她,将身旁的礼盒直接从窗户扔了出去,疾驰的车外能够听得到礼盒掉在地上的声音。

    “哎?你怎么扔了?”于宁着急的说了句。

    男人看着他,满眼的认真,“我只要你送的。”

    其他女人的东西他不会要,更加不会用,厉冥熠在女人这方面虽然有了于宁,但还是保持着和以前差不多的样子。

    “我知道了,你想要什么?”于宁咬唇问道。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男人在她耳边,满怀深情的说道,从车窗缝隙灌进来的风,也吹不散在她耳边萦绕的话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