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47章 离开之前
    苏西西带来的这个消息,无论从哪儿方面去想,对于于宁来说,都是好消息,原本对于母亲的事情无从查起的状况下,这是一个突破口。

    如果青姨的记忆被覆盖,是席家的指令,那么就肯定了一件事情,席家对于她的母亲,肯定隐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按照苏西西说的,那么青姨应该是认识她的母亲的。

    只要能够将青姨的记忆唤醒,那么就会知道她母亲的事情。

    一直以来苦苦追求无果的事情现在忽然有了方向,于宁真的觉得整个人人生好像有了方向那样。

    好像伸出黑暗的人生里头,突然亮起光辉,好像于宁遇到厉冥熠那样的兴奋。

    苏西西换好衣服之后走出来,默默跑过来在她脚边蹭了蹭,她蹲下来摸摸小家伙,这段时间她还真的挺想它的,没了早上叫她起床的猫叫声。

    躺椅上的女人看着海面不动,微风浮动伞尾部分。

    她的母亲,出轨了……

    青姨说过的话在苏西西脑海里突然浮现。

    世界上的每个孩子都会对自己的母亲抱有幻想,不管是见过的,没见过的,都会潜意识里头觉得自己的母亲是个好人。

    很多人都会觉得,那个生育自己的人,应当是美好的,善良的。

    于宁什么脾气她清楚的很,在对席家人已经失去任何希望的情况下,她那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母亲,就是她前半生唯一的期盼。

    所以于宁才一直想要知道,她的母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而自己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于宁知道这件事情,如果那些流言蜚语是真的,那么于宁会怎么样,她真的说不清楚。

    至于那些个流言蜚语,还是先不要告诉她吧。

    “要不要去潜水?我刚看到那边有潜水设备。”苏西西走过来开口。

    “懒得动。”

    “这风景这么好,你就不想去看看?”苏西西勾引道。

    女人无动于衷,这些天她可是见惯了海岛风情,熟悉的简直不要再熟悉了。

    于宁动动鼻梁上的墨镜,看向苏西西身后,“你男人过来了,让她陪你吧。”

    苏西西皱眉转身,就看到那边过来一群人,为首的就是千羽和厉冥熠。

    不得不说,这群人的颜值真的是秒杀一切的存在,帅哥这东西,走到哪儿都是吃香的。

    “帅哥啊……”苏西西杵着下巴,恨不得口水都滴下来了。

    于宁盯着她这副花痴的样子摇摇头,这人真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这么大的人了,一看见帅哥就走不动道。

    也许她被美色迷惑救了千羽,冥冥之中一切都是有定数的。

    如果她不去救千羽,那么也许她就来不到这里。

    这也许是苏西西命里头定下的劫,她跟千羽这段缘分,也不知道会去往何方。

    很快一群人就走过来,厉冥熠穿着一身休闲服,白色的休闲服趁的男人儒雅风度,俊美的如同天降神砥那样。

    千羽倒是穿的挺严肃,一身的正装,千家这两个兄弟,毫无疑问都有好底子。

    那张脸,长得倾倒众生,不过千羽比起千夜来说,多了几分儒雅,少了几分妖娆。

    走到大街上也是引人注目的主儿。

    “你这是要游泳吗?”千羽上前将她搂在怀中,低头问道。

    两人身形缱倦,倒是相处的如同新婚燕尔那样的亲昵。

    “还没来得及下水呢,方才厉夫人给了我这套游泳衣,你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苏西西靠在男人胸前说道。

    昨晚上两人已经合计好了,既然说了是他的夫人,那么两人就得扮演好相亲相爱的模样。

    在加上还得掩盖住她和于宁认识的事实,所以就得格外小心。

    “谢谢厉夫人对内子的照顾。”千羽颔首道。

    于宁原本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的互动,这么一声厉夫人和内子,让她口里的果汁喷了出来。

    “那个我不是……”还没等于宁解释清楚。

    厉冥熠就已经走过来,高大的身躯走进遮阳伞下,伸手将躺椅上的女人提起来放到怀里头之后落座。

    于宁稳稳当当的被抱在男人腿上,他身上带着阳光的味道,吻上去很舒服。

    “玩的开心吗?”男人咬着她的耳朵开口。

    于宁靠在他的胸口,已经习惯了男人若无旁人的亲昵,这么多天绝岛上的人都习惯了他们俩光天化日之下的恩爱。

    已经能够做到对两人的亲密熟视无睹,已经习惯了。

    “还没玩呢,有人就过来了。”于宁慵懒出声。

    这男人,总是阴魂不散的。

    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厉冥熠捏着她的脸,“嫌弃我?”

    于宁无语,你知道就好。

    苏西西眨巴着大眼睛盯着两人,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于宁这么小鸟依人的模样。

    人生第一次啊,她还真得好好记住今天。

    每次她看爱情泡沫剧的时候那个面无表情的女人跑哪儿去了。

    那个一脸鄙视的于宁去哪儿了,那个高冷范儿的大小姐哪儿去了。

    “厉当家和夫人的感情真好。”千羽搂着怀里的苏西西开口。

    厉冥熠抬头看了眼对面的两人,薄唇轻勾,“你们也不错。”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不打扰了。”千羽搂着苏西西转身。

    莫寒身后的保镖为两人领路,厉冥熠说过他们可以在绝岛上随便走动,但是除却一些特殊的地方。

    所以就需要有人给两人当导游不是。

    苏西西忍着回头的欲望,这时候不能回头,她们还只是刚认识的陌生人而已。

    看到于宁盯着两人的必背影,厉冥熠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你认识那个女人?”

    “刚认识。”

    厉冥熠挑眉,也没有怀疑,“方才好像听到你们要去潜水,我陪你。”

    于宁仰头,“你的事情忙完了?”

    男人没说话,于宁知道他肯定是清闲的,不然也不会像陪她去潜水。

    只不过她今天身子犯懒不想动,在加上前段时间潜水留下的深刻记忆,她还真的不入水。

    “不想动。”

    厉冥熠抱起女人,很有耐心的说,“不想潜水的话,泡温泉怎么样?”

    于宁眼睛一亮,泡温泉。

    “岛上有温泉?”

    她为什么没有听说过,厉倾城也没有告诉过她岛上有温泉啊。

    “想去?”男人笑着蹭蹭她的脸,这小东西看上去感兴趣。

    “去。”于宁一口答应。

    “好,那现在过去。”厉冥熠抱着女人起身。

    绝岛上这么大的地界,自然是有很多奇特的风景的,东区那片的隐匿地带,天然的树林子里头,有一眼天然的温泉泉眼。

    那里在几年前被厉冥熠安排人修筑了温泉馆,藏在树林中,那片林子于宁去过,但没走进去。

    那里还保持着原生态的树林,里头藤蔓交错,各类野生植物交缠生长。

    进去的路用石板铺好了,走进去闻得到的就是植物的那股子味道。

    于宁脚上的鞋子被身后的安娜拎着,厉冥熠稳稳当当的将女人抱在怀中往那边走去。

    听着头顶的鸟叫声,于宁仰头看着天空,被风吹动的树木传来沙沙的响声。

    从树叶间隙射下来的阳光细碎的落在男人左肩的位置,光阴一圈一圈的在他脚下移动,步步生辉。

    走到一个路口的时候,身后的一拨人就已经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没有动,而抱着她的男人脚下一直没有停过动作,径直往前去。

    正在于宁疑惑为什么的时候,就看到前头一栋惹眼的建筑物,她嘴角抽了抽。

    一栋纯玻璃建盖起来的房子,八角形的设计线条流畅,阳光照在玻璃上反射出耀眼的光线,整栋房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如同闪闪发亮的钻石那样。

    她能够看得到房子附近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周边围着一圈干净的水沟,里头还养着锦鲤,房子里头一眼透明的泉水波光粼粼,池子边缘地带有不断往池子里循环的泉水。

    厉冥熠抱着发愣的女人走进房子里头,身处其中,能够看得到四周和头顶的风景,时不时传过来的鸟叫声,细碎的树叶声。

    树木摇曳的身影不断划过房顶,落下一层一层的树荫。

    “这里很漂亮。”于宁吃惊的看着四周的景象。

    “你喜欢就好。”厉冥熠亲亲她的脸颊。

    外头的人能够看到里头的样子,里头的人能够看到外头的模样,在这样的地方泡温泉,真是得时刻做好被看到的准备。

    她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莫寒斯凌会站在那边不过来了,这里头泡温泉,一点隐私感都没有。

    但是能够听着虫鸣鸟叫,身处环境清幽的地界里头,真是会享受。

    将于宁放在地上之后,厉冥熠伸手打开中央控制系统,池子中间的泉眼不断往外冒水。

    踩在温热的池边,上头贴着纯白的瓷砖,但是于宁脚下热乎乎的,并没有觉得冷,也没有太烫,她蹲下去伸手试了试水温。

    适合人体的最佳温度。

    于宁不过走了个神的时间,转身就看到他身边的男人已经将自己脱的只剩下一条黑色内裤穿在身上。

    “你,你这是干什么!”于宁目瞪口呆的看着男人。

    这速度简直不要太快,不过一分钟的时间,这男人就能够把自己扒的精光。

    “下水了。”男人走过去来,伸手将她身上的浴巾褪下来。

    今天她选的是一套纯黑色的比基尼,背后细长的带子垂到女人腰际,显出修长性感的身形。

    原本就养的白皙的肌肤在这样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水灵透明,胸前傲人的山峰勾勒出惑人的事业线。

    腰际上多一份的赘肉都没有,纤细无比,两条笔直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晶莹剔透的脚趾卷缩在一起。

    美人如斯,说的也不过如是。

    男人精瘦的胸膛凑上去抱住于宁,胸前分隔出来的小块腹肌随着男人的呼吸上下浮动。

    厉冥熠两只手掌捏住女人的腰际,“怎么就是养不胖呢。”

    “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纤瘦的女人?”于宁不屑道。

    男人凑过去,舌尖含住她的耳尖,一点一点吐出暧昧的气息,“男人在拿到手之后,总是会想把自己的女人养胖。”

    于宁无语,这是个什么理论。

    “不是泡温泉吗?还不下去?”

    厉冥熠伸手拉着她,两人往下坐在池子里头,温润的泉水凑上来,将两人环绕起来,于宁坐在男人腹部,低头就看到他两条腿将自己环绕住,骨节分明的大手环在她腹部。

    头顶洒下来的阳光照亮了池子里头,如同鱼鳞那般反射出光线,上头的玻璃板应当是有隔离热度的作用,室内安装了空调,温度适中,很适合泡温泉。

    “这里应当晚上过来的。”于宁仰头看着头顶的纯玻璃板道。

    满天星空的时候两人泡在这里,仰头看着繁星点点,不失为一种极大的享受不是吗。

    “那我们就呆到晚上。”厉冥熠咬着她的耳朵,气息有些急促。

    于宁脑袋里警铃大作,她能够感觉到背后的男人身体灼热的温度,一点一点攀升,瓷骨一般的手指顺着她的腰际慢慢往上抚摸,带着灼伤的气息。

    “等等,不是说了泡温泉的吗?”她闭着眼睛开口。

    男人轻笑,“这不是在泡着吗?”

    “我说的是单纯的泡温泉!”

    不带色情服务的那种。

    厉冥熠手腕反转,捏在她的腰上将女人转了个身,两人面对面,于宁两腿分开跨坐在他的腰际,长腿被他控制着圈住男人精瘦的腰际。

    而他自己也一样,笔直修长的双腿将女人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一方天地当中,两人面对面交缠在一起。

    男人手指往上,将于宁束在脑后的头发解开,长如海藻一般的头发落下来,发尾渗入水中,美轮美奂的场景。

    “小东西,你可真是我的毒药。”厉冥熠咬着她的唇瓣出声。

    于宁能够感觉到,男人在水下苏醒的欲望,一点一点,如同海绵那般膨胀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他按在于宁脑后的手指往下,指尖勾住女人身后的带子,慢慢往下拉。

    于宁趴在池壁上,身后的男人动作轻柔,带起的水波浮动流过女人肌肤的纹理,她空出的手指慢慢勾住男人握在她腰上的手指。

    十指相扣,她不敢流露出太多的情绪。

    没有几天,她就要离开这里了,身后这个男人,是她最舍不得的。

    “小东西,你什么时候能够主动一次,就像那次在浴室勾引我一样。”厉冥熠抱着女人靠在水池中,指尖顺着她纤瘦的脊背一点一点攀摸。

    远处的水面上浮动着三点黑色的布料,空气中弥漫着情欲的味道,显示着这里方才发生过什么。

    于宁想起来上次她在浴室里头跟男人打赌的事情,他输了,自己心满意足的去了客房,但是却没睡一次安生觉,每天都被他用各种音响设备叫醒。

    那两天顶着黑眼圈,每天早上还要记录各国的早间新闻,想想她都觉得心疼自己。

    女人乌黑的长发在水中飘散开来,如同原本就生长在里头的水草,厉冥熠一点一点的吻在她额头上,带着千般缱绻。

    于宁伸手,捧着男人还带着汗水的脸凑上去,红唇落在他眼睛上,一点一点往下。

    厉冥熠一愣,环在她腰上的手松了松,紧跟着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小东西一点一点延伸。

    小巧的舌尖舔过男人性感的喉结,于宁指尖顺着他腹肌往下,一直到覆盖在男人腹部,胯骨的位置,一点一点打着圆圈。

    “厉先生满不满意我的服务?”女人眼尾上扬,原本就妖娆的小脸上此刻变得媚眼如丝。

    男人闷哼一声,唇齿间溢出轻笑,“很满意……”

    守在交叉路口的一群人仰头看了看天边已经浮现的夕阳,再看看毫无动静的林子深处。

    看这样子,是暂时出不来了。

    莫寒带着一堆人撤出去,留下少部分的人守在入口的位置,当家美人在怀,自然是在里头呆多久都有可能的,但是他们不一样啊。

    一堆单身狗守着人家谈恋爱的,随时随地收到一万点暴击伤害,简直不要太痛。

    一直到繁星满天,头顶的光亮全数扯去,四周徒留黑暗做伴,玻璃房里头的灯光全数打开,照亮了四周。

    于宁懒懒的躺在厉冥熠怀中,眼角带着疲累,懒洋洋的看着头顶的星空,满身的吻痕让她显得越发妖娆。

    他们还真的待到太阳下山了,这男人的精力,还真的是可怕。

    她懒懒的动了动,手上那个赤焰标记超级在水下显得越发妖娆。

    “饿了吗?”男人吻着她的脖颈开口。

    于宁点头,她中午就喝了杯果汁,果盘都差不多是苏西西那货吃完的,什么都没下肚还这么高强度的运动,能不饿吗。

    “再待会儿我们就回去吃饭。”男人在她耳边呢喃道。

    于宁握住他的手掌把玩,一点一点的掰扯着男人好看的五指,“千羽答应了你什么条件?”

    厉冥熠没有任何隐瞒,“他坐上千家首领之位后,手下矿产的百分之四十归厉家所有,军火方面,每年跟厉家签一百亿的单子,此外他还欠我厉家一个人情。”

    “你这是趁火打劫吧。”于宁惊讶开口。

    “跟他的命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他说的倒也对,跟整个千家的产业比起来,这么点损失,他还受的起。

    “但是厉家有没有正经的理由,这么就在明面上跟千家斗上了。”

    “这个,是商家的问题。”厉冥熠咬着她的耳朵回道。

    于宁这才彻底知道,为什么厉冥熠会帮千羽,一石二鸟之计,她曾经听说过,千羽的母亲是商家现任家主的妹妹,当初为了嫁给千羽的父亲而跟商家决裂,而现在千羽这个外甥,虽然不知道商家家主是不是在乎。

    有血缘关系捆绑在那,商家能够名正言顺的帮助千羽,得到厉家的首肯之后,自然是会尽力。

    这么一来,就是商家和千家斗的你死我活,一旦两败俱伤,坐收渔翁之利的,就是厉冥熠。

    这是条好计策,只要厉家答应了,商家不想帮忙都不成,在道义上也是说不过去的。

    于宁算是明白的彻底,这男人,算计的本事真的不小。

    但是这也提醒了于宁,厉冥熠对十二家下手,那么席家,是不是也快了。

    “你在想什么?怎么这副表情?”厉冥熠扭着女人的脸过来。

    “我饿了。”于宁伸手环住他的脖子。

    男人宠溺一笑,“好,我们出去吃饭。”

    ……

    苏西西和千羽回到住的地方之后,发现原本守在门口的人少了很多,虽然不能活动自如,但也至少比昨晚上自由了一点。

    苏西西这人平时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也能够注意到这些变化,而很多事情,从来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就开始变化的,自然是要有点什么原因的。

    几乎是一关上门,苏西西就拉着千羽追问,“你跟厉冥熠谈妥了?!”

    如果谈妥了,那么他们呆在绝岛上的时间不就得缩短了,也没什么理由待在这儿不是。

    “差不多了。”千羽看到她着急的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还差多少。”

    才刚上来,连个屁都还没放出来就得出岛,于宁怎么办,直接是没什么时间去跟于宁商量不是。

    “两天之后,我们启程离开绝岛。”

    苏西西一下子坐在沙发上,“两天。”

    如果部署得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得想好是用什么办法将于宁带走。

    他们不可能将于宁带上飞机离开,这很困难,只能想办法避开他们,最好他们前后脚离开,这样才不会被怀疑。

    到时候他们离开,厉冥熠肯定是会派人去送他们到目的地的,一旦发现有任何情况,肯定是马上返航,连劫机的时间都不给他们留的。

    “我说你这么咋呼,你就不怕这房间被监听了?”千羽无奈看着在沙发上站起来凹造型的女人。

    苏西西翻了个白眼,“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他们能监听得了我。”

    她的能力,放那儿不是数一数二的,那些监听设备还不够她玩过家家的呢。

    “再说了,人家厉家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豪门世家,还是顶级的那种,这样不入流的手段怎么可能会用。”苏西西不屑道。

    她说的也对,厉家这样的世家有他们的自尊和骄傲,有傲视群雄的资本,既然决定了合作,对于合作伙伴,自然就会有信任度,不至于在人家房间里头放着监听器。

    不过外头监视的人,应该还是会有的。

    千羽看着苏西西嘚瑟的样子,低头轻笑,这女人的鬼灵精,还真的不是一般的。

    “喵呜……”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楼上下来一只黑猫,千羽定睛一看,那就是于宁身边那只黑猫。

    昨晚上过来送信的,今天还是过来送信的吧。

    “默默过来。”苏西西盘腿坐在沙发上,对着那边的猫儿伸手。

    默默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往苏西西身上一跃,直接蹲在她的膝盖上。

    “这小信鸽今晚上不工作?”

    苏西西摸摸它的下巴,“它就是来工作的。”

    千羽往茶几前一坐,烧了壶水准备泡茶,“哦?”

    苏西西将默默撵开,慢悠悠的凑到千羽身边,亮闪闪的大眼睛里头冒出金光。

    被女人视线紧盯的男人手臂上出现鸡皮疙瘩。

    这么一言难尽的视线,还真是不可多见。

    “本来我今晚上是要出去的,但是你也知道我这能力有限,万一一不小心被人抓住了,恐怕会对你的大业,有影响哦。”

    千羽手上动作不停,慢悠悠的打开紫砂壶将茶叶放进去,逆时针方向注水进入壶中,盖上盖子。

    “你要去哪儿?”

    苏西西单手握住千羽的手,眼中亮闪闪的漂着星星,“不远,就这附近那片。”

    “去干什么?”

    “你还记得我曾经带你去坐过的潜水艇吧,被厉家扣在岛上了,程序被更改了,所以启动不了。”

    千羽从容不迫的倒出洗茶水,重新注入开水,“所以你想过去将系统更改了?”

    苏西西迫不及待的点头,跟小鸡啄米一样,“对,但是你也知道我这人吧,笨手笨脚的,要是被人发现了就不得了,所以,你能不能帮帮忙?”

    于宁中午的时候将潜艇的事情告诉了苏西西,默默知道停放在哪里,只要跟着默默,不会太难去到。

    当初她从厉冥熠那里偷回了启动潜艇的手环,后来男人告诉了她,拿到手环也没什么用,于宁被困着,一旦她有任何动作就会被厉冥熠察觉。

    相反的只要于宁毫无动静,那么停放在北区的那艘潜艇,就不会被看的很严,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启动数据更改。

    这件事情于宁做不了,那么就得苏西西来。

    “好处?”千羽清洗桌上的茶杯之后,倒出壶里头的热茶。

    苏西西眯眼,“你就说去不去吧。”

    千羽挑眉,递过去一杯茶放到她面前,“怎么,恳求不成,想要威逼?”

    “我这是跟你商量不是,万一我出事儿了,厉家第一个追究的就是你,你不想功亏一篑吧。”苏西西好心提醒道。

    厉冥熠可是认识他们俩的,所以千羽的离开,和于宁的消失绝对不能扯上关系,否则他们的合作,厉冥熠随时能够终止。

    按照于宁的方法,要想悄无声息的离开,第一步就是将潜艇的控制权拿回来。

    “你觉得我会怕?我大可直接去告诉厉冥熠,说出你们俩的关系,我想他会很感兴趣,道上赫赫有名的夜媚组合。”

    苏西西明白这男人的性子,看上去温润,但实际上骨子里头黑着呢,她还真的不知道千羽会用什么样的方法去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的。

    真的是不好对付的人。

    “那你说,你要什么。”苏西西不耐烦道。

    “很简单,离开绝岛之后,你必须在我身边待三个月的时间。”千羽抬起杯子喝了口茶。

    “好,但是你得保证,只是三个月。”

    男人放下茶杯,“好。”

    默默绿色的大眼睛盯着两人,爪子捂住它的眼睛。

    苏西西这个蠢萌货,就这么点威慑力就被千羽给吓住了,要是于宁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嘲笑她,平时对于这些情况研究不透彻的苏西西,很容易就被带进坑里头去,基本算是头脑简单了。

    这也是为什么千羽能够将她吃的死死地。

    千羽换了身衣服出来,苏西西拿出她带上岛的电脑放在膝盖上,眼神瞥到男人走出来的时候,伸手递给他一个类似U盘一样的东西。

    “潜艇现在的状态肯定是游艇,浮动在海面上,你能够很轻易的进入驾驶舱,将这个连接上,尾端的信号发射器就会自动连接上我的电脑,两分钟的时间就够了。”

    千羽接过她递过来的东西放进口袋里头,带上夜视镜整理身上的衣服。

    “默默会带你过去,你自己小心点。”苏西西指了指那边的黑猫。

    千羽挑眉,这两人宠着这只猫他是知道的,没想到这猫儿还有这样的作用,居然这么有灵性。

    “一盏茶的时间,我肯定回来。”

    苏西西看着桌上还冒热气的茶水,嘴角抽了抽,装的什么文艺范,你还不如点三根香,直接说一柱香就回来。

    千羽还没出去,就看到苏西西按下电脑,很快一阵令人听着面红耳赤的声音播放出来,苏西西挑了包瓜子撕开,两条腿搭在茶几上开始嗑瓜子。

    “你,就是这么等我的?”千羽回头,满头黑线。

    苏西西磕着瓜子开口,“对啊,不然你走了人家来找你,我怎么办,这方法多好,一劳永逸。”

    千羽转回来,拿了块帕子直接盖在播放着限制级画面的屏幕上,语调暗沉,“声音可以出,画面不准看。”

    女孩子家家的,看这些东西算怎么回事儿。

    “知道了,你好烦。”苏西西挥挥手。

    男人上楼,推开东南角隐在黑暗中的一扇窗户,带着身后的黑猫慢慢跳下去。

    两人的住处被安排在北区,并不远,那个停放着于宁游艇的港口是厉家停放游轮的四大码头之一,这里是不常用的,所以才会将游艇安排在这里。

    千羽的身手是整个千家数一数二的,所以苏西西才会让他去,有了默默的帮助,自然是很快就去到了停放游艇的码头。

    千羽一眼就看到几排黑色游轮中央的白色游艇,躲过巡逻的人,他很快爬上了白色的游艇。

    拿着电筒过来巡逻的队伍停在海边,手上的光线不断扫过一排排的游艇轮船,为首的人皱眉。

    “怎么了?”身后的男人问道。

    “怎么感觉这里有人?”

    苏西西在客厅里头等着,不断查看电脑屏幕,依旧没有动静。

    这怎么回事儿,还是没有动静。

    她咬着手指甲,不断来回转。

    其实她心里头还是有点慌,生怕千羽出什么问题,虽然知道他的身手不差,但她心里头还是停不下担忧。

    电脑里头女人的娇喘声还在不断传出来,一点一点击打着苏西西的心。

    在她快崩溃的时候,电脑上闪现出一排字,连接开始。

    苏西西一溜烟的跑过去,一脚踢在桌角上,抱着脚跳过去。

    “疼……”

    哼了一声之后她赶忙坐在茶几前。

    只要能够将潜艇的系统更改,远程操控,就能够将它从北区带出来,只要能够让潜艇出来,在他们离开绝岛之后,就能够想办法从外部接应她。

    纤细的十指在键盘上不断敲打,一串一串的代码闪过,苏西西视线不断在上头扫过。

    “再等等,在给我三十秒……”女人自言自语的说道。

    千羽蹲在驾驶舱内,外头手电筒的光线一下一下的晃悠过来,都打在男人头顶的位置。

    他看着手上的机械表,等到两分钟,就立刻拔出来,设备毕竟缺失,他们上岛的时候无线电已经泡水泡坏了。

    但是那女人信誓旦旦的说只要两分钟就可以,她的能力,自己还是见识过的。

    苏西西这边敲定最后一个代码之后,偏头看向一旁的时钟,一份五十秒,正好。

    夜色灰暗,窗外满天繁星,主卧内的两人交颈而眠,于宁睁着眼睛,盯着昏暗壁灯下男人完美恬静的睡颜。

    他睡觉的时候很喜欢将她紧紧的控制在自己怀中,于宁指尖抚过男人裸露的胸膛,盯着他脖颈上那个紫色的吻痕,于宁轻笑。

    每次她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男人都很重视,如果不是他的强迫,她也不会在他脖子上留下这个吻痕。

    男人握住她在自己身上滑动的手指,睡意朦胧的说,“听话,别闹。”

    她笑了笑,低头在男人嘴边轻吻。

    默默跳上阳台的时候,于宁正好看到它过来,看到慵懒舔舐自己身上毛发。

    于宁环在男人腰上的手臂紧了紧,眉眼低敛,厉冥熠,我要是走了,你肯定会很生气吧。

    想到男人嘶吼的模样,她眼中一刺。

    原来离别前的陪伴,真的是最难熬的,她贪婪埋在男人怀中深吸一口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