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43章 快结束了
    世界上有绝对的阶层划分,贫穷和富有,平民和贵族,而同阶级里头也有绝对的阶级分类,让人无法靠近无法直视。

    于宁见识过这世界上的大部分的黑暗,她相信人是可以改变命运的,但是出身却是无法决定的存在,一辈子需要背负的。

    上流社会之间的联姻存在,不仅仅是因为需要巩固家族的地位,还因为在一个阶级上存在的久了,所受的教育和生活习惯,已经接受不了其他阶级的人加入。

    所以绝对的形成了完美的阶层划分,好像有一条三八线那样,下阶层的人仰望上阶层的人,上阶层的人俯视下阶级的人。

    于宁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闯入富人区的贫农那样不知所措。

    厉冥熠拉着她上楼,房门关上的时候,男人紧跟着将她压在门板上,两条手臂撑在她身侧,将自己完全的控制在他的范围之内。

    原本拿在男人手上的东西掉下,落在两人脚边。

    于宁低着头,两只手掌抚在身后的门上,紧紧的扣住,周身弥漫着男人身上的龙涎香和薄荷烟草的味道。

    “抬头。”男人沉声命令。

    于宁没有答应他,低头靠在门上,眉眼低敛,不知所想,房间里头昏暗一片,只有床头的壁灯还亮着,和着钟摆的声音,显得阴沉翟静。

    男人修长的手指上前,捏着女人茭白小巧的下巴往上抬,暴戾之气扑面而来,于宁长长的睫毛微动,没有看他。

    “小东西,你告诉我?方才你在想什么?”厉冥熠沉着语调,黑眸中蕴满风暴。

    方才他能够清楚的看见,她躲在花瓶后头的时候,眼中的躲闪,还有眼眸深处的退缩。

    于宁知道,他生气的原因是什么,也明白,这男人在意的是什么。

    “睁开眼睛看着我!”厉冥熠指腹用力,周身戾气不断汇聚。

    于宁抿唇,原本放在身后的两条手臂上前,紧紧的环在他腰上,原本还有距离的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

    男人微愣,接住了扑进来的女人,两只手放在她背上,一点一点的轻拍。

    于宁紧贴着他胸口的脸蹭了蹭,能够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很安心,很舒服。

    W的话,一字一句,都将于宁忽略掉的事情摆上了台面,他说的很对,先不说她的出身就进不了厉家的门,就算进去之后,他肯定会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变得步履维艰。

    厉冥熠会因为她的存在而变得受制于人,这不是她想要的,她的存在对于他而言,是负担和累赘,这点来说,于宁没有办法接受。

    “乖乖陪在我身边,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想。”厉冥熠在她耳边出声。

    他想的,从始至终都是这个女人,没有过别的。

    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这点从来不在他的思考当中,只要他看上了,那么就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他这辈子接受得了的,只有这么一个女人。

    “我知道。”于宁在男人怀中闷闷出声。

    只要她想,厉冥熠自然是不会在意那些外力因素的存在,这点自信,于宁还是有的,但是她不愿意成为他的负担。

    一点也不愿意拖累他。

    打横将怀中的女人抱起来,放到那边的沙发上,厉冥熠按着她埋在自己怀中的整张脸放到自己面前。

    黑眸中满是认真,幽深的瞳孔像是要看进女人的内心深处。

    “你说,说你不会离开我。”

    他迫切的向来一个准确的答案,对于她的心思,一再确认的男人,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一点一点,很害怕。

    他怕她的退缩和胆小,怕她无法抱着和自己走下去的决心。

    于宁抬起手,纤细的五指顺着男人额头往下,抚过他的眉眼,坚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

    “我不会害怕,也不会轻易离开你……”

    这是她的承诺,也是她对于厉冥熠的回应。

    但是这样的情况,她还是需要去改变,而不是坐享其成,等着厉冥熠将所有的事情解决之后安稳的坐上那个位置。

    厉家的当家主母,是要能够陪着他站在高处比肩而立的人,而不是被遮挡住所有的凤雨好好的保护起来。

    楼下餐厅里头,W坐在餐桌前,面前盘子里头的蛋糕被咬的剩下一小块,佣人见到当家和小姐都上楼休息之后,也紧跟着打扫起来。

    方才W的话,莫寒和斯凌算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一点没落下,怎么说呢,W说的话,也同游道理的。

    倒不是他们对小姐有什么意见,相反的,他们挺喜欢夜媚的,能力强大,最重要的是她改变了当家。

    自从她来到之后,当家的性情改变了不少,至少将那么个人捧在心尖上头,能够宠着疼着,不是一个人再重复日复一日的孤寂。

    W在厉家这么多年,他看透了厉家的凤雨,也见到了厉冥熠母亲的境地,所以才会将这些忠告说出来。

    也正因为他们对夜媚满怀希翼,所以才希望那个女人会是陪在他们的当家身边的女人,能够问鼎那个最高位置的女人。

    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有改变的契机的。

    “W先生,这次准备什么时候离开绝岛?”莫寒拉开椅子,在他对面落座。

    当家和小姐准备休息了,他们也就不用再上去等着了。

    被点到名的男人抬头,俊逸的娃娃脸上满是傲娇,“你管呢。”

    莫寒摸摸鼻子,也对,他还真的管不了。

    漉铭风程仆仆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餐厅里头已经打扫的差不多了。

    “不会吧,当家真的过生日了?”男人声音里头满怀震惊。

    他收到风的时候还在犹豫要不要抓紧时间回来,本来还想着要避开当家生日这天回来的,否则被抓去汇报情况,当家一个不高兴,他就没救了。

    结果看到餐厅里头残留的忙碌的佣人,桌面上还没来得及收拾掉的沾着奶油的盘子。

    他震惊了,没当家的命令,谁敢这么折腾。

    “你看到的没错,诺,你的当家还吃了块蛋糕。”W对着主位前的盘子努努嘴。

    漉铭将手上的箱子往地上一扔就跑过来,仔细的盯着那个带着奶油残留物的盘子,好像在研究什么古董那样。

    “哇哇哇哇,我就是出了个门而已,怎么天上就下红雨了?”

    平时生日都会化身成为阎罗王的当家,吃了生日蛋糕。

    这盘子是不是应该收藏起来?

    “你来晚了,就舔舔盘子就成了。”W说着将手上的盘子递过去。

    漉铭推开他的手,“W哥哥,你还真当一点都不想我,亏的我还那么挂念你,一听说你回来了,我马不停蹄的赶过来的,你倒好,一进门就让我舔盘子。”

    这两人都是相处的久了的存在,漉铭小时候常常跟在W屁股后头转悠,没少被恶搞。

    其实漉铭这性子,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像W,毕竟是跟着他长大的。

    “你这小子,要是真的想我,连封邮件都没给我发过的。”

    “我这不是忙吗?你看看我才刚从里约热内卢回来的,脸澡都还没洗就过来了,就是因为知道你回来了。”漉铭说的满脸真诚。

    “给我滚去洗澡,鬼知道你身上有没有带着传染病。”

    “没有啊!来来来抱一个!”漉铭说着就凑了上去。

    W一脸被压迫的表情,推开漉铭往一边跑。

    莫寒无语,这两人遇上之后就是这样的,闹腾的厉害,比安泽还要聒噪。

    他们也习惯了。

    “哎,这些不会都是小姐安排的吧。”漉铭对着莫寒问。

    “你说呢?”

    他当然知道当家没什么兴致过生日的,所以会安排这些,又不会让当家生气的人,就只有一个。

    当家还真的挺听小姐的话的。

    “得,来晚了连块蛋糕都没吃到,真是苦了我这个认真工作的人啊。”漉铭懒懒的靠在椅子上。

    “想吃自己烤一个去。”斯凌站在门口,盯着瘫在椅子上的漉铭。

    “当家方才让安排了,明早上带着小姐去泾海。”斯凌对着莫寒示意。

    “真的?”漉铭惊讶出声。

    这进展也太快了点。

    “你觉得我会开玩笑吗?”

    “不会。”

    这算是彻底明了了。

    当家每年都会去泾海祭奠夫人,这是雷打不动的规矩,但是今年多了小姐,船上自然会有人员安排的调动。

    他们呀需要格外注意。

    “你们聊着吧,我先走了,明儿见。”W拿起桌上自己的手机出了门。

    漉铭盯着对面的莫寒和斯凌,“你们说,W为什么突然回来了?”

    两人摇头,“不清楚,也不想知道。”

    没事儿去研究那个大叔干什么,吃饱了撑的。

    “他跟老当家的关系最好,一般不涉及到老当家的事情,他是不会露面的,估计是出什么事儿了。”漉铭动着桌上的盘子慢悠悠的开口。

    这句话惹的莫寒和斯凌心思浮动,最了解W的就是当家和漉铭,漉铭说的也许没错,是出了什么事了,或者说,要出什么事儿了。

    他才会突然回的绝岛,应该不是单纯的为了当家回来的。

    “得了,你也自己去休息吧,明儿中午再过来找当家。”

    漉铭眨眨眼睛,怎么突然间就走的只剩他一个了。

    绝岛一千海里的海域周围,一片漆黑,一座灯火通明的海岛浮现在海中央的位置。

    周围寂静的只能听到还风浮动海浪的声音,海水流动的声音。

    一片漆黑,只看到一轮明月挂在高空。

    那座海岛是这附近的海域里头唯一的一座岛,也是厉家当年填海造陆,所造出来的熠片面积不算小的岛屿。

    用作处理绝岛上垃圾和废物,还有其他的一些用途之类的。

    但毕竟是厉家的一部分,把手的人自然也是不少的。

    距离这片岛屿不远处,有一片暗礁,两块较大的岩石后头,一艘白色的游艇停放在那片区域。

    控制室内,苏西西将船停放好之后,两人一起走出控制室内,站在甲板上,大老远的就能够看得到那边的探照灯在天上不断旋转。

    “不能再往前靠一点吗?”千羽盯着前方的岛屿道。

    与其他岛屿不同的是,因为是人造岛屿所以上头没有那么多的自然树木,更多的是拔地而起的建筑物和了望塔。

    “在过去的话,就会被发现了。”

    “你怎么能够确定,那里跟绝岛有关系?”千羽盯着前方的岛屿问道。

    苏西西蹲在地上,开始整理潜水服和救生艇,“那里的信号输出,和我接收到的波长一模一样,毫无疑问是从绝岛上发出来的,这边也会给相应的回应。”

    “更加让人笃定的是,那里的信号接收和发送,只有那一个,那么就说明了这里属于私人的地界,只收一个地方的管理,并且隐秘性极强。”

    再者来说,在这片海域能够填海造陆弄出这么大的地方,那就是说明了财力的雄厚程度非一般人可比拟的。

    这里距离绝岛,已经算是很近的了,那么还有一个说法,那就是这是绝岛的附属地,是用来做什么的。

    “先用皮艇过去,快靠近的时候潜水过去,这附近暗礁挺多的,正好方便隐藏。”

    苏西西起身,将一套潜水服递给了千羽,让他进船舱里头换上。

    自己则将那艘皮艇放了下水的位置,蹲在甲板上清理需要带过去的东西。

    不清楚前方岛屿是什么情况,他们只能摸索着前进,不能贸然冲过去,否则很有可能会被扫成筛子。

    挑了两把精致小巧的手枪出来,苏西西将子弹装满了,毕竟要潜水,不能带太多的东西,其他的等到上了那座岛之后再说。

    用密封袋将手枪密封好之后,她将其中一把递给走出来的千羽。

    “拿好了。”

    千羽接过来,看着这边的苏西西进去换衣服。

    只要能够上了那座岛,就肯定有去绝岛的法子,那么紧跟着,他就能够有机会,去重新洗牌。

    皮艇缓慢的划出礁石区,苏西西手上拿着望远镜观看前头的情况,她特地选了一个了望塔的死角地带,能够慢慢的往前行驶过去。

    夜色将两人身上的潜水服和黑色皮艇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很难辨别出来。

    “你还是进不了系统吗?”千羽滑动着船桨,一边看着这边手上拿着尺寸超薄电脑的苏西西道。

    女人视线一直紧紧的盯着屏幕,上头已经被换成了纯黑色的页面,只有白色的代码不断出来,这样暗沉的颜色,有助于隐藏起来。

    “进不了,只能等到上去之后,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的控制室,连接上他们的电脑之后,才能够进去。”

    绝岛上的电脑高手都是一等一的顶级,这点苏西西算是服了,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被加密加成这样的程序。

    要进去很困难,但是只要进去了,那么她们就掌握了主动权。

    了望塔上,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人手上拿着把AK—47冲锋枪,视线不断跟随着探照灯射到的海面上转动。

    生怕出了遗漏。

    铁质的楼梯上传来脚步声,男人转身就看到跟他穿成一样的男人走上来。

    “辛苦了,你下去休息吧。”男人说道。

    已经是到了换班的时间了,男人看了看手腕的手表,点头准备离开。

    “再过十分钟船就到了。”

    “我明白。”

    半夜的时候会有从绝岛上过来的船只,这是他们都知道的事情,船只过来的时候需要打开下头的闸门迎接入岛。

    整座岛最冷清的地方,一栋白色的样板房下头是海水,这座房子是建立在海上的,平时用来存放出海用的一些用具。

    房子下头,平静的海面上慢慢的浮出来两颗人头,带着黑色的潜水镜的两人四下打量之后,避开过来巡逻的人的视线,如同猫儿一样,悄无声息的上了岛。

    两人躲在一旁砖红色的矮房子后头,苏西西解开护目镜,抹了把脸上咸湿的海水。

    她指了指左边的位置,示意千羽。

    男人点头,两人迅速的分开,往两个方向而去。

    苏西西也算是被于宁调教的不错,她认识于宁的时候,身手也不差,但是没这么好,也亏于宁每次去练身手的时候都带上她。

    这么些时间下来,她亚还算过的去的那种。

    整个道上就跟普通的社区没什么两样。能够看到不断过来巡逻的人,也能够看到那边的两个大工厂。

    水泥路两旁栽种着两排笔直的椰子树,上头已经明显的看到了结出来的一个一个的椰子。

    绕开这片厂房,苏西西沿着墙根快速的摸过去,一点一点的靠近,前头有一个很大的仓库样子的地方,苏西西往上攀登,悄悄的溜了进去。

    这里头年纪很大,苏西西能够闻得到若有若无的消毒水的味道,这个仓库的一边是连接着海面的,几乎是能够看到海水漫延进来的模样。

    “开闸门!”

    开闸,开什么闸?

    她躲在这边的角落里头,很快看到一艘黑色的游轮直接开了进来,黑色的游轮在这个大的惊人的仓库里头,显得不值一提,这里头很大,大的惊人膛目结舌。

    船舱门打开,升降梯下来接通船跟路面,紧跟着就有人过来,她能够看到他们源源不断的从上头用推车一车一车的推送东西下来,车兜里头是黑色塑料袋密封起来的东西,一袋一袋的,不知道是什么。

    难不成这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我先过去看看,你盯着他们啊。”船长下来的时候,对着码头上的管事人说道。

    那人点点头,手里拿了个本子不断记录。

    “那边那个是可燃物,不要弄混了!”

    “这边的抓紧处理了。”

    苏西西盯着那些人的动作,也不知道是在运送什么,但是漆黑船身上那个烫金的厉字,已经让她知道了,那艘船的来源。

    那就是厉家的船,应当是从绝岛上来的。

    观察到这些之后,她小心翼翼的从来时候的路返回去,千羽这边动作倒是挺快的,很快就返回来等着她了,两人蹲在安全的地方,开始合计情况。

    “如果我查到的没错,这座岛应该是绝岛上处理垃圾的地方。”

    “等会儿,你说什么?”苏西西诧异的开口。

    处理垃圾,香蕉你个巴拉,厉家这么有钱的,扔个垃圾都要自己建座岛的。

    简直就是在炫富,赤裸裸的炫富啊。

    “绝岛上的垃圾都会在这里处理干净,每天晚上十二点,会有船将垃圾运输过来,第二天晚上十二点的时候离开这里返程。”千羽将自己在控制室里头查到的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苏西西咽了口吐沫,真是绝了,这家人居然连垃圾都坐船,方才指挥的时候,居然还有人在记录垃圾的数量。

    她的三观都被颠覆了好不好。

    有钱人的世界,真的跟她的不一样,有种被打击的感觉。

    “我们只要能够上了今晚上过来的船,就能够跟随他们,去到绝岛。”苏西西和千羽两人不约而同,一字一句的吐出这句话。

    没错,只要能够上了她方才看到的那艘船,自然就能够在明晚十二点的时候,去到绝岛。

    两人心照不宣的往方才苏西西去到的码头那边赶去。

    这么多天了,总算是快结束了。

    但是真正的血雨腥风,才正要拉开序幕。

    ……

    第二天来的很快,于宁早上起床的时候,厉冥熠已经在洗澡了,听着浴室里头的声音,她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不说话。

    男人昨晚上用W的情趣用品逗了她一晚上,如果不是于宁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今早上就会被啃的骨头都不剩了。

    W那么为老不尊的男人,她在心里头鄙视他一千次,一万次。

    于宁掀开被子揉着腰起身,就看到厉冥熠已经擦着头发出来,男人见到她起床,走过来捏捏她的脸。

    “我们不是要出门吗?”于宁还记得他昨晚上说的话。

    他今天要去祭奠他的母亲,还会带上她。

    “对,我们在路上吃早餐,你进去洗漱吧。”

    于宁点头,打着呵欠一步一步往浴室挪动,去的挺早的,连早餐都要在路上吃。

    两人整理好之后下楼,已经看到下头的几人全部着黑衣黑裤,每人手上都拿着一朵郁金香。

    于宁身上穿着一条黑色的小洋装,她洗漱好出来的时候,厉冥熠就已经将衣服从衣帽间拿了出来,蕾丝边的裙子上窄下松,下身还搭了一双黑色高跟鞋,很是漂亮。

    厉冥熠浑身上下都是方正的西装,黑色领带,穿的很正式,男人搂着她下楼,在看到莫寒抱着一束郁金香走过来的时候,打了个手势,意思让他离远点。

    “你母亲喜欢郁金香?”

    于宁看着恨不得人手一支的郁金香,已经能够大体知道了,他的母亲应当是很喜欢这样的花。

    “嗯,母亲最喜欢的花就是郁金香。”

    “那她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于宁不假思索的开口。

    厉冥熠揉揉她的脑袋,揽着她往外走,走到大门外头,就看到那边等着的W和漉铭,从他们的黑色着装上来看,他们应当也是要去祭奠厉冥熠母亲的人。

    今天W并没有穿运动服,反倒是一身黑色西装,手上拿着一束郁金香。

    于宁倒是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听说W上岛的时候,厉冥熠的母亲已经去世了,他是不认识厉冥熠母亲的,怎么会想着一起去呢,很奇怪。

    并且W现在已经不算是厉家的人,充其量就是朋友而已,居然也会想要去祭奠他母亲。

    泾海离这里也不远,一来一回需要一天的时间,除了厉冥熠乘坐的轮船之外,一同出发的还有好几条游轮,上头满满的都是保镖。

    站在甲板上头,看着船只驶离港口,厉冥熠吩咐了所有人将花朵放进房间内,不要让于宁接触到。

    她感动于他的细心,也享受他的疼爱。

    身后传来脚步声,于宁不用想就知道是谁过来。

    “看风景呢?风这么大你也不披件外套?”W在她身边站定,单手撑住围栏,同她一起看着远处的海面。

    “我不冷,你要是觉得看不下去的话,你可以给我穿你的外套啊。”于宁看着他笑了笑。

    “得了吧,那小子看见,我不得被他扔海里头去了。”

    想到厉冥熠平时的霸道,于宁倒是清楚他会怎么做,嘴角透出甜蜜的笑容。

    “咳……”W捂着嘴巴咳了声,有些不自在的开口,“那个丫头啊,我昨晚上说的那些话,你别误会了。”

    他是实话实话,也算是为了他们好,丝毫没有贬低于宁的意思,这点于宁清楚。

    “大叔,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于宁看着远处开口,海风浮动她的发丝,不断落在她眼前。

    “也对啊,你也是清楚这些的,不是吗?”

    “大叔,如果我离开厉冥熠,或者说是,我没有存在的话,他的新娘,会是什么样子的?”于宁偏头,两只眼睛盯着W,问得云淡风轻。

    他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

    “会在他三十岁之前,由厉家长辈做主,举行一次相亲。”

    “相亲?”

    于宁很难想象厉冥熠会是那种任人摆布,每天被安排的满满当当的,一天见几个女人的那种场景。

    “不是你想的那种相亲,与其说是相亲,不如说是选秀。”

    于宁撑着围栏,认真的听着W的解释。

    “会选择世界富豪榜上前二十名的家族,和各国总统的女儿,或者是皇室的宗眷,从年龄,相貌,才能和人品开始,仔细考察,最后选定二十个人送上绝岛,由当家自己选择,看上的就留下,看不上的也会被留下,不过是成为正妻还是侍妾,就看看是谁有本事能够讨得当家的欢心了。”

    果真,阶级不同,听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

    “你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于宁好奇的问。

    毕竟W看上去,也不像是那种这么懂规矩的人啊。

    “因为我就是老当家指定的,日后给他选新娘的人。”

    “原来是这样。”

    听说老当家在世的时候,身边时常跟着W,他对于W的感情,自然是不低的,尤其是W是他亲自从外头找回来的,自然是跟对其他人不同。

    男人的友谊,说来也就是一分钟的事情。

    于宁握住围栏的手紧了紧,她转身,对着W,语气严肃而平缓。

    “我,是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是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成为新娘的候选人,她想要名正言顺的呆在厉冥熠身边,想要一个可以让她有这个资格的身份。

    那到底,有多难。

    “不,只要他爱你,你就有机会,并且比那些公主小姐的,机会要大。”W对着她眨眨眼睛。

    于宁抿唇,“真的吗?”

    “对,你缺的,是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和让旁人心服口服的身份而已。”他紧跟着又说,“不过也算了,他如果真的爱你,那么就会为你排除万难,你放心吧。”

    “不……”于宁拒绝,眼眸中有着绝对的坚定,“我要自己来。”

    她会成为真正能够配的上他的人,而不是他给予的那个,永远呆在他身边的身份。

    W看着她,眼中的坚定,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这样鲜活的毅力,是入驻厉家,最需要的,也是最重要的。

    海风浮动,吹着两人的碎发随风摆动,周围几乎是空响的海风。

    “呵……”W轻笑一声,“你这丫头还真的挺有意思的,怪不得能把他吃的死死地,但是你知道,那有多难吗?”

    于宁嘴角挂着飞扬的笑意,如同璀璨的星火那样,“你不会知道,我曾经经历过什么,再难的路我都走过来了,再难,也只不过是粉身碎骨而已,这点痛跟离开他比起来,不算什么。”

    厉冥熠是她毕生所得,唯一的那点温暖,人总是在绝境之中看到希望而紧紧的捏在手里头不放手,她是溺水的人,厉冥熠就是那根扔入水中的绳子,是她的希望。

    “祝你好运,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W伸手,摸了摸女孩子的脑袋。

    他还挺好奇,这姑娘的走向会是如何,她跟厉冥熠的未来,会是什么模样,真令人期待。

    “谢谢你,大叔。”

    W翻了个白眼,手上用力,将她原本柔顺的头发摸乱之后放手离开,“你这丫头,真的一点都不可爱。”

    厉冥熠从船舱出来的时候,正好于宁泡了杯咖啡坐在甲板上晒太阳,面前的桌上满是精致的糕点,女人满目悠闲的样子,让人羡慕。

    他走过去在她对面落座,指腹伸过去抹点她嘴角的茶点,“饿了?”

    于宁摇头,“不饿,就是闲着无聊,看看风景,喝杯咖啡而已。”

    “还有多久能到?”

    “半个钟头左右。”

    于宁咬着勺子,他的母亲,为什么会选择这么远的地方自尽。

    “要是累了就去睡会儿。”男人关心的开口。

    于宁翻了个白眼,“你不用把我想的那么柔弱。”

    男人薄唇勾起弧度,拉起她放在桌上的手揉着,“不柔弱,什么时候等到你晚上不喊累的时候,才算是身子好。”

    于宁将手抽回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以为人人都跟他似的,没完没了的,跟电动人似的。

    莫寒和斯凌走过来,身后带着满脸悠闲的漉铭,当家这次出来,难得的心情不像以前那么暗沉。

    虽然多少还是带着点沉重,但绝对不像以前那样可怕。

    连带着他在船上过的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还是得谢谢夜媚啊。

    “当家。”

    “当家。”

    几人齐齐开口叫道。

    于宁端着咖啡看着他们,斯凌手上还拿着平板电脑,这是怎么了。

    “当家,鬼凤方才在网站上公布,发布会往后推迟三天。”斯凌说着将平板电脑递过来。

    一听这话,于宁喝咖啡的动作一顿。

    向来日子定下了就不会更改的,苏西西为什么突然决定改了日子,难不成,她出了什么事儿。

    “鬼凤的发布会,是第一次延迟,还是再快召开前几天通知决定的。”莫寒在一旁开口。

    厉冥熠动动手指,“安排下去,行程依旧不变。”

    “是。”

    于宁斜眼,看到桌面上的平板电脑上头,停留在纯金色的页面上,的确有几个大字,发布会延迟。

    她动了动手上的杯子,心里头升起担忧,苏西西那个女人,难不成真的出了什么事儿。

    这些天她也一直都没有收到苏西西的联络,不知不觉的她就已经忘记了她找过苏西西,这么一提醒,她还真的想起来了。

    “搞的什么鬼,居然延迟了,如果不是他还有两把刷子,这么临时更改,会被多少人嫌弃。”漉铭慢悠悠的开口。

    于宁无语,还真是不好意思了。

    很快到了厉冥熠母亲埋葬的地方,于宁看着满目的海水,这附近,风景挺不错的。

    厉冥熠揽着她的腰,松开手往前跨了一步,身后所有保镖低头,手上拿着郁金香。

    在男人要将花束扔进海里头的时候,她上前一步,柔软的掌心覆上他的手掌,男人低头,看着她笑了笑。

    两人将花束扔进去,身后的保镖紧接着抛了进去,整个海面上满是花朵,很美。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