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45章 装作不识
    场景突然变的有一丝尴尬,但是尴尬感仅限于苏西西和于宁,原本于宁是挺好奇千羽长得什么样子,所以才会过来的。

    能够躲避开千家的追杀,飘扬过海的来到绝岛,还避开了绝岛的重重包围上了岸,那么说明这位千家二少爷也是什么废柴。

    但是万万没想到,在看到千羽那张脸的时候,她还真的挺震惊的,苏西西在欧阳家救回来的那个妖孽男,就是千羽。

    而且重点是,跟着千羽后头一起上岛的,还有她昨天还在念着的苏西西。

    这他妈的都什么缘分,猪八戒和高老庄的缘分都没这么耐人寻味的。

    毫无痕迹的将眼中的震惊掩去,于宁脸上归于平静,好像方才的样子,从来没有出现过那样。

    苏西西惊讶了半响,手上的枪忽然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

    周围的人动了动,见到他们当家,吓得连枪都拿不稳了。

    莫寒盯着两人,没想到那女人居然连枪都掉在地上了,这是怎么说。

    所有人顺着苏西西的视线看去,这女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她对面,站的可是当家啊。

    于宁使了个眼神,垂在身侧的左手手指动了动,两人合作了这么久,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

    周围所有人都被苏西西将视线吸引过去,看着女人呆若木鸡的样子,眼中染上好奇。

    这是怎么了?

    厉冥熠狭长的眼眸扫过苏西西,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女人。

    于宁倒是一脸的云淡风轻,没什么变化。

    周围盯着那么多人,苏西苏颤抖着抬起手指,从嘴里头挤出一句话。

    “好美的男人!”

    此言一出,所有人脸色一变,莫寒和斯凌面面相觑,这女人脑子是缺了根筋吧。

    千羽无奈皱眉,一巴掌拍在苏西西脑门上,咬着后槽牙开口,“我拜托你啊,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这女人分不清楚情况的吗,现在这场景绝对不是看美男子的时候好不好。

    一见到帅哥就犯花痴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

    于宁松了口气,幸好,苏西西还不算太二。

    男人面色莫寒嘴角抽搐看着被围起来的两个人,还真是一起来的。

    这智商居然上了绝岛,不是应该在海面上就被自己蠢死了吗。

    厉冥熠一凛,身上那股子冰寒之气突然汇聚起来。

    他这张脸,从来不喜欢别人指指点点的。

    “厉当家,初次见面,我是千羽。”千羽推开愣在自己面前的苏西西,上前礼貌出声。

    好在苏西西原本就是见了帅哥就花痴的人,现在那副流着口水的表情,没有刻意,反而很自然。

    倒是没有人再怀疑了,就连斯凌都觉得那个女人真是找不到重点。

    除却遇见于宁的那份震惊,苏西西完全陷入看到帅哥的震惊当中了。

    她在欧阳家从屏幕上看到厉冥熠的时候就震惊了一把,没想到真人比监控摄像头上的还要俊美,简直帅出银河系了。

    连带着他身边的莫寒和斯凌都是难得可见的美男子。

    “你想说什么我没有兴致,擅闯绝岛者,杀。”男人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

    千羽轻笑,将手上的枪扔在地上,以表自己的诚意。

    “如果厉当家不是那么感兴趣我的话,也不会大半夜的过来见我,不是吗?”

    如果真的杀无赦,那么在上岛的那一刻,这些人就已经将他们就地击毙,不会还等着厉冥熠过来。

    “你倒是很聪明。”厉冥熠薄唇轻勾。

    “想要跟厉当家对话,不聪明,自然是不成的。”千羽往前一步,却被莫寒和斯凌伸手挡住。

    “希望厉当家能够给我十分钟的时间,我保证这是一笔你稳赚不赔的买卖。”千羽满脸的笃定自信。

    莫寒轻笑,“你以为你算什么,当家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送上门的生意,不做白不做,不是吗?”

    半响之后,男人幽然开口,“既然这样,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你想说什么,我听着。”

    于宁光听莫寒的口气就知道,厉冥熠是知道千羽要过来的,大概很多人都知道千羽会向厉家求助。

    四面楚歌之下,能够帮助千羽的,也只有厉家。

    本来还觉得千羽能够独身上岛,算是很厉害的角色,在看到苏西西的时候,于宁就明白千羽是怎么上的岛。

    但是男人接下来那句话,却让于宁松下去的气马上调上来。

    “绝岛上不收留无用的人,你有你的用处,我自然可以收留你,但是你身边那个女人,要么你自己解决,要么,他们帮你解决。”

    紧跟着莫寒将手上的枪口对准了还在犯花痴的苏西西。

    擦擦嘴角的口水,苏西西一懵,黑洞洞的枪口直直的对着她。

    妈的,肯定是因为自己那句夸他美的话。

    真是记仇,宁宁,你看你找的什么人呢。

    千羽见此,将苏西西揽到身后挡住,面色阴沉,“厉当家,这于理不合。”

    苏西西原本就是被他拖下水的,要是再因为自己而死在绝岛上,他这辈子良心难安。

    “这是厉家的地界,自然是由我说了算,你自己看着办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西西仰头望天,内流满面,她招谁惹谁了。

    “厉当家,这是我夫人,我自然是不能对她下手的。”千羽说的坚定。

    于宁伸手软软的指尖拉住男人的袖口,“既然是他夫人,你也不用再计较了不是吗?”

    厉冥熠低头看着于宁,这小东西的性子,向来是不会多管闲事的,怎么今天会替人求情。

    “要是你是他,你会对我动手吗?”于宁不紧不慢的开口。

    这句话算是问到厉冥熠的心坎里头去了,他紧了紧搂住女人的手臂,伸手捏捏她的脸。

    “吓到你了?”

    语气温柔的让对面的苏西西愕然。

    于宁摇头,“不想再看见死人而已。”

    千羽盯着于宁,这个女人身上,有股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他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这点,自己还是确定的。

    苏西西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你这么会演,你男人知道吗。

    你妹,不应该是被捆把捆把扔在小黑屋里头吗,这种女主人的既视感是怎么说。

    “那个帅哥,我吃的很少的,一般给点什么青菜叶子就成。”苏西西躲在千羽悻悻开口。

    “实在不行的话青菜叶也不用。”她又补上一句话。

    所以啊,不要动手啊,这个世界不提倡暴力。

    “莫寒,给她安排住处。”厉冥熠开口道。

    “是。”

    厉冥熠搂着于宁往前走,既然是莫寒安排住处,那么苏西西和千羽应当会被安排在北区,西区那地方,重要的东西太多,不能随便让人进去。

    于宁低头,也许,这就是机会,苏西西来和千羽的到来,冥冥之中,好像有某种指引一样。

    城堡,大厅灯火通明,凌晨两点半,因为外头的闹腾,值班的佣人也都警惕起来。

    于宁坐在房间里头,盯着外头满天星空,命运这种说法,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说的清楚的,在她犹豫不决,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

    苏西西来了,这真的是被决定好的,好像被书写的五线谱那样。

    “喵呜……”默默从外头翻上阳台,懒懒的蹲在上头舔着背上的毛发。

    于宁轻笑,她是不是应该庆幸她们是养了只猫,猫这种生物是很高冷的存在,就算面对主人也是爱搭不理的样子。

    如果方才默默是只狗的话,估计已经甩着尾巴把苏西西给扑倒了,到时候想遮盖都盖不住。

    现在厉冥熠不知道他们是认识的,是最好的,三个人的话,只要能够借助千羽和苏西西的力量,就能够离开绝岛。

    默默整理完自己的毛发之后从一旁叼起刚才它放下的东西跑进来,于宁定睛一看,是一张纸条,一看就知道,肯定是苏西西给默默拿过来的。

    于宁伸手接过来,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的纸条,上头眉飞色舞的写着一行字。

    你要是不好好解释,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后头还象征性的画上了一把刀。

    于宁合上纸条,轻笑出声。

    千羽能够来到绝岛,应当是苏西西找到的,而苏西西过来,也应该是知道了她在绝岛上,两人的合作关系,也算是各取所需。

    不知道厉冥熠什么时候会让他们离开,也许明天,也许后天。

    她的时间很短,短的措不及防,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苏西西站在大厅里头转过来转过去,厉家的待客之道倒是挺不错的,给他们安排的地方都是少见的豪华。

    门口守了一堆的保镖,不用想都知道,那是在监视。

    这么重重包围的情况下,她要怎么见到于宁,怎么才能不被怀疑的跟于宁好好谈谈,这是一个问题。

    千羽回来的时候,苏西西正盘腿坐在大厅里头,面前的桌上放了一堆的吃食,但是她却一点都没动,埋头想着什么。

    “怎么不吃饭,不是说饿了吗?”

    苏西西扭着脖子,一看到他回来,赶忙上前,“我们什么时候走?”

    以为她被今天的事情吓到了,千羽心里头一软,伸手将她抱住。

    苏西西一懵,这人突然发的什么疯,现在不是发情的时候。

    “是不是害怕了?”他修长的五指不断在苏西西背上轻抚,带着安慰之意。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害你。”千羽的话在她耳边响彻,好像承诺那样,坚定不移。

    苏西西心里一动,她知道他在说什么,厉冥熠提出的那个要求,她当时虽然有惊讶,但是绝对不害怕,她知道于宁绝对不会让她出事。

    却忽略了一点,她的潜意识里头,千羽到底会不会对她下手,这是她没有想到过的。

    “你当时,有没有想过听他的。”苏西西慢慢开口。

    千羽拍着她的背,“没有。”

    “我知道……”苏西西答应道,紧跟着温馨的氛围马上被打破,“不是不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重要的是于宁!是于宁啊!

    “怎么了?”

    “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千羽松开她往沙发那边去,拿起桌上的叉子,“应该还会过两天。”

    苏西西松了口气,那就好,只要不是明天就走,她还是能够再见到于宁的。

    千羽看着她的模样,眉头紧蹙,“你,认识那个女人吧。”

    苏西西这才想起来,千羽是没有见过于宁这张脸的,在青城的时候,他见到的那张普通的脸,才是他眼中的夜媚。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于宁吧。”

    千羽动着盘子开口,原本他并没有怀疑苏西西是否认识那个女人,他也以为她的惊讶是因为厉冥熠。

    但是在几人离开之后,那只黑色的猫咪跟在她的脚边离开,千羽才想起来,那只黑猫,是谁的宠物。

    厉冥熠身边那个女人,就是夜媚。

    “你怎么看出来的?”

    苏西西倒是坦然,既然千羽已经发现了,那么就没有隐瞒的必要,说的太多反而会引起怀疑。

    况且,如果于宁在这里的生活是没什么问题的,那么她就不会让她装作陌生人。

    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她要见到于宁,指不定还需要千羽的帮助。

    “看样子厉冥熠很宠爱她,因为她的一句话,就放过了你。”千羽动动筷子,打开精致的食盒,里头满满的放着两层寿司。

    “放过我?”

    “你不知道?厉当家素来讨厌女人,他周身百米,不能出现女人的踪迹,与其说是讨厌女人,倒不如说是厌恶。”

    苏西西吃惊的张口,她好像是听见过这个传闻,那么于宁又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跟厉冥熠在一起。

    “不过看样子这种怪癖被打破了,你的朋友,还挺厉害的。”千羽递了筷寿司到她盘子里头。

    “等等,你是说,厉冥熠看上宁宁了?”苏西西不确定的开口。

    虽然方才她已经明白了,但是这会儿,她还需要千羽这个男人的分析,更加准确的搜集情报,才能够更好的搞清楚当前的情况。

    “你没看到全程厉冥熠的手,都是放在她腰上的吗?那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绝对占有,如果不在乎,就不会因为她的一句不想看见死人,而放弃让我杀掉你。”

    那是谁,厉冥熠,手上染了不尽其数的鲜血,一条人命而已,不会那么放在眼里。

    而且他刚才不过是多看了于宁一眼,从厉冥熠眼中读出来的,是绝对的危险信号,那是对自己所有权的绝对扞卫。

    “不对不对,我猜宁宁是被强迫的!”苏西西凑上去开口。

    “我也没说她是自愿的啊。”

    苏西西动了动盘子,她当时脑子里浮现出来的就是恶霸占有良家妇女的桥段,再加上千羽这么一分析,她这种感觉还更加强烈了。

    厉冥熠就是那个恶霸,于宁就是被关在鸟笼子里头的金丝雀。

    不然于宁不会让自己装作不认识她的,对,肯定是这样。

    “无论是什么,你现在不得吃点东西,还没等见到于宁,你就饿死了。”千羽对着面前脑袋里还在不断YY的女人开口。

    “不行不行,得想个办法见见宁宁。”苏西西完全没有在意千羽的话,两只手臂撑着桌子往前,“你说平时他会不会把宁宁关起来,就是拿链子拴着的那种!”

    “你这脑袋一天都在想什么?你要是喜欢这种调调,回去我给你买十根。”

    苏西西无语,默默已经送去消息了,那么她是等于宁来找她,还是她过去。

    “我明天早上会有一段时间跟厉当家谈事情,你也许可以趁这段时间去见到她,来者是客,这里应该不会太限制你的自由。”

    一听这话,苏西西一掌拍在桌上,“好,我明天去试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