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书房内,厉冥熠背靠沙发,两腿交叠的放在茶几上,莫寒和斯凌站在男人身后,拿起遥控按下按钮,对面的墙壁往两边打开,一块隐在木板后面的液晶显示屏展现出来。

    三秒钟之后屏幕亮起来,很快分隔成为六块如同九宫格那样的区域,分隔出来的面积依旧不小。

    很快安泽银狐非离三人出现在屏幕上,三人显然不在一个地方,背景截然不同,另外两块区域上头也出现两个男人。

    五人齐齐开口,“当家!”

    “当家!”

    厉冥熠伸手点了支香烟夹在指间,看着对面的几人,“说吧。”

    最中间的男人开口,看他的背景,应当是在沙漠地区。

    “当家,这边的石油开发设备已经全部架好,期间没有任何异常情况,明日可以开始试运营。”

    男人点头,“千家那边,有什么动静?”

    “目前还没有。”

    “给他们送份大礼过去。”男人抖了抖烟蒂,白皙的指尖微凉。

    几人面面相觑,当家方才说什么,要对千家下手?

    千家前段时间进驻中东地区,花大价钱买下了一片沙漠的开发权,那地区,石油资源丰富,千家的眼光也不错。

    这么一来,两家的争端越来越重。

    厉冥熠向来不屑于计较这么多事情,不在意的人从来不放在眼中,所以厉冥熠对于千夜几次三番对他下手的事情没有追究。

    在这个男人眼中,不在意的人就不去搭理,千家的势力在厉冥熠眼中不足为惧,自然也就没放在眼中。

    但是这次,当家居然下令对千家下手。

    “怎么?有意见?”男人语气凉薄,看着屏幕上的这群人。

    “没有。”

    “其他的人,S级以下的事件全部自己解决,我只要结果。”

    “是!”屏幕上的所有男人齐齐低头。

    莫寒和斯凌清楚的知道,千夜在意大利的时候将主义打到了小姐身上,当家已经发火了,所以才会对千家出手。

    银狐盯着一堆有话想说又不敢说的人,再看看当家的样子,咬咬牙,把心里头的疑惑问出来。

    “当家,我听说这次在意大利,千夜曾经想对夫人下手是吗?”

    一听到夫人这个称呼,几人都齐齐看着他,人才啊,他们怎么就没想到这个称呼,拿这称呼来问当家小姐的事情。

    当家恐怕是不会生气的。

    果不其然,男人听到这句话,薄唇微勾,没有凌厉的寒气,盯着上头的人,“很好奇?”

    银狐连忙低头,“不是,只是表达对夫人的慰问。”

    安泽那个大嘴巴,早就把事情都跟他们几人说完了,尽管知道夜媚很厉害,但是没想到,居然会那么厉害。

    听安泽说,在房间里头的时候,夜媚居然只用手枪里头的子弹,就造出了威力不小的微型炸弹,豪发无伤的解决掉了袭击她的人。

    真的是很厉害的角色,当家的眼光,真的很好。

    男人嘴角的笑意让几人明白,当家这不是在生气,既然这样,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当家,夫人的真的很厉害,居然能够这么简单的就解决掉那些人,我看到房间里头的画面,都震撼了。”安泽一脸兴奋。

    莫寒和斯凌翻了个白眼,你会不会说话,好歹也是片区老大,怎么就用上震撼这词了。

    不过夜媚倒是真的挺出乎意料的,他们都去过那个房间,本来还以为夜媚喜欢机械只不过是普通的摆弄而已。

    对于当家将W的模型送给她,和费尽人力物力去全世界搜寻那些东西组成了那个机械室,其实是有歧义的。

    没想到,她不仅仅是单纯的热爱,还有真正的能力摆在那儿。

    “当家眼光真的好,咱们夫人真的很厉害。”银狐跟着开口。

    “对对对,那微型炸弹做的简单,但是威力不轻啊。”非离跟着拍了个马屁。

    “当家下次能不能让夫人给我们改良一下武器?”

    男人挑眉,手上的香烟捏灭在烟灰缸里头,“都行了,什么时候你们回来,看看她乐不乐意。”

    莫寒和斯凌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们当家,这是在嘚瑟,绝对是在嘚瑟。

    “当家,事情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非离突然严肃出声,将原本活跃起来的氛围压下去。

    一听这话,几人脸上的嬉笑收起来。

    “一个月之后开始。”男人出声。

    屏幕熄灭之后,厉冥熠起身,伸手将袖扣打开。

    “她在哪儿?”

    知道厉冥熠问得是谁,莫寒赶忙出身,“在浅滩区。”

    男人挑眉,“在那做什么?”

    斯凌将方才琼斯传递过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男人,“小姐和W在比赛。”紧跟着又补上一句话,“抓鱼。”

    没错,就是这么厉害,于宁跟W没比什么高大上的东西,比的就是一件事儿,抓鱼。

    斯凌口中的浅滩区,是东西区交接的地方,那里矿物质丰富,海水的高度不深,人能够进去玩水,矿物质丰富,阳光充足,所以有很多可食用的珍惜鱼类在会一群一群的往那边去。

    很多佣人闲暇无事的时候也会过去钓鱼,或者直接用渔网去捞,能够捕捉到很多肉质细腻肥美的鱼类,有时候还能见到龙虾螃蟹什么的。

    “应该是W知道了当家将他的模型送给了小姐,所以两人才比赛的。”莫寒说道。

    厉冥熠走出房门,身后的几人赶忙跟上,其实莫寒也是有点方,琼斯说小姐比赛抓鱼的时候,他们也挺吃惊的。

    浅滩区,原本热络的地带被清空,白色的海滩上站着不少看热闹的佣人,这里是浅海区,海水的颜色不是深蓝,反倒很像绿色。

    澄澈透明的水下,各式各样的鱼类摆动着尾巴,不知名的水草和珊瑚群交汇成为一个奇妙的水下世界。

    而此时,W头顶上戴着一顶方才从佣人那里拿来的帽子,好像阿拉伯女人那样,宽大的帽沿下头有两块布,挡住露在外头的脖子,白色的运动裤卷到膝盖的位置。

    他手上拿着拎着一只桶站在海水里头,头顶的阳光刺眼,在水面上反射出波光粼粼的光线,他戴着墨镜,盯着那边岸上的于宁。

    这个小丫头,居然跟他比抓鱼,十分钟之内谁抓的多,不能用鱼竿渔网这样的捕鱼工具,只能徒手抓。

    所以他临时要了只桶就往海里头来了。

    “喂,小媚媚,你怎么还不下来?待会儿输了不要哭鼻子!”W晃悠着手上的桶,对着岸边的女人叫道。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于宁戴着手工编织的草帽,悠闲的看着男人一下一下的往水里头扑。

    很快安娜带着佣人回来,他们背后还拖着一条黑色的橡胶皮艇,训练有素的佣人推着皮艇进了水里头,一下一下的过去,一直到让皮艇浮在水面上。

    W看着佣人推皮艇进来,这丫头不会要到那边去抓鱼吧,在船上可就更加难控制身体,怎么可能徒手抓到鱼。

    但是很快,这边的W就被打脸了。

    只见于宁抱着黑猫踩着水进了皮艇,皮艇来到的水域水不深,并且这里的鱼很多,都很悠闲的在水里头游来游去的,时不时还浮出水面。

    悠闲的默默蹲在皮艇边上,墨绿色的瞳孔映射出里头悠闲的鱼类,爪子动作很快,一下子就将浮上水面的一条黑白相间的鱼直接拍出水面,于宁眼疾手快,两只手接住跑出来的鱼,放进桶里头。

    “喂!”W放下水桶,不满的对着这边的女人吼了声。

    于宁抬头看着他,“干什么?”

    “你犯规!”

    “我怎么犯规了?”

    “说了赤手抓的!你这算什么,用猫来帮忙!你就是犯规!”W气急败坏的开口,大有扔东西不干的样子。

    于宁站起来,“我也没用鱼钩,没用渔网,是我自己放进桶里的,连手套都没带,怎么就不算徒手了!”

    W无力反驳,她说的,好像有那么点道理,猫只是将鱼拍出来,是于宁接住然后放进桶里的,还真的是人家自己抓的。

    但是他为什么会有种被骗了的感觉,很强烈很强烈的感觉。

    “默默,继续。”于宁看了眼W,蹲下身来继续抓鱼。

    安娜和琼斯轻笑,小姐可真的是挺厉害的,能把W绕进去,偏偏这规矩还是W自己同意的,要亲手放进桶里的鱼才算。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忍着不是。

    厉冥熠来到的时候,就看到满身烦躁,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W满身哀怨的站在水里头,一次又一次落空。

    而那边皮艇上的女人,悠闲舒适,手上不断的往船上扔鱼。

    见到这画面,莫寒和斯凌感叹,这W也算是被玩了,人怎么能比猫抓鱼还厉害,那生物,速度可是快的惊人。

    站在中间位置的佣人手上拿着秒表,时间过的很快,不一会她便吹响了哨子。

    “时间到!”

    斯凌惊讶的看着红旗和裁判,这比赛,还办的有模有样的。

    W低头看看自己的红色水桶,里头只有七八尾小鱼,根本不用比了,人家那边都差把船给装满了。

    于宁划着皮艇过来,看到岸边的厉冥熠,眼中一亮,小脸上满是喜悦,快到岸边的时候,女人赤着脚提着裙摆,脚下踩着海水就扑了过来。

    男人敞开双臂,将她抱的满怀,伸手将她的帽子摘去,看到女人被晒的发红的小脸,修长的手指刮在她的鼻子上。

    “热不热?”

    看样子这小东西玩的很开心。

    “不热,我们今晚上吃鱼怎么样,你看我抓了好多!”于宁说着就拉起厉冥熠往自己的皮艇那边去。

    佣人很快将皮艇拖出来,琼斯上前将晒的发烫的默默抱下来,小姐真是,抓完鱼就忘记猫儿了。

    “怎么样,我厉不厉害?”于宁满脸的傲娇。

    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从来没有对谁有过依赖,和厉冥熠表明心意之后,她就感觉能够全身心的依赖这个男人,在他面前,原先的那股子高冷也不自觉的褪下去。

    恋爱中的女人,就算是冰块也能被融化成温开水,于宁现在的状态,就跟小女人一样。

    厉冥熠自然是乐得见到她这副娇憨的模样,恨不得每天都听着她撒娇,自然也是宠着的。

    “我家宝贝最厉害了。”男人勾唇,看到皮艇里头挣扎的一堆鱼之后,摸摸她的脑袋。

    于宁在他胸口蹭了蹭,满脸的喜悦。

    “我说你这小子,可真是重色轻友,你家女人这么耍我,你还帮着她,就没点尊老爱幼的道德素质吗!”

    W将小桶一下子扔过来,气急败坏,他算是明白为什么这小子会找这么个丫头,两人一样阴。

    “你自找的。”厉冥熠凉凉的说了句。

    W这次是真的被气的吐血了,莫寒捂着嘴巴偷笑,接到男人扔过来的眼刀子之后,用力的憋住笑容,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

    放开环在于宁腰上的手,厉冥熠转身将拎在琼斯手上的女式凉拖接过来,蹲下身子抬起女人的小脚丫,伸手给她拍掉沾在脚上的沙子,再将鞋子给她穿上。

    “玩够了就该回去了,佣人说你没吃午饭。”厉冥熠拉着她的手,再将脑子给她戴上。

    于宁点头,她也很热,晒了十分钟的太阳。

    “通知下去,晚上吃鱼。”厉冥熠对着莫寒开口。

    于宁抓了那么大一堆,还真的得解决了,那皮艇都快满了。

    W站在原地,还在厉冥熠给那女人穿鞋的震撼里头回不过神来。

    这还是那个冷面阎罗,讲话能冻起千里冰霜的厉当家吗。

    不对不对,肯定是他的打开方式不对,再次揉揉眼睛睁开,就看到已经远去的一堆人。

    “喂,你们都等等我!”W扔下头上的帽子追上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