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37章 比一场?
    自从在意大利知道厉冥熠的生日之后,于宁这两天翻来覆去的就是在想要送他什么礼物,再加上厉冥熠也说了,自己从来不过生日的,但是却让她给他生日礼物,这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这么多年人家的第一份想要收到的礼物,要是送的太差的话,估计男人会很失望。

    所以,于宁压力山大,很大,十分大。

    她又不出门,也不像厉冥熠那样能够按照心思去安排下人去买东西,绝岛上也没什么商店之类的地方让她买东西,她总不可能让外出采买的人给她带回来吧。

    于宁身上换了白色的连衣裙,整个人敞开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从床头滚到床尾,又从床尾滚回来。

    “唉……”女人翻了一圈,叹了口气。

    琼斯站在一旁,紧紧的盯着床上的女人,小姐早上都滚了三十分钟了,一边滚着一边还叹着气,整个房间里头都响着小姐的叹息声。

    琼斯对着安娜使了个眼色,小姐这是怎么了。

    安娜摇头,她也不知道,从昨天开始小姐就唉声叹气的。

    琼斯努努嘴,跟当家吵架了?

    安娜坚定的摇头,不是两人前天晚上从意大利回来之后,相处的如胶似漆的,比以前还要粘人亲昵,怎么可能再吵架。

    要不去问问,当家早上出门的时候吩咐了带小姐出去走走的。

    “唉……”于宁的第N声叹息声响起来的时候,安娜上前。

    “小姐有什么烦心事吗?”

    有的话你就说出来,这样一直叹息,她们的心理压力很大的好不好。

    难不成是想当家了,可是这才出去两个钟头啊。

    柔软的长发被她摩擦的乱糟糟的,于宁一下子直起身来,盘腿坐在床上,抓了把蓬松的长发,精致的小脸抬起来,哀怨的盯着那边的安娜和琼斯。

    “你们两过来。”于宁勾勾手。

    两人迅速走过去,训练有素的站在于宁面前,等候小姐的吩咐。

    于宁盯着两人,视线不断流转,貌似在整个人绝岛上,跟着自己最长时间的人就是安娜和琼斯。

    并且下头的佣人都是清一色的男人,女人就只有面前的安娜和琼斯,自己能够询问的,好像就只有这两人了。

    于宁从小没什么朋友,身边的女性朋友都只有苏西西一个,那个女人的生日她向来都是按照苏西西的意愿,直接折现。

    毕竟那个女人最喜欢钱,那些什么奢侈品包包珠宝的,都不如直接给她转账来的直接。

    都不用花什么心思的。

    但是厉冥熠的话,能不能也给他转账。

    很快这个念头就被KO掉,那是谁,要转账多少他才能高兴。

    自己那点积蓄恐怕都不如他一单生意的百分之十,简直了。

    贫富差距太大,扎心了。

    “我问你们,你们一般都送别人什么生日礼物?”于宁很婉约的开口。

    “小姐是要送当家礼物吗?”安娜一语点破。

    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小姐早上起来那么哀怨了,是在想送什么礼物给当家。

    于宁眨眨眼睛,“所以你们一般送什么?”

    这群人都是厉家名下的人,特工集团,其应该跟那些普通的上班族没什么两样吧。

    所以,他们交友圈,应该要比她更加丰富,所以这种事情她们应该要比自己擅长。

    但是下一刻,两人说出来的话,算是灭了她心中希望的火苗。

    “抱歉小姐,我们从来不送礼物,就算有,也都是转账。”

    简而言之,我们也是直接送钱的,就那么简单粗暴。

    于宁往后一倒,直接躺在床上,都是转账,这年头都讲究金钱至上吗,果然一堆杀手聚在一块,生活方式都跟人家不同。

    怎么就没人诚心实意的送个礼物什么的,大家都走点心不成吗。

    安娜和琼斯什么人,专业素质过硬,能够被选中进入绝岛的人,自然差不了。

    既然当家指定了她们照顾小姐,那么她们自然是要绝对的全心全意,不仅要照顾好生活起居,自然还要注重小姐的心理健康。

    拜托,你们那点看出来人家心理不健康的,就是送个礼物而已。

    怎么就不健康了。

    本着专业保镖的心理素质,安娜开口,“既然是送当家的礼物,那么小姐应该找男人问问,我们都不太了解男人。”

    他们喜欢的什么东西,和女人向来不同,当然也有例外。

    于宁杵着下巴若有所思,她们说的也有道理,男人的事情应当是男人清楚。

    但是厉冥熠,好像跟其他的男人,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到现在于宁都不清楚,厉冥熠喜欢什么,平时连电视都不看的男人,能有什么爱好,她总不可能去拖着莫寒和斯凌问吧。

    “小姐可以找漉铭先生,漉铭先生是和当家一起长大的,应当会了解一些。”安娜建议道。

    于宁这才想起来,貌似听说漉铭是厉老当家收养的,从小就跟在厉冥熠身边,两人是有着深刻的革命友谊的存在,应该会有那么一点点的不一样吧。

    那么漉铭应该会知道厉冥熠喜欢什么。

    想到这里,床上的女人跳下床,安娜赶忙将拖鞋递上去。

    “对,找漉铭。”于宁嘴里头念念有词,一溜烟的跑进衣帽间里头。

    身后的而两人相视而笑,小姐这么急急忙忙的,果然爱情还是能够改变人的。

    于宁换了衣服,带着安娜和琼斯出门,下楼的时候,李管家守在餐厅里头。

    一见到女人下来,赶忙上前。

    “小姐,当家说午饭不回来吃,让小姐自己一个人先吃。”

    管家在吃饭这件事情上,总是很执着,这点于宁看的清楚,每次吃饭都会上楼叫三次的管家。

    好像盯着孩子准时吃饭的人那样,不过也对,管家平时安排城堡和绝岛上的事务,除非必要的事情和厉冥熠下了命令,否则是很少能够接触到厉冥熠。

    再加上厉冥熠身边还有莫寒和斯凌这两个绝佳护卫,管家能够直接和厉冥熠对话的,也就是吃饭这事儿了。

    所以,李管家平时就盯着两人吃饭的事情,那认真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我先不吃了,等一下再吃。”于宁带着两人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管家叹了口气,拿起对讲机对着那边的人开口,“小姐没有吃早饭,着急忙慌的出门去了,不知道有什么事。”

    斯凌动了动耳机,看着书桌前刚刚结束视屏会议的男人开口,“当家,小姐没有吃早饭,已经出门了。”

    男人闻言,手上的金光闪闪的钢笔动了动,“问问怎么回事?”

    斯凌点头,当家可真是挺执着的,就算不在小姐身边,也要时时刻刻收到那边人的汇报,一点遗漏都没有。

    莫寒开门进来,看着书桌前的男人,“当家,中东那边请求召开会议。”

    男人揉揉眉心,“十分钟之后接通。”

    “另外,W回来了。”

    斯凌惊讶的看着莫寒,“W回来了?”

    那个男人向来以自由为主要信仰,离开绝岛这么久都没有回来过,所有的工作也都在他离开绝岛的前一天就已经结束了,多一分钟都没有多呆的。

    就算他那堆徒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都没见到他回头的,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回来了?出什么事儿了。

    “方才上的岛,当家要见一面吗?”

    毕竟那W也是宗师级的设计师,对于厉家的贡献还是挺大的,如果能够说服他再为厉家卖命的话,军火这块就没什么问题,他们寻找鬼凤的事情也就不会压力那么大。

    “不用管他。”厉冥熠将文件扔到一旁。

    接到指令的两人点头,退出房间。

    于宁一出门就直接往漉铭的实验室去了,那是在西区,怕她走的时间长了会累,安娜开了车子出来,三人驾驶着车子往西区那边过去。

    于宁坐在后座的位置,前头副驾驶上的安娜转身递了个平板过来,“小姐可以看看。”

    平板上的内容很简单,百度搜索词那栏上头打着,男朋友生日送什么好,下头一溜烟的各种回复。

    他喜欢的,用心意的,领带,火机各种层出不穷。

    “小姐可以看看,获取点经验。”安娜煞有其事的开口。

    于宁指腹不断在上头划过,这些东西都是不太现实的,她在这儿,要买什么礼物之类的东西,都是没有商店的,她总不能去找管家,让他给她带回来。

    好像厉冥熠送她的东西,真的挺多的,怎么她就找不到呢。

    琼斯很快在东区边缘停了车,于宁还记得上次去西区,是要坐船的,这次也不例外,码头的位置早就有船只停泊在那里。

    隔着宽阔的海面就能够看到对面的西区,清凉的海风吹过来,浮动于宁身上的群摆,她发现,自己已经对于这样的海域很习惯了。

    就算没有厉冥熠的陪伴,她自己就能够很好的习惯这里了,已经到了看什么都很顺眼的地步了。

    这边得船员赶忙将甲板扑上去,几人快上船的时候,身后传来车子的声音,于宁转身,就看到那边开过来一辆类似观光旅游的车子,除了顶棚的蓝色之外四周都是镂空的,很是清凉的样子。

    车子上还贴着黑色的条纹,能够乘坐七八个人那样,如果于宁没记错的话,这车子好像是佣人打扫的时候会用的,绝岛上的地方大,来往自然得有交通工具了。

    而开车的男人,穿着一套白色的休闲服,带着茶色墨镜,模样俊秀,看上去年纪应该不大,车子后头还跟着几个保镖在小跑。

    男人一边开车一边叫道,“你们注意距离,速度不能超过我。”

    那车子开的,慢的恨不得走路都能超过。

    这么一看,好像那男人是在遛狗那样,身后一串的尾巴。

    于宁嘴角抽动,还真有这么清醒脱俗的奇葩。

    男人下了车子,两只手插在裤兜里头走过来,看到这边的于宁,面色一顿,紧跟着快速的将自己脸上的墨镜摘下来。

    一双大眼睛不断的在于宁身上上下打量,好像被雷劈了一样的表情。

    于宁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也没脏啊,这人这么看着她,是几个意思。

    “那小子还真的带了个女人回来,我靠,他们还真的没骗我!”男人突然叫道。

    安娜和琼斯自然是不知道这男人是谁的,她们从来没来过绝岛上,对于这些人,是不清楚的。

    这时候守在码头上的巡逻队长走过来,看到男人,脸上荡开笑意,老熟人一样开口,“W先生,你回来了。”

    “哟,好久不见了。”男人对着队长挥了挥手。

    于宁算是明白了,这男人是谁,W,漉铭说过,W是个万年不变的娃娃脸,四十多岁的男人了,看上去还跟小鲜肉似得。

    原来是真的,漉铭还真的没乱讲,面前这男人,真的长了张坑蒙拐骗的娃娃脸,还是纯洁无害的那种,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睫毛比她的还要长。

    这个人,真的跟她想象中的W不一样,好歹也是她的半个偶像,怎么的也得长得霸气侧漏一点不是,跟个软妹子一样。

    她的心理落差不是一般的大啊。

    “你是那小子带回来的女人?”W凑上前来,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于宁。

    他那些徒弟告诉他,自己留在绝岛上的模型被当家送给了一个女人的时候,他还把人骂的狗血淋头,那话怎么说的来着。

    那小子要是有女人了,就是彗星撞地球了。

    结果上岛的时候他大老远的就看到那片火红色的花海,马上就印证了徒弟说的话,那小子还真的有女人了,而且还是特别喜欢的女人。

    “真是的,还真的背着我找女人了,那小子一点都靠不住,靠不住!”W义愤填膺的开口,紧跟着下一句话让于宁差点没掉进海里头,“说好了做彼此的天使呢,那个臭小子,说好了以后陪我一起过的!”

    经过刚才几句话,于宁已经能够猜到他口中的小子是指谁了,可不就是厉冥熠吗。

    但是这么雷人的话是怎么说,什么叫彼此的天使。

    “W,大叔?”于宁试探性的开口。

    W一个眼刀子扔过来,“叫谁大叔呢,小姑娘没礼貌,叫哥哥。”

    于宁默,你都大了人家二十多岁,好意思让人家叫哥哥,真是不要脸。

    “你叫什么名字?”W紧跟着问道。

    于宁眨眨眼睛,“夜媚。”

    “还真的是你这丫头啊,小媚媚,就是你拿了我的东西是不是?还给我。”

    一细长的手掌伸到自己面前,于宁看着那只比女孩子还要漂亮的手掌,满头雾水,“我拿你什么东西了?”

    这个大叔还真的挺奇怪的,移开就找人家要东西的。

    “你以为我不知道,就是哪臭小子送给你的那个模型。”

    那个他自己做的模型,都没有发行过的手枪的样板,他最喜欢的那把手枪。

    “哦!想起来了,你说的是那个模型啊!”于宁想起来第一次去西区的时候,厉冥熠给她的那个W的模型,限量版的。

    被她放在厉冥熠送给她的机械实验室里头了。

    “想起来了?还给我。”W没有收回手,就那么紧紧地盯着她。

    好像在要东西的小孩子一样。

    “不给。”于宁干脆利落的回了句。

    W脸上的表情刷的一下变了,没想到这小姑娘会拒绝的这么彻底,原本阳光明媚的脸上变得黑压压的。

    “你不要脸。”半响之后他口中憋出这句话。

    于宁脸一黑,你才不要脸,你全家都不要脸。

    琼斯和安娜满脸的好奇,毕竟W也是机械之父,二十多年前道上的天才不是,也算是她们应当尊敬的人。

    怎么是这么个软萌大叔。

    “那是厉冥熠给我的,你要要?找他要去。”于宁看着软萌的W起了逗弄的心思。

    虽然这种心思是不对的,应该本着尊老爱幼的理念好好照顾他,但是那模型于宁很喜欢,真的而舍不得还。

    一想到他去找那小子要东西的时候会出现什么样的画面,W就浑身不自在,那小子从小就变态,长大以后更加变态。

    “你们俩就是蛇鼠一窝!”W嚎了一嗓子,又觉得不对劲改了改,“不对,是狼狈为奸。”

    于宁扶额,您老人家说的这两个词,都很毒。

    “W大叔,我们第一次见面,和谐一点,有什么话好商量。”于宁说。

    “告诉你了是哥哥,你才是大叔,你全家都是大叔。”W不满道。

    人家还是青春美少男,大叔什么的都是浮云。

    “好好,大哥。”于宁改口。

    W再次纠正,“是哥哥,不是大哥,差很多!”

    这两词不都是一个意思,哪里差很多了,老黄瓜刷绿漆。

    于宁脑袋里头一转,凑上去,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水灵灵的,“我要是叫了你哥哥,那模型能不能送给我?”

    不能抢夺,只能智取不是。

    “不能。”

    “那你就是大叔。”

    W被气的吐血,厉冥熠找的什么姑娘,一点都不可爱。

    “我不管,你就得还给我!”W只差在地上打滚了。

    安娜和琼斯看的目瞪口呆,这位爷,还真是清醒脱俗啊。

    “要不这样吧,我们比一场,要是你赢了,那模型我还给你。”于宁挑了个中和的方法,貌似这时候只有这办法了。

    W抬头,“要是你输了,你不光的还我模型,还要叫我哥哥。”

    你是对这个称呼有多深的执念啊。

    “好。”于宁爽快的应下来。

    安娜上前,“小姐不去找漉铭先生了吗?”

    方才还急的跟什么似得,这么快就不管了。

    “那个待会再说。”于宁现在没空管那么多。

    “比什么?机械组装,还是枪支弹药?”

    W摩拳擦掌的开口,很久没有跟人较量过了,还有点期待呢。

    于宁不傻,W是机械行业的天才,纵使她也算是成就不小,也不能这么轻敌,要是跟W比机械,一个摸枪二十多年的男人,当然要比她这个才七八年的人要厉害些。

    有点时候,天赋还不如经验。

    “我一个小姑娘跟你比枪支弹药,肯定是你厉害啊,我们比点其他的。”

    W点头,十分绅士,“你说比什么,我们就比什么。”

    对小姑娘,还是得礼貌点,有绅士风度点,厉冥熠连他的模型都给了这姑娘,还将人带回了绝岛,这姑娘的地位在厉冥熠那,就应当是不低的。

    所以,他还是小心点的好,毕竟那臭小子阴起人来可是十分的毒,要真的得罪了他的心肝宝贝,他能折磨到自己绝望。

    “这可是你说的。”于宁盯着W,笑得很诡异。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