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40章 让你再吃饱点
    和W定好的时间是在早上的八点半,所以于宁必须赶在今晚上就将飞机组装好,还得事先试飞,调试,这么想来,今晚上是铁定不能睡的了。

    于是乎,于宁吃干净盘子里的食物之后擦着嘴巴就要往后面的实验室跑去,还没等离开座位,就被男人按下。

    “吃完了吗?”男人黑眸扫过她的盘子,吃的还是挺干净的。

    于宁急忙点头,“我吃的很饱,特别饱。”

    见到她着急的样子。厉冥熠也清楚的知道,这小东西坐不住的,慢条斯理的拿起餐巾擦了擦嘴。

    厉冥熠起身,大手拉住她的小手,“将我的文件拿到后头。”

    “是。”莫寒应声。

    当家这是要陪着小姐一起工作了。

    “你要陪我一起去?”于宁偏头看着身边的男人。

    “不愿意?”男人眯眼。

    “愿意愿意,我很高兴厉先生能够陪我,特别开心!”于宁马上绽放出向日葵一样的笑容开口道。

    厉冥熠很满意她的态度,伸手摸摸她的脑袋,“乖。”

    于是乎,莫寒和斯凌两人抱着一大堆文件就那么浩浩荡荡的跟着两人进了后面于宁机械实验室。

    W的手脚很快,几乎是前后脚的时间,就让人将组装的零件材料送了过来。

    原本厉冥熠在装修这栋楼的时候也是有私心的,一楼和二楼相连,楼下是于宁工作的区域,那么楼上就是厉冥熠工作的区域。

    从上头往下俯览,能够将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莫寒和斯凌上楼将专属厉冥熠的那部分办公区整理好,将文件归置好之后等着男人上来。

    于宁蹲在地上,仔细的检查W送过来的东西有没有什么遗漏的,每一个文件都一一比对过,生怕有遗漏的,女人认真的模样很是可爱。

    被于宁简单束在脑后的发丝不断往前掉,挡住她正在认真检查的眼睛,白皙的手掌不断将头发往后撩拨。

    厉冥熠在她身后蹲下来,修长的手指解开她已经快要掉下里的头发,感觉到长发松散,于宁动了动肩膀。

    “别闹。”

    这边忙着呢,他还有心思过来逗她。

    厉冥熠笑了笑,一只手撩开她的发丝捏在手里,低头俯身,凉薄的唇瓣印在女人白皙的后颈上。

    痒痒酥酥的,于宁不由自主的就抖了抖,回头时一双杏眸有神的瞪着他,带着微微的嗔怪。

    “你要是再闹,我输了可就得叫W哥哥了。”

    厉冥熠勾唇,咬在她的脖颈上,轻轻研磨,“你敢。”

    于宁合上手里的小本子,十分严肃的开口,“所以啊,厉先生你是不是应该别在打扰我了。”

    毕竟要是要W哥哥的话,最不乐意的就是他了。

    她要是能够叫出那声哥哥,她保证厉冥熠能把她吃了。

    男人伸手,将她的头发重新绑起来,至少这次没有再落下来。

    做完这件事情之后,厉冥熠将女人转过来,“我上去了。”

    于宁挥挥手,“去吧去吧。”

    别在这妨碍她的工作。

    男人将脸凑上去,很明显的意思,于宁无奈,“啵”一下亲在他脸上。

    “走了。”厉冥熠回吻她的嘴角,起身往楼上去。

    于宁往上仰头看了看,从她的位置正好能够看到厉冥的书桌,这个男人,一切都算计好了。

    很快于宁就开始忙活起来了,也不是什么重大的物件,就是跟模型飞机一样的大小。

    W送过来的零件都是用顶级的材料做的,但也是很老的材质了,应该是很久以前就已经准备好的。

    安娜和琼斯也不敢上前,看着女人戴着护目镜开始忙活,毕竟那是她们不懂的东西,要是一不小心把哪个零件给碰坏了或者是碰不见了。

    那就真的是罪过了。

    所以这时候她们也就能充当端茶倒水的角色,跑跑腿打打杂什么的。

    楼下的于宁已将开始忙活起来,楼上的莫寒和斯凌盯着下头的情况,在回头看看当家,这两人倒是工作起来都很认真的类型。

    莫寒看着下头于宁手上的零件,墨绿色的铁片被一块一块的拼接起来,他很好奇。

    “你说这W是怎么了?怎么想着跟小姐比组装飞机?”

    谁的飞的远,这话他当时听得满头雾水的,这两人的水平都不算差,就算W是顶级机械师,但是小姐的水平也不差不是。

    所以组装的飞机都飞不起来这样的事情,应该是不会发生的,而组装飞机,在两人眼中都不过是小儿科吧。

    总不可能去哪儿看着飞机飞一天一夜,谁的先掉下来,谁输吧。

    这个赌约原本就是有问题的。

    斯凌看着下头灵活使用扳手的于宁,还真的别说,女孩子用这些东西,还真的一点都不弱,至少他们小姐是这样的。

    “你好好揣摩W的话,再看看小姐的动作,你就清楚了。”斯凌慢悠悠的开口。

    莫寒皱着眉头,细细的响起W说的话,很快明白了。

    在看到于宁将一枚微型弹口放进飞机前头的时候,算是明白了这场比赛的意思。

    不就是战机竞技吗。

    比谁的飞机飞得远,这句话的意思,有很多重。

    W肯定是实现了解过的,当家将他的模型送给小姐,给小姐建了机械实验室。

    那么于宁就肯定是精通机械的人,所以W才会除了这道题目。

    飞机的材料零件都是W那边的,那么攻击性的武器,安装什么,就由小姐自己决定,比赛里头看谁的本事大,能够将对方的飞机打下来,而自己能够飞得远。

    别说,这两人还真是有点意思啊。

    “那你觉得小姐有胜算吗?”莫寒看着下头忙碌的人问道。

    斯凌摇头,“不清楚啊,毕竟对手是W,小姐也算是厉害的,但是也不可能会输的太惨吧。”

    毕竟那是用子弹就做出了微型炸弹的人,不容小觑啊。

    这两人都是没有见过于宁组装机械的,于宁在这里的时候,当家进门的时候都会让他们在门口等着,这是第一次,两人在于宁工作的时候进来。

    从容不迫的组装,精准的焊接,一次又一次的挑选,小姐每样都做得很细致,很认真。

    他们明白了为什么当家会将这个机械实验室送给小姐,她并不是单纯的热爱,她还有天赋,有这个能力去使用这个实验室。

    看样子明天会有一场热闹的比赛了。

    厉冥熠视线在电脑屏幕上不断流转,上头的数据不断记录进入男人的大脑中。

    手边的咖啡还在冒着热气,他喝咖啡的时候有固定的温度,一旦温度降下去,很快就会被更换。

    透过钢化玻璃看到下头的情况,厉冥熠唇角带笑,这小东西很努力。

    是真的很努力的在做准备,是真的卯足了劲要跟W一争高低。

    男人眼神幽暗,她努力的样子,很可爱,很想让人把她扔到床上好好疼爱。

    于宁手上抓着两个枪口仔细的比对,安装这东西不能只看功能如何,还要考虑到整个机身的平衡是否会被打破。

    在飞行和攻击的时候会不会成为累赘。

    子弹射出的间隔时间,还有力道,轻一点重一点都不成。

    两个枪口被放在一旁的电子秤上查看重量,于宁将两组数据记录下来,然后笔尖在纸上演练出两组不同的公式数据。

    安娜和琼斯看的目瞪口呆,那些歪歪扭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都看不懂的。

    最后于宁选定了第一组,将另外一个枪口放到一旁的位置,又重新找来和另一个同样的枪口。

    小心翼翼的将组装好的机头位置的盖子打开,于宁扭开机头位置的螺丝,找到合适的位置之后将黑色的枪口安装上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楼下的女人闭着嘴巴没有说过话,就连水都没有喝过一口。

    焊接的火星子不断飞溅,落在地上之后消失不见,原本松散的零件很快成为一个机组。

    看不出来曾经七零八落过。

    楼上的男人扔下最后一份文件,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九点半。

    已经到了晚上。

    “让人安排将晚餐送进来。”厉冥熠对着莫寒吩咐道。

    起身看着楼下的女人,依旧还是那么忙碌的样子,一点都没有休息过。

    男人杵着裤袋一步一步的踩在楼梯上往下去,于宁丝毫不知道疲倦,手上的焊接器熄灭以后放到一旁,她伸手拿扳手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呆着手套的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软软的。

    她赶忙回头,就看到厉冥熠站在自己身后,外套已经脱掉了,现在男人穿着枫红色的的衬衫,整个人看上去邪魅肆虐。

    “你怎么过来了,这边东西杂,味道还重,你先过去,我马上就好了。”

    知道他是过来找自己的,于宁赶忙赶人。

    这里头什么东西都一大堆的放着,万一要是上了这个金贵的男人,她可是以死谢罪都不够赔的。

    厉冥熠单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女人穿着白色的实验服,整个人却不显臃肿,看上去身形修长,反倒是跟制服诱惑是一样的。

    “先过去吃饭,这都多久了。”厉冥熠按着她的肩膀,视线在于宁妖娆的曲线上浏览,眼中幽暗一片。

    于宁摆摆手,“先不用,你先吃吧,我这儿一会就好了。”

    男人那里肯听她的话,弯腰将人打横抱起就往楼上去,于宁手上还捏着扳手,突然被抱起来,只能将扳手往下扔在台板上。

    “我身上不好闻,你先放我下来。”于宁戴着手套,两只手都不敢碰他,能够清晰的闻到她身上混合的机油钢铁的味道。

    厉冥熠足尖踢开玻璃门,将于宁放在黑色的皮沙发上,伸手将她的护目镜摘了。

    指尖点在她的额头上,“吃了饭再做,我陪你。”

    于宁摘下手套放到一旁,起身准备将实验服脱下来,却被男人按住手。

    “不用脱。”

    她转头,“为什么?”

    这上头的味道很难闻,而且很多细菌。

    男人指腹在她手掌里头滑动,抬眸时眼神幽暗,“你穿这样,很漂亮。”

    这是他很久以前就想说的话,于是乎,只要看到她这身着装,他就很想将她关到房间里头狠狠地疼爱她,看着她面色流离,听着她如泣如诉的娇喘声。

    于宁心里头暗叫不好,这眼神,她熟悉的很,是每晚上她都能够看到的,厉冥熠恨不得把她拆分入肚。

    “那个,穿着这个吃饭不卫生,所以还是,脱了好,脱了好。”于宁说着,干脆利落的将自己身上的白色实验服脱下来扔到那边。

    真危险,差点就被套路了。

    莫寒带着佣人将饭菜送进来,就算是在这样的地方吃饭,排场也是不低的,只不过是将吃饭的地点挪动了而已。

    一个一个的佣人越过于宁,在她面前放下手里的盘子,在第十个路过她的时候,于宁伸手拽住佣人。

    “够了够了,其他的就不用上上来了。”

    她有种资本家的罪恶感,很强烈的罪恶感,况且这时候她也没空细嚼慢咽,还有很多工作没弄完。

    佣人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厉冥熠抬手,佣人点头退出去,带着身后的一连串还端着菜的佣人往后撤。

    上头的空间和下头是相连的,但是上头用了钢化玻璃板隔开,再加上有通气口,楼下那股子铁锈味道也就没漫延上来。

    厉冥熠伸手掐着一旁女人的细腰,将她整个人提到自己身上,于宁刚想开口,就被她堵住嘴巴。

    被吻的昏昏沉沉的女人很快回过神来,两只手摸上男人那张完美无瑕的俊脸上,“不闹了,我吃了饭还有好多工作的。”

    在这么陪他闹一会儿,那她也不用比了,直接认输得了。

    厉冥熠框住她,伸手将碗拿起来,筷子挑起米饭喂到她嘴边,也享受过男人这样服务的于宁张口吞下。

    “我自己吃吧。”于宁说着就要接过他手里的碗。

    “吃得太快不利于消化。”男人说了句,夹了筷鱼肉递到她嘴边。

    空间里头变得很安静,安静的只有于宁小口咀嚼的声音,她其实是很着急的,厉冥熠慢条斯理的,每一筷子都要等到她嘴巴里嚼够二十下之后才递过来。

    这样的饭,她吃的压力山大啊。

    终于等到男人放下手里头的碗,于宁足足吃了一整碗米饭,以为终于解脱的女人刚想下来,就看到厉冥熠盛了碗汤,慢悠悠的拿起调羹搅动。

    “我饱了,我不要喝汤。”于宁自己都没注意到,她这句话好像撒娇一样的语气。

    “乖,喝了汤再下去。”

    男人没放人,将调羹放到嘴边吹冷之后递给她,于宁就那么被压着喝完整碗汤。

    末了,厉冥熠在她脸颊边轻吻,“真乖。”

    获得自由之后的于宁赶忙起身,准备下楼,就看到厉冥熠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好像没有用餐的打算。

    “你不吃饭吗?”于宁看着他问道。

    男人勾勾手,她凑过去,还没等站稳就被人扣住后脑勺,结结实实的吻了一通。

    放开她,厉冥熠舌尖舔过薄唇,“吃饱了。”

    于宁无奈轻笑,他这人,有时候真的挺无语的。

    穿好实验服之后,于宁转身,看着依旧没有动作吃饭的男人,她凑过去,在男人削薄的唇上落下一吻,舌尖飞快的点过他的口中又缩回来。

    没等男人伸手,她很快的退出去。

    “让你再吃饱点。”于宁捡起手套,噔噔噔的下楼。

    厉冥熠看着那道欢脱的身影,眉眼带笑,如同融化寒冬的暖阳那般。

    很快那道身影又转回来,从门外伸进一个脑袋,“你把饭吃了才准下来找我。”

    说完之后,人又很快离开。

    指腹滑过她轻吻的薄唇,厉冥熠起身,拿起方才女人用过的碗添了碗米饭握在手里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