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36章 你是我的星光
    已经驶出庄园的跑车上,千夜闭着眼睛,眼前是那个女人挥之不去的身影,回想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果真是厉冥熠的女人,那时候她还真是摆了自己一道。

    今晚上他的本来目的也不是厉冥熠,只不过是闲着无聊找点乐子而已,但是能够看到这样的场面,也算是不错的,至少有了一定的收获。

    只要人懂得了情爱,就会有弱点,今晚上从厉冥熠的样子来看,那女人,真的是他的弱点。

    只要能够好好的利用,就会有遏制住的机会。

    “首领,现在去哪儿?”前方驾车的飞鹰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对着男人询问道。

    “去中国,W市。”

    飞鹰点头,手上的方向盘利落的旋转,W市过几天会有大的动作,这点他们清清楚楚,首领的话,向来毋庸置疑。

    但是飞鹰还是有一点不理解的事情,需要询问。

    “首领,既然已经知道了二少爷在前往绝岛的路上,为什么不直接派人过去,或者等到过段时间直接问厉家要人呢?”

    千羽去绝岛,是为了什么他们都明白,厉家只要有商家,就会有名真言顺插手的借口,一旦厉家插手的话,会很难办。

    千羽如同定时炸弹那样,一直等待着爆炸的机会,也在他们所有人手中,如同刺入皮肉的尖刺那样。

    千夜闭着眼睛,手指在膝盖上轻点,“你找得到去绝岛的路吗”

    一听这话,飞鹰没有再说话,二少爷去绝岛,也不知道是谁给带的路,那片区域,很难寻找,就算知道他要去哪,派出去的人也很难寻找到踪迹。

    绝岛的位置,这么多年以来,千家不是没有寻找过,太困难了,多少黑道帮派也曾经不知死活的派人寻找过。

    但是那个不在地图上的岛屿,如同世外桃源一样,没有人能够找到。

    “向厉家要人,你怎么要?”千夜紧跟着抛出一句话。

    虽然千羽是千家的人,但是身上也流着商家的血,他可以以千家二少爷的身份自居,自然也能够在商家活下去,一旦商家说了要保护他,外甥保护舅舅,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没人能够反驳,他们能够做的就是在千羽去到商家之前将人堵住,只要不在商家的地盘上拿人,就不会有什么流言蜚语出来。

    “是飞鹰无能,没有想到这么多。”

    现在人还没去到绝岛,自然是不能找厉家的麻烦。

    “查查厉冥熠身边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头。”

    “是。”

    “还有千羽身边那个女人,清清楚楚的查出来。”

    二少爷身边的女人?

    飞鹰这才想起来,古剃传回来的消息说过,千羽身边有个很厉害的女人相帮。

    千夜勾起阴森的笑意,如同骷髅堆的森森白骨,亲爱的弟弟,再厉害些,让我更加兴奋吧,看看你到底有多少度量。

    另一间房间里头,厉冥熠将于宁扔在半圆形欧式床上,力道不轻,被软绵绵的床铺弹回来于宁抬头,就看到男人居高临下的眼神。

    他往前跨一步两条腿将她控制在住,膝盖跪在床上将她夹在中间。

    这个姿势,貌似有点羞耻。

    空气里头一片寂静,安静的可怕。

    男人眼眸里头森然一片,嘴角带起凌厉的孤独,似有若无的笑意漫延开来。

    半响后,他开口。

    “宝贝,你不觉得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吗?”

    于宁眨眨眼,解释?解释什么?房间里的事儿?还是千夜?

    “怎么,不想说?”厉冥熠俯下身,两条手臂撑在她身子两侧,如同盯上兔子的雄鹰那般,紧紧的盯着床上的女人。

    “你问得,是千夜?”她小心翼翼的开口。

    男人食指轻佻的往她眉心开始抚摸,一点一点往下移动,最后流转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不阴不阳的表情,看的她心里直哆嗦。

    “那个,能不能先起来,有话好好说。”

    这种态度,怎么感觉有点凌迟处死的感觉,很害怕。

    “你说,我听着。”

    于宁心里头什么感觉都有了,只能一点一点开始往外倒。

    “我跟他不熟,真的不熟……”

    这句是妥妥的实话,就见过一次。

    “上次我在泾海碰上你之前,就遇上了他,当时他好像是在找你。”

    听到没有,人家是在找你的时候碰上我的,罪魁祸首就是你,还在这儿上纲上线的。

    “我在出海的时候晒太阳,就,就穿了套红色比基尼。”

    然后就被千夜碰上了,然后就被看见了,这点是大实话啊。

    这就是方才千夜说的那套比基尼的由来,真是绝了,这男人临走的时候还说了这样一句话。

    赤裸裸的引起误会,她这脸也别要了。

    听到这话,男人脑海里头不断闪现,在泾海遇到她的时候,这小东西的确是穿了一套红色的比基尼。

    “这个就是事实,我保证!保证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于宁义正言辞的开口,那模样就差对天发誓了。

    男人低头,凑上她的脸颊,鼻尖相抵,男人那双眼眸深深地映在她瞳孔里头,“我说的,不是这个。”

    于宁一头雾水,不是这个,那是什么?

    “你方才,为什么要跟他说话。”男人吻着她的脖颈,像是小孩子那样开口。

    于宁磨着后槽牙,这是重点吗?这不是重点!

    “你在看到我的时候,还忙着跟他说话,小东西,他长的比我还要好看?”

    一提这个问题,于宁开始思考,她刚才还真的对比了,厉冥熠跟千夜,都是属于那种顶级的美貌。

    但是两人气质不一样,厉冥熠就好像那种地狱里的恶魔,千夜和吸血鬼是一样的,各有千秋的美貌,真的挺养眼的。

    看到女人真的在思考,厉冥熠捏住她的腰,凑到女人面前,阴森森的开口,“小东西,你在想他?”

    这时候要是真的敢开口说是,那她真的废了,会被蹂躏死。

    “不是,我在想跟他比起来,还是你长的好看,真的特好看。”于宁搂上他的脖颈,说的满脸真诚。

    眨巴着大眼睛,恨不得脑门上贴上两个字,忠诚。

    厉冥熠一口咬在她的脸颊上,“说的是实话?”

    女人狂点头,“是,保证是!”

    厉冥熠两只手抱着她,翻了个面,很快于宁就从在下头变成趴在男人胸口,而他自己则躺在床上。

    于宁松了口气,感觉到他的手放在自己背上一点一点的揉着。

    “小东西,可是我还是很生气。”

    于宁趴在他身上,也知道他在气什么,这男人的占有欲很严重,千夜说的那些话他心里头是清清楚楚,那是挑拨离间的话,这男人有时候精的要命。

    他唯一生气的就是她在下楼的时候跟千夜说的话而自动忽略他,算来算去,都是那个死男人的错。

    这梁子是结下了。

    于宁在他胸口上画着圈圈,“那你要怎么才能解气?”

    男人一下一下的吻在她额头上,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你唯一的男人?”

    今晚上千夜说这些话,厉冥熠才彻底被打醒,她的第一次是给了自己,这点厉冥熠清清楚楚,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

    他的小东西在前半生里头,有没有谈过男朋友?有没有过喜欢的人?接触过多少男人,这是他无从所知的,这个问题就像刺一样狠狠地扎在他心里。

    他这才发现,自己对她居然是一无所知,本来想着让她有朝一日自己告诉他,一想到她的前半生里头他并没有参与,有其他的男人加入,他心里头的嫉妒就一层一层的不断累积,几乎要毁灭他。

    于宁动动身子,却被他抱的更紧,“是不是,你自己不清楚吗?”

    那晚上他的狂虐,还历历在目,于宁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说的不是身体,是心,你心里头,有没有装过其他男人?”厉冥熠勾起她的下巴,指腹一点一点的摸着。

    他的这句话,如同羽毛那样掉在于宁心上,痒痒的,他的这句话,也让于宁开始思考。

    她的前半生,的确没有想过她以后会遇上什么样的男人,过什么样的生活,甚至都没有过要结婚的念头。

    她的生活很简单,实验室,家里,出任务,每天三点一线,很少出门,就算有出去的时候,这张脸也被掩盖起来。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那张普通平凡的脸,真的吸引不了旁人的视线,而她自己也没有遇上过心动的人。

    说到这,她忽然想起来,那时候遇到厉冥熠,她贴的那张脸,也不算美艳,虽然不丑,但比起自己这张原本的,可是差远了。

    厉冥熠怎么一眼就看中她了呢。

    这么想来,这男人还算是不看颜值的那种类型,也对,就他自己那张脸,美艳的都不像话。

    半天没有听到女人的回答,厉冥熠揉着她头发的手加重,身上的冰寒之气加重,“你在想谁?”

    于宁撑着男人的胸口起身,紧紧的盯着他的脸,小脸上神采飞扬,“我在想我男人。”

    男人眸色暗沉加深,憋着一口气,伸手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头。

    “我曾经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有喜欢的人。”于宁揉着他的脸,慢悠悠的开口。

    厉冥熠眼中熠熠生辉,如同幽暗的湖水里头射入温暖的阳光那样,带着温暖。

    “我这个人呢,运气不好,没遇上什么好男人,我不喜欢他们,他们也不喜欢我,我没有收到过花,但是有一个男人圆了我前半生的遗憾,给了我一片火红,那个男人为了让我开心,带我去看夕阳,我受伤的时候亲手帮我换药,会在被我赶跑之后半夜折回来给我数着伤口擦药,给我喂饭,为了我能够屠杀整个D区的狼群。”

    厉冥熠紧了紧抱在她腰上的手,勒的于宁有些喘不过来气。

    “我没有想过要结婚,也没有想象过我的后半生会有男人陪着我,但是我遇上了一个男人,他很霸道,没有容许我的退缩,固执的将我困在身边,没有问过我的意愿,是不是很自私?”于宁伸手戳戳他胸口的肌肉。

    男人吻在她的嘴角,带着笑意。

    “但是他却给我了这辈子都没人给过的疼爱,我想陪着他,想被他疼爱,想好好和他在一起。”

    于宁能够感觉到,身下男人的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大有破体而出的架势。

    于宁在他身上坐起身来,凑上去吻在男人的嘴角,“我只喜欢过一个男人,他叫厉冥熠,是上天赐给我唯一的星光,是我前半生孤苦,收到的唯一礼物。”

    天旋地转,于宁被身下的男人翻身压在身下,她看的出来,他的心情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男人握着她的手,十指相扣,前额相抵,星眸中如同万丈光芒那样,耀眼夺目。

    “小东西,你是在向我告白吗?”

    于宁学着他,咬上他的锁骨,“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厉冥熠低头,顺着她的眉眼往下亲吻,一点一点,如同薄如蝉翼的相碰,很温柔。

    “所以你永远都不要想着离开我,我不会允许,也不会放手。”

    “可是我还没有谈过恋爱,为了一棵树放弃一整片树林,会不会很亏?”

    厉冥熠伸手扒开她的衣服,含着她的耳朵一点一点研磨,“不会,因为我比你遇上的所有男人都要好。”

    “不要脸。”

    男人放开她的耳朵,薄唇在她耳蜗处,缓缓的吐出一句话,“我爱你。”

    最古老的咒语响彻在于宁耳边,她闭上眼睛,雪白的藕臂环上男人的脖颈,陪着他一点一点坠入欲望的深渊。

    厉冥熠是她这辈子遇上的,对她最好的人,疼她入骨,于宁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她不想离开他,想陪着他。

    离开意大利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的时间了,厉冥熠怀里头抱着个宝贝上了私人飞机,看到小姐的模样,几人算是清楚明白了,当家还真的没有手下留情。

    这两人,折腾起来就是一分钟的事情,和好也是一瞬间的事情。

    ------题外话------

    哟嚯,剧情马上引来第二个高潮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