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33章 当家让您别出去
    距离意大利主城区四十公里的地方,富有年代感的建筑物和古街道,满怀浪漫之感,充满艺术气息。

    夜色下的古老街道静谧安宁,路边站着吹萨克斯风的老人,河边画素描的年轻人和手牵手一起散步的夫妇,悠扬的音乐声让人心情舒适,这里的人还保持着最原始的生活状态,缓慢的生活节奏。

    最远处占地面积最大的庄园,大门两边种植着紫色葡萄,修剪整齐的葡萄园里头干干净净的,连杂草都没有。

    葡萄树绿油油的枝条绑在架子上,整整齐齐,暗紫色的葡萄在夜色里头发出甜腻的香味,沁人心脾的味道。

    最中间的位置,一座占地面积大的可怕的庄园,住房风格是传统的意大利建筑,灰色的外墙上有一半趴着常青藤,月光公平的洒在地上,为大地万物附上最柔和的光泽,最美妙的颜色。

    城堡二楼,灯火通明的房间里头,门口守着一堆人,房间内传统的镂空金边床上,两道纠缠的身影靠在上头。

    厉冥熠靠着床头,于宁趴在他胸口上,漂亮的小脸上满是疲倦,懒懒的打了个呵欠,她滑嫩的小脸蹭蹭男人裸露的胸膛,闭着眼睛如同慵懒的猫儿那样。

    男人大手在她头顶一下一下的揉动,像是安抚宠物的样子,松散的睡袍敞开,被子盖到两人腰际的位置,美丽的如同一幅画卷那样。

    床脚的位置上,默默被关在在纯金的笼子里头,毛茸茸的小身子缩成一团,背对着床上的两人,满身的哀怨之气。

    “当家,时间快到了,菲利斯先生已经到了。”莫寒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

    男人低头,看着身上的小东西,薄唇吻在她头顶上,诱哄这开口,“小东西,时间到了。”

    于宁动了动,紧闭的双眼没有睁开,环在男人腰上的手臂松开。

    她的意思很明显,让他自己去。

    厉冥熠动了动,一下又一下的吻在她额头上,看着女人身上的痕迹,他心里满足至极。

    “我让他们送点吃的过来,乖乖的吃完再睡,等我回来我们就回家。”男人在他耳边轻柔开口。

    呼出的气息如同蚊子叮咬那样,于宁闭着眼睛伸手挥了挥,有些不耐烦的小模样惹笑了男人。

    “听话啊,我让他们送进来,吃了再睡。”男人说完,伸手将她抱到床上,掀开被子下床。

    离开男人怀抱被放到床上的于宁抱着枕头,眼皮子沉的跟什么似得。

    男人将被角给她掖好,不舍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之后将一旁准备好的衣服拿起来换上。

    扣着扣子的时候,厉冥熠眉眼一偏,看到那边的默默,走过去将笼子门打开。

    他不在的时候,有这小家伙陪着她,也不会无聊。

    但看床上那睡得格外香甜的女人,男人唇角的笑意加深,估计等到他谈完事情过来,这小东西也不会醒的。

    莫寒斯凌等在外头的小客厅内,人已经过来了,当家还没出来,从来到庄园开始,就没出过客厅门。

    当家这次过来,只带了他们几人,还有一直在意大利驻扎的安泽,人数也不多,都这么刻意了,那人还不来,就真的是胆小如鼠了。

    至于为什么要带夜媚过来,他们也没有敢问当家,只能提高警惕,生怕出什么问题。

    卧室门打开,男人走出来,一身英伦风墨绿色大衣,银色的钮扣一排的松开没有扣上,黑色的裤子和漆皮军靴,完美的脸上满是神清气爽。

    “当家。”

    “当家。”

    莫寒和斯凌赶忙上前叫道。

    男人看了眼两人,“菲利斯呢?”

    “在会客厅里头,安泽和漉铭已经去招待了。”

    这地方本来就是安泽的地界,他也算是东道主,来了人自然是要去招待的,他们也不想见那人,可不就是安泽上了。

    “你留下来守着她,吩咐佣人送晚餐进去。”厉冥熠对着莫寒开口。

    莫寒点头待在原地,看着几人往楼上去,吩咐了佣人送饭之后,站在门口,守着当家的心肝宝贝。

    透过窗户,莫寒能够看得到,楼下不断巡逻的身影,安泽到是按照当家的命令将庄园的安保人员撤了一半。

    偌大的庭院里头,能够看得到稀稀落落的人群。

    当家真的是挺喜欢夜媚的,原本撤掉的安保人员,有一半隐匿在于宁睡着的房间窗户下。

    按照以往的情况,当家向来是无后顾之忧的,但是这次不同,里头躺着的那位,真的是集万千宠爱与一身。

    他自然是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的,如果夜媚出了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们能够预见。

    位于三楼的会客厅内,壁橱里头点着火,明亮的火光照亮这边的会议桌。

    一个肤色黝黑穿着纯黑色西装的非洲人坐在沙发上,身后站着两名严肃的保镖。

    两手交握在胸前,面无表情。

    安泽坐在男人对面,翘着二郎腿抖啊抖的,活脱脱一个小流氓,谁能想到他会是意大利这片的老大。

    漉铭坐在他身边,身体也跟着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这个人,真的是挺无聊的,没事儿抖什么抖。

    “厉当家什么时候过来,我们先生可是时间有限的。”菲利斯先生身边的秘书盯着沙发上的安泽开口,语气不善。

    这边的安泽依旧抖着身子,在听到他的语气时,面带不屑。

    这些人还真的以为当家把他们放在眼睛里头,真是太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要不是他们有用,当家才不会跨进这间屋子,真是给点颜色就开始刷墙漆了。

    门被从外头打开,男人慢悠悠的走进来,安泽和漉铭起身,对着那人行礼。

    “当家!”

    而沙发上的菲利斯先生却没有动,看着男人坐在主位上,他紧盯着这个如同天神般俊美的男人。

    道上有过厉冥熠的很多传闻,冰冷无情,比阿波罗还要俊美的存在。

    第一次见到厉冥熠的菲利斯,也是一惊,没想到,还有人将容貌的俊美无暇和气势的铺天盖地,融合的这么恰当。

    男人只不过是往哪里一坐,身上那股子迫人的气势扑面而来,如同被遏制住呼吸那样,动弹不得。

    “厉当家,我是菲利斯,你可能还不认识我。”菲利斯起身,将手伸到男人面前。

    男人黑眸淡淡的扫过他,没有动手,“菲利斯先生,幸会。”

    菲利斯尴尬的收回手,他也算是一方枭雄,但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忽略。

    “既然厉当家来了,那么我们就言归正传吧。”菲利斯往后慵懒的靠在沙发上。

    身后的秘书上前。将一份文件放到桌子上。

    “这是合同,只不过条例有点更改了而已,你们看看。”菲利斯说道。

    那话语里的意思,等于主导整个谈判桌上的人一样。

    安泽眼眸微眯盯着对面的男人,上一个敢在当家面前这么放肆的人,不知道坟头上的草有多高了。

    漉铭往前将手提皮箱里头的白色药剂取出来放在桌面上。

    “这是最新型的致幻剂,入鼻即倒,能够控制人的意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不伤人体,对人的大脑组织没有损伤。”漉铭不冷不热的开口。

    菲利斯接过桌上的药剂看了看,伸手递给身后的秘书。

    “东西我们相信,厉家的信誉在道上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这次我过来,主要谈的,是价钱的问题。”

    沙发上的男人没有说话,手上一开一合的拨动着银色的火机,没有理会面前的人。

    慵懒的姿态如同蛰伏在黑夜中的黑豹那样,浑身散发出慵懒危险的气息。

    “你的意思,是想调动价钱?”斯凌开口说道。

    菲利斯的从烟盒中抽了只雪茄叼在嘴边,身后的秘书上前给他点上火。

    白色的烟雾浮动上来,一点一点的缥缈着。

    “你也清楚,新东西虽然好卖,但是市场的接受率不是很高,如果从你这儿拿了货来,卖不出去的话,积压在仓库里头,我不是很亏?”菲利斯吐出口烟雾,如同每个在商场上计算利益的商人那般。

    安泽站在厉冥熠身后,“所以呢?”

    “所以,价钱往下再压一亿美金。”菲利斯果断说出自己的目的。

    安泽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敢在当家面前讨价还价,这人,还真把自己当棵葱了。

    不识好歹的人。

    如果不是看在菲利斯在这个行业上算是垄断的存在,厉家也不会接受他的合作请求。

    厉家,什么时候轮得到这样的人在面前放肆。

    如果不是看他跟千家有点牵扯,当家也不会松口答应。

    这次过来意大利,当家有当家的目的,但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是带夜媚出来走走。

    不然菲利斯,也见不到当家。

    “如何?厉家如果答应,我敢保证,无论你们的药剂有多少,我都能够帮您们销售百分之七十。”菲利斯洋洋自得的出声。

    安泽满是嘲讽的笑出声来,“百分之九十都做不到,你从哪儿来的自信,坐在这说话的?”

    “你可真是跟我想的一模一样,一无是处。”

    漉铭收回桌上的药剂,嘴里头喃喃自语,“闲的无聊带着我来玩呢。”

    菲利斯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这些人,分明就是看不起他。

    斯凌看着菲利斯的模样,看着漉铭开口,“可不就是带你过来玩的,这边风景不错,就当出岛走走了。”

    其实漉铭要见的人还在后头,方才是他自己陪着安泽上来的,说是闲着无聊。

    “你们什么意思!”菲利斯的秘书气冲冲的出声。

    “什么意思你不讲清楚与?菲利斯先生,你还真的以为就你的身份,这几亿美金的生意,能够让我们当家亲自出面?你未免也太不自己当回事儿了吧?”安泽笑着摇头,眼前的菲利斯如同笑话那样。

    厉家,纵横极道如同帝王般的存在,这么点小钱就能够将当家人引出来,别逗了。

    “那你们有什么目的?”菲利斯也算是混迹商场多年的人,一瞬间就清楚明白。

    既然厉家这群人这么对他,不放在眼睛里头,还能是出来见他,那么他们肯定是有点什么目的的。

    安泽随手扔出一个飞镖,将菲利斯叼在嘴上的雪茄切了一半,缓缓的吐出两个字。

    “诱饵……”

    于宁躺在卧室里头,佣人送餐进来的时候打开门,看到上头还在闭着眼睛昏昏沉沉的女人,放下晚餐之后轻轻的走到床边。

    两名女佣面面相觑,的那个家交代过要让小姐吃点东西的,这人还没睡醒,她们怎么办啊。

    总不能将人硬生生的叫醒吧。

    于宁的警惕性向来很强,毕竟也是特工出身的,这会又在外头,这股警惕性就更加强了。

    迷迷糊糊的就感觉到床边有人站着,四肢眼睛紧紧的盯着她。

    女人刷的一下子睁开眼睛。

    “小姐醒了。”看到女人睁开眼睛,为难的女佣脸上放开笑意。

    “有什么事吗?”于宁看到是她们,动了动被子想要接着睡。

    “小姐,当家说让您吃了饭再接着休息。”

    于宁动动脖子,身上腰酸背痛的,“他去哪儿了?”

    知道她说的是厉冥熠,两名女佣颔首,“当家在楼上谈事情,让我们告诉小姐,乖乖在房间里头等着当家回来,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门。”

    这句话将于宁身上的瞌睡虫全部赶走了,她豁然起身,坐在床上盯着那两名女佣。

    厉冥熠不会平白无故说这样的话的,难不成要出什么事儿。

    也不对啊,这里是厉家的势力范围,一直是安泽在打理,在自己的地方,能出什么事儿。

    女佣看到她有起床的意思,走到桌子那边将餐盘上的餐点一样一样的放好。

    厉冥熠呆的地方,不得不说就是规矩多,就算佣人都是规规矩矩的,两人跪在地上,一样一样的摆放着餐点。

    动作规矩,一看就是专门训练过的。

    “你们当家,在跟谁谈事情?”于宁下床,踩着拖鞋往那边走。

    “不清楚,只知道那位先生是从南非过来的。”佣人回道。

    于宁拢了拢身上的睡袍,看着那边沙发上折叠整齐的衣服。

    厉冥熠好像很执着于她穿裙子,待在他身边的时候,于宁穿的都是裙子,很少穿长衣长裤,除去受伤那几天。

    她也没想换衣服,反正男人都说了不要出门,她也懒得动,方才厉冥熠也告诉过她。

    等到他谈了事情回来,就启程回绝岛。

    “小姐请用餐。”女佣按着餐盘起身,对着于宁开口。

    她刚想走过去,就看到床尾的笼子,金色镶边的笼子看着价格高昂,笼子门打开,里头躺着的黑色绒球,让于宁面色一挑。

    这个样子,还真像是富贵人家豢养的宠物,就跟金丝雀似的。

    不对,是金丝猫,还是黑金丝猫。

    她走过去蹲在笼子门口,伸出指尖碰了碰默默对着她的肥硕的屁股。

    没有反应。

    在戳。

    还是没有反应。

    “默默?”于宁开口,温声软语的叫了声。

    笼子里头的猫咪动了动耳尖,没有翻身,依旧保持那个动作。

    身后不断飘扬上来的黑色的怨气,很幽怨的样子。

    “默默,你出来,我喂你小鱼干。”

    笼子里的生物依旧没有动。

    她也知道它生气了,这段时间于宁也没忙着搭理它,好几次晚上还看到蹲在被子上的默默被厉冥熠拎着脖颈扔出去的场面。

    她想要说话,却被男人瞪回去,现在才反应过来,好像已经冷落了默默很久了。

    小家伙也是有脾气的。

    于宁伸手进去将它掏出来,默默闭着眼睛,身子拉扯的很长,如同没有骨头的面条那样。

    有时候猫这种生物,真的很奇怪。

    “生气了?”

    默默闭着眼睛,没有搭理她。

    一向高冷的猫咪,今晚上更加高冷,有人说过,猫这种东西,跟狗有很大的本质区别,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狗都会一直陪着你,不离不弃,但是猫不一样,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它都看不起你。

    默默也是高冷的喵类,不同的是,它倒是常常跟苏西西混在一起,所以身上自带囧货属性,很少这么高冷。

    抱着它走到桌前坐下,于宁伸手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筷子。

    夹起一块肉放到默默嘴边,小家伙头一偏,没搭理她。

    “你要是不吃的话,我就自己吃了?”于宁拿着筷子,像是炫耀东西的孩子那样。

    女佣一看这样子,倒是觉得这小姐挺有趣的,怪不得能那么得当家的宠爱。

    默默小小的耳尖动了动,墨绿色的眼睛看了看她,还没等她将肉送到嘴边,默默突然跳起来,一巴掌拍掉了她手上的筷子。

    于宁皱眉,就看到原本满脸傲娇的默默往窗台上走过去,探出脑袋看了看下头,于宁也跟着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她们也合作了这么久了,默默的不对劲儿,她第一个能够看出来。

    两名女佣不知所以,看和一主一宠往那边过去。

    果不其然,透过银色的月光,于宁能够看到围墙的拐角处,被拖走的人露出的两条腿。

    一条暗红色的血迹,从这边漫延过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