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34章 拿东西来换
    于宁顿时明白过来,为什么厉冥熠不让她出去,让她乖乖的等在这儿,透过月光,她都能够感觉到,这窗户下头巡逻的人都要比大门那边多两三倍的架势。

    这是谁要来?

    看这样子都知道,来了也不是正规的走门。

    “默默,去。”于宁小声的说了句。

    收到指令的默默纵身一跃,轻巧的跳出阳台,落在下头的窗台上,黑色的毛发让它不容易在黑暗中被发觉。

    “小姐,出什么事儿了吗?”女佣上前问道。

    毕竟这才刚准备吃饭,还在闹脾气的猫咪一下子飞扑过去就算了,小姐还一副发现什么的样子,着实让她们好奇。

    于宁转身,看着两人,“去给我找长衣长裤来,不要裙子。”

    女佣点头离开,于宁坐在桌前,开始吃饭,小口的咀嚼着食物,女人皱着眉头,勺子搅着碗里头的肉汤开始沉思。

    意大利厉家的势力是由安泽打理的,而这些人,从莫寒到斯凌,再到其他几个,那个不是把厉冥熠当神一样供着的。

    自然会对他的安全额外重视,厉冥熠就连在绝岛上,身后都总是跟着一大串的尾巴,怎么到这,反而人少了,这实在有些难理解。

    从方才激情的时候厉冥熠咬着她耳朵说的话,再加上外头的守卫布置,于宁能够猜出个大概。

    厉冥熠这次过来,是有什么目的的。

    佣人打开门将准备好的衣服拿进来,折叠的方方正正,边角整齐。

    “小姐,衣服准备好了。”

    于宁喝下碗里头的汤,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走过来准备换衣服。

    她不是一个毛燥的女人,这时候如果厉冥熠真的打算做什么而不让她知道,她贸然推开门出去,说不定会打乱他们的计划。

    万一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那么她不是罪过大了,所以这时候就应该等在屋子里头,排除侦察兵去摸索前进,必要的时候出去捡捡漏。

    好在她的侦察兵,向来很厉害,能够不费吹灰之力搜集到情报。

    室内一片安静,方才的雪茄味道已经散去,菲利斯坐在沙发上,被安泽扔过来的两个字打的一头懵。

    “诱饵?什么诱饵?”菲利斯一下子着急起来。

    这些人要对他做什么。

    厉冥熠合上火机盖子,慢悠悠的起身,“菲利斯先生喜欢茶道吗?”

    男人点点头。

    “在中国,家中来了客人,自然是要泡茶招待的。”男人凉薄的语气落下这句话。

    之后斯凌打开房间门站在一旁,等着男人走出去,只剩下菲利斯和部下呆在里头,不清楚这些人在想什么,菲利斯赶忙追上去。

    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

    灯火通明的城堡一楼会客厅里头,纯意大利贵族宫廷式的装修风格,洛克式楼梯扶手蜿蜒而下。

    这样的地方,客厅中间摆上了茶道组,原本喊打喊杀的一群男人,此刻居然安静坐在沙发上,泡起了茶。

    顶级的大红袍被开水冲开,晕染出美丽的颜色,茶香味在大厅里头开始慢慢渗透弥漫。

    厉冥熠坐在主位上,斯凌递过来的白玉茶杯里头,茶汤褐红,香润至极。

    菲利斯坐在厉冥熠对面的位置,不知所以然,后背有种阴冷的感觉,汗毛都已经全部竖起来。

    捧着斯凌递过来的热茶,菲利斯指尖冰冷,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烫,有种被凌迟处死的感觉。

    五分钟的时间,外头响起了枪声,一声接着一声,普通撕破纸张那样,划破夜色的安静。

    菲利斯吓得起身,着急忙慌的往四处查看,外头的枪声越来越近,他好像看到了倒下去的尸骨那样,害怕至极。

    仓惶的模样如同掉入米缸的老鼠,有些滑稽,他身后的保镖不约而同的掏出手枪,子弹上好膛握在手里头。

    一辆呼啸而来的跑车直接甩尾停在大门口,一路上不知道压过多少尸骨,轮胎上带着暗红色的血迹。

    千羽长腿跨下车子,砰然关上车门,夜色下妖娆的面孔趁着月光,如同暗夜吸血鬼那般。

    身后两排穿着迷彩军服,拿着冲锋枪的男人跟在他身后,浩浩荡荡的进了城堡大门,一堆黑衣人围上来,原本宽敞的大厅里头乌泱泱的全部是人。

    看到迈着步伐走过来的千夜,菲利斯瞪大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个比女人还要妖艳的男人,不断颤抖着往后退。

    千夜直直的在厉冥熠面前落座,指腹碾过斯凌递过来的茶杯,男人勾唇一笑,比门外的蔷薇花还要妖娆妩媚。

    “厉当家这是在等我?”

    此刻呈现出的景象很奇怪,最中间的茶台如同一条分隔线那般,将两波人分的彻彻底底,厉冥熠身后站着莫寒斯凌安泽等人,已经一堆方才跑进来的黑衣人。

    而千夜身后,也是清一色的迷彩军服打扮的手下,一黑一绿,如同互不相容的水墨画那样,更像是一个太极盘。

    厉冥熠抿了口茶,有些苦涩醇香,那小东西应当是不喜欢这股味道的,她一向偏爱甜食和辣味。

    “人在那儿,要的话带走。”厉冥熠面无表情的说了句。

    这边的菲利斯瞪大眼睛,厉冥熠这是要把他交给千夜。

    绝对不可以,落到那个男人手中,他还有命活吗,绝对不可以。

    “这种不讲诚信的家伙,我千家不需要。”千夜一双桃花眼扫过菲利斯,手指方才提起来。

    这边的飞鹰已经抬起冲锋枪,对着菲利斯一通乱扫,还来不及抬起手反击的保镖和秘书意思,被扫成了筛子。

    菲利斯瞪大眼睛,眼珠子像是要掉下来那样,丝毫没有想到千夜会这么绝情。

    丝毫不顾及曾经一起合作过的情分,就这么一文不值。

    砰然倒地的人,血流出来,染在地毯上头。

    安泽眯起眼,“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能让你在这儿杀人?”

    还来不及抬起手反击的保镖和秘书意思,被扫成了筛子。

    菲利斯瞪大眼睛,眼珠子像是要掉下来那样,丝毫没有想到千夜会这么绝情。

    丝毫不顾及曾经一起合作过的情分,就这么一文不值。

    砰然倒地的人,血流出来,染在地毯上头。

    安泽眯起眼,“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能让你在这儿杀人?”

    一时间剑拔弓张,两伙人齐刷刷的将枪口对准对方。

    厉冥熠手上的火机不经意间扔出去,直直的打在飞鹰的左眼上,他手稳住,没有让枪掉下来,眼睛剧烈疼痛。

    让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

    不得不说,能够成为千夜的贴身护卫的人,都是强大到爆炸的人。

    这种疼痛都能够忍着不叫出来,还真是很厉害的角色。

    “厉当家这待客之道,可真是特殊。”千夜依旧带着魅惑人心的笑容。

    “这么大手笔过来,恐怕你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吧?”厉冥熠食指合拢,漫不经心的看向对面的千夜。

    这两个人也算是斗了一段时间,身份同样的尊贵,都是顶尖的人,不同的是厉冥熠坐上当家之位要比千夜久些。

    两人这些年也算是有不小的摩擦,今儿千夜过来,也是他们意料之中的事情。

    又或者说,他们就是在等着他,有些事情总得说的清楚不是。

    况且他们扣着人家的货,心里头想要扔进大海,但是当家说不许,他们也没什么法子,忍着毁了对方东西的念头,真的挺不容易的。

    “厉家在欧洲截了我的货,我也知道厉家不做这些生意,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厉当家难道不应该解释解释?”

    千夜说的,是一批由千家从东南亚运往欧洲的毒品和药剂,厉家从来不沾毒,两家生意泾渭分明,从来就不互相攀扯。

    而那批货物,因为走的是厉家的码头,被厉家扣下来了,价值虽然不菲,但是对于千家来说,也不算什么,千夜这次过来,就是为了那批货。

    “东西从我的地盘上过,我自然有资格决定它怎么过去,要不要过去?这事儿,恐怕你管不着。”

    厉冥熠晃悠着手上的杯子,纯白玉杯子就算被茶汤裹着,还是没有变得温热,依旧触骨生凉。

    莫寒等人翻了个白眼,上次千家在泾海袭击当家,千夜甚至明目张胆的在海面上搜寻当家的痕迹。

    这些事情,他们厉家就算把货毁了,这是应该的。

    千夜暗自咬牙,他当然知道厉冥熠为什么要扣住他的那批货,只是那批货是订好了买家的,如果在规定时间内送不到,千家的信誉就会有影响。

    否则他也不会过来这儿,不值几个钱的东西,念着没什么意思,但是牵扯到名誉,了就不一样了。

    “既然厉当家不想松口的话,不如就用东西交换,如何?”

    厉冥熠抬眸,盯着对面的千夜。

    “这是泾海南边的土地,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如果不能拿回那些东西,那么我用这块土地,换回来。”千夜将一份文件推过来,怡然自得的开口。

    “厉家还不缺这点地。”厉冥熠回道。

    “那厉当家要什么?”千夜倒是大方的开口。

    厉冥熠伸手,“千家全面退出南非,如何?”

    这个条件对于千夜来说,还是挺肉疼的,千家刚刚开始扩充邻域去到南非,还连棵草都还没拔掉,就被人撵出去,这怎么可能。

    退出南非,不会损害到千家已经有的利息,反倒是阻碍了发展的脚步,这怎么可能做的到。

    “厉当家这是认真的?”

    “我从不开玩笑。”

    千夜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我用其它的东西来换。”

    他是听说了的,厉冥熠为了一个女人,赶走了下属送去的女人,对那个女人宠入骨髓,听说也来到了意大利,而且就住在楼上,所以,他采取了点手段。

    要找到这个女人,几乎不用费心思,哪里的人多,她就在那儿,能够把她保护的这么好,千夜心里头不免有些好奇。

    厉冥熠不近女色是出了名的,没想到居然真的会栽在一个女人手上,这让他也很想见见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

    “楼上那个女人,应该全是被宠爱的极致了吧?”千夜笑得如同狐狸一样。

    房间内,于宁坐在床沿,等着出去探风的默默回来,楼下传来的枪声一声一声的打在她的耳朵里。

    她害怕厉冥熠出什么事情,但是她不能出去,在不清楚外头情况的时候出去,很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厉冥熠让她呆在房间里头,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喵呜……”阳台上翻进来一只黑猫。

    默默盯着于宁,紧跟着叫了三四声,紧了紧手上的枪,于宁迈着步伐,蹲在墙后,默默走过来,两只爪子蹬地,摆出攻击的姿态。

    外头的围墙上,悄无声息的顺着墙壁爬过来几名穿着黑衣的男人,身手矫健。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想必就是她。

    于宁露出眼睛,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爬过来。

    一……二……三……

    七个人,于宁看看自己身上的装备,方才跟外头的人要了枪,她现在能不能一举解决掉这七个人,是关键。

    眼睛在房间里头转了几圈,于宁马上蹲在地上,从方才向女佣要来的东西里头掏出几样,认真的在地上摆弄。

    “楼上那个女孩子,我听说是厉当家的新宠,既然这样的话,她说的话,想必你会听一些吧。”千夜像是感慨一样的开口。

    一听这话,莫寒和斯凌脸色一变,这人将目标转向了小姐,自己从正门进来吸引他们的注意,背地里让人上去偷袭小姐。

    要是夜媚被抓了,当家势必会答应他们的所有要求,真不愧是条毒蛇,阴人的本事不小。

    这么想着,几人挪动脚步就要往上头去。

    “别慌啊,你们要是乱动的话,说不定她就出事儿了,蛇打七寸,这点,厉当家比我清楚。”

    厉冥熠突然露出轻笑,抬眸时眼中有着不一样的光芒,“你真的以为,你能抓到她?”

    那小东西的能力,他可是清清楚楚,不是一般人,抓不到她。

    ------题外话------

    卡文了,卡文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